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奇跡

第四章:知識與素質(一)

  葛吉夫的講課在我們之間引起許多討論。

  雖然有很多地方我還不清楚,但是許多事情已經產生關連,一個觀點常常會出奇不意解釋另一個看起來毫不相干的觀點。這個體系的某些部份就像感光版上逐漸顯影的人物或風景一樣,開始隱然成形;但是許多部份仍然留白不全,許多觀點也常常和我原先預期的正好相反。不過我盡可能避免冒然下結論,而只是靜觀其變。

  常常我以前沒有聽過的一個字眼就使整個畫面改觀,使我不得不重新架構所有這一切。我明白我必須花上很長的時間才能正確無誤的勾勒出這個體系的輪廓,因此我非常訝異有些人如何能在只聽過一次講課後,就立刻瞭解葛吉夫所說的一切,還能解釋給別人聽,並且對我們抱持某些特定的看法。

  這時候我總會想起第一次和葛吉夫及他的莫斯科團體見面的情景。那時我也差一點就對他和他的學生們驟下判斷,但當時某種內在的力量阻止了我。現在當我開始明白這些觀點具有多麽重大的價值,一想到我很可能就和它們擦身而過,完全不知道有葛吉夫這麽一個人的存在,或是當時如果我沒有詢問什麽時候可以再見面,很可能就從此永別,一想到這些,我就會覺得毛骨悚然,而深覺厭幸。

  葛吉夫幾乎在每次講課時,都會回到一個主題,顯然他認為相當重要,但是我們之中有許多人卻對此不甚瞭解。

  「人類的發展沿著兩條線進行,也就是知識線和素質線。在正確的進化中這兩條線會平行發展,而且互相幫助。但是如果知識線的發展遠超過素質線,或是素質線的發展遠超過知識線,人的發展就會出錯,早晚會碰到瓶頸。 」

  「人們瞭解『知識』是什麽意思,他們也瞭解知識可以有不同的層次,有高下之別,也就是有不同的品質。『素質』對它們而言則只是『存在』,是『不存在』的相反。他們不瞭解素質和存在可能有許多不同的層次和範疇。就以礦物和植物為例,它們的素質是不一樣的。植物和動物的素質,以及動物和人的素質也不一樣。但是兩個人之間的素質差異可能比礦物和動物之間的差異還要大,但是人就是不瞭解這一點。他們也不瞭解知識是依素質而定的。他們不但不瞭解,甚至不想去瞭解。尤其是西方文化常會認為一個人可以擁有極高深的知識,譬如一個優秀的科學家,擅長研究發明,但同時他也可能是,而且有權是個猥瑣、自私、吹毛求疵、卑鄙、善妒、虛榮、幼稚、以及心不在焉的人。人們似乎認為一個教授一定走到哪里就把傘掉在哪里。 」

  「然而這就是他的素質。人們總認為自己的知識並不依賴素質而定。西方人非常看重一個人的知識程度,而不重視他的素質程度,他們並不會為了素質的低下而感到慚愧,他們甚至不知道素質是什麽意思。 」

  「假如知識的發展超過素質,就變成抽象的理論,不能應用於生活,甚至還會有害,因為它不能為生活服務,或是幫助人們應付難題,反而使生活變得更複雜,帶來新的困難、麻煩、和不幸。 」

  「這是由於未隨素質一起發展的知識並不足以應付,或充分適合人們的需要。這樣的知識總是只知道某一件事,卻完全不知道另一件事;只知道細節而不知道整體;只知道形式而不知道本質。 」

  「像這樣知識壓倒本質的情形可以在現今的文化中觀察得到。人們早已忘記素質的價值及重要性,也忘記知識程度是由素質程度決定的。事實上,在某一程度的素質下,知識的發展也有一定的限度。在某一給定的素質限制下,知識不可能改變品質,只能累積同一性質的資訊,因為知識性質的改變有賴於素質性質的改變。 」

  「人的素質有許多不同的層面。現代人素質最顯著的特性就是內在缺乏統一性;更進一步說,許多他自以為擁有的特性,如清晰的意識、自由的意志、永恆不變的自我、以及做的能力,其實都付之闕如。我這麽說你也許會驚訝,但是現代人素質的主要特性就是昏睡,而這解釋了他為什麽缺乏其他種種特性。 」

  「現代人活在睡夢中:生於昏睡,也死於昏睡。關於昏睡的定義及他在生活中的角色,我們以後再談,現在我們只需要想一想:一個昏睡的人可以擁有怎樣的知識?如果你在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記得昏睡是我們素質的主要特性,就會恍然大悟:假如一個人真的想要擁有知識,他必須先思考要如何清醒,也就是如何改變他的素質。 」

