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奇跡

第七章:為什麼我們不記得自己(二)

  「如果我們全盤掌握了八度音階的意義,便會對整個生活,以及我們觀察到的各層級的宇宙現象的行進和發展有全新的看法。這條律則解釋了為什麽自然中沒有直線存在,為什麽我們不會思考也不會做,為什麽我們所有的只是想法,為什麽每件事都是發生的,而且常常與期望相反。所有這些現象都正是『斷層』,或是振動發展中的減速產生的清楚而直接的結果。 」

  「在減速的時刻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就是脫離原軌而發生偏向。這個八度音階開始時由箭頭方向前進: 」

  (圖十二)

  「但在mi和fa之間發生偏向,這條線由do開始轉變方向」

  (圖十三)

  經過fa,sol,la,si,然後偏離原來由do,re,mi顯示的方向下轉。在si和do之間第二個『斷層』產生一個新的偏向,進一步改變方向。

  (圖十四)

  「下一個八度音階偏向更厲害,再下一個又偏得更厲害,所以這條八度音階最後可能轉了一圈,與原先方向反向而行。 」

  (圖十五)

  「繼續發展下去,這條八度音階或是振動進展的路線可能回到原點,換句話說,形成一個完整的圓。

  (圖十六)

  「這項律則顯示了為什麽我們的活動不會直線進行,為什麽一開始做的是某件事,我們實際上卻在做另一件完全不同的事,通常與原先正好相反,雖然我們沒有注意到而一直以為我們還是在做同一件事。 」

  「這件事以及其他許多事情只可以藉由八度音階律則,以及瞭解『斷層』的角色及重要性,才得以解釋。這斷層使力量發展的路線經常改變,斷續前進,『與它自己反向而行』等。 」

  「像這樣事物的路徑過程,亦即方向的改變,可以從每一件事觀察得到。在一陣精力旺盛的活動或是強烈情緒或是正確的瞭解後,反作用力發生了:工作變得乏味累人;情感開始產生疲憊和漠然;不再正確思考而開始尋找妥協折衷;壓抑、逃避棘手的問題。這條路線仍舊往前進展,只是方向變了。工作變得機械性,情感越來越弱,終於降到一般生活事件的層次;思想變得專斷而表面。一切會如此進行一段時間,然後又發生反作用力,又停止,又轉向。力量的進展可以持續,但是一開始無比熱誠的工作已經變成義務又無用的例行公事而已,一堆全然陌生的因素進入情感--顧慮、苦惱、激怒、敵意;思想開始兜圈子,反反覆覆,本來已經發現的出路便逐漸喪失。 」

  「人類所有的活動也是如此。在文學、科學、藝術、哲學、宗教、個人生活,由其是社會和政治生活中,我們都可以觀察到力量進展的路線是如何偏離原先的方向,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正好反其道而行,卻仍然保有原先的名義。由這個觀點來研究歷史顯露出最意想不到的事實,卻是機械的人性最不想注意的。力量進展的路線中,像這種方向改變的情況最有趣的例子莫過於宗教的歷史,尤其是基督教的歷史,如果能夠持平研究的話。想想看由福音書對愛的宣揚轉變到宗教審判,或是由早期研究秘傳基督教的修道者轉變到計算多少天使可以放在針尖上的訓詁學者,這條力量進展的路線中間要經過多少轉折。 」

  「這個八度音階的律則解釋了生活中許多原先不可理解的現象。」

  「首先是力量偏向的原理。」

  「其次,世界上沒有一樣事物會停留在原地或保持原狀,每一事物都在移動,每一事物都在遷移、改變,必然會發展或衰微,減弱或退化,亦即它在八度音階上不是上升就是下降。 」

  「第三點,在上升及下降的八度音階的實際發展中,變動與升降也不斷發生。」

  「到目前為止,我們談的主要是振動的不連續性和力量的偏向。現在我們必須掌握另外兩個原理,亦即每一條力量進展的路線不是上升就是下降,以及每條上升或下降的路線中自身也有週期性的起伏。 」

