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3.山頂上的觀看者

 

  我似乎既沒有完全活在塵世,也沒有成為山頂上的觀看者。那麼我是在哪裡呢?我感覺我好像是處在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之間。

  那正是你該處的位置。

  你不斷地製造麻煩。無論你在哪兒,你都得呆在那堙C沒有必要去做一個山頂上的觀看者。不應該有「應該」這個概念。一旦「應該」進入了生命,你就被囚禁了。不應該有目標。不應該有對錯。這是唯一的罪過:從分類、價值、譴責、欣賞等角度來思考。

  無論你身在何處……處在山頂上的觀看者與塵世間的凡人之間並沒有錯。那正是你該處的位置。我要說:無論你身在何處,如果你能接納它,那麼此時此地你即刻便能成為山頂上的觀看者,即使是在地獄,只要你能去接納它,地獄便會消失,因為地獄只有借助於你的拒絕才能存在。地獄消失了,天堂便出現了。無論你接納什麼,都會變成天堂,無論你拒絕什麼,都會變成地獄。

  據說聖人是不可能被扔入地獄的,因為他懂得用煉丹術來轉換它。你聽說過罪人入地獄,聖人升天堂--但你所聽說的事是錯的。實際情況正相反:罪人無論走到哪裡,他們都會營造地獄,而聖人無論走到哪兒,他們都會創造天堂。聖人並不是被送入天堂的。並沒有人來送他們,也沒有人來安排這一切——沒有人。但無論他們走到哪裡,他們總是如此:他們創造出他們的天堂。他們把天堂帶在身邊,置於內在。而罪人呢?——你可以把他們送入天堂:他們會營造出地獄。他們不會再幹別的事。

  那麼聖人和罪人的定義分別是什麼呢?我的定義是:聖人是掌握了把一切轉化為天堂的煉丹秘訣的人。而罪人是不懂得把事物轉化為美麗存在這一奧秘的人;相反地,他不斷地使事物醜化。

  無論你是什麼都將在你周圍反映出來。所以不要竭力變成任何別的東西。不要竭力呆在任何別的地方。那便是人們所患的疾病:總是要成為別人,總是要呆在別的地方,總是拒絕該有的東西,總是渴望不該有的東西。這就是人們所患的疾病。要警惕!你明白了嗎?這是個很容易明白的事實。我並沒有將它理論化;我也並不是一個理論家。我只是在指出一個公開的、顯而易見的事實——即如果你能在此刻生活在你所呆的任何一個地方,忘了未來、目標以及想要成為別的某種東西的念頭,即刻,你周圍的整個世界就會變形;你成了一股轉變的力量。

  接納……誠心誠意,完完全全的接納是宗教的全部意義所在。

  A想要成為B;B要成為C。於是就會形成一股轉變熱。

  你不是一種轉換,你是一種存在。你早已定了性,你將永遠如此——你早已如此了。不會再有別的東西加在你身上了;你已經是一件成品了。

  這就是我要講神創造世界這個故事的意義:當創造出了完美之後,創造本身也就成了一種完美。神創造出了世界以後,你怎能再去改進它?你該去想想這有多麼荒謬,這整個念頭便是荒謬的。

  你在設法改進神:你不可能改進他的。你會痛苦,就這些。你會受不必要的折磨。你會患上疾病,而那只是出自你的想像,其實一切正常。神的創造意味著:完美之中出完美。

  你是完美的!不需要別的任何東西。此刻,就在此刻注視你內在的世界,要有直觀的洞察力。還需要什麼?一切都是完美的、美麗的。我甚至看不見一絲雲彩。看看你內在的世界——在你內部的空間甚至沒有一絲雲彩,一切都充滿了陽光。

  但頭腦遲早會說,成為別的東西,到別的地方去,要轉變。頭腦不允許你存在。頭腦是一種轉變,而你的靈魂是一種存在。所以佛陀不斷強調:「除非你拋開一切慾望,否則你成不了道!」

  慾望意味著轉變。慾望意味著成為別的東西。慾望意味著不要接受你目前的處境,不要總處於完全「是」的心緒——不管是什麼境遇。

  對生命說「是」就是宗教的;對生命說「不」就是非宗教的。每當你渴望某樣東西的時候,你就是在說「不」,你在說會有更好的東西。

  樹木很快樂,鳥兒很快樂,雲朵很快樂——因為它們不會有轉變。它們就是它們原有的樣子。

  玫瑰不會想盡方法成為蓮花。不,玫瑰樹很高興它是一棵玫瑰樹。你無法說服玫瑰樹。無論你怎麼吹捧蓮花,你都無法收買玫瑰樹的心,讓它成為一朵蓮花。玫瑰樹只會大笑——因為玫瑰樹就是玫瑰樹。它已經定居並且凝聚在它的生命堙C所以整個必然沒有一點激動:安祥、安靜、安寧。要安定!

  只有人類的頭腦才是一片混沌,因為每個人都渴望成為別人,這就是無數次生命中你一直在做的事。如果你現在不覺醒,你準備什麼時候才醒?早已到了你該覺醒的時候了。

  就從此刻開始生活,享受和享樂。拋開慾望!無論你是什麼,享受它。

  要在你的生命中快快樂樂。那樣時間會突然消失,因為時間只有與慾望在一起才能存在。未來就是因為你的慾望而存在的。

  於是你就會像鳥兒;聆聽它們的歡鳴。於是你就會像樹木;看一看——那份清新,那份蔥郁,那些花朵。

  請呆在原地。我在這堥瓣ㄛO要給你增添一個新的慾望;我在這堨u是要使你覺知到慾望的全部荒謬。慾望是吹過的一陣陰風(Sansar)。

  意識到慾望的無益,便是有所開悟。當一個人發現他已經成為自己總想成為的那種人時,他便成了一個佛。而你們都是佛,無論你們如何迅速入睡,無論你們怎麼打鼾都不要緊,

  讓我做你們的警鐘。睜開你們的眼睛。你們已經睡得夠久了。是覺醒的時候了。早晨已經在敲你的門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