  「人的素質有許多不同的外在表現:主動或被動;誠實或說謊;自製或放蕩;易怒、自私、隨時準備自我犧牲、驕傲、虛榮、欺詐、勤奮、懶惰、有道德或墮落;這一切以及其他種種的表現構成了一個人的素質。 」

  「但是這全都是機械性的。如果人說謊那是因為他無法不說謊,如果他說實話,那也是他無法不說實話,同理類推。每件事都是自行發生的,一個人無論內外都什麽也不能做。 」

  「當然這也有它的限度。一般說來,現代人的素質品質很糟,但也有可能更糟到沒有任何改變的可能,這點必須要牢記。如果自己的素質還能改變,就算是非常幸運了。大多數人的機器都已經破敗不堪,無藥可救。如果你想到這一點,就會瞭解為什麽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吸收真正的知識,因為大部分人的素質都阻礙了這個可能性。 」

  「一般說來,知識與素質的平衡發展,遠比各自的發展重要的多。單方面的發展一點都不好,但是這種發展似乎特別吸引人。 」

  「如果知識的發展勝過素質,一個人能知卻沒有能力做,這是無用的知識。反過來說,如果素質勝過知識,一個人有力量做,卻不知道要做什麽,這樣的素質漫無目標,所做的努力也只是白費。 」

  「歷史的長河中,有許多例證顯示當知識的發展超過素質,或是素質的發展超過知識,都會導致一個文明全盤瓦解。」

  「如果只是知識或素質單方面的發展,會產生什麽結果?」一個人提出疑問。」

  「只是知識單方面的發展,會產生虛弱的瑜珈修行者,也就是一個人博學多聞,卻一點也不會做,他並不瞭解(葛吉夫強調這個字)他所知道的;他沒有監識力,不同類型的知識在他看來並沒有分別。只有素質單方面的發展會產生愚蠢的聖人,也就是一個人有能力做,卻不知道要做什麽;如果他真的做了什麽事,也只是依著主觀的情感去做,極可能走上岐路或犯下大錯,做出與願相違的事來。不管是虛弱的瑜珈修行者或是愚蠢的聖人,都會走到瓶頸,不能再往前發展。 」

  「為了瞭解知識和素質的性質,以及彼此的關連,我們必須瞭解知識、素質與『瞭解』的關連。知識是一回事,瞭解則是另一回事。人們常常混淆這兩個觀念,而無法清楚掌握它們之間的差異。 」

  「知識本身並不會產生瞭解,瞭解也不因知識的增加而增加,它是依知識與素質的關連而定,也就是兩者的結合。知識與素質不能相差太多,要不然瞭解就不會產生。同時,知識與素質的關連,並不因知識單方面的發展而改變。改變只有在素質與知識同時成長時才有可能。換句話說,瞭解只因素質有所成長才成長。 」

  「一般人並不會分辨瞭解和知識的不同。他們總認為更多的瞭解是由更多的知識而定,所以他們拼命累積知識--或他們所謂的知識--但卻不知道如何累積瞭解,也懶得去管。 」

  「但是一個人如果習於自我觀察,就能確知在他生命中的不同時期,對於同一個觀念或同一個想法,常常有著全然不同的瞭解。他常會很訝異以前怎麽可能如此誤解,而直到如今才算『大澈大悟』。在這同時,他也明白自己對於同一主題的知識並沒有增加,那到底是什麽改變了呢?是他的素質。一旦素質改變,瞭解也就跟著改變了。 」

  「當我們瞭解知識只是一個中心的運作,而瞭解卻是三個中心同時運作,就能明白知識與瞭解的差別。理智中心可能知道某事物,但只有當一個人感受並察覺與這事物相關的一切,瞭解才會出現。 」

  「先前我們曾經提過機械性。如果一個人只是頭腦知道而已,他並不瞭解什麽是機械性。他必須用整個人的素質去感受它,才能真正瞭解。 」

  「只有在實際行動中,人們才能明白知識與瞭解的差別,明白知道和知道如何去做是兩回事,後者不是只靠知識就可以達成。然而在實際行動之外,他們對『瞭解』就一無所知了。 」

  「通常,當人明白他不瞭解一件事物時,就盡可能給它冠上一個名稱。但是『冠名稱』並不等於『瞭解』。不幸的是,人們通常滿意於名稱。當一個人知道很多名稱,也就是很多字時,就被尊為博學多聞,當然這並不包括實際行動,因為在其中他的無知很快就會暴露出來。 」