  「沒有一件事物可以在同一個層次上發展。上升或下降是任何活動必然的宇宙情況。我們既不瞭解也沒看出我們自身和周遭是怎麽回事,因為我們要不是在沒有上升時沒有考慮到下降的必然性,要不就把下降誤認為上升,這是我們自我欺騙的兩個基本原因。我們沒看出第一點是因為我們總認為事物可以長久保持在同一個層次;沒看出第二點則是因為我們誤認的上升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就像不可能由機械性的方法來增加意識一樣。 」

  「學會分辨生活中上升和下降的八度音階之後,我們還要學會分辨八度音階自身的上升和下降,不論在生活的那一個領域我們都可以看出沒有一件事可以保持均衡不變,無論在每一處或每一事都以鐘擺的擺蕩行進,像波浪般起起又伏伏。我們用在某一個方向的精力一下子增長,過後又突然減弱;我們的心情無來由的『變好』或『變壞』;我們的情感、欲望、意圖和決定都是時時在上升和下降之間擺蕩,增強或減弱。 」

  「一個人身上可能有上百個鐘擺在來回擺動,這些上升和下降,這些像波浪般起伏的心情、想法、情感、精力和決心等,都是八度音階仲介於『斷層』之間力量進展的週期或是『斷層』本身中。 」

  「屬於心理層次以及與我們生活直接相關的許多現象,都依賴八度音階律則的三個主要顯現。我們對所有領域的知識都不夠充份不夠完全,正是緣於這個八度音階律則,主要是因為我們由一個方向起步,其後不知不覺換了另一個方向前進。 」

  「正如前面說過的,古代知識早就知道八度音階律則的所有顯現。」

  「甚至我們對時間的區分,亦即把一周七天分為工作日和安息日,都與我們依這通則而定的活動的相同特性及內在情況有關。聖經上說上帝以六天來創造世界而在第七天停工休息,這也是八度音階律則的表現或象徵,雖然並不十分完全。 」

  「建基於對八度音階律則的瞭解而做的觀察顯示出『振動』會以不同的方式進展。在被打斷的八度音階中它們才一開始就衰退,被其他相交或反向進行而且更為強大的振動所淹沒或吞噬。在轉向的八度音階中,振動改變了性質,產生與先前預期剛好相反的結果。 」

  「只有在宇宙層次的八度音階,不論上升或下降,其振動的進展才能遵循開始的方向持續而有條理。」

  「進一步的觀察顯示正確而一致的八度音階進展雖然很少,卻仍然可以從生活中各種場合、大自然的活動,甚至人類的活動中觀察得到。 」

  「這些八度音階的正確發展建基在看似意外上頭。有時後是一個八度音階與某個特定八度音階平行前進,與之交錯或相遇,以某種方式填補了它的斷層,使得這一個特定八度音階能夠突破阻礙,自由進展。觀察這一類八度音階的正確進展確立了一件事實,那就是當這特定八度音階要經過『斷層』時,如果加進一個力量及特性與它一致的額外衝擊,它就能沿著原來方向毫無阻礙的往前進展,既沒有失去什麽,也沒有改變性質。 」

  「在這種情況下上升及下降八度音階在本質上有差異。」

  「在上升的八度音階中,第一個斷層在mi與fa之間。如果相應的額外能量在這時進入,這個音階就會順利一路進展到si;但是在si和do之間需要一個比mi和fa所需還強大的『額外衝擊』使它能正確進展,因為在此處八度音階的音調相當高,要克服進展的阻礙需要更大的強度。 」

  「在下降八度音階中,情況就正好相反,最大的『斷層』發生在一開始的地方,正在do之後,填補的素材通常來自do本身或是由do引發的側生振動,因為這緣故,下降的八度音階比上升的八度音階容易進展,通過si之後就一路順行到fa;在這堣S需要一個『額外衝擊』,它遠比第一個介於do和si之間的『衝擊』弱多了。 」

