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2.靜心之花開

 

  靜心並不是印度的方式,它也不只是一種技巧,你不可能學會,它是一種成長:它是你整個生命的成長,它是出自你整個生命。靜心不是某樣能外加在你身上的東西,它只能通過一種基本的變化,一種蛻變才來到你身上,它是一種花開,一種成長,成長總是來自整體,它並不是外加的,就像愛,它不可能強加於你,它的成長來自於你,來自於你的整體,你必須向著靜心成長。

 

偉大的寧靜

  寧靜通常是被理解成某種否定的東西,某種空的東西,一種無聲的、無噪音的東西,這個誤解是普遍的,因為很少有人曾經歷過寧靜。

  他們所經歷的所有叫做寧靜的就是無雜訊,但是寧靜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現象,它是全然肯定的,它是存在的,它不是空的,它是你洋溢著以前從未聽到過的一種音樂,帶著你不熟知的芬芳,帶著只能被內眼所見的光芒。

  這不是某種虛構的東西,這是一個事實,而這個事實總是展現在每個人堶情X—只是我們從未向內看。

  你的內在世界有它自己的味道,有它自己的芳香,有它自己的光芒,而它是全然地寧靜,巨大的寧靜,永恆的寧靜,從未有過任何噪音,也將永遠不會有任何噪音,那兒語言不能夠到達,而你卻能達到那種境界。

  你存在的中心正是一種旋風的中心,在中心周圍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能影響它,它是永恆的寧靜:一天來了又走了,一年來了又去了,一歲來了又過了,生命來來去去,但你本性中永恆的寧靜卻依然如此——同樣無聲的音樂,同樣神的芳香,同樣對所有必死的和瞬間的超越。

  它不是你的寧靜。

  你就是它。

  它不是你所佔有的某樣東西,而是你被它佔有,那就是它的偉大,甚至你並不在那兒,因為你的出現將也是一種干擾。

  這個寧靜是這樣的深奧,其中沒有任何人,也沒有你,而這個寧靜卻帶給你真理,帶給你愛,帶給你許許多多的祝福。

 

敏感度的成長

  靜心將帶給你敏感,一種屬於這個世界的偉大的感覺,這是我們的世界——星星是我們的,在這兒我們不是外來者,我們屬於固有的存在,我們是它的一 部份,我們是它的心臟。

  你變得如此敏感,甚至是最小的一片草葉對你來說也極為重要。你的敏感讓你清楚地瞭解,這片小草葉是和最大的星星一樣重要的存在,沒有這片草,存在就會比現在少掉一些,這片小草葉是唯一的,它無法被替代,它有它自身的個體性。

  這個敏感將會為你創造新的友情——與樹木、與鳥兒、與動物、與山脈、與河流、與海洋、與星星的友情,當愛成長了,當友情成長了,生命變得更加豐富。

 

愛,靜心的芬芳

  如果你靜心,那麼遲早你會遇到愛:如果你深入地靜心,那麼遲早你會感受到以前你從來不知道的,一個巨大的愛,在你堶惕e現——一種你本性中新的品質,一扇新的門打開著,你已成了一種新的火焰,而現在你想要去分享。

  如果你深入地愛,漸漸地你將覺知到你的愛越來越變得靜心,一種寧靜的精巧的品質正在進入你,思想正在消失,空間在出現……一陣陣寧靜!你在觸及你自己的深處。

  如果是在正確的路線上,那麼愛使你靜心。

  如果是在正確的路線上,那麼靜心使你愛。

  你想要一種來自靜心的愛,不是來自頭腦,那就是我不斷談及的愛。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對夫婦生活著,好像愛就在那兒存在著,他們生活在一個「好像」的世界堙A自然,他們怎樣能快樂呢?他們消耗著全部的能量,他們正試圖從虛假的愛當中得到某種東西。但是這是不可能傳遞出東西的,所以愛人之間挫折產生,不住的厭倦,不斷地嘮叨、作對。他們倆都試圖做著某種不可能的事:他們在試圖使他們的愛情變成永恆的東西,這是不可能的,它是出自頭腦,而頭腦不可能給你任何對永恆的瞥見。