  「生活中知識線與素質線的分歧,是與人們的缺乏瞭解互為因果。造成這分歧的原因,出在人們使用的語言,因為這套語言充滿了錯誤的概念、分類及聯想。由於一般思考的特性就是含糊不精確,每個字眼都有成千上百的意義,依照說話者所能掌握的素材,以及說話當刻的各種聯想而定。人們並沒有察覺他們的語言主觀到什麽程度,也就是使用同一個字眼時,所說的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他們絲毫沒有察覺,每個人都在說自己的語言,對別人的話只有模糊的瞭解,甚至完全不瞭解。但是人們確信他們說的是同一種語言,而且可以彼此瞭解。事實上這種信念根本站不住腳。他們所說的語言只適用於實際生活的需要,他們在這個層面可以互相溝通。但只要一觸及稍微複雜的領域,他們就立刻迷失不知所云,也不再瞭解彼此,雖然沒有人意識到這種情況。人們想像他們能瞭解彼此,或是只要他們願意,就能瞭解彼此;他們想像自己跟別人都能瞭解書中作者的意思,這是生活中的幻覺之一。事實上,沒有人瞭解其他人。兩個人可能說著同一件事,卻賦予它不同的名稱;或是無止無休地爭論,渾然不知他們說的是同一件事。反過來說,兩個人可能使用同樣的字眼,想像他們達成了共識,事實上他們說的根本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而且一點也不瞭解彼此。 」

  「如果我們找出日常生活最常用的字眼,努力分析其中代表的意義,就會立刻看出一個人在某一刻賦予一個字詞的特殊意義,可能是別人永遠想不到的。 」

  「讓我們以『人』來設想一個團體對這個字的討論。毫不誇張的說,有多少人三與討論,就會產生多少種完全不同的解釋。 」

  「當說出『人』這個字時,每個人都會不由自主從他慣常思考人的角度,或以當時的想法來思考。如果一個人當時正在思考兩性關係,那麽『人』這個字對他並不是中性名詞,他立刻會自問:是男人還是女人?如果某人是教徒,他的第一個問題會是:他是基督徒或是非基督徒?第三個人可能是醫生,所以『人』這個字對他而言是病人或是健康人,這當然是從他的本行出發。一個精神主義者會從『靈體』或彼端的生命等角度來看人;如果問他,他可能會說人可以分為通靈者和非通靈者。一個自然科學家會把思考重心放在人是一種動物這個認知上,也就是在談人的時候,他會想到他的牙齒構造、手指、臉部的角度、兩眼間的距離等。一個律師會把人視為一個統計單位,或是法律適用的主體,是一個潛在的罪犯或是訴訟委託人。一個道德家一說出『人』這個字,就把它導入善惡的領域。 」

  「人們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切的矛盾,也沒有發現他們從未瞭解彼此,卻一直談著不同的事物。顯而易見的,如果要做正確的研究,要精確地交換思想,就需要一套精確的語言。這套語言能確定一個人真正的含意,也能在他提出一個概念時指出思考的脈絡,並且確定這個概念的重心所在。這個觀念再清楚不過,而其實每一門學科都致力於為自己建立精確的語言,但是卻沒有產生一套普遍通用的語言。人們總是混淆不同學科的語言,搞不清楚它們之間的正確關連。甚至每一門學科堙A新的學名和術語也不斷出籠。然而新名詞出現越多,情況就越糟,誤解層出不窮,而且越來越多,人們也會越來越不瞭解彼此。 」

  「精確的瞭解建基於一套精確的語言。研究古老的知識體系要從研究一種語言著手。這種語言能確立所說的事物是從什麽觀點說的,以及其中有什麽關連。這套新語言幾乎沒有任何新的術語,而是把語言架構奠基在一項新原則,也就是相對性原理。這意思是說,它把相對論引用於一切概念,如此便能精准地確定思想的角度--這正是日常生活所缺少的。 」

  「當一個人掌握了這種語言,就能藉由它學到許多資訊和知識,這是普通語言,甚至所有的科學和哲學術語都辦不到的。 」

  「這套新語言的基本原則在於:所有的觀念都集中在一個觀念上,也就是說,它們是依各自與這中心思想的關係而定,這個中心思想就是進化。當然這不是指機械性進化,因為這種進化根本不存在,它指的是有意識及有意志的進化。 」

  「這世界的萬事萬物,從太陽系到人,從人到原子,不是上升就是下降,不是進化就是退化,不是發展就是敗亡。沒有機械性進化這回事,只有退化或毀壞才會機械性地進行,如果不能有意識地進化就會退化。至於外來的幫助,只有在人們重視及接受它時才能發揮效力,即使一開始它可能只是一種情感作用而已。 」