  「在以創造射線形式到達我們這堛漱j宇宙八度音階,我們可以看到第一個八度音階律則的完整實例。創造射線由絕對者開始,絕對者就是一切,這一切具有完全的統一,完全的意志和完全的意識,在自身內創造了諸世界,以此開始下降的世界八度音階。絕對者是這個音階的do,絕對者創造的諸世界就是si,在這個情況厤o和si的『斷層』由絕對者的意志所填滿。創造的過程藉由原動力及『額外衝擊』繼續進展,由si來到la,la對我們而言就是甯P世界--銀河。由la來到sol--我們的太陽--太陽系。sol來到fa--行星世界。此處行星世界與我們地球之間產生一個『斷層』,這是指行星放射攜帶各種影響射向地球但卻無法達到,或正確地說它們沒有被接收,因為地球把它們反射回去了。為了要填補創造射線此處的斷層,一項特別的裝置被創造出來,以便吸收並傳遞來自行星的影響。這個裝置就是地球上的有機生命。有機生命把所有朝向地球的影響傳送給它,並且使地球(宇宙八度音階的mi)可以進一步發展及成長。然後來到月球,或是re,接著是另一個do--空無。在一切和空無之間貫穿了創造射線。 」

  「你知道有個祈禱是‘Holy葛吉夫od,Holy the Firm,Holy the Immortal’吧?它來自古代知識。Holy葛吉夫od指的是絕對者或一切,Holy the Firm指的是絕對者或空無,Holy the Immortal則是指介於它們之間創造射線的六個音符。這三者合而為一,是一個共存而不可分的三位一體。 」

  「現在我們要來仔細討論『額外衝擊』這個觀念,它使力量的路線能夠到達設定的目標。就如我以前說過的,衝擊可能來的很偶然,偶然本來就是不定數,但是有一些力量進展的路線為偶然所拉直,而有時人剛好看見,或是臆測或期望,於是就誤以為有直線存在。也就是說,他以為直線是理所當然,斷裂或被打斷的線才是例外。這又使他產生幻覺,以為自己能做,能達到設定的目標。事實上人一點也不能做,如果碰巧一個人所做的活動有了結果,即使它與原定目標僅僅在外表或名義上相似,他就向自己及旁人保證他已經達到了以前訂定的目標。他能,別人也能,而別人也就相信了。事實上這是個幻覺。一個人可以贏得輪盤賭,但這只是碰巧。要達成一個人在生活中設定的目標,或任何特定範疇的活動,也都只是碰運氣。唯一的不同是,一個人玩輪盤賭的時候,至少確知他在每一回合是輸還是贏;但在從事生活中的活動時,特別是牽涉到許多人時,或是開頭與結束之間相隔許多年的情況時,一個人非常容易欺騙自己,把『得到』的結果當做是原先預期的結果,亦即在整體說來輸掉的時後相信自己贏了。 」

  「對一部『人類機器』最大的侮辱莫過於告訴他他什麽也不會做,什麽也得不到,什麽目標也達不成。他在努力追求一個目標時,不可避免創造了另一個。當然事情就是這樣子,不可能是別的。『人這部機器』受制於偶然律,他的活動可能偶然掉進某個宇宙或機械力量產生的軌道中,這些活動可能隨機進行了一段時間,使人誤以為某個目標已經達成。如果我們設定的目標誤打誤撞有了成果,或是達成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目標,就會使機器人深信他可以達成任何目標,所謂『可以征服自然』,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等等。 」

  「事實上他當然一點也不能做,不只因為他沒有能力控制外在的事物,甚至不能控制自己堶悸漕う哄A後面這一點很容易瞭解。同時我們也必須瞭解要控制事物,先要從控制我們堶悸漕う奎}始,亦即控制我們自己。一個人要是不能控制自己,或控制他堶惆う囿熊o展情形,就什麽也不能控制。 」

