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十牛圖

譯者序

  翻譯《探尋》,是存在賜予我的一份禮物。

  我的職業是一個外商駐滬代表處的秘書。紅塵滾滾之中,每天的工作從四面八方壓向你,試煉著你的能力、精力與耐心。那堙A幾乎每一位元職員都會為準時下班而內疚。

  然而,正是從最煩燥的心緒中抬起頭來的那一刻,讓人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尤其那麼多腰纏萬貫的人,被吸引到奧修的身邊,聽他說話。

  如果說人生是一大舞臺,那麼《探尋》是我在幕間譯出的。幕間,也就是奧修常說的Interlude,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詞。它意味著一種空隙,有了它,人類對終極的探尋才成為可能。

  對於我,翻譯是一種靜心。

  我不想在此對我的譯文作任何闡釋。因為我的闡釋是我的,而不是奧修的。更何況,如果我的翻譯未能成功地傳達出奧修的資訊,那麼翻譯之外的闡釋又于事何補呢?

  唯一需要說明的是,《探尋》有10講,而我事實上只譯了9個章節,因為其中一講是純粹的靜默,一個長長的Interlude。

  奧修對於人的影響決非僅靠言語完成,而是以其整個存在完成的。他那清明的心境,他的目光、他的姿勢、他的微笑、他的聲音、節奏乃至停頓,無不散發出一種神秘的,不可言喻的能量,

  它們完全在一個語言從未達到的空間。就象一棵在微風中散播著清芬的大樹。

  奧修愛開玩笑。在《探尋》中他講到那麼一個從不發火的人,不但他的鄰居,就連他的妻子都對他的好心情發生了疑問。這埵酗偵繶絞K嗎?相問之下,他笑著說:『其實,很簡單……』原來,此人在一家玻璃廠工作,他要做的事就是把不合格的玻璃砸得粉碎。每天砸完了那麼多玻璃之後,他的怒氣也就所剩無幾了。

  存在沒有賜予我砸玻璃的職業,卻給了我翻譯《探尋》的機會和喜悅。當奧修的話一句一句從筆端流出時,我的內在也不時會有什麼東西進碎後抖落下來。那是一種打開和釋放。我甚至能聽見那種碎裂的清脆聲響。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那聲響于我,宛如音樂。

  我願與讀者分享這一程回歸家園的《探尋》,並因此而分享存在對我的慷慨賜予。

範佳毅

1996年7月7日

 

第一章 尋牛,發現足跡

第二章 放下疑問

第三章 靜默的演講

第四章 看見牛,抓住

第五章 快樂不知道明天

第六章 馴牛,騎牛回家

第七章 請進

第八章 牛超越了:牛和自身

第九章 生命就是目的

第十章 到達源頭——在這個世界上

 

引言

  「我們進入了一個稀有得的求道旅程。」

  當奧修在介紹這個稀有的故事時,他是這樣說的。這個故事已經很古老了,因此沒有人知道它的來源。從前它是一組來自中國的八張圖畫,是一串道家的卡通畫,後來到了十二世紀有一位中國的廓庵禪師將原稿重新畫過,並將那個故事延長,就成為現在眾所皆知的禪宗十牛圖。

  神秘家為什麼要畫關於動物的圖畫?---用十張圖畫來描繪出一個人在找尋一隻失去的牛,它找到了牠的足跡,在經過很多努力之後終於抓到祂,將它馴服,之後將它騎回家。為什麼他需要再加一些詩文的注解?而且還用散文來解釋那些詩?為什麼再經過八個世紀之後,一個現代成道的大師會連續用十個早晨來將這個永垂不朽的尋牛旅程講給他的門徒們聽?

  那是一個人的旅程,那是我們的找尋,那隻牛就是我們,是一個人主要的生命力量。

  奧修說:「這個十牛圖代表一個人的探詢,那個探詢我稱之為人!那隻牛意味著你的能量,那是一個未知的奇怪的能量,但他就是你...........廓庵描繪出一個人整個找尋的十張圖,人就是一個找尋。」

  成熟的求道者已經熟悉禪宗十牛圖的故事。這個設想周到的故事一點都不神秘,是一個很世俗的故事,但是談起來却是很美,他由保羅雷普斯翻譯成英文,奧修就是根據他的譯文來講的。他掌握住了故事的脈絡,那個脈絡以一種隱喻的方式呈現,他抓住了故事的要點,以活潑和甜美的遊戲般的方式呈現出來。故事的主題和回答門徒的問題交互運用,展現出他自己附加的幽默和細膩,揭開故事中僅能暗示的神秘面紗。在這些故事裡,奧修創造出他自己尋牛的版本,很強烈,但是也並不是沒有讓你休息的餘地,很硬,但是也是令人狂喜的。

  就奧修談論的方式,一個人可以感覺到那火,那個全然,那個奮鬥,和那個喜悅,使得一個人會想要加入那個找尋,不管那個代價是什麼。

女門徒
普雷姆.雅特羅
阿難德.沙薇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