  「這套使瞭解成為可能的語言,能標示出被檢查的事物與進化的關係,標示出它在進化階梯上的位置。在這個目的下,我們就可以依據進化的步驟來區分許多常用的觀念。 」

  「讓我們再以『人』為例。在我說的這套語言中,不用『人』這一個字,而是用七個字來表示,依序是第一種人、第二種人、第三種人、第四種人、第五種人、第六種人,及第七種人。使用這七個字,人們就能瞭解彼此所談的人是什麽了。 」

  「第七種人已經達到人類發展的極致,具有人可能擁有的一切,也就是意志、意識、永恆不變的我、個別性、不朽,以及其他許多我們誤歸於己有的特性。我們只有在相當瞭解第七種人及其特性時,才能瞭解我們逐步朝他進化的各個階段,也就是瞭解我們可能的發展過程。 」

  「第六種人非常接近第七種人,只是他的一些特性還不能永久不變。」

  「第五種人對我們而言也是可望不可及,因為他已經達成統一性。」

  「第四種人是一個居中的階段,我等會兒再談。」

  「第一、二、三種人都在同一層次,共同形成機械的人性。」

  「第一種人生活的重心在運動中心,這種人是身體人,他的運動中心和本能中心強過理智和情感機能。」

  「第二種人和第一種人在同一層次,但是他心理生活的重心是在情感中心,也就是他的情感機能強過其他機能,他是情感人。 」

  「第三種人也處在同一層次,但是他心理生活的重心是在理智中心,也就是他的理智機能強過運動、本能,和情感中心。他是理智人,總是由理智和思辯來看待事物。 」

  「每一個人生來就是第一種人、第二種人,或第三種人。」

  「第四種人並不是天生的。他生來是第一、二,或三種人,只有在經過特定的努力之後才能成為第四種人。他一定是學校工作的產物,而不是天生的,也不是偶然發展或一般教養的成果。第四種人已經與前三種人站在不同的層次:他有一個永久的磁性中心,由他對工作的評價及與學校的關係所組成。此外,他的心堣w經開始達到平衡,不會像前三種人一樣有一個中心壓倒其他中心。他開始認識自己,也知道要往哪里去。 」

  「第五種人開始形成結晶,他不會像前三種人一樣善變。但是要注意的是,第五種人可以是正確或不當工作的結果。他可以由第四種人進化而來,也可以不經由第四種人而達成。如果是後者,他就不能再發展成第六及第七種人。要成為第六種人他必須融化掉已經結晶的本質,必須要有意地忘掉他是第五種人,這只有經過可怕的痛苦才能做到,還好這種錯誤發展的例子非常少。 」

  「這種把人分成七類,或是七個數字的區分解釋了許多否則無法瞭解的事物。這種區分提供了第一個適用於人的相對性觀念,事物會隨著不同類人的觀點而有所不同。 」

  「如此,所有人的內在及外在表現,所有屬於人的,所有他創造出的事物,也都可以分成七類。」

  「我們可以說有一種知識是屬於第一種人的,它以模仿、本能、背誦、填鴨及反覆練習為基礎。如果他是百分之百的第一種人,就會像鸚鵡或驢子一樣學習任何事物。 」

  「第二種人的知識是他所喜歡的知識,他不喜歡的就一點也不知道。他總希望在每件事物上找到樂趣。反之,如果他病態,就會知道他不喜歡、壓迫他、使他害怕、恐懼及厭惡的知識。 」

  「第三種人的知識以主觀的邏輯思考、字眼,及字面的瞭解為基礎。它是書蟲及學者的知識。舉例來說,第三種人會計算【可蘭經】中阿拉伯字母出現的次數,然後以此演繹一整套體系來詮釋【可蘭經】。 」

  「第四種人的知識就非常不同了。這份知識來自第五種人,而又依次來自第六種人,上溯自第七種人。當然第四種人只能以他的能力限度來理解這套知識。但比起第一、二、三種人,他已經由知識的主觀面中解脫出來,邁向客觀的知識。 」

  「第五種人的知識是完整而不可分割的。他已經擁有一個不可分割的我,而他所有的知識都屬於這個我。他不會有一個『我』知道某事物而另一個『我』卻不知道。他知道什麽,他整個人都會知道。他的知識比起第四種人的要更接近客觀知識。 」

  「第六種人的知識是人可能擁有的最完整的知識,只是它還有可能喪失。」

  「第七種人就是他自身的知識,它是不能與他分離的。它是關於一切的客觀而且實際的知識。」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