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7.呼吸--靜心的橋樑

 

  如果你能對呼吸做某種事情,那麼,你會突然地轉向現在。

  如果你能對呼吸做某種事情,那麼你會到達生命的源泉;如果你能對呼吸做某種事情,那麼你會超越時間和空間;如果你能對呼吸做某種事情,那麼你可以生活在這個塵世間,你也同樣可以超越它。

 

味帕沙那(Vipasana)----靜坐靜心

  味帕沙那是一種已使得世界上許多人開悟的靜心,它比其他的任何一種靜心更能使人開悟,因為它是最最基本的,所有其他的靜心同樣是基本的,只是形式不同,某種非基本的東西也同樣在堶情A但是味帕沙那是純基本的,你無法將其中的任何一樣東西扔掉,也無法加入任何東西來助長它。

  味帕沙那是如此簡單,甚至一個小孩也能去做,事實上,一個最小的小孩也能做得比你好,因為它的頭腦中沒有被塞滿垃圾,他是清純的和天真的。

  味帕沙那能用三種方式——你可以選擇最適合你的一種。

  第一種方式是:覺知你的行為,你的身體,你的頭腦,你的心;散步,你應該帶著覺知散步;擺動你的手,你應該帶著覺知擺動;完全覺知你正在擺動著的手。你可以毫無任何意識地擺動它,就像一部機器……你在早上散步,你可以對你的腳不帶覺知地一直散著步。

  要對你身體的運動保持警覺,在吃飯時,要對吃飯所需的任何動作保持警覺;在洗澡時,要對那種隨之而來的涼爽、對沖灑在你身上的水及其中的巨大的快樂保持警覺——只要保持警覺,它不應該一直發生在無意識狀態中。

  對你的頭腦同樣也是如此。在你的頭腦的螢幕上,無論出現過什麼思想,只要做一個看者;在你的心靈的螢幕上,無論出現過什麼樣的情感,只是保持一種觀照——不要投入,不要去獲得認同,不要評價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那不是你靜心的部份。

  第二種方式就是呼吸,變得覺知呼吸。當你吸入,你的腹部開始隆起,而當你呼出,你的腹部再開始復原,所以第二種方式就是去覺知腹部:它的隆起和回落,只是非常地覺知腹部隆起和回落……而腹部正是接近生命的本源,因為小孩就是通過肚臍與母親的生命相連接的,在肚臍的後面就是他的生命之源,所以,當腹部隆起時,這是真正的生命的能量,每次的呼吸起落正是生命的活力,那也並不困難,或許會更容易些,因為它只是一種技巧。

  在第一個方式中,你必須覺知身體,你必須覺知頭腦,你必須覺知你的情感、情緒,所以這已有了三個步驟了。第二種要達到的方式只有一個步驟:只是覺知腹部,它的隆起和回落。而結果是一樣的。當你變得更加覺知腹部,那麼頭腦也就會變得寧靜,心也會變得寧靜,情感會消失。

  第三種方式就要覺知呼吸的入口處,當呼吸通過鼻孔進入的時候。感覺到在那個極點——另一點是腹部——感覺鼻子,氣的吸入給你的鼻孔一種清涼的感覺,然後氣呼出……吸進來,呼出去。

  那同樣也是可能的,它對男人而言比對女人更容易,女人更覺知到腹部。大多數男人甚至不呼吸到腹部那麼深,呼吸時,他們的胸部一起一伏,因為有一種錯誤的形體健美的觀念盛行於整個世界,如果你胸脯高高的,你的腹部幾乎是不存在的話,那的確是一種較美的體形。

  男人選擇了只到胸脯的呼吸,所以胸脯變得越來越大,而腹部縮了下去,那樣顯得他更健美。

  整個世界,除了日本,所有的運動員和體育教練都強調呼吸要充滿肺部,擴展你的胸脯,縮小你的腹部,他們的理想就是像獅子一樣,胸脯大而腹部非常小,所以要像一頭獅子,那已經成為體操運動員和正在練體形的人的規則了。

  日本是唯一除外的,他們並不在乎胸脯是否應該寬闊,腹部是否應該向內收縮,收縮腹部需要某種訓練,這並不是自然的,日本已經選擇了自然的方法,因此你看見日本的佛像,你會感到吃驚,通過這種方法,你可以馬上辨認出是一座印度的佛像,還是日本的佛像。印度的釋伽牟尼佛像有一個非常健美的身體,腹部非常小,胸脯非常寬闊,但是日本的佛像則完全不同,他的胸脯幾乎是平平的,因為他呼吸是從腹部開始的,但他的腹部比較大,這並不很好看——因為現在世界上流行的觀念已盛行很久了,但是從腹部呼吸則更加自然,更加放鬆。

  在夜晚,當你睡覺時,你並不是從胸脯呼吸的,你是從腹部呼吸,那就是為什麼夜晚有如此放鬆的體驗,清晨在你睡醒之後,你會感覺如此清新,如此年輕,因為整個夜晚你都在自然地呼吸……你是在日本!

