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 察

前言

寧靜是醒覺的空間

  關於人,我們首先要瞭解的是:人是沉睡的。即便他自以為很清醒,其實不然,他的清醒程度是那麼薄弱,根本不足以為道,他的清醒不過是虛有其名罷了。

  你晚上睡覺,白天也睡覺 ,從出生到死亡之間,你未嘗清醒過,只是不停地變換你睡覺的方式。別以為單憑張開眼睛,就能騙得過自己那叫清醒,除非你的心靈之眼開啟——除非你的內在充滿光明,除非你能看見自己是誰——否則你是不可能醒覺的,那是人類最大的幻象,而人們一直都活在這個幻象中。要是你自認清醒了,你就不會努力去嘗試真正的覺醒。

  所以,你心中先要有很透徹的明白,明白你是熟睡的,你睡得很深很沉,不分白天或夜晚,你都在作夢。不管睜開眼睛或是合眼,總而言之你都不停地在作夢——你本身就是一個夢,你還不是一個實相。

  可想而知,在夢中無論你做什麼都是沒有意義的。任何你所想的都是枉然,不論你所投射的是什麼,一切都是你的夢的延續,那個投射使你永遠看不見事情本來的樣子。因此,多少世紀以來諸佛都只強調一件事:覺醒!他們的教導一言以蔽之就是:保持覺醒。他們一直在設計一些方法與對策,創造出空間、場景和能場,以期你能在當中受到震盪而進入覺知的領域。

  是的,除非你受到足夠的激蕩,直到你整個人的根基都被搖撼,否則你是醒不過來的。那沉睡已經太久了,甚至變成你的一部分,你完全地沉浸其中,身上的每一個細胞,心智的每一根纖維,無一不是在沉睡當中。那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現象,因此你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才能開始警覺,才能真正地去看,讓自己成為一個觀照。

  若說世上的諸佛對哪一件事有共識,那就是:就人的現狀來說,他是沉睡的 。然而就人本來的狀態而言,他該是醒覺的。覺醒不僅是人活著的目的,也是諸佛的教導:耶穌、佛陀、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老子、蘇菲神密家巴哈丁(ahauddin)、卡比兒(Kabir)、錫克教創始者那納克(Nanak),所有了悟的諸佛一直在教導的就只有這件事……雖然以不同的語言,用不同的比喻,但所吟唱的是同一首歌。如同海水的味道,不管是從北邊、東邊或西邊去嘗,都同樣是鹹的;覺醒就是佛性的味道。

  但是,假如你一直以為自己已經清醒了,你是不會去下工夫的 ——既然已經清醒,又何必再費事?

  由於你在作夢,你創造出宗教、神明、祈禱文、祭典這些東西,就跟其他事情一樣,你的神明是你夢的一部分,你的政治也是你夢的一部分,你的宗教還是你夢的一部分;你的詩、你的畫、你的藝術、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夢,因為你的沉睡,你只能依據頭腦的狀態在行事。

  你的神明和你不會相去太遠,想想是誰創造他們的?是誰賦予他們形體和色彩?你創造了他們,雕琢出她們的樣貌,他們的眼睛像你,鼻子像你,還有——頭腦像你!舊約堛滲姣﹛G「我是善嫉之神!」試問,是誰創造出會嫉妒的神?神是不會嫉妒的,要是神也懂得嫉妒,那嫉妒有什麼不對?要是連神都會嫉妒,為什麼當你表現出嫉妒的時候,人們會認為你做錯事,嫉妒是神聖的才對 !

  舊約堛滲姣﹛G「我是暴怒之神!假如你不遵守我的戒律,我就要毀了你。你將會被丟進地獄之人當中,永不得超生,而且我非常善妒,不許你去崇拜別人,我不能容忍這種事。」是誰創造出這種神?你必定是由於自己的嫉妒、自己的憤怒而創造出這樣的形象,那是你的投射、你的影子,除了反映出你自己之外沒有別的,所有宗教堛滲奕ㄛO這樣來的。

  佛陀正因如此而從不談論神,他說:「對熟睡的人談神有什麼意義?他們會一邊打呼一邊聽,不管聽到的是什麼,那只會變成他們作夢的材料,然後創造出他們自己的神。」那些神完全是假的,根本沒有用處,也毫無意義,與其如此,倒不如不要有這樣的神。

  那就是為什麼佛陀不想談神,他所有的興趣在於去喚醒你。

  在一個夜晚堙A有位成道的佛教師父坐在河畔,他正享受著淙淙的流水聲,還有清風吹過樹林間的聲音……有個人走近他的身邊,問道:「可否請您以一個字來傳達貴宗教的精髓?」

  這位師父紋風不動,維持完全的靜默,仿佛他沒聽到這番問話。問的人又開口了:「請問您是聽力有問題嗎?」

  師父於是說:「我已經聽到你的問題,也已經做了回答!寧靜就是答案,我的無語——那中間的定止——就是我的回答。」

  那人說:「那麼玄的答案我聽不懂,您能不能更具體一點?」

  這位師父只好就著旁邊的沙地,用手指寫了一個小寫字「靜心」(Meditation)。那人說:「現在我可以讀了,這比剛才好一點,至少有一個字可以讓我思索,但是,您可不可以講得更清楚一點?」

  這位師父又寫了一次「靜心」(Meditation),當然,這次他用大寫字母寫。那個人被弄得一頭霧水,好象自己被戲弄了,他帶著點惱羞成怒的口氣說:「又是‘靜心’?您就不能為我說得再清楚一些嗎?」

  師父用大寫字又寫了更大一點的「靜心」(Meditation)。

  那個人說:「您八成是瘋了!」

  師父說:「我已經遷就很多了,第一個答案才是對的,第二個已經不太對了,第三個錯得更多,第四個根本是非常離譜。」因為,當你用大寫字母寫靜心時,你已經以它創造出一個神。

  所以神(GOD)這個字才會以大寫的G做開頭,每當你想讓某件東西變得很了不起,你會以大寫字呈現這個字。這位師父說:「我已經犯下一項罪過。」他將方才寫下的字全部擦掉,接著說:「還是請你聽我的第一個答案,唯有如此,我才算做了真實的回答。」

  寧靜是你醒覺的空間,吵雜的頭腦表示你一再處於昏睡的空間。如果你的頭腦一直聒噪個沒完,表示你還在昏睡。靜靜地坐著,若頭腦消失了,你可以聽得到枝頭上的話語,而內在是無念的(no-mind),一片恬靜……只有鳥兒的啁啾聲,而無念在你腦中運作著,全然的寂靜……於是,意識如泉水般潮湧而出,那並不是來自外在,而是從你的內在升起,由你當中滋長的。記住,若不是如此,你就是沉睡的。

 

目錄

第一章 一份對生命的瞭解
第二章 心病的單一處方
第三章 行動中的覺察
第四章 觀照的實驗
後記  生死一線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