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802|回復: 0

你騙不了任何人,除了你自己。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4-28 11:06: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鍾愛的師父,如果去掉嫉妒、佔有、執著、索求、期待、慾望以及幻象,我的愛還會留下任何的東西嗎?難道說所有我的詩以及熱情都不過是謊言嗎?難道說我的愛的痛苦僅是跟痛苦有關,而不是跟愛有關嗎?我什麼時候才能學會去愛?或者愛不是一個學習,而是一個禮物,一個別的東西的衍生物?一個從天而降的恩惠?


奧修回答:

       撒提亞,愛無法被學習,愛無法被培養——被培養的愛將一點也不會是愛;它不會是一朵真正的玫瑰花,它會是一朵塑膠花。當你學習某個東西時,那意味著那個東西是從外在而來;那不是一個內在的成長。而如果愛是真實的、真正的!那麼它必須是你內在的成長。


       愛不是一個學習而是一個成長。所有在你這一部份需要做的不是學習愛的方法,而是脫掉學習到的不愛的方法——那些障礙得要被移開,那些阻擋得要被摧毀——那時愛就是你的天性、自發性的存在。一旦障礙被移開,石頭被丟開,愛就會開始流動。愛已經在那,藏在很多石頭下,泉水已經在那,愛就是你的本性。


       愛是個禮物,但不是某個將在未來發生的事:愛是一個已經跟著你的出生而發生的事。去存在就是去愛;有呼吸的能力就足以有愛的能力。愛就像呼吸一樣:呼吸對肉體的意義就如同愛對靈性的存在一樣。沒有呼吸肉體會死亡,沒有愛靈魂會死亡。


       所以第一件要記得的是:它不是某種你可以學習的事。如果你學習,你將錯掉整個意義;你將學到某些在愛的名義之下的其他東西,而那會是假的、偽造的。偽幣可以看起來像真錢一樣;而且如果你不知道真的,假的就可以一直蒙蔽你。唯有藉著知道真的,你才會有能力分辨真和假的不同。


       而這些就是障礙:嫉妒、佔有、執著、期待、慾望……撒提亞,你的恐懼就在那堙X—「如果所有這些消失,我的愛還會留下任何東西嗎?」


       你的愛不會留下任何東西,只有愛會被留下……但是愛和「我」或「你」都無關。事實上,當所有的佔有、所有的嫉妒、所有的期待消失後,愛不會消失——而是你會消失,自我會消失,這些都是自我的影子。


       不是愛在嫉妒。再仔細看、注視、觀照一次:當你感到嫉妒時,不是愛在感到嫉妒,愛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嫉妒——就好像太陽從來不知道什麼是黑暗——愛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嫉妒。


       是自我感到受傷,是自我感到競爭並處於永遠的鬥爭中。是自我野心勃勃,想要比別人高,想要成為某號人物;是自我開始感到嫉妒,佔有慾——因為自我只能藉著佔有而存在。你佔有我越多,自我就越被增強;沒有佔有自我無法存在——它依靠佔有,依賴佔有——好比你有越多錢、越多權力、越多名利、一個漂亮的女人、一個漂亮的男人、漂亮的小孩時,自我感無限的被滋潤——當佔有消失,當你完全不佔有任何東西時,你不會在內在發現自我,將不會有任何人可以說「我」。


       如果你認為這就是你的愛,那麼你的愛當然也會消失,因為你的愛不是真正的愛。它是嫉妒、佔有、恨、憤怒、暴力;它是一千零一件東西——而不是愛,它們假扮成愛。因為所有這些東西是如此地醜陋,它們不能沒有一個面具而存在。


       如果你看見所有這些東西的真實面目……它們是如此地醜陋以至於你甚至無法忍受跟他們在一起一分鐘,所以它們不會准許你看見它們的真實面目。嫉妒假裝成為愛,佔有製造一個愛的假面具……於是你可以鬆一口氣了。


       撒提亞,你騙不了任何人,除了你自己。


       穆拉那斯魯丁正經過一個墓地。他看到一個墳墓;在那個墳墓上有一塊墓碑上寫:「我不是死掉——我只是在熟睡。」


       穆拉大笑。他說:「你騙不了任何人的,除了你自己。」


       撒提亞,這些東西不是愛,所以你知道的那種愛,你到目前為止知道的愛會消失——它沒有任何的詩包含其中。是的,熱情是在那,但熱情是一個發燒的狀態,熱情是一個無意識的狀態;熱情不是詩。真正的詩只有被諸佛所知——生命的詩,存在的詩。