  這些是兩個關鍵點:如果你害怕從腹部呼吸,並一直注視著它的起伏,這會毀壞你健美的體形;……男人或許對健美的體形更感興趣。那麼對他們而言,去觀照呼吸的入口,鼻孔,這比較容易些,觀照,當呼出時,觀照。

  這些就是三種方式。任何一種方式都可以做,而如果你想兩種方式一起做,你就兩種一起做;那麼努力會更加強;如果你想三種方式一起做,那麼,你就三種方式一起做,那些可能性就會更快地實現,但這一切全由你而定,只要感覺舒服就行。

  記住:舒服就是對的。

  當靜心定下來了,頭腦寧靜了,自我就會消失,你會在那兒,但是那兒沒有「我」的感覺,於是門打開了。

  只是帶著愛的渴望,帶著迎接的心情,等待著那個偉大的時刻——任何一個人的生命中最偉大的時刻——開悟的時刻。

  它會來……它肯定會來,它從來不曾延誤一會兒。一旦你在正確的軌道上,它就會突然地在你堶掙z發,使你蛻變。

  過去那個人死了,而一個新人誕生了。

 

靜坐

  找到一個比較舒服和警覺的姿勢,坐四十到六十分鐘,背和頭部應保持直直的,閉上眼睛,正常呼吸,盡可能保持靜止,如果真正需要,也只可以換個姿勢。

  當靜坐時,主要的對象就是要觀照腹部的起伏,稍微在肚臍之上,它的起伏是由一呼一吸引起的。它並不是一種集中思想的技巧,所以在觀照呼吸的時候,有許多其他的事物會分散你的注意力。在維普查那中,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分散注意力的,所以當某種東西出現時,就停止觀照呼吸,將注意力放到正在發生的事上,直到有可能再回到你的呼吸上。這或許包括思想、感情、判斷、身體的感覺、來自外界的印象等等。

  這個觀照的過程才是重要的,而不是那麼多你所看到的東西,所以要記住,不要去認同出現的任何事,而你可以把問題或疑問當作是一種奧秘,並去享受其中的樂趣!

 

味帕沙那散步

  這是一個慢慢的、平平常常的散步,其基本重點是要覺知到雙腳踏地的感覺。

  你可以來回轉個圈或一直走十到十五步,或在室內,或在戶外,眼睛應注視前下方幾步遠的地方,在散步時,注意力應放在每一隻腳上,觀照著它接觸地面的感覺,如果其他事情出現了,那麼就停止觀照腳步,注意是什麼事分散了你的注意力,然後再將注意力回到腳上。

  這是和靜坐一樣的技巧——但是觀照的物件不同,你可以走二十到三十分鐘。

 

觀照呼吸中的空隙

  濕婆(Shiva)說:「發光的東西,這種經驗可以在呼吸之間出現,在吸進以後,在呼出以前——這是個恩賜。」

  當你的呼吸進入時,觀察它,只是一會兒,或是千分之一的片刻,沒有呼吸存在——就在氣上來以前,在它向外呼出以前。一個人將氣吸入,然後有一個點,呼吸停止了,然後呼出去,當氣呼出去時,然後再有一會兒,或是一個片刻的一小部份,呼吸停止了,然後又吸進。

  在氣被吸進或呼出以前,有一會兒你是不呼吸的,那一刻是有可能發生的,因為當你不在呼吸,那你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要懂得這點:當你不在呼吸時,你就死了。你還在,但你是死的,但這一刻是如此的短暫,你從來不曾觀察到它。

  氣的吸入是再生,氣的呼出是死亡;出去的氣是與死亡同義的,進入的氣是與生命同義的,所以隨著每一次的呼吸,你在死亡,然後又再生。兩者間的空隙是非常短暫的時間,但是敏銳的、密切的觀察和注意會使你感覺到那個空隙。然後就沒什麼東西再需要了,你是幸運的,你已經領悟到事情已經發生了。

