《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奧修講於1979年1月1日至1月31日,共二十九章

  ——生命是一件如此珍貴的禮物,以致沒有任何方法去報答它。我們不能回報給「存在」任何東西。我們永遠地被施了惠。

歡樂的佛——左巴佛陀譯序

  這本書是奧修在1979年1月份堛漕C天一小段時間的談話記錄,共講了29天,分為29集。譯者為每集加了章節名字,名字基本是取自于該章中的一句話,但並非能代表該章的全意。

  奧修提出的左巴佛陀和新人類,準備地把握住了時代的發展方向。把對真理、真相的探索和掙脫系縛,回歸自己的本來面目,展現生命原本應有的歡樂喜悅整合到一體中來。

  奧修的洞察力是極其敏銳的,世界上宗教徒占人口的少數,而在宗教徒中,真正歸求生命意義,實踐修行的人,可能不足百分之一。所以如果追求生命真相是有意義的,那就一定需要非宗教徒的形式,才能有更多的人赴此心靈之宴。左巴佛陀將追求真理,建立在歡樂的基礎上,使回家之路由嚴肅、枯燥、冷漠,變得喜悅、歡快和溫馨。所以我們提倡左巴佛陀——歡樂的佛,並預見它在未來一定會在世界上流行。

  歡快地活著——但是去覺醒,而不追求世俗的自我滿足。所以為此譯本又取了《歡樂佛陀》這個名字,因為左巴這個詞大多數人們還很陌生,可能會以為是本宗教書籍,而難以開卷。雖然起了個「又名」,但我感受得到奧修對這個名字的贊許。

  奧修的桑雅生一詞已不代表著該詞原有的「門徒」之意,桑雅生就是成為你自己,奧修並不提倡追隨他,他只是希望每個人成為他自己,「有一萬個人,就需要有一萬種宗教」,成為桑雅生,代表著你選擇了一條開始探索生命真意之路,去發現那不局限於生與死之間這短暫的人生,而是朝向永恆的生命。當然它也意謂著你不把這個方向視為一個目標,一個負擔,而是歡樂地,愉快地走在這條道路上,充滿驚奇地……。這就是桑雅生與宗教徒,以及與凡俗世人的區別。

  在回歸家園的道路上,沒有固定的模式,甚至回歸本身也不應成為一個目的,所以「回家」不是一個需要你完成的任務,更不應是一個負擔,雖然它會是每個人的最終歸宿,就象一滴水遲早要融入海洋。

  回家,意味著我們一度從家堨X來,參加了一場歡樂的盛宴,這場歡宴很長很長,持續了好多世的時間,當酒足飯飽,歡娛過後,曲終人散,回家成為一種必然,一種永久的安歇。只有當你不帶有一點的遺憾,離開這個世界,你才不會再度輪回。上帝宴請了你,你無可答謝,只能帶著無盡的感激而回家——回到那真正永恆的至樂之所——空無之鄉——夢醒了。

  世界就是上帝對每個生命的宴請,它不是因為亞當夏娃或你前生的罪惡而來,那是太悲觀的看法。生命是上帝給每個人的一次機會,你可以享受這個歡宴,也可以把它變成喧鬧和煩惱。而本有天堂的失落,就是因人們不明智而來的自我,如果人人都能付出一份愛,那麼天堂終將顯現於人間。

  如果你感激上帝給你的這次機會,就去慶祝,如果你還想更多的表達感激,那麼就給他人以友愛,帶給他人快樂——那就是帶給上帝快樂,因為每一個人都是他的化身。而進一步說,所謂的人格化的上帝並不真的存在,那只是一個比喻,所以我們不如稱其為「存在」或「整體」更確切些。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場夢幻,既是一場夢,何不去慶祝、唱歌、舞蹈……

  敞開心胸,付出我們的愛;褪卻衣裳,坦露自己的本真;擁抱生命,擁抱每一個人;回歸自然,寄情嬉戲於山水,愛灑紅塵,人間處處現桃源。

  既然是夢,就終有醒時。夢,是存在本有之能量,在本空中幻現給我們的一次去經歷的機會。我們應心懷感激的去經歷它,去創造更多的愛,歡樂和美,在不求回報而無私給予的愛面前,消極的善良,和被動的戒律顯現出蒼白。當然,在經歷歡樂的同時,我們也不可避免的經歷痛苦,那同樣是存在給我們的深度。當我們能超越歡樂和痛苦,以無為的觀照淩於其上,我們就體驗到了寧靜的至樂。

  奧修所說的叛逆就是去改變,變得天真、天然、自然……所以所謂的叛逆並不是叛逆,而是「順於道」,但世俗世界是逆於道的,所以就將其看待為叛逆,但叛逆者就欣然接受這個稱呼,這就是叛逆。如何順於道,就是將違反道的,重新改變合于自然:

  一、人生需要改變,變求取為給予,變追求金錢與權力為給予他人更多的愛——熟悉的人,陌生的人,都是一體的。喜歡的人,憎惡的人,超越愛憎,我們是海洋中不該分出彼此的水。用你的愛擁抱每一個人——在對方願意接受的前提下。停止對動物的殺戮,它們是我們的兄弟而不應是食物。

  二、家庭需要改變,夫妻雙方共同砸碎婚姻的枷鎖,由彼此的奴隸轉變成為彼此的夥伴。從同為奴隸的平等變為同為自由人的平等。愛一個人,就是給他(她)自由和快樂,允許對方去愛更多的人,也接受來自更多的人的愛,世界就會成為一個充滿愛的樂園。嫉妒是人類自私的劣根性,但不是人的本性,把另一個人占為已有絕不是愛,而是以愛為名義的剝削。一位心理學者這樣表達愛的權利:愛一個人只給你一個權利——為他做一些事情,讓他更成功更快樂,而這還要看他是否願意接受!

