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的文化大革命
第十八章:新人:頭腦、心和本性——科學、藝術和靈性全面發展

(譯自《From Death to Deathlessness》第十五、二十、二十一章)

1985年8月16日

問題2:

  親愛的師父:

  不久前我聽你說科學屬於頭腦,靈性屬於心。靈性世界和科學世界可以共存嗎?你所謂的新人類是否就是靈性和科學的結合?

  人不只是有頭腦和心,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東西——本性。

  我說過靈性屬於心,這是因為靈性是連接著心與本性的橋梁。從頭腦無法不經過心而直接跳到本性。

  科學局限於頭腦、理性、邏輯。心局限於感覺、情緒、情感。而本性是超越這兩者的。本性是純粹的寧靜——沒有思想、沒有情感。一個人惟有知道了這個本性才算真正具有了靈性。心只是一個中距站。

  但是你必須要理解我的困難。你生活在頭腦中,我不能直接跟你講本性,因為頭腦無法與本性溝通。

  對於頭腦來說,不存在本性;所以科學家一直否認靈魂。所以我必須跟你談心,這並不是事情的全部,只是前半段。

  頭腦多少能了解一點心,因為甚至那些最偉大的科學家也談過戀愛。雖然頭腦無法理解戀愛是怎麼回事,但頭腦無法否認它的存在。

  所以我說靈性屬於心,這只是個暫時的說法。

  一旦我把你從頭腦帶到了心,我才能告訴你:靈性屬於本性。靈性既不是思想也不是情感,它只是純粹的寧靜:可以說是全然的空無,也可以說是滿溢著祝福。

  靜心就是從頭腦到達心、從心到達本性的方法。

  如果一開始就對你說靈性屬於本性。那麼你就會把「本性」當成一個哲學名詞、一個思想概念。那些學佛學的動不動就講空談無,他自己還沒有從頭腦到達心,他卻說要把心空掉,他連心都還沒有,空什麼呢?那些頭腦發達的人往往能把佛學學得很好,一個生活在頭腦里的科學家能很容易拿到神學或佛學博士學位。

  而我希望所有科學家都能傾聽心的聲音。這將會改變整個科學的品質。科學將不再為死亡服務,不再去 製造越來越多的殺人武器。科學將會為生命服務,幫助創造更好的生命,成就更美的人性。

  但最終的目的是從心移動到本性。如果一個科學家能針對客觀物質世界使用他的頭腦,針對人文世界使用他的心,針對真實的自然世界使用他的本性,那麼他就是一個完美的人。

  在我的眼 裡,新人類就是完美的人、全面發展的人。「完美」的意思是:頭腦、心和本性這三個層面、三個中心並不相互衝突,而是相互補充的。

  完美的人將創造完美的世界——科學的世界、藝術的世界、靜心的世界和諧共存。

  我的工作就是要讓這三個中心在每一個人 裡面運轉起來,因為甚至一個個體對他自己來說就是一個世界。這三個中心其實是在每一個個體裡面,並不是在社會裡面;因此我關注的焦點就在於個體。如果個體轉變了,那麼遲早社會也會隨著轉變,其實我從來就沒有看見過什麼 「社會 、什麼「人民」,我只看見一個一個全都是獨一無二的人。

  新人類不但懂數學,還會作畫作曲。新人 類不但能懂得心聲,還能進入更深的存在——本性的存在。

  那個本性的存在正是你生命的中心、生命的根源——其中蘊藏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生命力。

   像愛因斯坦這樣偉大的科學家也只利用了人的百分之十五的潛力。那麼普通人利用了多少呢?——不超過百分之五。

  如果那三個中心一起運轉,那麼人能夠百分之百地利用自己的潛力。我們由此可以真地在這個地球上創造一個天堂樂園。這並不復雜,只需要一點努力和勇氣就行了。

  世界必須是科學的,提供各種技術,為人們提供各種便利和舒適。世界必須是藝術的、詩意的,否則人就會變成機器人。頭腦就是個機器——電腦——只講效率和精確度。羅馬教皇們說他們是絕對無誤的。這是不可能的,除非把他們的人腦用電腦替換了。

  心可以體驗和表達美和愛。但這仍然是不夠的。如果你不抵達本性,你就永遠無法真正得到滿足。

  一個知道自己本性的人是最富有的。其實這 裡就是神的王國。在這裡你就是一個神。一旦你歸根於你生命的中心,你就是一個帝王。

  因此我向全世界宣告:在我的紅色王國 裡,每一個人都是國王。我們必須盡快地擴展這個紅色王國,因為死亡的、破壞性的力量正在逼近。我們將證明:死亡永遠無法戰勝生命。

  1985年8月25日

 

  問題1:

  親愛的師父:

  對客觀世界的科學態度和對自然的主觀體驗似乎是兩個完全分離、不可逾越的層面。這是自然的,還是我們的頭腦的幻覺?

