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樓主: 穹蒼群星

試試看 討論大家的靜心疑惑

[複製鏈接]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11-23 01:46:31
R

因為每個人所選擇的修行方式不同

如果你所選擇的方式對你來說有效,並且目前仍然有效

那麼請忽略上面兩篇文章

因為有些方法是互相衝突的,甚至是矛盾的

並且所要達成的效果也不完全相同


打個比方,就好像有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的課程

有的人直接選擇唸大學,事實上,他也確實不必完成前面的階段

但這困難度高,因為他沒有一些基礎來協助他順利接上大學課程。

如果要說起來的話,這兩篇文章比較像是高中的課程,在這之後還有大學課程

若高中課程念完後有了一些基礎,將有利於大學課程的學習發展,但不一定是必要的。


對於生活在世界的人來說,最為迫切的就是解決「生活困境」的問題

也就是從「活著是為了生存」移向「活著是為了創造、分享」、「活著本身就是慶祝」

對於處在目前境況的人來說,一切高尚的語言都是假的,先填飽肚子才是真的,先解決最基本的需求才是真的。

否則他會一直在卡物質層面的問題上

也許他只是需要一塊麵包和熱牛奶而已

但他會一直想著自己是不是因為有自我才會這麼痛苦?

並開始艱苦的修行,在過程中仍餓著肚子,而否定這一根本事實。

(一個常常怨恨環境不公的人有時不是因為自我較強,而僅僅是因為他沒錢

如果他知道他目前要的是什麼,並且找出較佳的方法,他能很快解決它

但若你叫他去靜坐,和他說一切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慾求就是痛苦,他可能會對你吐口水。)

所以他的心會是散亂的,而不是全然投入的,如此一來,

他將兩邊都不討好,兩邊的都沒有太大進展,並且彼互相拉扯。


點與點之間最近的距離是直線

找出那條直線,然後全然投入其中,剩下的就無須顧慮太多。


見這山望那山,終將一事無成

不如心無旁騖一門深入。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3 05:50:27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決定擁有一個喜悅的生活
也許可以從早睡早起開始
非常感謝路人熬夜貼出這些文章分享
但是更希望路人保重身體
熬夜會導致情緒低落的~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11-23 19:19:23
R

木拉那斯魯丁是世界村的表格製作員

他每天都必須手工繪製表格

如果顧客要十張,他就必須畫十張

顧客要二十張,他就必須畫二十張

偶爾生意很好時,甚至會忙到半夜

那斯魯丁感到很不滿,因為生活真的很累

光是重覆畫這些表格就夠了,根本沒時間做其它事

某天他受夠了,在回家的路上大喊:

「神啊!這實在太誇張了!!

給我一點提示吧!!」

無巧不巧的,一張廣告傳單打在那斯魯丁的臉上

上頭寫著「多功能事務機,擁有OOOXXX功能,只要2000世界幣」

他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對!這就是他想要的,一台多功能事務機

以後只要繪製好一張表格,就可以列印數十張、數百張

而不用一張張都用手工去繪製了。

過了一個星期後,我去找那斯魯丁

發現他仍然用手工的方式繪製表格

所以我問他:「你不是買了一台多功能事務機嗎?怎麼還在用手工的?」

他說:「那事務機在大城市才有賣。而每天都有好多顧客找我,我根本忙不開

我會找機會去的。」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在路上碰到那斯魯丁,問他去哪

他說:「我要去買筆,我的筆容易漏水、斷水,我想買比較好一點的

順便還要去買厚一點的紙,不然畫一畫就破了。另外還要買直尺。」

「那多功能事務機呢?」我驚訝的問

「多功能………啊!對喔!我都忘了!

我一直忙著這些事,都忘了要去買了。」那斯魯丁拍著頭說

「你根本不用擔心筆的事,紙的事,尺的事。

因為這些都是枝節細末的事情,你真正需要的只是一台多功能事務機,然後你那些瑣碎的小事就結束了。

那斯魯丁,不要忘了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然後迷失到別的事上去了。

要集中朝向你真正要的,那麼你會很快就擁有它。

不用擔心顧客,當你有了多功能事務機,你能提供更多服務給他們。」

接著,又過了一星期

那斯魯丁說他需要一張繪圖桌,因為他本來的桌子不平穩

繪製表格時會搖來搖去的。

偶爾,仍會聽見他抱怨,生活很累,有好多麻煩事,

根本沒有時間去做想做的事。

發表於 2013-11-24 00:49:07 | 顯示全部樓層
靜心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是一種超然的寧靜與滿足:-)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11-25 20:52:47
R

感覺是騙子

當你偶爾意識到自己正在試圖合理化某種情緒的存在,告訴自己它能起怎樣的作用,讓自己保留它的決定看上去正當無誤時,就接收到了謊言的訊息。

當你在探索釋放的道路上走得越來越遠後,你就會注意到你要釋放的那些感覺也會為它們的存在而抗爭。

感覺會說謊,會許下一些空頭支票,比如說“保持恐懼會讓你更安全”,“如果我感到愧疚,就不會再做同樣的事了”,

“如果我繼續憤怒下去,就能從別人頭上報復回來(而不是我一個人承受這麼多痛苦)”。

這些看上去可能是有效的預防措施,但實際上只會讓問題拖得越來越久、越來越嚴重。那些都是騙!人!的!

我在我的課堂上用兩句很簡單的話就概括了這種情況。它們聽上去可能像佛教箴言一樣高深莫測,除非你釋放到一定程度,不然你理解不了。

它們就是“感覺是騙子,它們告訴你的把它們釋放掉的後果,早在你抓著它們不放的時候就存在了。”

摘自:聖多納釋放法(海爾版)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12-24 21:06:15
R

靜心比較像是一種生活方式,而非達成某種目標的手段。

目標一直是反對生活的,當你設立一個目標,某些事就必須被否定掉

因為時間是有限的,有許多事得完成,所以你不得不犧牲此來完成彼

並且,每當你設立一個目標,同時也產生一系列的問題

「如何達成它?在這之前有哪些阻礙必須被消滅?」

這會產生對此時此刻的抗拒。

那就是為什麼當你把靜心視為達成某種目標的手段時,你會有問題

不是當下有問題,而是目標本身就會產生問題

現在,時間變成一個問題,因為靜心需要時間,需要錢,需要這個那個……

你的生活被分裂成A點和B點,而從A點到B點之間的距離就是你的問題所在-----你該如何到達它?

你每天都在想著許許多多可能的問題,並試圖解決這之間的差距,奮鬥,刻苦,不滿和永無止盡的停滯。

而當靜心變成你的生活,那會是截然不同的現象

因為你不需要目標,你不需要為了達成它去解決什麼問題,沒有問題。

你需要解決什麼問題?開悟嗎?但那不是你的目標,也不是你要去達成的事

那只有在靜心變成某種手段時才會產生。

憤怒嗎?或者是貪婪、性?