  「要用什麽方式得到控制?」

  「這問題的技術部份可以用八度音階律則解釋。如果『額外衝擊』在八度音階必要的時刻--亦即在振動減速的時刻--進入,就能沿著想要的方向持續前進。如果『額外衝擊』沒有在必要的時刻進入,八度音階就會改變方向。冀望『衝擊』在必要時刻會自動出現,是根本不可能的。人有兩個選擇,要不是給那被機緣、被機械性帶著走的活動,亦即『隨風飄蕩』或『隨波逐流』找個方向,或是安於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會失敗;要不然就學會在他所從事的活動中找出『斷層』發生的時刻,去創造『額外衝擊』。換句話說,效法宇宙力量在必要時刻創造『額外衝擊』,把這個方法應用在自己的活動上。 」

  「人為的--亦即特別創造的--『額外衝擊』給研究八度音階加上一層實質意義。要是一個人不想再對周遭發生的一切當個被動的旁觀者,這項研究就變得很必要。」

  「人這部機器什麽也不會做,對他自己及周遭發生的一切都是發生的。想要做必須先知道八度音階的律則,知道『斷層』發生的時刻,並能去創造必要的『額外衝擊』。 」

  「要學會這些只有在學校才可能,也就是組織健全並遵循所有密意知識傳統的學校。沒有學校的幫助,一個人無法靠自己理解八度音階的律則、『斷層』發生的時刻,以及創造『衝擊』的程式。他不能瞭解,因為要達成這目的需要一些特殊的條件,而這些條件只可能在本身就是建基於這些原則之上的學校產生。 」

  「一所學校如何由八度音階的律則所創建,我會在適當的時機解釋,而這點會讓你們明白七律和三律結合的狀況。現在只能說在學校教導中,一個人會得知下降(創造的)和上升(進化的)宇宙八度音階的實例。西方思想既不知道八度音階律則也不知道三律,它不清楚上升及下降的路線,也不瞭解進化的路線和創造射線正好相對,就好比逆流而行。 」

  「研究八度音階律則時要記得,音階因為彼此的關連而有基本與附屬之分。基本的八度音階就好比一株會長出側生音階樹枝的樹幹。八度音階的七個基本音符和兩個『斷層』--新方向的產生者--形成一個九環的鎖鏈,每三個環節形成一組。 」

  「這個基本的八度音階以某種特定的方式與第二或次要八度音階相連,第一層級的附屬音階再產生第二層級的附屬音階,以此類推。八度音階的結構可以與樹的結構相比,從基本的樹幹上往各個方向分生粗枝,然後再分出細枝,越分越小,最後覆滿樹葉。樹葉則透過葉脈的紋理及鋸齒繼續相同的分化過程。 」

  「人體與自然界一樣,也在內在及外在具有相同的關連。根據八度音階的音符以及『斷層』,人體也有九個基本度量,以特定的數字表現。這九個基本度量,在第一層級的八度音階中會以某種特定方式導向第二層級的八度音階,然後再以此類推。如此就可能獲得人體任一部位的度量,因為它們彼此都有一定的關係。」

  八度音階律則在我們團體中引起許多複雜混亂的討論,葛吉夫總是警告我們要避免過度理論化。」

  「你們必須在自己身上瞭解及感受這個律則,」他說,「唯有如此你們才能在身外看到它。」

  這當然是對的,但困難不僅於此。光是在「技術上」瞭解這個律則就要花好多時間。我們不斷回到這個律則,有時候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發現,有時候我們以為已有所得,卻又失去了頭緒。

  我現在很難表達在不同的階段中我們工作的重心一下是這個、一下是那個觀念。而八度音階則是一個永久的重心,每一個場合我們都會談到它,每一次聚會也都會談起它,討論它的種種情況,直到我們逐漸從這個觀點來思考每一件事情。