  對待自然的科學方式和靈性方式在過去一直是分離的、無法溝通的。原因是宗教一直強調信仰、迷信,而拒絕探詢和懷疑。其實,科學和靈性之間沒有什麼不可逾越的,而且它們也不是分離的。但宗教一直強調信仰——科學不能接受這點。

  信仰就是你在掩蓋自己的無知。信仰並不能讓你知道真理;它只給你固定的信條、教條,只給你關於真理的知識。但這種知識不是別的正是錯覺。

  任何基於信仰的東西都是虛假的。

  因為宗教一直強調信仰,而科學的基本方法是懷疑,所以分離發生了。

  這整個的責任就在於宗教始終把這兩者保持為兩者。

  在我看來只有科學,科學包含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通往外在真實,另一個方面是通往內在真實。一個是客觀的。一個是主觀的。它們的方法不同,結論不同,但都是從懷疑出發的。

  懷疑一直被宗教譴責,以致人們忘記了它的美,忘記了它的珍貴。

  孩子出生時沒有任何信仰。孩子生來就帶著好奇的、懷疑的意識。懷疑是自然的,信仰是不自然的。

  信仰是父母、社會、宗教、教育體制強加於人的。這些灌輸信仰的人都是為無知和愚昧服務的,已服務了幾千年了。因為只有人們無知愚昧、不知真相,才能更容易地被欺騙、被剝削、被奴役。

  宗教根本就與真理無關。宗教談論真理,目的是為了人們遠離真理。

  首先,為什麼你需要信仰?你不會相信有太陽存在,因為你能看見太陽。但盲人會相信有太陽存在,因為他沒有眼睛可以看。

  盲人被迫相信有太陽。但這個信仰並不能使他看見真實的太陽。如果他沒有被灌輸什麼信仰,而是被告知他是個瞎子,他需要的是眼睛被治愈,而不是什麼哲學、信條,那麼他可能會看見。一旦他能看見了,就不存在需要信仰的問題了。

  所有的宗教都害怕質疑。所有的宗教都反對科學,因為遲早科學會證明——其實已經證明了——質疑的方法讓你逐漸接近真實。質疑打開了生命的奧祕,讓你有真知灼見。

  但科學一直以來只關心周圍的客觀世界。我譴責宗教人士是因為他們一直讓人處於愚昧的黑暗之中。我譴責科學家是因為他們一直在做這樣一件愚蠢的事情:他們意識到所有的東西,他們探詢一切,但忘記了他們自己。

  科學家深深地探索、研究一切東西,毫無偏見,但是忘記了是誰在探索、研究。他們只關注著對象,而忘記了主體。被觀察者怎麼能離開觀察者而獨立存在?但這三百多年的科學一直忽略了主體。

  宗教罪惡深重,但科學也犯了一些罪——但不大,因為科學只有三百年的 歷史。但科學一直對主體世界毫無所知,因為它還沒有去探詢。

  宗教必須徹底消失——它是人類的精神鴉片,是人類靈魂的一個癌——而科學必須徹底擴大它探詢的範圍:客體和主體都不能遺漏。

  科學必須生長出一個朝向內在的維度。外在和內在都需要質疑的方法,因此不存在什麼溝通外在和內在的問題。質疑就是中心,從這個中心你可以進入客觀真實,這是科學一直在做的事情,你也可以去探索內在,這是科學一直缺失的。

  這就是科學的罪過所在。正因為科學沒有涉及內在主體,所以這個主體世界就被宗教霸占了。

  宗教只是假裝在探索主體世界,意識的世界。這是虛假的探索,因為宗教是從信仰開始的。一旦你有了信仰,探詢就中止了。

  懷疑給你一個開放的意識。記住——這是個誤區——懷疑並不是不相信,因為不相信也是一種信仰。比如說馬克思主義不相信靈魂的存在,這也是一個固定不變的信條,這也是一個信仰——信仰靈魂不存在。

  對我來說,有神論和無神論並沒有什麼不同;它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伴侶——都拒絕質疑。因此我說共產主義是無神論者的宗教。伊斯蘭教徒有他們的麥加,猶太教徒有他們的耶路撒冷,共產主義者有他們的克里姆林宮。共產主義者信仰《資本論》,基督徒信仰《聖經》,這有什麼不同?

