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48 對奧修和他的社區的反應

 

  這個時候,本地人、員警和當地政府對外國桑雅生的折磨有所增加,例如襲擊桑雅生,廢除建築許可證。

  在那7年堙]在普那),印度人漸漸從我視線堮囓═F。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來到。我們在印度成為了一個小島,在那塈A可以發現中國人、日本人、韓國人、美國人、德國人、義大利人、法國人、英國人、瑞士人、荷蘭人;甚至有來自蘇聯的人們--連他們也在這堙C

  但是印度人就那麼消失了,僅僅為了那個原因,我不是在鞏固他們的信仰。我在破壞他們的信仰。我在創造一個全新的靜心景象,它不需要信仰系統來做支援。那就是為什麼世界各地的有著愛尋根究底的頭腦,隨著他們的宗教、牧師、教堂、集會長大的人們開始來到這堙C他們準備好了--因為沒有任何相信什麼的問題--只是實驗。他們實驗的越多,漸漸地他們開始感覺一種新的能量在他們堶惜仱_。誰會為上帝煩惱?誰會為天堂煩惱?我們能在這堻迣y天堂。當你處在深刻的安靜和靜心中,你就是上帝,一點都不少--多了一點點,因為上帝只是一個虛構,而你是一個現實。

  但是我能看到印度人來到了一個點,也許它不能接受任何活生生的真理。

  一個印度朋友問:很多次當我看到我們的朋友熱情地擁抱、接吻,互相愛撫身體,我感到就是這種現象冒犯了普通的印度社會,製造了關於你和你的教導的巨大誤解。如果這種特殊類型的行為,冒犯了社會,創造了關於我們大師在世界的巨大誤會,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只是在社會上時改正我們的行為,不論在印度、美國或德國?

  這是我曾談論過的:腐朽的頭腦。

  擁抱你愛的人,親你愛的人有什麼錯?不要對任何人強加你的擁抱,那是對的;那麼,它是醜陋的--而那是印度人不斷在做的。我的女桑雅生們發覺了它。

  如果你在市場堙A那麼印度人以真正醜陋的方式來表現。他們會捏你的衣服末端。現在,那是醜陋的。他們會用身體摩擦你的身體。那是醜陋的。他們會看著你好像要吃了你。那是醜陋的。他們會盯著你好像要看你衣服下是怎樣的。那是醜陋的,但是那是被承認的,那是極好的。

  如果你愛一個人,你們握手、互相擁抱、接吻,這和任何人無關。為什麼別人應該感到被冒犯?如果他們感覺冒犯,那麼他們有毛病。也許他們感到妒忌,而他們不能表現他們的妒忌,所以他們變得憤怒。也許他們也想要擁抱誰,但是他們沒有勇氣;他們害怕社會。所以他們對你們感到非常憤怒。他們不能做的,也不希望別的任何人去做。

  因為他們是如此的性壓抑,無論何時他們看到某人擁抱、接吻、握手,互相表達很多的愛,他們壓抑的性慾開始浮到表面。他們開始害怕自己。他們不是被你們的行為冒犯,他們是被自己無意識的趨向所冒犯,因為它們突然開始浮到表面。所有他們壓抑的性慾開始湧上來。他們變得害怕,如果那是允許的,他們可能做些什麼。他們不知何故在控制自己。現在,這埵酗H惹起了他們。這埵釣潃茪H在如此深深地擁抱,他們開始失去控制。

  印度人活在控制、戒律、品質中。它是偽善的頭腦。在表層是控制,底下有各種各樣的東西在沸騰。當你惹起它們時,他們就被冒犯了--不是針對你們:他們被他們自己的無意識所冒犯,但是他們根本沒有覺察到那個。他們把責任完全地扔給你們,是你們在做什麼錯事。

  即使你是我的桑雅生,印度的頭腦仍然在你堶採~續。它是在數世紀的條件下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東西。

  你說:「很多次當我看到我們的朋友熱情地擁抱、接吻,互相愛撫身體,我感到就是這種現象冒犯了普通的印度社會,製造了關於我和我的教導的巨大誤解。」

  不是,它並不在製造任何誤解。確切地說,這正好是我的教導。我教導愛。我教導愛的行為。當你在做它,你並沒有反對我。

  我希望整個國家都處在擁抱、接吻的氣氛中。那個氛圍是需要的。人們忘記了擁抱別人的身體的感覺。人們忘記了來自另一個身體的熱情和能量的流動。印度人徹底地失去了他們自己身體的根源。

  即使夫妻做愛也如此的迅速、匆忙,以至於根本沒有擁抱、愛撫。它被當作一件罪過在秘密中完成,誰也不應該知道它。印度人生活得好像他們生活中沒有性。這成了他們存在的模式;現在你們在破壞它。我希望也他們去學一點怎樣變得可愛的方法。愛不是淫穢,但是他們卻這樣認為:他們認為愛是下流的。

  如果兩個人在路上打架,沒有印度人認為它是下流的。即使他們相互謀殺,沒有人認為它是下流的。事實上,人群會聚集起來觀看在發生什麼,他們會非常顫抖。如果沒有什麼發生,他們會非常悲傷地走開,「我們等了那麼久,什麼也沒有發生」。這是一種免費的娛樂。他們不被冒犯。即使刀子拔出來了,他們也不被冒犯。如果流血了,他們不被冒犯;這不是下流的。

