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來草自青

關於奧修

王國偉

  幾年前,朋友借我幾本奧修的書,建議我抽空翻翻。我非常隨意地看了,卻被深深地吸引。當我與學界朋友說起奧修其人其書,幾乎無人知曉。我大惑不解這樣一位智者,竟然還沒進入我們的視野。

  以後,我認識了奧修著作版權代理者AIOk先生,他說是許多朋友介紹,要和我合作,向大陸讀者介紹奧修。我們簽下了部分著作的版權轉讓合同,這是1993年的冬天。

  以後,我生了一場大病。在家讀奧修。

  以後,我就職的上海知識出版社適逢體制變動,拖了整整一年有餘於1995年深秋,併入「東方出版中心」。

  轉眼間,兩度冬去春來,不經意間,市面上多了好幾本有關奧修的書。據說,書還銷得不錯。熱心的朋友以為是我組織翻譯的書已經出版了,可惜不是。我組織的5本書稿正在審稿和發排中。看到奧修的書昂揚市場,心堣]確實癢癢的。誰不想圖個經濟效益什麼的。可我得保證質量。好在一批譯者朋友鼎力相佐,認真地譯完了書稿,才有了眼前的這5本書。這幾位譯者是大陸第一批譯介奧修著作的人,真是功德無量。

  奧修是印度人,曾研習過哲學,當過許多年哲學教授。他生在東方的文化氛圍堙A又熟悉西方文化,他肉體生命極其有限,只活了50多歲,可他的精神生命卻是無限延長的。他的生命的精神形式,就是他的600多不著作。

  奧修的書都是說出來的。他語調平緩,滔滔不絕,把人類漫長的歷史,通過極其通俗的語言講述出來。因此,只要是活著的人,都能聽他尤其是他把很多深刻的道理,用通俗簡單的故事加以闡述,娓娓道來,富有韻律,使聽者心動。在奧修的書卷堙A我感受到的是,他力主向生命本真回歸。生命其實是簡單的、透明的。因此,簡單是真,簡單是美。

  我曾有過這樣一個比喻。人的童年猶如純靜透明的水,一切都很自然而真實。人到中年,在社會的舞臺上搏擊,濁浪翻卷,這杯水無法透明,難以清流到了老年,要麼主動追求澄清,要麼無奈回復過去,無論怎樣,這杯生命之水。是經過歲月的沉澱之後的再一次透明。這是每一個生命的存在過程,也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

  從這樣的生命存在出發,無論是老、莊,還是鄧穌、佛陀,無論是古希臘文明。還是東方文化,一切都是生命體驗的結晶、這些人類經典文化的結晶,是由無數鮮活的生命所體悟出來的。因此,奧修強調體驗。正因為有體驗,每個人都能發現真理,都能悟到真理。但是,真理不是固定不變的,真理是發展的,也是有生命的,切忌把真理凝固。

  所以,我們讀奧修,其實在讀自己。我們面對奧修,實質是面對我們自身的生命。奧修不過是為我們開啟一扇心靈之窗,打開一條人生的通道。路還是要自己走,生話還是要自己過從現在開始。把握住自己的生命特性,走出自己的歡樂來。

  生命在於真實,真實源于自然、讓我們共勉。

1996年春于上半步齋

原序

  「無事此靜坐,春來草自青」

  這是古代禪師Zenerln的話。當我感受到另一位禪師,我的禪師奧修的時候,這些話就變成了一直反復唱頌的歌穿透了我的生命。

  對我來講,這首反復唱頌的歌的主要意思有兩層。

  首先,這是奧修。沒有語詞能夠比較貼切地描述他是怎麼樣的。他整天坐在他的房間堙A什麼事也不做,這使得他的桑難生們對有關 「成道的考驗」,製造了一系列的俏皮話;「你什麼事也不幹,什麼地方也不去,什麼人也不見,這日子一定很難過。但是這只是一個玩笑,因為我們一直都能覺知到--儘管非常模糊 --由他的寧靜和無為所產生的那種最難以置信的寬廣和浩瀚。

  其次一位大師的存在就是他的教導(「教導」這一詞習慣地只用於那些想變得更好的人)。我們所受的整個教育就是去做、去行動、去達成、去奮鬥,就象把手指盡可能地插入蛋糕。這就是我們的災難!而從奧修的存在中不停地流淌出的資訊是:讓它去,在這個美妙的、神聖的存在中,停止做、停止行動、停止達成、停止干預,因為還是這種干預造成了我們所有的痛苦。沒有干預,那麼所有那些我們曾經努力干預的事就會發生。

  在禪的故事「呂梁大瀑布」中有這樣的話:

  我隨著漩渦進入,又隨著水渦出來。

  我讓自己適應水流,而不是讓水流適應我。

  這是奧修的禪,不是傳統所知道的禪。儘管佛陀、老子和偉大的日本禪師的精神都深深地透過它而生存,但這是奧修的禪。

  這是禪,因為沒有規則,沒有儀式,沒有讓門徒遵循的戒律。它的本質就是無為、無我。而這是禪,因為師父幫助門徒成長的方式就是棒喝他。儘管如此,但還沒有聽說奧修把某個人扔出窗外,或者朝著某個人的鼻子揍了一拳,他的棒喝和他為我們創造的成長環境是比較微妙的,但是它們仍然象禪一樣。

  這就是奧修,因為--這是最難寫的。說他是「無」,或者是「開悟的」,或者是神聖的」,都將是真實的,因為那就是他對他自己的說法。但是這對我來說是不誠實的,因為我不知道所有這些意味著什麼,所有我能說的簡直都是陳詞爛調,但是就我現在所在的地方而言,它是真實的,那就是,這就是奧修,因為奧修能夠完全在行地對待在理智上成熟而在靈性上還沒有開化的西方人,他並不在傳統的基礎上對我們下功夫,而是在現在我們是誰,是什麼,在那堛滌臕忖W對我們下功夫。

  如果你偶然來到這堸扈d一段時間,你會開始注意到。在寧靜的顯現中,在空無的顯現中,在沒有行動的顯現中, --無法想像的、浩瀚無邊的發生正在進行,某些東西--好多東西正在成長。

瑪·合蕾姆·樂娜

目錄

第一章、禪的意義
第二章、師父和門徒
第三章、空及和尚的鼻子
第四章、呂梁瀑布
第五章、靜默大師
第六章、覺醒
第七章、不是一個死的
第八章、一片深紫羅蘭浸染的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