  唯物主義者並沒有意識到科學的缺陷,他們說只要科學對客觀世界的探索得更清楚一點,宗教會自然消失。其實如果科學一直只局限於客觀世界,那麼宗教將永遠不會消失——不但傳統的宗教不會消失,而且還會產生許多新的宗教。現在宗教能繼續存在,繼續毒害人們,科學是有責任的,因為科學一直忘記了主觀世界。通常的心理科學依然忘記了主體,心理科學所謂的 「主觀心理世界」依然是做為研究者的一個「客觀對象」,心理科學家跟其他科學家一樣只顧研究對象,而忘記了研究者自身——主體。

  我的工作就是 「科學」的,我的工作就是要讓所有的宗教死得 乾乾凈凈,讓科學來占領一直被宗教霸占著的領域。我們可以用兩個詞:科學和靈性——科學針對客觀真實,靈性針對主觀真實。但最好還是用一個詞——科學——它包含兩個方向:外向的和內向的——這個內向是指從對象轉向主體,不是說從 「關注外在對象」轉向「關注內在對象」,而是從「關注對象」轉向「關注者本人」。

  科學的方法就是從懷疑開始。持續地懷疑,直到無可懷疑為止,因為這時你發現了真理,懷疑自然脫落了。

  其實宗教只是一直在壓抑著懷疑。在那些宗教家的內心深處,懷疑一直活躍著,它不可能因為壓抑而消失,它只能因為你認識了真理而消失。

  如果你信仰某個信條,你不可能沒有懷疑。其實,如果你沒有懷疑,那你為什麼要去信仰?信仰就是你在試圖壓抑你的懷疑,但這並不能摧毀懷疑。信仰是脆弱無力的。而懷疑卻相當有力量。信仰是個傀儡皇帝,應該廢黜它而讓懷疑登上王位。

  懷疑本身就是連接著客體和主體的橋梁。

  為什麼我如此稱贊懷疑?——因為它帶領你去探詢,去冒險。

  懷疑決不允許你保持無知。什麼時候無知消失了,懷疑才能消失。

  人們總是問這樣的問題:「你相信這個嗎?你相信那個嗎?」這是白痴般的問題。其實要麼你知道,要麼你不知道,沒有什麼相不相信的問題。凡是沒有勇氣承認自己無知的人,將永遠保持無知。

  如果我不知道,那麼我就爭取知道——這就是懷疑,這就是探詢。如果我知道,那我就不需要相信。

  人的自我總是不願意承認無知。自我總是死抱著信仰而假裝自己知道了,這是很容易的。

  科學應該打開內在的門。

  你的外在有一個巨大的宇宙——無限的。你可以一直探索下去,沒有盡頭。但你的內在有一個更大的宇宙!你也可以去探索。你將會知道你是誰,這依然是無限的:那個體驗將永遠深化下去。

  一個可以知道外在和內在兩者而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我曾用不同的角度定義過 「新人 類」。現在又有一個定義:新人類是完整的、全然的、知道外在也知道內在。

  一旦你知道了兩者,你就知道了這兩者其實並非兩者,這是同一個能量的兩極。一個成為客體,一個成為主體。兩者相互依存。所以就不存在著什麼分離和綜合的問題。

  科學應該包括了內在的科學——知道你自己是誰。

  科學必須接受一直被它忽視的、大自然中最寶貴的東西:人的意識、覺知。

  科學一旦能夠移向人的內在,那麼宗教自然就消失了。如果你能吃到真實的餅,那麼還需要「畫餅充飢」嗎?如果你見到了真龍,那麼還需要「葉公好龍」嗎?如果你能得到真實永久的極樂,那麼你還需要只提供虛幻而短暫的快樂的毒品嗎?

