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第二部份:靜心的科學

 

1.方法和靜心技巧是有幫助的

  技巧是有幫助的,因為它們是科學的,你可以因此避免徒勞的迷失和徒勞的摸索,如果你不懂得任何技巧,那麼你將花很長的時間。

  有一位師傅,有科學的技巧,你就能節省許多時間、時機和能量。有時,在幾秒鐘內你就能成長了許多,甚至在你幾世之內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成長。如果應用正確的技巧,成長就激發起來了,而這些技巧已被沿用於數千年的實踐中,它們不是由一個人設計出來的,它們是由許許多多的尋道者設計出來的,這堨u是最基本的。

  你將會達到目標,因為,除非你生命的能量到達一個不可能再移動的點,否則,它會移動,它會不斷地向最高峰移動,那就是為什麼一個人會不斷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生的原因,如果由著你自己,你會到達目標,但是你將作非常、非常長的旅行,而這個旅程將是非常乏味和厭倦的。

  所有的技巧都會有幫助的,但是,確切地說,它們並不是靜心,它們只是黑暗中的摸索。突然,有一天,正在做著某件事的你會變成一種觀照,當你正在做著動態靜心,或者空達堨尾R心、或者旋轉靜心,突然,有一天,靜心繼續著,而你卻不與它認同,你將靜靜地坐在後面,你將會看著它——那天靜心就已經發生了,那天技巧不再是一種阻礙,也不再是一種幫助。如果你喜歡的話,你就能享受它,好像一種運動一樣,它只是給予一種活力,但是現在不再需要了——真正的靜心已經發生了,靜心就是觀照,做靜心就是意味著成為一種觀照,靜心完全不是一種技巧!這會使你非常混亂,因為我在不斷地給你技巧,而在最終的醒悟中,靜心不是一種技巧,靜心是一種覺悟、一種覺知。但是你需要技巧,因為那個終極的覺悟離你還非常遙遠,深深地隱藏在你的內部,卻又是依然離你很遙遠,這個時刻你可能會達到,但你也會達不到,因為你的頭腦還繼續著,這當下的時刻是可能的或也是不可能的,技巧將連結這個空隙,它們就是要連結這個空隙。

  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技巧就是靜心,而最終你會發笑——技巧並不是靜心,靜心是完全不同的存在的品質,它與任何東西無關,但是這只會在最後發生,不要以為在剛開始它就已經發生,否則那個空隙將不會連結起來。

 

開始時的努力

  靜心技巧就是去做,因為你被勸導著做某件事情——即使去靜心也是去做某件事情,即使靜靜地坐也是在做某件事情,即使不做任何事也是一種作為。所以在表面上來說,所有靜心技巧就是作為,但是更深入地來說,它們就不是做,因為如果你做得成功,那個做就會消失。

  只有在剛開始時,它才會顯得就像一種努力,如果你做得成功,那個努力也就會消失,而整個事情變得自然和無為。如果你做得成功,那麼它就不是一種做,那麼也就無需你這方面的努力:它變得就像呼吸,它就是存在。但是,在剛開始時,一定要努力,因為頭腦不可能做任何不努力的事,如果你告訴它不要努力,那麼整個事情就會顯得很荒謬。

  在禪學中,非常強調的是無為。師傅對門徒說:「只是坐著,不要做任何事。」門徒就去嘗試,當然——你除了嘗試以外,還能做什麼呢?

  在剛開始時,努力是存在的,做也存在著——但只是剛開始時,是一個必要的惡習,你必須不斷地記住,你必須超越它,當你對靜心什麼也不做的時候,那個時刻一定會到來,只是存在著,而它發生了,只是坐著或站著,它發生了,不做任何事,只是保持覺知,它就發生了。

  所有這些技巧只是幫助你到達無為的這一時刻。內在的變化,內在的醒悟不可能通過努力而發生,因為努力是一種緊張,當你努力的時候,你不可能完全地放鬆,努力將成為一種障礙,而當你明白這個背景時,如果你努力,漸漸地你也將變得能夠無需努力。

 

這些方法是簡單的

  我們將要討論的所有這些方法都是由那些成功者所講的,請記住這點。它們看起來太簡單了,但就是這樣。對我們的頭腦而言,太簡單的事情不可能有吸引力,因為如果技巧是如此之簡單,住所是如此之近,如果你已住在堶情A家是如此之近,你會覺得自己看起來是如此荒謬——那你為什麼會錯過它呢?不去感覺你自己的自我的荒謬,反而以為如此簡單的方法不可能有幫助。

  那是一種欺騙,你的頭腦將告訴你這些簡單的方法不可能有任何幫助——它們是如此簡單,它們不可能成就任何事情,「要達到神性的存在,要達到完全和終極,怎麼能用這樣簡單的方法呢?它們怎麼能有任何幫助呢?」你的自我會說它們不可能有任何幫助。