  靠暴力和蠻力去佔有愛的醜陋歷史已然過去,靠金錢去擁有愛同樣的醜陋也終將過去,現在需要一個自由分享著愛的世界。可以預見婚姻制度的瓦解是歷史的必然,但開放的婚姻是新人類到來的前奏。

  三、社會需要改變,所謂的51%為大多數的民主,去決定另外49%人生方式和命運,絕不是民主。真正的民主,意味著尊重每一個人選擇的自由——在不傷害、強迫和騷擾其他人的前提下。整齊劃一的大同世界,只能給人類帶來苦難, 當然也是不現實的。只是包容和尊重的大容世界,才是人類幸福的真正烏托邦,當然這也會是社會的發展方向。不同是道,如果一切都相同,天平必然傾斜,即使沒有外力毀壞社會也會自倒,所以羅素說,參差多態及是幸福的本源。

  社區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方式,有共同愛好,共同生活方式的人生活在一起,加入和退出自由。奧修說每個社區應以五千至五萬人為宜,不超過十萬人,建立在鬱鬱蔥蔥的大自然堙A這可能也是老子小國寡民的本意吧。

  四、習俗需要改變,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各種與科學無關的禁忌需要破除。許多封建社會的道德,今天已視為愚昧甚至是殘忍。這說明道德並不是不變的,而是與時俱進的。舉一例子說,比如在文化發達,居民素質高的地域,穿衣與否每個人應有選擇權。發達國家「著裝可選擇海灘」(天體海灘)的湧現,是人類文明進步的一個良好信號。據說奧修在美國也有要建裸體公園的計畫,不知後來是否建成。「上帝創造了裸體,人類創造了羞恥」,尼采和紀伯倫等說,在那南方,樸素的人們以穿衣為恥。真正的道德應是合于自然的,充滿愛的,否則只是反人性的偽道德。

  奧修被悟解是「性師父」,他說實際上他是唯一去反對性,並知道如何去有效反對的人。壓抑只會讓性更有吸引力,加深欲望甚至扭曲以及患病。通過譚崔式的性愛,可以把性轉變成通往無欲的梯子,通過性而最終戰勝了性。

  奧修在本書中指出,所有人按個人取向可分成兩種類型,就象男女性取向一樣,這兩種類型也是天然存在的,即單配製(一夫一妻制)和多配製,其中哪一種均不比另一種更高或更低,不應譴責其中的任一種而讚美另一種,社會應尊重這兩類人的各自選擇,每個人的心靈才能健康的發展。那在擇偶時選擇和自己同一種類型的,會更加幸福。

  五、宗教需要改變,在充分尊重每個人信奉任何一種宗教的自由的前提下,每種宗教也應敞開心胸,承認其他的宗教,也是朝向真理之路的一種。不應都認為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最高的宗教。

  並且在傳統宗教的存在之外,做為有益的重要的也是極其必要的補充,應提倡左巴佛陀式的新型靈修方式。如奧修講的故事,靜心時可以吸煙嗎,師父答不可以。吸煙時可以靜心嗎,師父說那很好。所以如果因為戒律而阻擋了人們追求真理之路,是很得不償失的事情。而左巴佛陀就是這種不帶有「你不能做什麼,你必須做什麼」的束縛的新的修行方式——它將流行開來。因為人們的心底是渴望真理的甘露的,但讓人望而生畏的宗教難以滿足人們的需求,且對真理的追尋不必為宗教所壟斷,只要有探索,和無偏見的探索。在這點上,宗教不應為維護自己的版權,而對左巴佛陀等新方式控訴侵權,而應兩者攜起手來,共同耕眾人們久已荒蕪的心靈之土。所以不僅會有左巴佛陀、左巴禪,還應有左巴道士、左巴基督等等……

  生命需要改變。讓一切自然地展現,順流而下,回歸存在的海洋。

  充滿愛心,去感受春風中泥土的氣息;傾聽清晨的鳥叫;驚訝于火紅的夕陽和彩霞滿天;伸手撫摸柔和的晚風;看那繁星滿天;大家手拉著手圍坐一起,哼一首無言的神之歌。

  慶祝、愛、敞開、歡樂,但是帶著意識、觀察、覺醒。這是一個喜悅的旅程,你不必追求它的完成,也不必擔心它的結束。它的前方是至樂,你不能通過強行要求或努力而得到它,只能通過無為、敞開、接受……

悠遊散人 Darpan 2007年12月29日

第一章 生命的維它琴 第十六章 像神或女神一樣
第二章 當愛是沒有地址的 第十七章 真理從來不會順從傳統
第三章 通過親密達到終極的秘密 第十八章 生命變成一道彩虹
第四章 你生命中最柔軟的部分 第十九章 在那個全然的放鬆
第五章 愛是唯一真正的祈禱 第二十章 真正的道德與戒律無關
第六章 跳舞的桑雅生 第二十一章 這只是一個驛站
第七章 松風沒有意義 第二十二章 我不盼望你選擇跟隨我
第八章 身體和靈魂相會的時候 第二十三章 無求品自高
第九章 污泥轉化成蓮花 第二十四章 那就是至樂
第十章 只有通過慶祝才能表達 第二十五章 譚崔是比瑜伽更高的階段
第十一章 不知流淌到何處的河流 第二十六章 每一刻都是它自己的目標
第十二章 你最內在核心的歌 第二十七章 這是個簡單的數學題
第十三章 整體也融入了你 第二十八章 生活在充滿驚訝的生命
第十四章 小水珠包含著海洋的奧秘 第二十九章 不帶任何附加條件
第十五章 去順應那個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