那也不是你要去解決的。因為如果你這麼做,你又把它當成一種手段,這會製造問題

最多你只是對此變得更加有意識,更加地了解,更加地洞悉。

靜心不是為了解決這些「難題」而存在的。

靜心是意識到,變得更加意識到,越來越深的………

靜心不是讓你變得沒有憤怒,或許沒有憤怒的時刻會發生,

但那不是你要去慾求的,也沒有必要去慾求它。

你只是在生活而已,靜心的生活,然後它們一個接著一個的發生了

但是當你把靜心視為達成某種目標的手段,或視為眾多目標的某個部份

你只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那還不如把精力用在達成目標上。

不是全部,再不然就是不要

它得涵蓋你生活的各個層面,由極淺到極深

靜心即是生活,生活即是靜心。

它不是某種特效藥,可以讓你離苦得樂,

它是一種有別於過去的生活方式

一種和過去斬斷的生活方式。

~~~~~

當早晨起來時,你能不能觀察身體上的冷?

你能不能觀察精神上的疲憊以及對工作的抗阻?

再想想如果你沒有了工作,這種由內在生起的生存的恐懼,

能不能不帶評判地覺察它?容許它在此刻呈現?

接著,到了工作場所後,能不能覺察你對工作的厭倦、反感?

以及種種人事物的打擾,那種在意別人看法、想要獲得認同,希望過得更輕鬆的慾求?

這些對你造成什麼影響?只是在覺察中了解它。

是否有過去所浮現的傷害經驗?能不能僅是覺受它?

你有多想要逃離此時此刻?覺察它。

你能不能覺察此刻有什麼感覺?

你是不是想著中午要吃什麼,晚上幾點回家,什麼時候能夠休假?能不能覺察它?覺察這股急迫感。

能不能觀察此刻對外境的抵觸對內在所產生的影響?


你能想像這種近似於黑暗的生活,在被靜心的生活取代後會有什麼轉變嗎?

別再說因為工作忙碌沒有時間靜心了,那是藉口!!

僅僅是有沒有那個心而已。


勝過一百年的四處晃蕩的,

  是一天的下定決心。


by 法句經


 樓主| 發表於 2013-12-25 08:56:34 | 顯示全部樓層
平衡工作 以及心靈

這是這世紀很重要的課題呢

之前曾經加班很晚

我國老闆都喜歡凹員工加班~

其實不如培養出具有熱誠 熱愛專業的人才好呢~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12-25 20:01:47
R

We perceive the world through our physical body, more specifically, through our five physical senses. If we perceive the world and our physical body through our physical senses, then we cannot be the body vehicle that we are perceiving through, it being an instrument that we are using. Our prime object is to discover the perceiver.
我們通過我們的物理身體來感知世界,具體來說,就是通過我們的五感。如果我們通過五感來感知世界,並且感知我們的身體,那麼我們就不會是這具身體,因為身體成為了我們正在使用的工具。我們的主要目的就是發現誰在感知。

Say to yourself, "I am not this body, I am not this mind, -what am I?" In the background of all seeking and thinking, always keep this quest going.
跟自己說:“我不是這具身體,我不是這顆頭腦,我到底是什麼?”持續地尋求這個問題的答案。

The more difficult the world is, the more incentive there is to seek the true Happiness, -the Self. When life is easy, the incentive is not as strong. This human, physical life that we are now in, is the most difficult of all living that we will ever experience and therefore presents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for growth and realization. However, if one does not seek the Self and goes along with the world, then ones delusion and ignorance increases, and that is the extra hazard of being in this difficult world.
世界越艱難,也就越有動力尋求真正的幸福——真我。當生活很容易時,動機不會那麼強烈。人類的生活是我們體驗過的最艱難的生活,因此也是成長和開悟的最佳契機。然而,如果一個人並非尋求真我,而是繼續跟隨這個世界,那麼他的妄想和無知就會加劇,這會讓他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

When things get worse, if you lose your head the Masters cannot help you. If you don It lose your head, you can see it as' a motion picture and grow through it.
當事情惡化而你又失去理智時,大師也幫不了你。如果你還有理智,你就會把生活看成是一場電影,並通過它來獲得成長。

* *

The world has a slave consciousness. Man is convinced that it is necessary to work for a living and therefore it is. Were this not so, nature would freely supply all needs.
這個世界有著一種奴隸意識。人類相信為了生存必須奮鬥,因此也只能奮鬥。如果不再奮鬥,那麼自然會提供一切所需。

摘自:終極自由之路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3 10:43:17
R

繼續走下去,別停留

走到那個沒有師傅也沒有門徒

沒有經典、沒有理論、好似什麼也沒有的地方

每個你所保留下來的,最終會成為障礙........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3 12:28:32
R

他談到關於方法、技巧以及各種大師的事

「你會不會覺得那些都只是某種陰謀?也許我們以為的那個方向其實根本是錯的,

我們只是籠罩在一個開悟、光與愛、合一、神秘經驗中的傻瓜,傻傻的受人利用而已?

我並非完全否定這些,它或許仍有一點效果,但也只有一點

我看不出來那些人找了那麼久,做了如此多的努力後究竟有什麼變化?

似乎只有自我感覺良好外加一堆靈修思想而已。

跟一般人有什麼不一樣?只是裝的內容物不同罷了。」

我聽他越談越激烈,他問我:「你認為究竟要如何才能開悟?」

我說我不知道,這種問題還是留給那些開悟的人回答好了

我只和他說:「何必去管他人的事?那和你無關。」

他生氣地說我不該這麼無情

我說,如果我們把剛剛你談到的錄下來,再重新播放一次

你聽起來感覺會像什麼?

他若有所思地回顧著,然後拍著腿大笑:

「頭腦真不簡單,我是不是又掉進它的陷阱裡了呢?」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3 16:08:17
(群星)
後來發現
好好享受生活
自然沉澱就好囉~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5 11:35:36

R
一天那斯魯丁走在路上,左巴突然衝出來掌了他兩巴掌