  你不要去練習呼吸,任其自然。為什麼用如此簡單的技巧?它看上去如此簡單。用如此簡單的技巧去領悟真理?領悟真理意味著領悟既不生也不死,領悟始終存在的永恆因素。

  你能知道氣的呼出,你能知道氣的吸入,但你從來不曾知道兩者間的空隙。

  試試看,突然地,你會達到那個點——你能達到它:它已經在那兒。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外加於你,或者你的結構中:它已經在那兒,一切都已經在那兒,除了某種覺知。所以,怎樣來做到這點呢?首先,是覺知氣的吸入,觀照它,忘掉一切:只是觀照氣的吸入——那個過程。當氣碰觸到你的鼻孔,在那兒感覺它,然後讓氣進入,讓氣完全有意識地進入,當你隨著氣一直進入,進入,不要離開氣,不要跑到前面,也不要落在後面,只是隨它一起進入。記住這點:不要跑到前面,也不要像影子一樣落在後面,要與它同步。

  氣和意識應該成為一體,氣進入了,你也進入,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在呼與吸之間達到那個點,這不太容易。

  隨著氣進入,然後隨著氣出來:一進一出,一進一出。佛特別喜歡使用這種方法,所以這種方法已成了佛教的方法。在佛教的術語中,它就是「阿那帕那沙帝瑜伽(Ana Panasati Yoga)」,而佛的開悟就是基於這個技巧——只有這個。

  如果你不斷地實踐呼吸的意識,呼吸的覺知,突然,有一天,在你並不知道的時候,你會來到那個間隙。因為你的覺知會變得敏銳,深刻和強烈,因為你的覺知會變得與氣在一起——而整個世界置之度外。唯有你的氣的吸入與呼出才是你的世界,才是你的意識活動的全部舞臺——突然地,你一定會感覺到那個沒有呼吸的空隙。

  當你緊隨著呼吸運動著,當不再有氣時,你怎麼會仍然不覺知呢?你會突然地變得覺知到那兒沒有氣,而那個時刻會來到的,那時你會感覺到那個氣既不出來,也不進入,呼吸已經完全停止了。在那個停頓中,就是「恩賜」。

 

在市場中觀照著那個空隙

  濕婆說:「在日常活動中,將注意力保持在呼與吸之間,而這樣練習,幾天之內,就會獲得新生。」

  無論你在做什麼,將你的注意力保持在呼與吸之間的空隙,但它必須是在活動時練習。

  我們曾經討論過類似的技巧,有一個唯一的不同就是,這個技巧必須是在日常活動時來練習,不要單獨練習,這個練習就是在你正在做某些事情的時候做。你在吃東西:繼續吃,而注意那個空隙;你在走路:繼續走;你要去睡覺:躺下,讓睡眠來臨,但你繼續注意那個空隙。

  為什麼要在活動中做?因為活動讓你分心,活動一再地吸引你的注意力。不要分散你的注意力,要固定在那個空隙,而不要停止活動,讓活動繼續,你會有存在的兩個層面——做和在。

  我們的存在有兩個層面:做的世界和本性存在的世界,圓周和中心。繼續在週邊,在圓周上工作,不要停止。但是在工作的同時也注意中心,會有什麼發生?你的活動會變成一種表演,好像你正在扮演一個角色。

  如果這個方法被實踐了,那麼你的整個生活會變成一齣長的戲劇,你會是一個扮演角色的演員,但是要不斷地停留在中心的空隙中。如果你忘了那個空隙,那時你也就不在扮演角色了,你已經成為角色了,那麼這就不是戲劇,你已經錯把它當作了生活,那就是我們曾經所做的。每個人都以為他是在生活著,這不是生活,這只是一個角色——是社會給你的一個角色,或是環境、文化、傳統、國家,某種情形所給你的角色,你已是一個被給,定的角色,你正在扮演它,你已經變得認同了,要打破那個認同,就要用這個技巧。

  這個技巧只是使你自己成為一齣心理劇——只是一種遊戲。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呼與吸之間的那個空隙,而生活在週邊繼續著。如果你的注意力是在中心的,那時你的注意力就不會真正在週邊,那只是「次注意(sub—attention)」,那只是發生在你的注意力附近的地方,你能感覺到它,你能知道它,但它沒什麼重大意義,它就好像並沒有發生在你的身上。

  我要重複這點:如果你練習這個技巧,你的整個生活就會好像並沒有發生在你身上——好像它是發生在別人身上。

 