  我的靈性是科學的。所以我們沒有任何信仰體系。我們有方法,正如科學家也有方法。他們用他們的方法探索客觀對象;我們用我們的方法探索我們的覺知。

  我們方法叫做「靜心」。它們完全是科學的。

  任何宗教祈禱都是非科學的,因為你首先要信仰一個上帝或者阿彌陀佛什麼的。這種祈禱需要一個被祈禱的對象。

  靜心不需要任何被祈禱的對象;靜心只是向內挖掘你自己的方法。

  你就在這裡!——沒有必要信仰你自己是存在的。實際上,就算你想否認,你也無法否認你自己。因為否認本身就是在證明你是存在的,否則這個否認是從哪 裡來的?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否認,就是你自己是無可否認的。

  這正是所有科學的起點。

  在未來,新人 類將不存在這什麼結合靈性和科學的問題,不存在什麼科學和靈性之爭的問題。

  靜心就是一個科學的方法——並不困難,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它不需要什麼大的實驗室——你自己就是實驗室!不需要任何什麼設備:什麼試管、酒精燈之類的東西——什麼也不需要。

  「認識你自己」所需要的一切東西都是你與生俱來的。所需要的僅僅是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1985年8月26日

 

  問題1:

  親愛的師父:

  科學本身可以成為靈性的嗎?

  這是最大的誤解之一:科學不是靈性的。科學可以是靈性的,也應該是靈性的。

  科學是一個方法。它本身沒有方向、沒有什麼價值觀;它就是一個方法。科學可以用於破 壞,也可以用於創造,科學自身只是中立的方法。

  科學一直沒有成為靈性的,這是因為宗教一直不允許科學成為靈性的。這關係到統治階級的巨大利益。

  沒有哪個宗教會願意科學成為靈性的,因為這意味著宗教的自殺。它們將不能繼續欺騙、剝削人們,給人們提供迷信、信仰之類的精神毒品。

  所有的宗教都依賴於上帝、魔鬼、天堂、地獄這些虛幻的東西。

  剛開始宗教甚至不允許科學進入客觀世界。原因就是科學家一旦發現客觀物質的奧祕之 後,第二步就是探索人的主觀世界。

  三百多年的西方科學就是在與宗教的鬥爭中發展起來的。

  科學的基礎不是信仰,而是懷疑——科學只接受沒有可能再對之懷疑的東西。所有的科學理論都是假設性的、暫時性的,隨時準備因為有了新的發現而更改現有的理論,這顯示出科學的謙虛——這是誠實的、真正的謙虛。所以所有的科學理論都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

  而宗教的教條總是絕對的。宗教不會說:「也許上帝存在。」

  科學是開放的,而宗教是封閉的。當愛因斯坦拋棄了牛頓的假設,愛因斯坦依然感激牛頓,因為要不是站在牛頓的肩膀上,他怎麼能更進一步呢?而且愛因斯坦也知道自己的理論仍然是暫時的,總有一天也會被超越。

  宗教害怕科學的基礎方法——懷疑。當懷疑成功地揭示了客體的真相,那麼很快這同樣的方法會用於探索覺知、靈性。這正是我們在這里所做的。我們要用同樣的方法來揭示主體的真相。

  宗教盡其所能反對科學,但無法成功——沒有人能戰勝真理。宗教開始不情願地接受了科學關於客體的真理。現在更大的進展正在發生,這將會引起全世界所有宗教的反對——這正是我現在所做的:我用科學方法進入主體靈性世界,我要搗毀宗教的大本營。

  我沒有任何教條、哲學,我所說的都是我的體驗。我只教導一個科學方法——靜心。

  科學必須成為靈性的。宗教應該壽終正寢了。

  現在的外在科學越來越復雜和昂貴,需要大量的經費去設置很大的實驗室和很復雜的設備。但靜心是不需要依賴任何外來的支持。靜心完全是個體的事情。

  先用懷疑從根本上掃除一切宗教信仰體系,然 後使用任何一種靜心方法。你可以從112種靜心方法裡面選擇。

  只要一種方法就足夠你成道了,但是如果你能試驗不同的方法,你就會品嘗到不同味道,你會變得更富有——因為雖然最後的終點相同,但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風景。

  也許現在你還不能做所有這些靜心方法。那麼就選擇一種最吸引你的方法。

  我不是個直線性的人,我是多維的,我已經試驗過所有這112種方法。

  我希望你們能嘗試盡可能多的方法。但是要記住:不論你嘗試哪一種方法都要善始善終。如果你能用其中一種方法抵達了你的本性,那麼其他那111種方法對你來說就變得很簡單了,因為你已經知道了那個終點。

  是的,科學必須成為靈性的、個體的。否則科學將繼續為戰爭和死亡服務。如果科學成為靈性的,那麼科學將為生命、愛和歡笑服務。

  翻譯:wxjqlws

  2005年8月7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