「慢著,這太過份了,左巴!你為什麼要打我?!」那斯魯丁憮著臉有點生氣地問

「聽著,那斯魯丁,我知道你什麼都還沒開始做。但是你騙不了我

你正準備和人辯論,並想著自己勝利時的畫面然後沾沾自喜。」左巴答。

「但這又不是什麼很大不了的事!」那斯魯丁感到有點莫名奇妙。

「我曾無數次地和你說:『沒有喜悅的自我。』這種東西,自我就是災難的開始

看見它就要趕緊把它丟掉,別讓它開始醞釀。」

說完,左巴就離開了。
 樓主| 發表於 2014-2-26 09:05: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天
左巴又衝上去打了那斯魯丁
那斯魯丁說[太過分了 今天早上剛起床而已 啥都沒有想]
左巴說 [何必須要理由 人生也只是個遊戲 不服氣 來咬我阿~ ]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6 10:13:00
R

那斯魯丁也太可憐了吧~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6 10:28:52
R

路,已到了盡頭

關於修行,不能再更多

仍然感謝,把靜心帶給我的您

現在是時候歸還,然後,獨自前行。

突然左巴從旁邊冒出來給了我一巴掌,然後說:

「就和你講不要沉溺在自我的老把戲,你以為光這麼感性講一講你就會開悟!?」

小心!有左巴出沒。
發表於 2014-2-26 11:13: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木拉被這樣左巴右巴再巴......
會不會翻臉啊!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6 17:48:29
R

被打到變喬巴~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2-28 18:02:36
R

如果你說,你靜心的原因,只是想要成為更好的自己,打造一間更舒適的居所,這很普遍

因為我們都想要這些,極高的智慧,洋溢的愛,無間斷的狂喜,不思議能力,永恆的寧靜

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是很重要的事。

然後我們會發現原來我們想要的這些,都和了悟真相無關,它們只是夢中世界的種種現象而已。

接著我們要問,如果我們想要追求的是了悟真相,那麼,上述列舉的那些

非旦不會讓我們從夢裡醒來,反而會在夢中睡得更沉,更香甜。

首先你作了一個惡夢,然後你改善了這個夢,使它變好夢,就這樣。

你希望好夢持續下去,如果有人搖醒你說:「這些都還不是。」

你可以會有點憤怒帶驚恐的說:「如果這些都不是,那我還剩下什麼?」

什麼也沒有。

任何你所追尋的,都只是夢境中的一部份,你越是追尋只會睡得更沉

也許你正夢見自己內心有許多衝突,但那和內在和諧相比,不過也只是另一種「現象」而已

果真如此,又有誰能夠醒來?我們以為那就是醒來了,結果那其實不是

但我們仍執迷於此,難怪睡得這麼沉。

本來你恨你的先生或太太,現在你因為靜心變得充滿愛,你自發地給予,並從中獲得巨大的喜悅

然後你說:「這個就是了,這個就是眾人追求的開悟了!」

那麼左巴會衝過來先賞你一巴掌。

想要讓生活變得更好,這沒什麼不對,因為這是大部份人所要的。

最麻煩的是,你想要吃麵包,卻不斷催眠自己說你其實想要的是可樂而不是麵包

你說此生是為了可樂來的,但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獲取麵包,還倒不如坦然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我要的不是開悟,我只是想要幸福快樂的生活。

即使它就現況來看不可能,我也要努力讓它變得可能,甚至發生。」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1 18:36:41
R

我們總以為,讓我們感受到悲苦和絕望的,是這個世界的種種

但,也許正好相反。

觀照讓我們意識到,那個我們誤以為世界是個災難的想法與感受

其實是來自小我,它說:「沒有任何地方可去,一切皆看起來無望。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任何的努力都是白費,你永遠也避不開、逃不掉

或許,就這麼步向死亡。」

然後,我看見許多人試圖用各種方式來掩蓋這個基本的真相

他們掙扎著、對抗著,不斷把各種希望投射在未來

期盼有朝一日,期盼有朝一日,天堂會來臨,道路會打開……

沒有人想要活在當下!沒有!

當你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時,那實在令人感到挫敗

你知道,你很清楚,依照目前的情況發展下去,不過就是緩慢的步入死亡

其它沒有了,這也難怪為何會有人想結束生命,靜心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它會讓你意識到小我的極限,在那之前,你也許還懷抱著許多

你會認為這個小我,具有讓你幸福的能力,你支持著它,雖然你總是失望。

健康、財富、人際關係、智慧……等等,更好、更多,你認為小我能夠辦得到

然後,或許真有那麼點改善

可那基本事實依然沒有改變,靜心會讓你意識到這點

直到你開始看見小我的極限,然後開始起步。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1 20:16:28
R

「告訴我,左巴,你掌摑我的臉是否是為了拯救我?」那斯魯丁問

左巴搖搖頭,然後說:

「我必須坦白說,沒有人能夠拯救你,那斯魯丁。

那些試圖拯救你的人只是在扯你的後腿。

這個結最後只有你自己打得開。」

「那你幹嘛還要打我?」木拉生氣地問

「這是靈性的招呼方式。」左巴答著答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1 23:09:15
R

你曾說,或是我自己的解讀

靜心可以為我帶來我真正想要的

我不曉得是你騙了我,還是我騙了我自己

因為自從我踏上旅程後開始的那刻,我好像進入了地獄

然後我在想,是不是哪裡出錯了,也許是哪做的不對,

但實際上沒有錯,它的而且確會如此發生

好樣的,現在我回不了頭了,只能繼續走下去。

我曾想回到過去的生活,但是不可能,

因為一旦我真的那麼做,就會意識到我正在那麼做

所以它就失效了。

我真的對一切失去興趣了嗎?我試著設想某個我很想要的情況

想著我擁有那些的美好,然而,一旦把它放進我現在的生活中,它也顯得黯淡無光

奇怪,怎麼我以前都沒發現,那些吸引我的,其實根本也還好?我還蠢的一直追逐它,並為此痛苦?

這種了解,好像你去自動販賣機投飲料,你投進多少錢,就能買多少錢的飲料那樣清楚

你一開始做什麼,那個結果就會自動浮現,那個味道你嚐過千百遍了

可口可樂就是可口可樂,喝一萬口也不會變成蘋果西打,事情變得很明確

所以再繼續就顯得沒有意義,即使它有什麼意義,也沒有什麼意義。

大概還要走多久呢?誰曉得,反正,就是這樣。

------在路上撿到的某路人寫的紙條。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 02:46:08
R

「當我感到生命中的一切都沒有意義的時候,這篇文章讓我重新燃起希望。」

「哪篇文章?」

「這篇…」

//有一個人在森林中漫遊的時候,突然遇見了一隻飢餓的老虎,老虎大吼一聲就撲了上來。

他立刻用生平最大的力氣和最快的速度逃開,但是老虎緊追不捨,他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最後被老虎逼入了斷崖邊上。

站在懸崖邊上,他想:「與其被老虎捉到,活活被咬、肢解,還不如跳入懸崖,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他縱身跳入懸崖,非常幸運的卡在一棵樹上,那是長在斷崖邊的梅樹,樹上結滿了梅子。

正在慶幸的時候,他聽到斷崖深處傳來巨大的吼聲,往崖底望去,原來有一隻兇猛的獅子正抬頭看著他,獅子的聲音使他心顫,

