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道之路.吠檀多(下冊)

譯者序

  誠心接受奧修大師祝福的人

  這是本人翻譯奧修作品的第十二本。

  當來到必須寫這本書的序言時,我突然發覺我的頭腦是空的。要說些什麼呢?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讓會發生的發生,讓不會發生的不發生,世界就是一個「不完美的完美」的世界……。

男門徒:謙達那

一九九一年九月於臺北

  本書是愛克夏優婆尼沙經(Akshya Upanishad)的九個單元系列演講,每一個演講之後都有問答。它們是一九七四年一月在印度拉加斯坦的阿姆山九天的靜心營期間,由奧修大師所講的。

目錄
第十章 崇高的就是那自發性的
第十一章 「多」之中的「一」
第十二章 只有「知」被留下來
第十三章 當硬幣消失
第十四章 不動的燈火
第十五章 神找尋你
第十六章 死的藝術
第十七章 山谷和山峰
 

引 言

  印度拉加斯坦一個很美的山站——阿姆山——是這次愛克夏優婆尼沙經系列演講的背景。這些演講在早上和傍晚實施,中間的時間就用來經驗奧修在第一個演講堶惟珒y述的靜心技巧。

  奧修所到之處就有一種感覺,一種生命力流經他而反映在他周遭的每一樣事物。對我而言,在阿姆山那種感覺特別強烈,那種感覺很象我第一次參加他的靜心營時的感覺,周圍大自然的美是那麼地清晰,使我的整個經驗都充滿驚奇,那是我以前從來沒有經驗過的,而它變成我人生的轉捩點——那是我朝向我自己旅程的開始。

  當然,那種經驗是屬於個人的,沒有辦法真正以文字來傳達。但是對我而言,在它堶惆膃閉Y種很真實、很有意義的東西,使我想去嘗試。現在坐在這埵^想當時的情境,它就是如此……。

  安靜的臉……空氣在發出嗡嗡聲……等待……等待……奧修正在來臨……第一次演講。

  塔魯在唱「祈求神助」,這是永恆的梵文唱頌,以前從來沒有聽過,但是它聽起來就好像它一直都在我的心媯市搧菢n被唱出來。嗡,山提、山提、山提……當她在唱的時候,我所有的渴望都溶入那些詩詞。

  「你以你現在的樣子完全被接受,你的存在是曾經發生在這個地球上最高的開花,你是這個地球的鹽,你是存在(existence)的榮耀……。」

  「不要有罪惡感,不要覺得你自己是一個罪人,不要覺得你是錯的。如果你是錯的,那麼你一定不會存在,你之所以存在是因為神要保存你,你之所以存在是因為神愛你;你存在,所以整個存在都支持你,你存在,因為你值得那個麻煩(雖然你的存在似乎是一個麻煩,但是你值得神來麻煩)。」

  她所唱的一切都是我一直想聽的、需要聽的,在經過這麼多年的自我譴責之後,太陽開始再度照耀。

  優婆尼沙經?經文?梵文?一切我所害怕的困難功課,以及必須去學習和回答問題等等……這一切都溶解了。在我頭腦堥漕レh年來的教育所給我的糾纏不清的垃圾幾乎全被一掃而光。這種感覺幾乎是肉體上的,突然間有一個新的空間、一種輕飄飄的感覺、一種清晰、一種自由。

  主啊!把我從非真理引導到真理;

  把我從黑暗引導到光,

  把我從死亡引導到那永恆的。

  「是每一位追求者所要求的,這就是每一個人在找尋的。」

  很簡單、很簡單的一些字句,然而每一樣事物都被弄得那麼清楚,而且很真實!突然間,這一切都成真!我人在印度,聆聽我的師父在解釋那些經文、揭開那些奧秘、解開我頭腦的結、打開我的心。

  關於靜心,那個瘋狂的印度樂隊奏出飛快的舞蹈音樂。汗水、灰塵、精疲力竭的身體、尖叫、哭、笑。因為太疲倦了,不能再跳,所以倒了下來。保持寧靜。有一天夜晚,走在路上,頭向後轉凝視星星,對著天空亂唱,然後躺在路上,感覺夜晚正在降臨。

  安撫自己在晚上入睡。醒來、笑著。

  「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笑,因為那可以立下一整天的趨勢。如果你這樣做,你將會覺得在未來兩三天的時間堻ㄚO持歡笑和享受的心情。不要擔心別人怎麼說,因為他們或許也在等你笑,所以你就笑,也幫助他們笑。」

  靜心就是歡笑、歡舞和歌唱。遊戲、遊戲、遊戲。奧修告訴我們要怎麼遊戲!橘紅色的衣服。每一個人看起來都那麼美。經常性的奢侈,總是穿得漂漂亮亮的,為了樂趣。

  屬於寧靜的下午。在很多石頭堶惕鋮鴗@塊寧靜的地方,躺下來,望著天空。無止境的浩瀚。在這之前,我從未讓自己有時間這麼悠閒……除了很久以前,在我會說話之前,躺在很高的草堶情A望著天上的雲彩。

  傍晚是問問題的時間。如此的一個機會,沒有什麼事要問,一切都已經被回答了。無數的話語流進我的頭,又流出我的頭,把我洗得乾乾淨淨的。

  「這些談話是沒有用的,它們是不需要的,但是你存在於頭腦,所以你總得想辦法放棄頭腦。我不是在給你理論,我不是在給你一些用來思考的東西,我只是幫助你的理智來到一個點,在那個點上你可以瞭解到,只是生活在理智的話,你就錯過了生命的整體性。」

  在話語與話語之間,在那個空隙當中,那個整體性一直都在經過,它一直都在那堙A等待我轉過頭來看它,等待愛來找到它……。

  現在要怎麼來說它呢?所有的話語似乎都是陳腔濫調,所有的字句都不堪使用、都顯得很荒謬。頭腦想要拒絕,理智想要譴責,但是心和本性知道說某件事已經發生了,知道說某件事正在發生,它超越了正常、理性、明智和健全的世界。

  有一個空間存在,在那塈琝馴自由。我能夠瞥見它,我覺得它就在角落的地方,隱藏在每日生活的背後,我知道它就是家,我對這個家已經想念很久了。

  而現在呢?那些日子的魔術正在成長,而變得越來越成為事實。它從一個溫暖的印度夜晚的感覺散佈到好幾千張臉上,當他們來到這堙A在靜心當中,以及在各種成長團體當中找到它。在此你可以找到發生在西方的所有成長團體,以及比這些更多的東西,凡此等等均是由這個特殊的情況以及在這堛漱H所發展出來的。

  而奧修呢?奧修就在中心,在核心的核心,他一直在給予、給予、給予、給予……

女門徒:瑜伽.普拉提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