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念-永生之花(有關佛陀附體於奧修)

No Mind : The Flowers of Eternity

譯序

  《無念-永生之花》是奧修的一個關於「禪」的演講集。而這個演講的起因是一個重大的事件——佛陀附體於奧修。這個演講也詳述了這個事件。

  關於佛陀,奧修之前說過:「已經處於彼岸,但還是繼續幫助人們,這是最困難的一件事……但是那個曾經在此岸是一個菩薩的人也能夠從彼岸來幫助人們,他會找出一些方法和辦法。多少世紀以來,佛陀一直都有在幫助……佛性是最終的意識狀態,如果你有經歷過菩薩的階段,你將能夠一直保持對世界有幫助。你將永遠都是到達神的一個門。」(參見附錄3)

  佛陀在2500年前就說過:「我40年來沒有說過一句話。」但這次佛陀又發了慈悲,他附體於奧修,又有話要說。佛陀不可能再有肉身了(參見附錄1),所以他要借奧修的身體說話。

  這的確是個偉大的歷史時刻——相距2500年的兩大菩薩,兩個佛,重合了。不過,再偉大的歷史都是夢幻泡影,奧修始終強調的是那個隱藏在下面的超越歷史,超越語言文字的「禪」,那個「無念-永生之花」。    

  有關奧修被說成是邪教教主,再多說幾句。

  有些人因為奧修的那個「猶大」式門徒——席拉(參見附錄5),就視奧修為邪教教主。這些人也是因為有個江青,就認為毛澤東是一個邪惡的魔頭。

  其實席拉並不是奧修的汙點,反而是一個反襯。大菩薩不生活在邪惡力量的包圍中,還能生活在哪裡?蓮花不生在淤泥中,還能生在哪?席拉一伙的確幹了不少壞事,害了不少人。但靈性的成長不是娛樂。取經路上,妖魔重重,這是必需的。

  說奧修是邪教教主的另一個證據是:奧修的演講充滿了矛盾,是在誤導人。

  如果真理能用語言文字表達清楚,如果真理必須要形成明確的教條、明確的宗派體系來束縛人,那麼奧修的確是在「誤導」,他要把人「誤導」到超越語言文字、超越教條派系的真理上去。

  奧修在大學期間,有一次辯論比賽,因為搭檔缺席,奧修一個人既作正方,又作反方,自己跟自己辯論。大家都看呆了。那些支持正方的人,發現奧修比自己更知道如何為正方辯護;那些支持反方的人,也發現奧修比誰都更有力地辯護了反方。有個人事後拉住奧修問道:「我都快要瘋了,拜托你告訴我:你自己是支持正方,還是反方?」奧修回答:「我沒有偏見,我完全放開;其實不只是正反方,還有不少中間立場,至少有6、7個,如果你想聽,我還能說。」

  頭腦就是這樣一個偏執狂——非要有明確的教條,非要支持一方,反對其他方。

  奧修的演講充滿了這樣的正反方,中間方。但這些表面的矛盾下隱藏的是「和諧」,而不是「瘋狂」。這個「和諧」,是一種菩薩境界。奧修已經扎根於「無念」,他之所以講那麼多話,都是因為慈悲,而這真是奇跡——即使在說話、動意念的同時,也不忘那個「無念」,生其心而又無所住。「和諧」由此產生。而「瘋狂」是沉迷於頭腦意念的喋喋不休之中,而忘了那個「無念」。

  這個「和諧」就是「禪」,是隱藏著的,不可道的。所有的大師都知「道」——「道可道,非常道」,古今中外所有大師的演說、經典,再加上將來可能出現的一切演說、經典,通通加起來,也不過是「禪海蠡測」。

wxjqlws 2005年3月19日杭州

目錄
第一章:創造更多的彩虹
第二章:兩個佛的會合
第三章:兩條河的匯聚
第四章:你的眼堭H托著世界的希望
第五章:我就是我自己
第六章:我的更名提高了我的境界
第七章:宗師教主(guru)的世界結束了
第八章:真理沒有歷史
第九章:準備好挨刀
第十章:當我稱你為我的朋友,我是真誠的
第十一章:唯有創照能展現你的力量
第十二章:沒有選擇,沒有拋棄

附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