  在印度的電影中,謀殺是允許的,自殺是允許的;接吻是不允許的。只要想想、看看這整個的荒唐。謀殺是允許的。接吻卻危險得多,比謀殺還危險得多?這是怎樣一種價值觀?自殺是允許的。所有的虐待狂、性變態是允許的,但接吻是不允許的。嘴唇之間必須保持特定的距離--6英寸,我想。嘴唇不能比6英寸再接近;否則將會有核爆炸。

  這就是一個非常壓抑的社會。

  沒有關於我的誤解。我是非常簡單和樸素的。無論我說什麼,我說,我以它是的方式來說。我把鐵鏟成為鐵鏟。那麼,無論發生了什麼,都很好。但是我決定了要成為全然得誠實和真實--不惜一切代價。所以不要認為有「巨大的困難」給我創造出來了。沒有誰能給我製造困難。但是如果我必須說實話,那媯讞w會有困難。

  你認為如果你停止在路上、街上的接吻、擁抱,人們就會對我沒有任何反對嗎?那麼,為什麼他們反對耶穌?他的門徒沒有在接吻和擁抱。為什麼他們把他釘上十字架?為什麼他們反對蘇格拉底?為什麼他們毒害他?為什麼他們反對曼舒爾(Al Hillaj Mansoor)?為什麼他們殺了他?這些是藉口。不要被人們找的藉口欺騙了。如果他們不能找到這個藉口,他們會找到別的。無論我在說什麼都是如此--它是爆炸物,它是炸藥。

  那樣看來,你不必為該做什麼而煩惱--無論你做什麼都很好:即使你依照印度人的標準做一個絕對的聖人,那時他們也將反對你,因為我在說的和我在試圖做的是全然背叛的。它從來沒有被以那樣的方式來做過,它從來沒有被以那樣的方式來說過--但是人們尋找藉口。如果一個藉口被扔掉了,他們將找到另一個。

  西方的門徒最近才來。7年前,你不在這堙A人們那時就反對我,正如今天他們反對我。我只有印度門徒,但他們仍然反對我。所以並不是你,而是我在為自己製造麻煩。你根本沒有責任。你只是一個藉口,他們在不斷尋找藉口,我的每一個聲明都能成為藉口。

  事實上,你們擁抱、接吻、互相愛撫,互相擁抱,對我有很大的幫助。因為那個,他們忘記了一切別的我所說的!這是一個保護。現在,我甚至看到有的社論中說奧修所說的是正確的;他的門徒們錯了……我很感激你們。如果你們不在這堙A我會是錯的!現在,至少因為你們的行為,我變得有聲望了,受尊敬了。

  繼續做它。很快他們會把整個責任都扔給你們,而我將完全脫離譴責。

  即使普那的地方社團也通過了一個決議,在其中它說:「我們不是反對奧修的教導--他的教導是完全真實和正確的--但是我們反對他的門徒的行為。」非常漂亮!我欣賞人們的如此之愚蠢。他們不能和我作戰,他們不能和我爭論,他們對於反對我感到力不從心;現在,他們在尋找替罪羔羊,現在他們在尋找別的藉口。

  繼續做任何你在做的。這將幫助我的工作。

  我在這堣ㄛO要妥協。無論是否有困難,我在這堻ㄓㄦ|妥協--一點妥協都沒有。即使他們使我不能在這堨肮﹛A那是極好的,但是沒有妥協。

  你說:「如果社會是被這特定類型的行為冒犯了……」如果我們想改變社會,如果我們想改變社會的頭腦,社會將會被冒犯。人們不容易離開他們的老想法。他們對它投資了那麼多,他們怎麼能那麼輕易地離開它?他們會被冒犯。你還問我:「為什麼我們不應該只是改正我們的行為……?」你們的行為已經是正確的。如果他們在受苦,他們必須改正他的思想。如果他們在受苦,那是他們的問題。他們將必須重新考慮。

  我希望越來越多的桑雅生在這個國家漫遊,擁抱、接吻、相愛。在每個地方使它成為問題,那麼他們必須理解必須做些什麼。在起初他們總是不愉快。即使它是為了你的利益,沒有誰願意改變。

  愛是一個宗教現象,那埵釭熙怜隊j的宗教現象。正是愛成為了祈禱。

  蘇菲說……據說一個偉大的大師說過:

  我必須對別人清空我的心,

  在淚水和接吻中,在擁抱和微笑中。

  那就是一個人成為空的方法,

  準備好讓上帝進入。

  在一個片刻,當一個人是空的,突然一切變得充滿了上帝。當你帶著深深的愛來吻某個人,你在把自己倒空給別人。當你癡迷地擁抱某人,你在向別人傾注你自己。這是清空你自己的方法。當你是全然的空,上帝就進來了。成為空就是成為靜心的。

  別人在變得擾亂,因為我的靜心是112種,其中一些是混亂的、動態的、積極的。人們不得不把所有尖叫、吶喊都扔出去,把他們所有的憤怒、舞蹈、跳躍、漫步都扔出來。在早上,鄰居們自然會被擾亂。員警每天都在說鄰居們在抱怨。所以我告訴我的人,我們不得不找一個沒有鄰居的地方。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