對夢的控制權

  濕婆說:「當無形的氣在前額的中心,在睡眼時,當這氣到達心時,那麼你就能控制夢的方向和死亡本身。」

  這個技巧分三個部份。第一,你必須能感覺到呼吸中的普拉那(Prana:生命力),那是它的無形的部份,看不見的部份,和非物質的部份。如果你將注意力集中在兩眉之間,就會有這種感覺,那樣做很容易有這種感覺,如果你注意那個空隙,那麼,這種感覺也會出現,但有點不太容易;如果你覺知肚臍那個中心,氣來了,接觸到,然後又出去了,這種感覺亦會出現,但更不容易。要感悟氣的看不見的部份,最容易的一個地點就是集中在第三只眼,但是,無論你集中在什麼地方,這種感覺都會來,你開始感覺到普拉那正在流入。

  進氣和出氣同樣都是工具,但是進氣是充滿著普拉那的,而出氣是空的,你已吸收了普拉那,那麼氣便成了空的。

  這段經文是非常非常有意義的:「當無形的氣在前額的中心,在睡眠時,這氣到達心時,那麼你就能控制夢的方向和死亡本身。」在你快睡著時,你必須練習這種技巧——只有在那時,並不是在任何時候,當你快睡著時,只有那個時候。那正是練習這個技巧的時候。當你快睡著時,漸漸地,睡眠正在接管你,在這期間,你的意識會消失,你會沒有覺知。在那一刻來到之前,變成覺知的——覺知氣及看不見的部份、普拉那,並感覺它正進入心堙C

  如果這個發生了——那你會感覺著看不見的氣正進入心堙A睡眠接管你時——你會在夢中是覺知的。你會知道你正在做夢,通常我們不知道我們正在做夢,當你做夢時,你會認為這是真實的,那也是會發生的,那是因為有第三只眼,你曾見過人睡覺嗎?他的眼睛向上移動,是集中在第三只眼上。

  因為這集中在第三只眼,你就以為你的夢是真的,你無法感覺到它們是夢,它們是真的,當你早上起身時你會知道,那時你才會知道:「我是在做夢。」但是這是過時了的、回想的真實,你不可能在夢中意識到你正在做夢。如果你意識到它,那麼就有兩個層面:夢在那兒,但你是醒著的,你是覺知的。如果一個人變得在夢中覺知,那麼這段經文太好了,它說:「控制夢的方向和死亡本身。」如果你能變得覺知夢的話,那麼你就能創造夢,通常我們無法創造夢,多麼無能的人啊!甚至你無法創造夢,你不可能創造夢!如果你想要夢到一種特殊的事情,你無法夢到它,它不控制在你手堙A多麼無能力的人!甚至夢也無法創造,你只是夢的犧牲者,而不是創造者,夢發生在你身上,你卻對此無能為力,既不能停止它,也不能創造它。

  但是,如果你進入睡眠時記住心堨R滿普拉那,不斷地隨著每一次呼吸與普拉那碰觸,你會成為你夢的主人——而這是個少有的控制權,於是,無論你喜歡什麼夢,你都能做,只要在你快睡著的時候記下:「我想要做這個夢,」然後那個夢就會來到你身上;當你快睡著時,只要說:「我不想做那個夢,」而那個夢也就無法進入你的頭腦。

  但是成為你的夢的主人有什麼用呢?莫非它沒什麼用吧?不,它不是無用的,一旦你成為你的夢的主人,你就再也不做夢,它是荒謬的。當你是你的夢的主人時,夢就停止了,它再沒有必要了,而當夢停止時,你的睡眠有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品質,而這個品質與死亡的品質是相同的。

 

把東西扔出去

  帕坦加利(Patanjeli)說:「隨著氣的呼與吸和停留相互交替著,頭腦也會變的安靜的。」

  當你感覺頭腦不安靜了——緊張、焦慮、嘮叨、擔心、不停地做夢——那麼做一件事:首先,深深地呼氣,總是先從呼氣開始,深深地呼氣,盡可能地深,將空氣扔出去,扔掉空氣,情緒也會被扔出去,因為呼吸就是一切,然後儘量地呼出氣。

  將腹部內縮,保持幾秒鐘,不要吸氣,讓空氣留在外面,幾秒鐘內不要吸氣。然後讓身體吸氣,深深地吸氣——盡你所能,再停止幾秒鐘,那個空隙應該和你呼出時是一樣的——如果你呼出時空隙三秒鐘,那麼吸進的空隙也三秒鐘。將氣扔出去,然後停留三秒鐘;將氣吸進,然後停留三秒鐘;但是氣必須被完全扔出去,完全地呼出和完全地吸入,使它變成一種韻律,吸進,停止;呼出,停止;吸進,停止;呼出,停止。立刻,你會感覺有種變化正進入你整個本性中。情緒會走掉,一個新的氣候會進入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