  葛吉夫第一次只提出這個觀念的大綱,然後他經常回到這個觀念,向我們指出其中不同的面向和意義。

  其後有一次聚會時他提出對這個律則另一層意義的描述非常有趣,它深植於各種事物當中。

  「要更瞭解八度音階律則,就必需清楚振動的另一個特性,亦即所謂的內在振動。這是說在振動當中還有振動,每一個八度音階都可以分解成許多內在的八度音階。」

  「任何一個八度音階中的音符都可以是另一個層級的八度音階。這些內在八度音階的每一個音符又包含一整個八度音階,在可觀但不是無限的情況下可以繼續分解下去,因為內在八度音階的進展有一定的極限。 」

  (圖十七)

  「這些內在振動同時在不同強度的『介質』中進行,彼此穿透;它們彼此反射,彼此引發,彼此停頓、壓迫或改變。」

  「讓我們設想在某種強度的物質或介質中的振動。假定這物質或介質由相當粗糙的48世界原子所組成,每一個都是原來48原子的結塊。在這介質中行進的振動可以分八度音階,然後再分成音符。假想我們為了某種調查取出這些振動中的一個八度音階。我們必須明瞭在這八度音階的極限內行進著更精細物質的振動:48世界的物質為24世界的物質所充滿;24世界物質的振動和48世界物質的振動保持一種特定關係,也就是48世界物質振動中的每一個音符都包含一整個24世界物質的八度音階的振動。 」

  「這些就是內在振動。」

  「24世界的物質進一步為12世界的物質充滿,這物質也有振動,每個24世界振動的音符都包含一整個12世界振動的八度音階。12世界的物質為6世界的物質充滿,6世界的物質為3世界充滿,3世界的物質為1世界充滿。類似的振動充斥於每一個世界中,而且次序永遠一樣,也就是某一種粗糙物質的音符振動包含了一整個較為細緻物質的八度音階振動。 」

  「如果我們從48世界的振動看起,我們可以說這個世界振動中的一個音符,包含了一個行星世界振動的八度音階或七個音符。行星世界振動中的每一個音符又包含一個太陽世界振動的七個音符,太陽世界的每一個音符又包含了銀河世界振動的七個音符,如此類推。 」

  「研究內在振動,它們與外在振動的關連以及前者對後者可能產生的影響,這些都是研究世界和人的重點。」

  下一次聚會時葛吉夫又提起創造射線,部份重複先前說過的,部份則做了補充及發展。」

  「創造射線就像任何一個在特定時刻是完整的過程一樣,可以被視為一個八度音階。這會是一個下降音階,由do至si,si再到la,如此類推。」

  「絕對者或一切(1世界)是do,所有的世界(3世界)是si,所有的太陽(6世界)是la,我們的太陽(12世界)是sol,所有的行星(24世界)是fa,地球(48世界)是mi,月球(96世界)是re。創造射線由絕對者開始,絕對者是一切,它是do。創造射線終止在月球,月球之外是空無,這也是絕對者━━do。 」

  「在檢查創造射線或宇宙八度音階時,我們看出『斷層』應該在八度音階的發展中出現:第一個介於do和si之間,亦即1世界和3世界之間,介於絕對者與『所有的世界』之間。第二個斷層介於fa與mi之間,亦即24世界和48世界之間,介於『所有的行星』和地球之間。但是第一個『斷層』被絕對者的意志所填滿,這個絕對者意志的顯現之一就在於藉由中和力有意識的顯現來填滿介於主動及被動力之間的『斷層』。但是第二個『斷層』就沒那麽簡單了。在行星和地球之間缺少一些東西,使行星影響不能源源不絕到達地球。一個『額外衝擊』是不可或缺的,這絕對需要一些新情境來確保一條適當的力量通道。 」

  「藉由在行星和地球之間安排一個特殊的機械裝置,以確保力量的通道順暢。這個機械裝置,所謂的『力量的轉送站』,就是地球上的有機生命,它被造來填補地球和行星之間的斷層。 」

  (圖十八) ( 圖十一)

