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3.頭腦的騙局不要被經驗所矇騙

 

  所有的經驗都只是頭腦的騙局,所有的經驗都只是一種逃避。靜心不是經驗,它是一種覺悟。靜心不是經驗;相反,它反對所有的經驗。

  經驗是某種身外之物。經驗者才是你的存在。這就是真正的靈性與虛假的靈性之間的區別:如果你在追尋經驗,那就是假的靈性;如果你在追尋經驗者,那便是真的靈性。那樣你便不會再去關心空達堨均A不再關心查克拉,不再關心所有這些事。它們自己會發生,但你不再關心,你不再感興趣,你不會再走上這些僻徑。你會一如既往地走向你內在的中心,在那堣偵礞]不存在,只有你一個人完全地獨處。只有意識,而沒有內容。

  內容是經驗;無論你經驗什麼,都是內容。我經驗苦難;那麼苦難便是我意識的內容。然後我經驗喜悅;喜悅便是內容。我經驗厭煩,那麼厭煩便是內容。你可以經驗寧靜,那麼寧靜便是內容。你可以經驗幸福,那麼幸福便是內容。就這樣,你不斷地更換著內容——你可以無止境地更換內容——但這都不是真實。真實是那些經歷這些經驗的人——那些經歷厭煩的人,那些經歷幸福的人。

  精神研究所探索的問題並不是發生了什麼,而是發生在誰身上。那樣自我就沒有可能生成。

 

頭腦會再次進入

  在靜心過程中,你有時會感覺到某種如同虛空但又絕非真正虛空的感覺。我稱之為「如同虛空」。當你靜心的時候,會有某些片刻,會有幾秒鐘的時間,你感覺到思維過程似乎停止了。開始的時候這些間隙會出現。但因為你感覺好像思維過程已經停止,本身亦是一個思維過程,一個非常微妙的思維過程。你在幹什麼?你的頭腦埵b說:「思維過程停止了。」但這又是什麼呢?這是已經開始的第二個思維過程。而你說:「這是虛空。」你說:「將有某件事要發生。」這意味著什麼呢?這又是一個新的思維過程開始了。

  無論什麼時候它再發生,都不要成為它的犧牲品。當你感覺到寧靜降臨的時候,不要去用語言將它描述出來,因為你會破壞了這份寧靜。要等待——不為什麼——只是等待。不要做任何事,不要說:「這是虛空。」一旦你說了出來,你便破壞了它。只需要去注視它,融入它,遭遇它——但要等待,不要用語言去描述它。為什麼要那樣急呢?通過語言描述,頭腦會從另一條不同的路途再次進入,而你則會被蒙在鼓堙C要警惕你頭腦的花招。

  在開始的時候,這必然會發生,因此無論它什麼時候發生,只需等待。不要墮入陷阱。不要說任何話,保持寧靜。然後你便會進入虛空,而且這不再是暫時的,因為一旦你領悟了真正的虛空,你就不會再喪失它。真正的東西是不會失落的;那是它的品質。一旦你領悟了這內在的財富,一旦你接觸到了你的內在的核心,那麼你就可以自由行動,你就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就可以過一般的塵世生活而虛空卻會與你同在。你不會忘記它,它會進入你的頭腦。你將聽到它的旋律。無論你做什麼,你的行為都將止於你的周圍;在內在你將保持虛空。

 

頭腦會欺騙你

  尋道者往往會陷入某些行為模式。

  首先一個是:大多數尋道者會迷失在一種自以為得道的幻覺中。這就如同在夢境中你以為自己醒著一樣。其實你仍在做夢——你自以為醒著的感覺只是夢境的一部份。這同樣也會發生在尋道者身上。

  頭腦有能力產生這樣一種幻覺,即「現在無處可去,你已經得道了」。頭腦是一個騙子。而在這種情況下,大師對一個人的作用就是要使他覺悟到這不是事實,而只是一個夢而已,他並沒有得道。

  這經常會發生,一而再,再而三。於是人們會對大師變得非常惱怒、非常生氣,僅僅因為每當你感覺到你悟到了,他都會將這種感覺趕走,把你扔回到你無知的狀態。

  例如,有個德國門徒就曾不斷地碰到這樣的事——他以為他已經開悟了。這種幻覺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他一個人承受不了,他要告訴別人。

  他是如此肯定。這樣的感覺發生了三次,於是他帶著自信來到了印度,想得到我的祝福。當然,這顯示了他的自信,他就是為了得到我的祝福而來的。

  每次我都不得不告訴他,「你只是一直被你自己的頭腦欺騙著。在你身上什麼也沒發生,你還是原來的那個人——新人還沒有降生。而你所做的一切——給聯合國寫信,給其他政府寫信——都是自我的方式。你被你的自我緊緊鉗制住了。」

  生活在一個美麗的夢中是非常容易的,但要看著你的夢境被真實粉碎卻是很難的。

  在東方的古經文中,這被稱之為摩耶神力。頭腦具有一種催眠力來製造幻覺。若你極度渴望某件事,你的頭腦就會發揮它其中的一個功能來製造幻覺,從而使你停止渴望。每天,每個人都會在夢中遭遇這樣的事,但人們並沒有去領悟這些事。

  如果某天晚上你餓著肚子上床睡覺,那天晚上你就會夢見自己在吃可口的食物。你的頭腦在設法幫助你,使你的睡眠不受打攪;否則你就會感到饑餓,你就一定會被你的饑餓感攪醒。頭腦讓你在夢中隨心所欲地吃可口的食物,讓你心滿意足。饑餓雖然依舊存在,但睡眠不會被打攪。夢幻覆蓋了饑餓;它保護了你的睡眠。

  你在睡眠中感覺到你的膀胱漲滿了,如果頭腦不製造這樣一個夢境讓你上趟廁所,然後回來再睡,那麼你的睡眠就會被攪醒——然而睡眠對身體又是如此的不可缺少。頭腦在一次又一次地小心保護你不受打攪;你可以享受一段長時間的睡眠和休息,從而在早晨醒來時充滿活力。

  這是頭腦的普通功能;在高空飛行的飛機上這也同樣會發生。對一個平常的睡眠和平常的覺醒,頭腦會予以制止。但在途中則會有不尋常的睡眠和不尋常的覺醒,然而頭腦是既定的——它只是一件機械的東西。它只是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因為它沒有辦法來辨別這是一個平常的睡眠還是精神的睡眠,一個平常的覺醒還是精神的覺醒。對頭腦來說這都是一樣的。它的功能就是要使你的睡眠保持安祥,對任何打攪你醒來的東西設置障礙。如果你餓了,它就給你食物;如果你狂熱地追尋真理,它就給你真理,給你啟示。你要求任何東西,它都會隨時準備好給你。它可以針對真實的事物製造出幻覺——那是它的本能的力量。

 

靜心是你的信用卡!

  奧修的一個猶太門徒帶一位貴婦人外出用餐。他們去了普那最昂貴的餐館,宴飲了義大利麵條、日本素食和法國名酒;甜食是點了德國巧克力蛋糕,最後還喝了巴西咖啡。當侍者把帳單拿來時,戈德斯坦才發覺自己把錢包忘在家堣F。於是他取出奧修的照片,把它遞給了侍者。

  「這是什麼?」侍者問道。

  「我的信用卡。」戈德斯坦回答說。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