但轉念一想:「獅子與老虎是相同的猛獸,被甚麼吃掉,都是一樣的。」

當他一放下心,又聽見了一陣聲音,仔細一看,一黑一白的兩隻老鼠,正用力地咬著梅樹的樹幹。

他先是一陣驚慌,立刻又放心了,他想:「被老鼠咬斷樹幹跌死,總比被獅子咬死好。」

情緒平復下來後,他感到肚子有點餓,看到梅子長得正好,就採了一些吃起來。

他覺得一輩子從沒吃過那麼好吃的梅子,找到一個三角形的枝椏休息,

他想著:「既然遲早都要死,不如在死前好好睡上一覺吧!」他在樹上沉沉的睡去了。

睡醒之後,他發現黑白老鼠不見了,老虎、獅子也不見了。

他順著樹枝,小心翼翼的攀上懸崖,終於脫離險境。

原來就在他睡著的時候,飢餓的老虎按捺不住,終於大吼一聲,跳下懸崖。黑白老鼠聽到老虎的吼聲,驚慌逃走了。

跳下懸崖的老虎與崖下的獅子展開激烈的打鬥,雙雙負傷逃走了。

由我們誕生那一刻開始,苦難.就像飢餓的老虎一直追趕著我們;死亡,就像一頭兇猛的獅子,一直在懸崖的盡頭等待;

白天和黑夜的交替,就像黑白老鼠,不停地正用力咬著我們暫時棲身的生活之樹,總有一天我們會落入獅子的口中。

既然知道了生命中,

最壞的情景是死亡,

唯一的路,

就是安然地享受樹上甜美的果子,

然後安心地睡覺,

只有存著這樣單純的心,

才能瀟灑的活在每個當下。//

「你是說這篇嗎?」

「對!」

「你真的光是看這篇文章後,就真的對生命充滿希望了嗎?」

「至少比較沒那麼苦,覺得還過得去。」

「雖然我不知道這篇文章是誰寫的,但我覺得它似乎被改過。]

「怎麼說?」

「老虎代表苦難,而獅子代表死亡,老鼠則是時間

這意謂著無論你怎麼逃避生命,苦難永遠在你左右,而死亡伺機而動

為了躲避這兩者,你走到(躲到)一個你認為是舒適的地帶,可以避開苦難與死亡

但這個舒適地帶就像監牢一樣將你給囚禁,而時間也一直耗損著你

整個情況使你進退不得,又無法停留原地。」

「對!所以我才覺得生命是沒有意義的,因為無論我走到哪,都會嚐到這種感覺。

但為何你說它被改過?」

「因為當他躲避老虎的時候,他不可能會是像賭徒一樣的心態。

與其被咬死,倒不如跳進斷崖還有一線生機。他不會這麼做的

他一定是被逼到沒有路了,而剛好看見崖上有一顆樹才跳下去的。

另外,梅子這段是暗示你雖然停留在舒適地帶而有一些甜頭吃

但你的危機並沒有解除,而你仍被困住。就算你能躲開老虎和獅子

就算你能一輩子在樹上吃梅子,但黑白兩隻老鼠最終仍會把你的短暫居所給毀掉。

你不可能吃顆梅子,然後睡個覺,牠們就消失了(事實上你也無法安然入睡)

真實的情況比較會是

當你看見上面有老虎,下面有獅子,而老鼠正在啃蝕著樹枝時

你決定離開舒適區和它那甜美的果實,然後決心一跳

這時夢境或許才有可能消失。」

「所以這篇故事有點走樣囉?」

「不是有點,是完全走樣。它的原意或許完全變了

它變成『雖然你困在這裡,但這個舒適地區仍有甜美的果實享受

所以只要好好享受它,不要管老虎、獅子和老鼠,享受那些果實

然後睡個著,一切就會沒事了。』

這完全是安慰的話,如果你這麼做,比較有可能的情況

或者說唯一的情況是,你仍被困在上面。

也許你吃膩了梅子,然後你看見有蘋果,然後你就選擇蘋果

但無論如何,整個情況並沒有改變。」

「所以怎辦?我要怎麼從這整個無意義的生命中解脫?」

「不再尋求解脫。只是放開來。

不是睡個覺,然後牠們就消失了。

而是看見一切的徒然,然後放開來,不再緊抓著樹枝不放

那麼,夢境或許就消失了。」

「你是說無意義就無意義,那又怎樣?就讓它無意義好了?」

「無意義並沒有礙著你,只是你一直想從中找到意義罷了。

你想要從這上面有老虎,下面有獅子,中間有老鼠的情況中找尋意義

但沒有人可以找到意義,與其說你在找尋意義,倒不如說

你想要過一種有別於現在情況的生活,而那個生活是很棒的

因為沒有,所以你才說它沒意義。

正是這種心態讓你抓著樹枝不放

很多人,包括你我,一直都待在這種情況中

梅子也可以比喻作靈修,只是幫助你更好眠用的。

難道你不覺得這故事很貼切地點出我們的處境嗎?

(我不是指這篇已被改過的,而是,也許,最初版本的)」

「所以……就讓牠們來吧,不再抗拒,而是直接朝牠們走去?」

「對,因為當避無可避時,不如放手(一搏)。」

這個時期是很關鍵的時期,不是解除夢境,就是在夢境裡自我了斷。

只是那樣,我會覺得有點可惜,如果能早一點………

不了,沒有如果。



 樓主| 發表於 2014-3-2 07:27:22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路人roadman分享~
許多人都被佛陀早年的靜心方式影響了
佛陀早年屬於[立志求道] 有些緊繃
後來他有對弟子說如同琴弦(ㄒ一ㄢˊ)
太緊繃或者太放鬆都不好呢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 09:38:15
R

把梅子比喻作靈修的話,不難發現這故事的作者是怎麼看待的

他說:

他感到肚子有點餓,看到梅子長得正好,就採了一些吃起來。

他覺得一輩子從沒吃過那麼好吃的梅子,找到一個三角形的枝椏休息,

他想著:「既然遲早都要死,不如在死前好好睡上一覺吧!」他在樹上沉沉的睡去了。

睡醒之後,他發現黑白老鼠不見了,老虎、獅子也不見了。


他待在某種他認為十分艱難的處境,而他的小我正發出陣陣的哀嚎

然後他透過各種靈修方法,來讓自己比較好過,就像特效藥那樣

接著,就是不斷喜悅、安寧並舒適的從夢境中走出來。

只有存著這樣單純的心,

才能瀟灑的活在每個當下。


他也認為當下是非常難熬的,處境也十分困頓,

但靈修能幫助他輕鬆的解開這些困境。

好像過程中,你一點兒也不必付出任何價代,就能醒來。

只要用特定的方法就可以不必痛苦甚至還能快樂,更可免除這些幻象。

享受甜美的果實,然後睡個覺,老虎、獅子和老鼠就不見了。

這是最甜蜜的謊言。

我不曉得有沒有人的自我是突然間就死亡的

但對於大部份的我們來說,自我在死亡前必有一翻掙扎

它發現沒有任何出路了,也沒辦法再做更多

面對像故事中主角那樣的情況,它無能為力,也不敢縱身一跳

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中才難熬,而自我緩慢的死亡就像是一陣陣的陣痛

然後突然有個人冒出來和你說:

「喂!我和你說喔,你不必經歷自我的死亡(也就是這種陣痛)

還能擁有你想要的自由、解脫、喜悅,最後從幻像中醒來。」

這的確很吸引人,但它只是延緩甚至直到你死前仍困在樹上。

所以我們花了數十年的時間去做所謂的「靈修」根本是在原地踏步

我們不都這樣做的嗎?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讓自己感到開心、自在

一直期待這種舒適且沒有危險的方式能為我們帶來想要的

卻不曾真的燃燒過自已,經歷那個地獄。

除非你真的能有意識的讓自我死去,這意謂著不再透過任何方法來讓自己好過

也不再認為那些甜美的果實值得你留戀在樹上,最後這麼一跳……臣服。

我們要怎麼知道那些靈修的知識和方法只是暫時掩蓋住痛苦的?

很簡單,只要問自己,是否能從此不再使用任何靈修的知識和方法

或許,你會看見極大的恐懼跑出來,因為對於靈修知識和方法的依賴

已成為那個舒適區了。

而當你移除它們,讓自己變成好像一張白紙的時候,自我的死亡過程又開始了

陣痛又來了,而且不知何時結束。

自我的死亡是一種必然,只是我們一直阻擋著它發生罷了。

透過抗拒這件事。

那一直都和外境無關,那是關於自我即將死亡的故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 12:34:02
R

靜心(味帕沙那)是真的

但是對於它的種種美麗的期盼,則是假的。

它看起來像是一個方法,但其實它比較像是人類的自然狀態。
 樓主| 發表於 2014-3-3 08:25:0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2年論壇人數不斷下降呢
感覺現在的奧修圈
比較像是以往早期的道家
都在宣傳方面比較少
只有吸引少數勇敢者暫時從自己原本的宗教中出來嘗鮮
大多數的追求心靈平和的人
仍然侷限在傳統宗教領域
除非遇到傳統宗教也無解的困惑 才會探索其他可能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3 11:40:45