  首先要進入靜心,因為愛將來自靜心——它是靜心的芬芳,靜心就是一朵花,一千個花瓣的蓮花,讓它打開,讓它幫助你進入垂直的層面,無頭腦,無時間,而那時你會突然地看見芬芳,就在那兒,那麼它就是永恆,那麼它就是無條件的,它甚至不是針對任何一個特定的人,它不可能是針對任何一個特定的人,它不是一種關係,它倒是一種圍繞在你周圍的品質,它與別人無關,你在愛,你就是愛,而這就是永恆,它就是你的芬芳,它曾圍繞在佛陀周圍,圍繞在查拉圖斯周圍,圍繞在耶穌周圍,它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愛,這是品質上的不同。

 

慈悲

  佛陀將慈悲(compassion)闡釋為一愛加上靜心」。當你的愛不只是對別人的慾望,當你的愛不僅僅是一種需要,當你的愛是一種分享,當你的愛不是一個乞丐的愛,而是一個皇帝的愛,當你的愛不是在乞求回報而只是準備給予——給予是為了純粹給予的快樂——然後將靜心加進去,於是,清純的芬芳就散發出來了,被隱藏的光芒也放射出來了,那就是慈悲。慈悲是最高的現象,性是動物的,愛是人類的,慈悲是神聖的;性是身體的,愛是心理的,慈悲是心靈的。

 

沒有絲毫理由的長駐的快樂

  沒有一點理由,你突然地感到你自己快樂。在日常的生活中,如果有某種原因,那麼你就會快樂,你遇到了一位美麗的女子,於是你就會快樂,或者你得到了你常想得到的錢,於是你就會快樂,或者你買了一幢有美麗花園的房子,你就會快樂,但是這些快樂並不會長久,它們都是暫時的,它們不可能持續和不間斷。

  如果你的快樂是某樣東西引起的,那麼它將會消失,它將是暫時的,它將很快地讓你陷入深深的悲傷中,所有的快樂都會讓你陷入深深的悲傷中。但是有一種不同的快樂,那是確實表現出來:你突然沒有一點理由的快樂起來,你不可能精確地說出為什麼,如果某個人問:「為什麼你會如此快樂?」你則不可能回答。

  我不能回答我為什麼是快樂的,沒有理由,它就是如此簡單,現在這樣的快樂不可能受干擾,無論現在發生什麼,它將會繼續,它就在那兒,一天又一天,你或許年輕,你或許年老,你或許是活著,你或許快死了——它總是在那兒。當你發現了某種持續的快樂——環境變化了,但它還在——那麼你肯定更接近佛性了。

 

智力:反應能力

  智力只是意味著反應能力,因為生命是一種連續的變動,你必須覺知並看清你需要什麼,周圍的情景的挑戰又是什麼,聰明人是按照當時的情景來行動,而愚笨的人則是按照準備好的答案來行動,不管答案是來自佛陀、耶穌基督或克利希納,這都沒有關係,他總是將經典帶在身邊,他害怕依靠自己;聰明人根據他自己的洞察,他相信他自己的本性,他愛自己,尊重自己,不聰明的人尊重別人。

  聰明是能夠被再發現的,只有一種再發現的方法,這就是靜心。靜心只做一件事:它要摧毀這個社會所製造出來的、阻礙你本性聰明的所有障礙,它只是將障礙物搬走,它的功能是負面的:它要搬走阻礙你的水流動的頑石,阻礙你的泉源活起來的頑石。

  每個人都擁有巨大的潛力,但是社會卻放了塊大石頭來阻礙它,它在你周圍築起了萬里長城,它已將你監禁起來了。

  從一切監禁中走出來就是聰明的——而再也不要走入另外一個監禁。通過靜心,聰明能被發現,因為所有的那些監禁都存在於你的頭腦中,幸好,它們無法到達你的本性中,它們無法 污染你的本性,它們只能污染你的頭腦——它們的範圍只是你的頭腦。如果你能走出頭腦,你就會走出基督教、印度教、耆那教、佛教,而所有的各種各樣的的垃圾都將被廢棄,你將就此結束這一切。