  「有機生命可以說是地球的感知器官,有機生命形成一層敏感的薄膜,覆蓋整個地球,吸收那些否則無法到達地球的來自行星的影響。植物、動物和人類在這方面都對地球一樣重要。在一片只長草的區域吸收某一種行星影響,傳送到地球。同一片區域若換成一群人,則會吸收並傳送另一些影響。歐洲人囗吸收一種行星影響,把它傳送到地球;非洲人囗又吸收另一種行星影響,如此類推。 」

  「人類生命所有重大的事件都是由行星影響引起,它們都是吸收行星影響的結果。人類社會對於吸收行星影響極度敏感。行星領域中任何一次小小偶然的張力會反映在某一個人類活動中,可達數年之久。行星圈中一件偶然又短暫的變化,會立刻被人群吸收,於是人們開始彼此仇殺,以博愛、平等或正義之名自我辯護。 」

  「有機生命既是地球的感知器官,藉著有機生命,每一寸覆蓋地表的區域每分每秒都向太陽、行星和月球放射出某種射線。太陽需要某一種射線,行星需要另一種,月球又是另一種。地球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會產生這一類的輻射。許多事情之所以發生,常常是因為它們需要地表某地方的一些射線。」

  在談到這點時,葛吉夫要我們特別注意時間的不一致,亦即一個事件在行星世界與人類生命中持續的時間並不相同。他為何堅持這一點,我在其後才明白。

  同時他經常強調,不管這層有機生命的薄膜有什麽風吹草動,都會關係到地球、太陽、行星及月球的利益;它不會發生任何無關緊要、不相關的事,因為它是為了某個特定目的而造的,而且只是居於附屬地位。

  有一次談到這個主題時,給我們一張八度音階結構的圖表,其中有一環關於「地球上的有機生命」。

  「這個創造射線中的額外或側生音階是從太陽開始,」他說。

  「太陽,宇宙八度音階的sol,從某個時刻開始發音為do,sol-do。」

  「我們必須瞭解任何一個八度音階的每一個音符,在現在這個例子就是宇宙八度音階的每一個音符,都可以代表由它所生的某個側生音階的do,或是更精確的說,任何一個八度音階的任一音同時可以是任何其他一個通過它的八度音階的任一音。 」

  「在現在這個例子中,sol開始發音為do,下降到行星層次時,這個新八度音階就降到si;在下降時它產生三個音:la、sol、fa,它們以我們所知的形式創造並建構了地球上的有機生命。這個八度音階的mi與宇宙八度音階的mi融合也就是與地球合一;而它的re和宇宙八度音階的re融合,也就是與月球合一。」

  我們立刻感覺這個側生音階意義非凡。最重要的是它顯示有機生命,在這圖表中以三個音符為代表,有兩個高音,一個在行星層次,一個在太陽層次,而它始於太陽。最後這一點尤其重要,因為正如葛吉夫的體系許多論點一樣,又再一次抵觸現代一般所認為的生命緣起是由下往上,他的解釋是生命來自上面。

  這個側生音階的mi和re引起許多討論。我們當然不能定義re是什麽,但是它顯然與餵養月球的食物有關。某些有機生命的分解物會到月球去,這應當是re。至於mi則可以肯定有機生命無疑在地球上消失,有機生命在地表結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它有珊瑚島及石灰岩山脈,有碳薄層及石油的累積,泥土受植物影響產生的改變,湖中植物的成長,由『蟲類造成的肥沃可耕地』,由於沼澤乾涸及森林毀壞而發生的氣候變化,還有其他許多我們知道或還不知道的事物。

  但是除此之外,這個側生音階非常清楚地顯示在我們研究的這個體系中,是多麽容易及正確地將事物加以分類。所有異常、意外及偶發的事物都銷聲匿跡,一個廣大又嚴謹的宇宙圖像開始成形。

《探索奇跡---無名教學的片段記錄》 作者:P.D.鄔斯賓斯基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