       你們所謂的詩和熱情都不過是謊言——戴著美麗的假面具。在你們的一百個詩人堙A有九十九個詩人不是真正的詩人,而是處在一個混亂、情緒化、熱情、發燒、慾望、性慾、肉慾的狀態中。在你們的一百個詩人中只有一個是真正的詩人。


       而真正的詩人也許從未做出任何的詩,因為他的整個存在就是一首詩——他走路的方式,他坐的方式,他吃的方式,他睡的方式——這都是詩。他的存在像一首詩。他也許創作詩,他也許沒有,但那是無關緊要的。


       而你所謂的詩只不過是在表達你的發燒,你的意識的發熱狀態;它是一個瘋狂的狀態。熱情是瘋狂、盲目、無意識的,而且它是一個謊言。熱情是一個謊言因為它給你一種好像它是愛的感覺。


       愛唯有在靜心發生後才有可能。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歸於你存在的中心;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放鬆,安歇在你的存在;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完全地單獨而充滿著喜樂,你將永遠無法知道什麼是愛。


       愛看似是由於很深的孤獨而開始的關連;愛的表達像是連結,但是愛的源頭不是在連結上;愛的源頭是在靜心上,當你是絕對快樂地處於你的單獨中;當你完全不需要別人;當別人不是一個必要時,那麼你就是有能力愛。如果別人是你的需要;那麼你只會剝削、控制、支配,但你不會愛。


       因為你依賴別人,出於恐懼佔有慾就會升起——「誰知道?這個人今天和我在一起;明天也許他就不是和我在一起了。誰知道下一刻的事?」你的女人也許曾經離開過你;你的孩子也許已經長大成人,而將離開,你的丈夫會遺棄你。誰知道下一刻的事?出於那個對未來的恐懼,你變得佔有慾強,你創造一個束縛纏繞在你認為你愛的人和你的身上。


       但愛不可能創造監獄——如果愛會創造監獄,那麼恨豈不是無事可做了。愛帶來自由,愛給與自由;愛是不佔有。但那唯有在你已知這一個完全不同品質的愛時才會有可能:那不是出於需求而是出於分享的愛。


       愛是分享滿溢的喜悅——你太過充滿著喜悅,你無法容納它,你得去分享它。於是會有詩,於是會有某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超乎尋常的美,它來自那超越的。這個愛無法被學習,但阻礙物可以被移開。


       我說過很多次:學習愛的藝術,但我真正的意思是:學習移開所有那些阻礙著愛的藝術——這是一個相反的過程。這像是在挖一口井:你不斷地移開一層又一層的土、石頭、岩塊,然後突然間就會有水了。水一直都在那;它是一個伏流,現在你已經移開所有的阻隔,就會得到水了。愛也是一樣;愛是你存在的伏流,它已經在流動了,但有很多的石頭,很多的土必須被移開。


       這是我說學習愛的藝術的意思。這實際上不是學習如何去愛,而是脫掉對不去愛的學習。


       一旦你歸於自己存在的中心,根植於你的存在時,你將會充滿著神典,好像神已穿透你。你是空的,而神開始降臨到你身上,他唯有當你不存在時才能降臨:你的不在變成他的在。


       神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在。兩把箭無法存在於同一把箭鞘中——不是你在,就是神在;你得消失、蒸發。門徒的目的為的就是你的不在。


      但是,撒提亞,目前雖然這些話會傷害你,因為它們非常具有摧毀性……我所說的話將會震撼你。你曾經相信過你的詩、你的熱情、你曾經相信過你的幻象和夢想,你曾經因為這些東西而感到偉大。而我卻說:這一切都是無意義的,雖然大部份的人生活在這樣的幻想中,但這些都是海市蜃樓。如果你真的想要邂逅生命,你就要準備好面對很多的震撼,你就要準備好被打成碎片。


      師父的作用是要摧毀你,因為唯有你被摧毀後,才能創造那個背景好讓神被感覺到。你的死亡是一個神聖的存在的開始。


       死亡!讓自我死亡、讓你的過去死亡,而後你將重生。那個重生將使你超越死亡,超越時間,超越痛苦,超越這個世界——如佛陀所說的:「超越此岸。」


摘自:法句經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0-2-26 02:31 , Processed in 0.07609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