  當你從頭腦中走出時,看著它,覺知它,只需要觀照,你就聰明了,你的聰明才智被發現了,你已解脫了社會施加於你的東西,你已經摧毀了這個惡作劇,你已經摧毀了教士和政客的陰謀詭計,你已經從中走出,你是一個自由的人。事實上,你第一次是一個真正的人,一個本真的人,現在,整個天空都是你的。

  聰明才智帶來自由,聰明才智帶回自然。

 

單獨:你的自性(Self-Nature

  單獨就是一朵花,一朵開在你心中的蓮花。單獨是肯定的,單獨是健康的,這就是你自己本性的快樂,這就是擁有你自己的空間的快樂。

  靜心意味著:在單獨中感到喜悅。當一個人已能做到這一點,當他不再依賴任何人、任何情況、任何條件,那麼這個人就是真正地活著。因為這是人自己的,不論早上或晚上,白天或黑夜,年輕或年老,健康或生病,它都存在著。甚至,在生命中或在死亡堣]都會存在著,因為它不是某種在你之外發生的事情。它是從你內部噴湧出來的東西,它就是你的本性,它就是自性。

  一個內在的旅程就是一個走向完全單獨的旅程,你不可能帶任何人去那堙A你不可能與任何人分享你的中心,甚至無法與你的愛人一起分享,因為這不是事情的本質,對此也毫無辦法。當你進入自己的這一刻,與外部世界所有的聯繫都中斷了,所有的橋都斷了,事實上,整個世界都消失了。

  那就是為什麼神秘家稱世界為幻象,是「摩耶」(Maya),並不是說它不存在,而是對靜心者,當他進入自身,世界對他幾乎好像是不存在了,寧靜是如此的深邃,沒有任何噪音穿透它,單獨是如此之深,以至於人需要勇氣。但是從那單獨中能激發出喜悅,來自那單獨——是神的體驗,沒有其他的方式,從來沒有其它方式也永遠沒有其他方式。

  慶祝單獨,慶祝你的純潔的空間,於是一首偉大的歌將從你心中升起,這將是一首覺知的歌,這將是一首靜心的歌,這將是一隻遠方單獨的小鳥召喚的歌——並不是在召喚某個特定的人,而只是召喚著,因為心中充滿著歌而想召喚,因為烏雲密集而要下雨;因為花兒成熟,花瓣就要開放而芬芳四溢……並不是對某一個人。讓你的單獨變成一個舞蹈。

 

你真實的自己

  靜心只不過是讓你覺知你真實的自己的一種設計——不是由你創造的,也不需要讓你來創造,而你本身已經是了,它是你與生俱來的,你就是它!它是需要被人發現。如果這是不可能的,或者,如果社會不允許它發生——沒有一種社會允許它發生,因為真實的自己是危險的:對已建立好的教會有危險,對國家有危險,對群體有危險,對傳統有危險,因為一個人知道他的真實的自己,他就會成為一個個體(individual)。

  他不再屬於大眾的心理,他將不再迷信,他再不可能被剝削,他再也不可能像牛一樣被牽著走,他不可能被命令,再被支配,他將按照自己的光生活,他將按照他自己的內在生活,他的生命將非常美麗,非常完整,但是,那是社會所恐懼的。>

  完整的人就會成為個體,而社會要你成為沒有個體的,代之以個體,社會教你一種個性(personality),「個性」這個詞必須被理解,它是來自詞根「persona」,——persona意思是一個面具,社會給你一個虛假的你是誰的概念,它只是給你了一 個玩具,而你的一生都不斷地依賴著這只玩具。

  依我所見,幾乎每個人都在錯誤的位置上,一個能成為非常快樂的醫生的人,卻成了一名畫家,而能成為一名非常快樂的畫家的人,卻是一名醫生,似乎沒有人正好在他的位置上。那正是為什麼整個這個社會是在如此的混亂中,人老是受人指點,他不是由他的直覺來指點。

  靜心會幫助你,使你自己的直覺能力成長,它會使你清晰地知道,什麼會使你圓滿,什麼會幫助你開花,無論它是什麼,每個個體都將是不同的——那就是「個體」這詞的意思:每個人是獨一無二的,去尋求和找尋你的唯一性,這是一種極大的振奮,一次極大的冒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