R

我們繞了很大一圈,卻又回到了原點

發現當初認為沒有什麼的東西,而今看來貴重無比。

「和頭腦認同,只是強化自我。」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3 12:58:28
R

我在網路上瀏覽文章,看見一則廣告

上面是一群小朋友都在吃泡芙。

「沒什麼。」我心想,並沒有特別留意這種事

後來,有一篇文章吸引了我,

是一則關於用迴紋針換到房子的故事。

「嗯,還蠻有趣的。」

到了下午,隔壁鄰居送了一盒進口的泡芙

向他們道謝後,我就收下來。

突然,想起上午看到的那則廣告,讓我覺得「怎麼這麼巧?」

就這樣,晚上了,正當我想打開泡芙吃的時候,聽到樓下有小孩的哭聲

「不可能吧?」因為我開始解讀了今天接收到的訊息

那個訊息的意思是:「我要拿這個泡芙給那小孩。」

我不知道幹嘛我要拿給他,而且不見得會得到什麼。

這時我看見自我的掙扎,就為了此等小事,但,那是自我的強項

所以,我該聽從自我的勸告,還是我接收並解讀到的訊息呢?

我感到有點迷惑,所以上了一下網。

youtube上有最近火紅的「OO教O美江燒毀mv」

我覺得很有趣,所以點進去看了一下

下面則是一堆人在爭論著,就是宗教方面的

其中有一個人引述了一段話「不要按照我的意思,而是遵從你的意思。」

我心想,這已經不能算是暗示了,而是非常明顯。

所以,好吧,我就拿著那盒進口泡芙下去給那個還在哭的小孩

(那小孩也哭真久)

他的父母是從中部來的,正要趕回去,

看見我拿了這麼一盒進口的泡芙也覺不好意思

所以就給了我一張某3C家店的摸彩券,說過幾天可以上網對獎

我們互相道謝道別。然後今天就結束了。

過沒多久,我在那3C家店的網上對獎時,竟然抽到一台三隻鳥24吋螢幕

正好我的螢幕也用了十多年了,剛好可以換新的。

但舊的怎麼辦呢?丟了可惜,

所以我問了隔壁鄰居,看看他們有沒有需要?

他們說最近剛好要買一台,我說如果不介意,需不需要?

他們高興的收下了,然後,又給了我兩盒進口泡芙。

就這樣,我一邊吃著泡芙,

一邊用新的螢幕看著youtubeO美江的最新音樂

不要按照我的意思,而是遵從你的意思,是嗎?

我在想,如果生活中每件事一定要按照我的意思來

我可能會盲目地看不見發生在我週遭的事情吧

然後每件事都會被我打斷,我還責怪世界怎麼待我那麼差。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4 17:12:28
R

退後是死亡,前進是苦難,停留在原地既是苦難也是死亡,這就是人類的現況。

前進的,從苦難中尋找舒適、快樂

原地的,試著麻痺自己

退後的,把票交給上帝

想突破的,企圖依靠靈性消除苦難或苦難和死亡

但沒有成功,也不會成功

這是一則關於人類的公案

也是一個小我的自傳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5 10:40:20
R

馬胡德是個單純的人,他住在一個小村莊,靠著到熱鬧的市集賣菜度日。

他相當滿意這樣的生活,也喜歡自己的工作。

有一天,天使喀哈比在他面前顯像,要他跳入河中。

馬胡德不假思索,馬上就跳入了滾滾河水中。

馬胡德順流而下,直到有人從岸邊丟出一條繩索,拉他上岸。

這個人讓馬胡德到自己的魚店幫忙,並給他一個小房間住。

馬胡德很感激這個人的好意,於是接受了這份工作,

並快快樂樂地工作了三年。然後,喀哈比再次出現,要他去做別的工作。

馬胡德立即遵從指示,在各個村莊之間流浪,直到有個布坊老闆請他去工作。

馬胡德沒有做過這種工作,但他接受了這個提議,

並開始學習各種技巧,快樂地工作,直到天使再度出現,要他踏上旅程。

就這樣,馬胡德多年來從事了各種不同的工作。

馬胡德到老時得到了聖人的封號。

身染疾病或心懷憂慮的人開始來找他,請求他治療疾病或給予指引。

有一天,某位訪客問他:「馬胡德,你是怎麼到達今天這個成就的?」

馬胡德思索了一下,然後說:「很難說明白。」

摘自:A Life At Work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6 20:38:38
R

你很痛苦,那麼我告訴你一個方法

只要按照這個方法去做,並用特定的思考方式去思考

你的痛苦會減輕,然後慢慢變得喜樂

隨著喜樂不斷增加,你的生活會越來越順利,心想事成

最後你會開悟!

就這麼一帆風順,平步青雲的往上升。

可惜,我一直沒找到這種方法。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4 17:53:10
R

所謂的「覺醒」究竟是指什麼?

看見你既不是頭腦也不是身體,

與它切斷了認同,也結束了和世界的所有關係。


正在發生的,對誰來說是重要或不重要?

對那認同自己就是頭腦和身體的來說。


讓這世界變得更美好,可能根本和覺醒無關

它只是更加認同於什麼

那就等同於更加沉睡。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4 19:40:32
這兩天政治鬥爭新聞激烈
頭腦產生各種想法
只是看著這些想法就好
不用捲入認同或者否定這些想法~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5 01:22:09
R

「自我」就是認同我們是「頭腦-身體」所產生的

只要我們仍持續認同自己是「頭腦-身體」

就不會有任何成長可言。


一般我們所謂的「靈修」是什麼呢?

我們因為認同「自我」而感到痛苦

然後我們希望能透過某個手段來減輕痛苦或是獲得平靜、喜樂

並且還能改良這個「自我」使它變成「更好的自我」

一個能受到眾人更多認同的「更好的自我」

就好像……

如果你有一個索求愛的自我,當它變成一個能夠給予愛的自我後

就能大大地滿足你的自我期許,但你從來不會到達那裡,因為那裡並不存在

沒有任何事發生改變,因為基本的連結並未被打斷

那個認同自己是「頭腦-身體」的認同,依然潛伏在底層

我可以告訴你,你目前的生活是愚蠢的

我想和你分享一個真正有智慧的生活方式

它是如此不思議的美妙,以至於現在的你相形見拙


你可以去追求它,但那和醒悟沒有任何關係

你不會達到那個智慧的生活方式

事實是,多少年過去了,它仍是「神聖的空談」

只要你仍持續認同自己是「頭腦-身體」


有多少人是真的想要醒來?

亦或是帶著自我陷入更深的睡眠中?


如果心理學家是在幫助人們適應社會

那麼靈修專家就是幫助人們適應自我

當你因痛苦而哭鬧的時候,

給你一點玩具讓你有事可做。


昔日,尼采曾說上帝已死

今日,我必須再補充一句

不僅上帝己死,靈修亦然。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5 10:19:57
R

甲:唷,很久不見了。

乙:太可怕了。

甲:什麼太可怕了?

乙:你之前和我提到的靜心,我試著照做了,但是太可怕了?

甲:發生什麼事了嗎?

乙:消失了,都消失了。

我覺得我房間裡的東西都被倒出來了

然後某天我太太叫我吃飯時,我突然對眼前這個人感到陌生

彷彿我和她沒有任何關係,或僅僅是表面上的關係。

這讓我嚇了一跳,她本應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

但現在看來,都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甲:嗯。

乙:你確定這是靜心嗎?

不應該是那種當我看到我太太時,會有巨大無比的愛

時時刻刻充滿喜悅,高等的智慧……等等

然後兩人開開心心地分享這一切。

我不要你說的這種靜心,這種靜心把我認為重要的都給倒掉了

那些長時間建立起來的關係,如今看來似乎只是個謊言

「他不是我太太,他不是我父母,他不是我朋友,他也不是我敵人,我也不是以為的那個我。」

好像把我從人群中抽離出來一般,將我丟在一個奇怪的角落,那裡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人。

甚至連我關心的政治,看起來只是一場自我欺騙的鬧劇

「他們在幹什麼?什麼這個那個的?」

他們是在夢遊!!