  要記住一件事——自我總是對某種困難的事情感興趣,因為當某種事情是困難的,那麼就會有挑戰,如果你能克服那個困難,那麼你的自我就會感到滿足。自我從來不被任何簡單的事所吸引——從不!如果你想給你的自我一個挑戰,那麼就將某樣事情設計得困難些;如果某件事情是簡單的,那就沒有吸引力,因為即使你能克服它,自我也不會有滿足。首先,沒有什麼事要克服:事情是那麼簡單。自我要求困難——有某些障礙要去跨越,有某些高峰要去征服,高峰越難征服,你的自我也就感覺越舒服。

  因為這些技巧是這樣的簡單,它們對你的頭腦不會有任何吸引力。要記住,那個能吸引自我的事不可能幫助你的心靈成長。

  這些技巧是這樣的簡單,在任何時候,你只要決定達到它,你就能達到人類意識可能達到的一切。

 

首先懂得技巧

  我曾聽說過一個關於老醫生的故事。一天,他的助手打電話給他,因為他的助手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病人快要噎死了,一隻彈子球哽在他的喉嚨堙A而這個助手不知道該做什麼,所以就問老醫生:「我現在該做什麼?」老醫生說:「用一根羽毛給那個病人搔癢。」

  過了幾分鐘後,助手又來電話了,非常高興和快樂,說:「你的治療方法太好了!病人開始笑了,於是就把那只球吐了出來,但是告訴我——你從哪裡學會這樣棒的技巧?」

  老醫生說:「我只是編造出來的,這已是我的座右銘:當你不知道做什麼的時候,就去做某件事。」

  但是,這不是靜心的做法,如果你不知道做什麼,那就不要做任何事。頭腦是非常錯綜複雜和精巧細緻的,如果你不知道做什麼,那最好什麼也不要做,因為在不知道做什麼的時候,你無論做什麼事都會製造出比能解決的更加複雜的事情來,它或許會是致命的,它或許會是自殺。

  如果你不知道任何關於頭腦的事……而確實,你並不知道任何關於它的事,頭腦只是一個詞,你不知道它的複雜性,頭腦是存在中最複雜的東西,沒有任何東西能與之相比;而它也是最精緻的;你能摧毀它,你能做某些使之不能再恢復原狀的事。而這些技巧是基於一種非常深奧的知識,基於一種與人類頭腦非常深的接觸,每一種技巧都基於長久的實踐。

  所以記住這點:不要自說自話做什麼事,不要將兩種技巧混合,因為它們的功能是不同的,它們的方法也是不同的,它們的基礎也不同。它們導致同一種結果,但是方式上它們完全不同,有時它或許是全然相對的,所以不要混淆兩種技巧,確實,不要混淆任何事情,按照所給予的技巧原樣來使用。

  不要去改變它,不要去改進它——因為你無法改進它,你帶給它的任何變化將會是致命的。

  你在開始做一種技巧以前,要充分地警覺到你已經懂得它了,如果你感到困惑,那你不會真正懂得技巧是什麼,最好不要去做它,因為每一種技巧都是為了給你內在帶來一場革命。

  首先要設法正確地、完全地懂得技巧,當你懂得它了,然後再去嘗試它。不要用這個老醫生的座右銘,當你不知道做什麼的時候,就去做某件事情。不,什麼也不要做。無為將是更加有益。

 

正確的方法將一拍即合

  真的,當你嘗試正確的方法時,它立即會一拍即合。因此,我將每天在此不斷地講方法,你可以嘗試它們,只是與它們遊戲:到家媢襄掑@下。正確的方法,那麼無論何時做,就會一拍即合,在你內在有某種東西被激發出來,於是你就明白:「這對我而言是正確的方法。」但是,努力是需要的,而有一天,突然你會感到驚訝,有一種方法已經抓住了你。

  我已經發覺,當你在遊戲的時候,你的頭腦更加打開;當你嚴肅的時候,你的頭腦並不這麼打開,它是關閉的。所以只是遊戲,不要太嚴肅,只是玩。而這些方法是簡單的,你可以只是與它們遊戲。

  用一種方法:起碼跟它玩三天,如果它給你一種親密的感覺,如果它給你一種很好的感覺,如果它給你一種「這就是給你的」的感覺,那麼就好好地下功夫,然後忘了其他的方法,不要再與其他方法玩了,固定於這種方法——至少三個月。

  奇跡是有可能發生的,只是這個技巧必須是適合你的。如果這個技巧不適合你,那麼什麼事也不會發生,或許你與它在一起好幾世,而什麼事也將不會發生。如果這個方法適合你,那麼即使三分鐘也足夠了。

 

什麼時候扔掉方法

  所有最偉大的師傅都說過這點,那就是有一天,你必須得把方法扔掉,而你扔得越快越好,當你達到這一刻時,那一刻你內在的覺知也被釋放出來了,立即就扔掉方法。

  佛陀一再地講過一個故事,有五個傻瓜經過一個村子,人們看見他們感到很驚奇,因為他們將一隻船頂在腦袋上,那船真大,他們幾乎被它的重量壓死了,而有人問他們:「你們在幹什麼?」

  他們說:「我們不能離開這條船,這是條幫助我們從對岸到此岸的船,我們怎麼能扔掉它呢?因為有了它,我們才能夠到這堥荂A沒有它,我們會死在對岸的。夜近的時候,對岸有野獸,那麼到了早上我們無疑就會死掉,我們將永遠不離開這條船,我們永遠欠它的情,我們將它頂在我們頭上純粹為了感激。」

  只有當你還不覺知時,方法才是危險的,否則,它們能被應用得很棒,你是不是認為那條船是危險的呢?如果出於純粹的感激,你想整個一生都將那條船頂在腦袋上,這是危險的,否則,它只是一隻救生艇,用過之後就拋棄掉,用過之後就丟棄,用過之後,永不再回頭看一看,那沒有用了,沒有意義了!