其真實性不會超過過年放鞭炮是因為要驅趕年獸。

甲:所以,你覺得很多東西開始消失,而這不是你樂意見到的?

乙:對!

所以我停止了。

太嚇人了!!和我在坊間讀到的靈修知識完全不一樣

不是關於更多、更豐富,而是越來越少,很多東西都被倒掉了。

然後,現在當我看到有人在談論靈性什麼的,這真的讓我想吐

因為他們在談些什麼鬼扯蛋!?這個和那個有什麼關係?

整件事讓我想發笑,因為沒有一個不是囤積更多。

每個人只是想換更好的傢俱,但沒人想把傢俱丟掉

剩下空空蕩蕩的房間。

甲:看樣子,你經歷了一場驚嚇。

乙:對!所以在這些事發生後不久,我就沒有再做靜心了。

你和我談到的靜心很恐怖,那怎麼會是靜心?

甲:那就是靜心,真正的靜心

其它的,都只是贗品,溫和的,沒有任何刺激成分,沒有副作用,

還能帶給你很多快樂以及減緩因自我帶來的不適

缺點是要長時間服用。

畢竟,自我是一種慢性疾病。

乙:你的意思是說我想要的是這種……類似感冒藥之類的?

而且………永遠也不會好!?

甲:其實這樣也沒什麼關係

……………………………

是沒什麼所謂,不過就是場遊戲而已。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5 18:01:41
R

丙:我不能認同你否認所有關於靈修的知識

甲:並非僅限於靈修,而是「一切的知識」

丙:難道你看不出當中的智慧以及價值嗎?

甲:它們不會比你家裡的住址來得更有價值,或更沒有價值。

它們都是一樣的。

如果你還認為你保有的那些………哪怕只有一丁點兒意義

很明顯的……

丙:很明顯的什麼?

甲:你連第一步也沒有踏出去,而這第一步也是最後一步。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4-5 08:58:16
R


懷安在尚未點化空山前便已離世

因為並未成為門徒,所以空山被眾師兄弟趕了出去

過了數年,懷安的大弟子河月悉知某處有位開悟大師,便前往拜訪

當河月到達目的地時,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在他面前的不是誰,正是空山。

河月:「空山,怎麼會是你?你並未接受師傅的點化,又怎會開悟?」

無名:「空山已死去多年,現在在你面前的是無名。」

河月:「他是怎麼死的?」

無名:「當他斷絕過往並連同自己一起埋葬後。現在這個新的人沒有名字,所以稱為無名。」

河月聽聞了相當震撼,他倒退數步後,顫抖地說:

「我從來都沒想過要有這樣子的覺悟。

我以為只要讓師傅點化以後,

換個新名字,換上新衣服,就是門徒了

我也不曾有捨棄過往的打算,因為那是我的全部。

當年,改變的,只有我的外在,而你,空山…不,無名,你的內在轉變了

連同外在也隨之轉變,我已認不出你,因為我認識的那個人已不在了。」

門徒可以沒有宗教而存在,門徒也可以沒有師傅而存在

但門徒的精神若喪失,就變成偽門徒了。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4-9 01:06:19
R

甲:你可曾有過這種感覺?

你非常懷念過去的時光,但現在已無法回去

而當你想要前進時,卻發現自己像在黑夜的大海中漂浮的受難者

感到困惑、不知方向、恐懼、冰冷、孤獨以及空虛

即使能抓住海上的浮木,亦無法驅散這種感覺。

乙:我可以了解……你的難處。

甲:所以我該怎麼做才能突破現狀呢?

乙:那麼,你覺得呢?

甲:我認為應該找些可以讓自己感到快樂與平靜的方法

參加靈修團體,學些技巧,能夠不再恐懼、不再痛苦。

乙:這讓我想起之前曾遇到的主管

甲:和我一樣嗎?

乙:他一直在追求自我價值。他希望能夠爬上很高的位置

並以坐那個位置的人為榜樣,然後說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認真努力、有上進心……諸如此類。

甲:不好嗎?

乙:如果你是以目前社會的標準來看,那是相當好的。

但若你是以人類進化來看,那其實是一種逃避、延緩

是不願沉入海中的掙扎。

他感到自卑、沒有價值、活著沒意義,卻不願面對真相

反而努力地用許多東西覆蓋在上面,維持表面上的沒有問題

維持某種製造出來的幻象,但他仍然在溺水。

甲:那麼,工作對你而言是什麼?

乙:生存所需,或興趣。

除此之外,任何想要透過工作來滋養自我的行為

必定會製造扭曲的心態。

甲:所以,對照之下,你的意思是說……

我那些追求心靈平靜、喜悅的種種努力

其實也只是一種掙扎?

那怎麼辦?

乙:沉下去,停止再掙扎。

過程中你會面對許多狀態(以人類目前的認知而言)

空虛、坑洞、寂寞、沒有愛、匱乏、沒有安全感、恐懼……等等

這是一個過渡期,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順其自然。

成長就是如此

而過去的已經過去,如果你還有依戀,那麼就去面對它

只要順著感覺走。

比方說,你想回到過去曾待過的某個地方,那就回去

直到你內有那股驅力消失為止,自然就會斷開了。

這個轉化期沒有任何目標,一切就只是過著平常的生活

然後沒有抗拒地和自己相處。

甲:要花多久時間呢?

乙:該花多久就花多久,完成了,那就是完成了。

甲:如果一切都是自然的發展,那麼靜心是為了什麼?

乙:靜心只是讓你觀察到你所不願面對的

如果你的眼沒有張開,你不會曉得你在避開什麼

當你張開了眼,你就能看見自己的想法和行為了

這樣的觀察中,就會瞭解許多事

也就是說,靜心加快了你去發現轉化期,並順勢渡過。

甲:所以……似乎也沒什麼要做的了。

乙:休息、呼吸、吃飯、睡覺、運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過程中盡量有些耐心面對那種沉下去的感覺。

結束-轉變-開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4-24 21:25:19
R

甲:

味帕沙那靜心是以觀照身體為起點

但這麼一來,豈不產生了主體與客體之間的區別

而在這區別中,不就有所分裂?

乙:

味帕少那靜心是以觀照身體為起點

那僅僅是由於幫助初學者試著領會「觀照」

但是就最後而言,觀照不會有主體客體的存在

僅僅是在此刻川流不息地覺察著

當下會覺察到什麼,什麼就會被覺察到

不再是主動刻意去覺察什麼

甲:

那麼是誰在覺察這一切的呢?

比方說,我正在覺察這個身體

A正在覺察B,那麼是什麼覺察到A正在覺察B呢?

估且將之稱為C,那麼,又是什麼覺察到C正在覺察A正在覺察B呢?

乙:

你的這個問題讓我想起一個笑話

即世界是被什麼撐起的?

有人說是大象

那麼是什麼撐起大象?

答案是烏龜

接著又有人追問,是什麼撐起烏龜的呢?

答案是更大的烏龜。

乙:

那個並不是覺察,那只是主動在追縱,並試圖找到答案。

即是說,掉入了頭腦的遊戲裡去了。

無論當你在覺察時到來什麼樣有意義的問題

它都只對頭腦來講有意義,如果開始涉入其中

觀照就被切斷了。

乙:

你的整個重心只在「覺察本身」,而不是你「覺察到什麼」

是石頭或是某種重大的議題根本無關緊要,重點在覺察,無選擇地……

該被覺察到的就會被覺察到,你不必主動去看,那樣就不是覺察。

乙:

所以,事情很單純,它是如此簡單

覺察就僅僅是覺察,然後沒了。

我們只是要瞭解什麼是覺察,什麼不是

認為覺察必須放在某種客體上,那並非覺察

認為覺察必須要有某種目的性,那也不是覺察

容說再說一次,覺察就僅僅是覺察

就像呼吸僅僅是呼吸那樣單純。

把事情搞得複雜難解是頭腦的本事

但真相總是簡單直接。

甲:

昔日,人類認為太陽是繞著地球轉動,後來它被推翻了

我斗膽的認為,有朝一日,認為這個世界是真實的假設或許也會被推翻

乙:

你是說,真相是,這世界是不真實的?

甲:

嗯。

乙:

這的確是一個瘋狂的假設。

甲:

如果我的這個假設是真的

那麼,任何修行的人所做的事,不過是在夢中進行的而已

無論他們玩得多麼出色,都和覺醒無關

然後我發現,我其實不怎麼想醒來

但是面對這個夢境,我要怎麼順利的開展呢?

乙:

嗯……首先,在夢中你得要有一個能和夢接觸的工具-身體

然後,你得使用這具身體來在夢中進行任何事。

甲:

在剛才的那個假設下

這具身體當然不是真實的,而我也不是這具身體

只是我夢到自己有這具身體。

那……要怎麼開始?

乙:

你說你想要在夢裡順利的開展,首先,你就要開發「能力」

甲:

能力?

乙:

就我的觀察,你的能力越強,事情就能進展地越順利

甲:

你的意思是,性能量嗎?

乙:

這已經不是什麼神秘的事了,如果你能充份使用性能量來開發身體

身體就會獲得許多能力,比方說,本來你處理事情必須使用頭腦

但最後,你不再使用頭腦,而是用更為原始的東西,本能或直覺

一種能在正確時刻出現在正確地點,並自發性地做正確的事的能力

一種你就是發自內心知道你要做什麼,而沒有任何疑惑的能力

一種你不必依賴任何人事物,而能獨立自主的能力

當你的能力越強,你的恐懼就越少

因為恐懼只意謂著「我辦不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這是一種身體上的進化,包括心理上的成長

由孩童轉變為成人。

甲:

所以是一種單獨的能力,不必依賴任何人,包括師傅?

乙:

如果你遇到問題,仍依賴師傅來幫你解決,那表示你尚未成長

你仍維持著依賴心,能力並未被開發出來

最終,你要離開師傅,單獨在這世界中做你本要做的事。

甲:

所以,顯然身體很重要,但這身體不是假的嗎?

乙:

雖然它是假的,但若你忽略它,沒有充分善用它

那你在醒悟的進展上也會被拖延

你想想,如果你一身病痛,每天一睜開眼就是想睡覺

也由於能量低落,因此常常被負面狀態纏身,大量思緒混亂

身體是這麼虛弱,自然也沒有能力能應對這個世界

生存會是極為困難,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要隨時保持覺察

我不是說這不可能,而是很困難。

你會發現一點是,當你身體能量較高的時候

覺察會變得較不費力,很容易就能進入狀況。

身體是助力還是阻力,全看你怎麼使用它。

當它被開通以後,自然就有極大的能力在這世界遊走。

但它還不是真相,因為我們先前假設過

這一切都只是在夢裡進行著

不過,當你覺察越來越加深,就會越來越覺察到

你不是這具身體,這顆頭腦,它是被動被覺察到的

而不是你主動催眠自己,不斷用思想灌輸的結果。

覺察的時間越長,身體就能擁有更多能量

身體擁有更多能量,覺察就越容易,變成正向循環。

甲:

所以,一切的修行,也可以說是由依賴走向單獨的旅程

由孩童轉變為成人的旅程?

乙:

它是一個自然的過程,除非你打斷它的運行

否則,它會是必然的結果。
 樓主| 發表於 2014-4-25 07:10: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的感想是
要靜心的時候
其實那個[要]就是一種阻礙
總之 放鬆 放鬆 哪裡緊張就要哪裡放鬆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4-25 21:26:29
R

甲:

什麼是正確的觀照?

乙:

只有觀照,但是沒有「正確的」觀照

正確與錯誤屬於思考活動的範疇,思考活動不是觀照

思考活動是思考活動,觀照是觀照,

兩者不能劃上等號,甚至混為一談。

乙:

所以當你追求正確時,你是在進行思考活動

透過思考活動能知道觀照是什麼嗎?

換句話說,你能透過思考就瞭解如何騎腳踏車或游泳嗎?

甲:

不行。

甲:

但,如果不曉得正確或錯誤,我要怎麼習得觀照?

乙:

透過不斷嚐試,直到你抓到要領為止。

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反覆精深。

甲:

當我在觀照時,有主體和客體,

然後我觀照到這個主體正在觀照這個客體

而我又觀照到自己正觀照這整個過程,一層一層下去

究竟是誰,或什麼在觀照?

乙:

你說的不是觀照,而是「追縱」

觀照就是觀照,觀照不是追縱。

甲:

那觀照思想的起伏呢?

乙:

同樣的,那也不是觀照,那是「聚焦」

聚焦也不是觀照。

乙:

你提到的都是「心理活動」

但心理活動和觀照沒有任何關係

而心理活動只會製造更多心理活動

甲:

那你要怎麼辨別什麼是觀照,什麼是非觀照?

乙:

當你在辨別什麼是觀照,什麼是非觀照的時候

這是在進行思考活動,而思考活動不是觀照

所以,在觀照中,沒有所謂辨別是或否

只有觀照,觀照就是觀照。

因此,任何能夠被說出來的,都已是思考活動的產物

思考活動的產物不是觀照,即便它所陳述的是關於觀照

也不會是觀照本身

因為觀照就是觀照

它是非頭腦亦非心理的。

發表於 2014-4-28 21:10: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種三托歷,觀者就是所觀之物.在神秘的心課程體驗到-第二種三拖歷,此岸-本來無一物,意識即宇宙.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5-12 09:09:57
R

人的大部份痛苦來自和頭腦認同,與(負向)情緒對抗。

甲:

所以我們應該做到「沒有思想」和轉化(負向)情緒,才是解決之道?

乙:

………………………。

比方說,浴缸的水龍頭沒有關,導致水溢滿出來

有人看見這個情況便說:「水會溢滿出來,是浴缸太小的原故。」

你覺得如何?

甲:

這當然不對。

因為水會溢滿出來,是水龍頭沒有關

就算換更大的浴缸,只是延緩溢滿的時間而已。

乙:

所以,消除自我,做到「沒有思想」又怎麼會是真確的?

認為自我有害本身就有妄見存在

關鍵不在於自我,而在於「認同」自我,以為它是真實的

否則,它不過是一堆無害的雜音。

至於情緒,重點也不在於轉化,而是沒有對抗

(因為對抗只會讓情緒惡化)

否則,它不過是一股純粹的不適

甲:

但醒悟的人並不完全是這麼說的。

乙:

是的,甚至說了更多

但你有一一確認過了嗎?

你不曾懷疑過嗎?

你把一堆醒悟應該如何想法當成規定般遵循,當成標準來檢驗自己。

而不是對它們進行真假確認,這和迷信有何不同?

我們站在這裡,而不是站在那裡

要以這裡為出發點。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6-4 17:59:57
R

巒克提出一種有用的動力,「生之焦慮」和「死之焦慮」之間持續的張力。

就他的觀點,發展中的人會努力追求個體化、成長和實現潛能,但要付出代價!

個體本能地會想發展自我,在這向外延伸、拓展的過程中,便會面臨生之焦慮,

那是一種可怕的孤單、脆弱感,以及和更廣大的整體失聯的失落感。

一旦這生之焦慮變得不堪忍受,人會如何?

我們改變方向:掉頭往回走,從融合中尋求慰藉,也就是說,和他人融為一體而放棄自我。

然而,儘管和他人融合可帶來慰藉和舒適,但如此的解決之道並不牢靠,人終究會從喪失獨特自我和停滯之中反彈。

如此說來,融合將促使「死之焦慮」崛起。

人終其一生將在這兩極之間,也就是生之焦慮和死之焦慮之間,或者說,個體化和融合之間,來回穿梭擺盪。

摘自:凝視太陽


最近讀到這段讓我頗有感觸。

另外,在張老師文化出版的「快樂其實是一種陷阱」

作者Dr.Russ Harris提到「心魔」

即是說,當一個人想要朝對他有助益的方向發展時

首先會遇到的,就是許多限制性的想法和痛苦的感受,他可能會因此而退回去。

但作者解釋,限制性的想法不過是「一種想法」而不愉快的感受即便存在,你依然可以做你想做的事。

因為情緒和行動是分開的,舉個較極端的例子,就好像你能在生氣時保持微笑,而不是受衝動的驅使下打人。

心魔無法傷害你,卻能阻止你前進,那是它唯一的作用。

(有人也許會說:「都是心魔害我的。」

但我必須反問一句:「是誰的心魔?」

唯有願意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才能從自己是外境的奴隸和受害者的認同中離開

尤其在他真的不是的時候。)

還有,在方智出版社出版的「The Tools(五大工具)」中也有提到

「向前的驅力」就是將「逃避痛苦的渴望」逆轉為「面對痛苦的渴望」

因為唯有如此,你才能從小小的世界中走出來,並前往無限可能的區域。

人生總有痛苦,它無法完全避免,此乃現世真相。

接受不可避免的痛苦,停止製造不必要的痛苦,就是這樣。