  如果你拋開治療,自然地你就開始回到你的本性。頭腦是執著的,它從來不允許你居留在你的本性中,它只是讓你的興趣保持在某種並非是你的本性的事情上:那條船上。

  當你不執著任何事情時,你沒有任何去處,所有的船都已經被拋棄,你就不可能到任何地方去;所有的道路都被放棄,你無法去任何地方;所有的夢想和 慾望已經消失,再也無路可走,放鬆就會順其自然地發生了。

  只要想到「放鬆」這個詞,在……安定下來……你就已經回家了。

  有一刻,一切都充滿芬芳,而下一刻你就要去尋找它,而你不可能找到它,它去哪裡了呢?

  在剛開始時,只有一瞬間發生,慢慢地、慢慢地它們會越來越固定,它們會停留得越來越長,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非常慢地,它們會永遠留駐。在此之前,不允許你想當然,那會是一種錯誤。

  當你坐著靜心,在靜心的過程中,這就會發生,但是它會走掉,所以在真正的靜心與靜心之間,你該做什麼呢?

  在這個之間,繼續使用方法,當你深入地靜心了,就扔掉方法。當覺知變得越來越純的時候,有一片刻會來臨,那時突然地,它完全清純了:扔掉了方法,拋棄了方法,忘記所有的治療,只是安定和存在於那個片刻中。

  但是在剛開始時,它將只發生一會兒,有時它在這媯o生,正在聽我演講時發生,只是一會兒,就像一陣輕風,將你送到另外一個世界,一個沒有頭腦(No-Mund亦可譯作:無念)的世界,只是一會兒,你即使明白,但只是一會兒,黑暗再一次聚集,頭腦帶著它所有的夢想,帶著它所有的 慾望和所有的愚蠢回來了。

  雲散了一個片刻,你已見到太陽,現在雲又在那兒了,天色暗然,太陽已經消失,現在,甚至要相信太陽的存在也變得困難了,現在要相信你前面所經歷的那一刻是真實的也變得困難了,它或許是一種幻想,頭腦也許會說,它或許是一種想像。

  這是如此難以令人置信,它看起來是如此不可能,它不可能在你身上發生。在頭腦中,還有所有的這種愚蠢,有所有的這些烏雲和黑暗,它竟發生在你身上:你看見了一會兒太陽,這看上去好像不可能,你一定是在想像它或許你是在夢中見到它。

  靜心與靜心之間的過渡再次開始,再去坐那條船,再去用那條船。

 

想像力能幫助你

  首先,你必須懂得想像力(Imagination)是什麼,它目前備受譴責,當你一聽到想像一詞,你就會說這個是沒用的,我們想要真實的東西,不是想像。但想像是一個事實,它是一種能力,它是一種你內在的潛力,你能想像,那就表明你的本性有能力想像,這種能力是一種事實。通過這個想像,你能摧毀或者你也能去創造你自己,這一切由你自己而定,想像是非常有力的,它是潛在的力量。那什麼是想像呢?這是如此深地進入了一種心態,這種心態會變成事實。比如,你或許曾聽說過在西藏所用的技巧,他們稱之為熱瑜珈。晚上很冷,大雪紛紛,而西藏的喇嘛赤身裸體站在曠野上,氣溫在零度以下,你會被凍死,你會被凍僵。但是喇嘛正練習著一種特殊的技巧——他正在想像他的身體是一團燃燒著的火,他在想像他正出著汗——熱量之多以至於他全身都在出汗,而事實上他的確在開始出汗,儘管溫度在零度以下,甚至連血液也會凍僵,而他開始出汗。發生了什麼?這個汗是真實的,他的身體真是熱的——但這個事實是通過想像創造出來的。

  一旦你與你的想像變得和諧,身體就開始起作用了,你已經做了許多事,但你不知道這是你的想像在起作用。很多次你只是通過想像來製造病痛,你想像現在這個毛病就在這堙A會傳染,它到處都是,你已變得易受感染的,現在你有會病倒的種種可能——而那個病是真的。而它是通過想像被製造出來的。想像是一種力量,一種能量,而頭腦通過它來轉動,當頭腦通過它來轉動時,身體也隨之跟從。

  這就是譚崔(Tantra)的傳統與西方催眠術的不同之處:催眠者認為,憑著想像你正在創造著某種東西; 譚崔認為你憑著想像不在創造某種東西,你只是變得與某種已經存在的東西趨於和諧。

  無論你憑著想像創造什麼,都不可能是永久的,如果它不是一種真實,那它就是虛假的、不真實的,而你正在製造一種幻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