~~~~~

有沒有完美解決這生-死焦慮的方案呢?是有的。

即靈修和心想事成法。

你不必承受因前進-成長所伴隨而來的痛苦

只須在原處坐下來,想想你要的是什麼,

然後你就能擁有前進-成長後才能有的果實。

至於因為滯留在原處所感受到的生命無意義與痛苦

只要使用特別的靈修方法,就能減輕,

甚至還能獲得二十四小時的狂喜。

如果這真的有用的話

也難怪它一直沒有用。

只要在心理上一直把責任推托於任何

這根本的現象會持續存在。
 樓主| 發表於 2014-6-5 06:47:44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
在原處坐下來
想都不想要幹嘛
只是發呆
看著念頭來來去去~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6-5 10:09:50
R

無判斷、無涉入,無認同

無閃躲、無抗拒,無追求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6-5 10:42:12
R

那斯魯丁周遊世界,拜訪各個靈性導師,學習不同靈修技巧

上次遇到他時,他說他計劃將所有靈修知識和技巧做一統合,並教授於人

那必須花上數十年的歲月,可那斯魯丁相當興奮。

我不禁感到納悶,因為他說的就好像………

就好像他永遠不會死一樣

籠罩在一種,歡樂的泡泡中

底層的,是狂熱和對龐大思想體系的認同

這是最奇怪的現象

他做的是要醒來的努力,可他追求的卻是更好的美夢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6-9 09:03:09
R

甲:

我想要變得更好。

乙:

你是否有一種

如果你生活中所經歷到的經驗越來越好

就離開悟越來越近?

甲:

難道不是嗎?

一個經常性憤怒的人變得經常性慈悲

這除了是一種進步外,不也是修行有否成果的標準嗎?

乙:

真有人透過這種方式達成了嗎?

或是說,你有透過這種方式達成了嗎?

亦或仍然持續在追逐著?

乙:

我想要這個,我不想要那個

為了這個,我得除去那個

追求這些不同現象(無論高低)

不就是持續地在強化頭腦的認同嗎?

「這個好,那個不好。」

如果你的方向是朝向覺醒

那麼無論現階段你所經歷到的是什麼

重心就不在能否將你所經歷的轉化為好的

而是,你是否無認同那些經驗

並用那些經驗來形塑一個「我」的存在。

「我在進步,我在退步,我不上不下。」

「我現在是好的,我現在是差的,我現在有缺乏。」

甲:

你是指我把重心放在現象的變化、經驗的好壞

這其實仍是追逐幻象而非覺醒?

乙:

認同於身體、情緒、頭腦

或是說,認同本身即非真相

無論你認同的是何種現象

在認同的那一瞬間,不就掉入幻象裡頭了嗎?

若無有認同,那麼就即刻從故事裡走出來

從進化和時間中走出來

只有此時此刻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0-7-9 23:13 , Processed in 0.0913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