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4117|回復: 2

不要將你們的關係視為理所當然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2-2 15:48: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先生很全然地愛我,在他的一生當中,他從來不會去想其他的女人,我們生活在一起已經二十五年了,我簡直無法相信,雖然它是真實的。關於這件事你覺得怎麼樣?

奧修:
      我也無法相信!

      從前有一個人,他的名字叫作「不能相信的」(Unbelievable),他跟一個很好的女人結婚,他們兩個人是一對很滿意的伴侶。

      有一天「不能相信的」病得很重,他知道他即將過世,所以他就把他的太太叫來,告訴地說:「親愛的,我一生都在使用這個白痴般的名字,現在我即將要過世了,請你答應我一件事——不要將『不能相信的』這個名字刻在我的墓碑上,你可以放一句名言或是一張圖,什麼都可以,但就是不要把我的名字放上去。我不想要將這個名字帶入永恆。」

      所以他太太同意了,當他過世的時候,她放了一句名言在那個墓碑上,那句話是:「在此躺著一個忠誠的先生,他從來不曾出賣過他的太太。」

      自從那一天開始,當人們經過那個墓碑,看到了上面的那些話,就會說:「那是不能相信的!」

      你先生不是死了就是發瘋了,或者也許你碰到了一個佛!但是一個像佛的人要跟你在一起做什麼?

      在一個渡假海灘有兩個朋友在聊天。「當然,所有這些年輕的,幾乎裸體的女孩對我們的先生是一種經常的誘……」其中一個說。

      「也許,」另外一個回答:「但是我完全信任我先生,他瘋狂地愛著我。」

      「喔,」第一個回答:「他難道沒有一些比較明智的片刻嗎?」

      如果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他也一定會愛很多其他的人,或者如果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她也一定會愛很多人,因為愛無法被侷限在一個人身上。如果它存在的話,它是無法被侷限的;如果它根本就不存在,那麼就沒有問題。

      愛就好像呼吸一樣。如果一個人說:「只有當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才呼吸,其他的時間我從來不呼吸。」你將不會信任他,你怎麼能夠信任他呢?如果他沒有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不呼吸,那麼他將會死掉。愛是你靈魂的呼吸。

      但我們就是這樣在做:好幾世紀以來,我們都一直用這種愚蠢的親念來制約人們,然後在世界上創造出那麼多的痛苦、那麼多的嫉妒、那麼多的佔有、和那麼多的恨,那根本是毫無理由的。我們用這種愚蠢的觀念來制約人們,說愛只能一對一:如果它是真的,那麼它是一對一,否則它就是不真實的。剛好它的相反才是真的:如果它是一對一的話,那麼它不可能是真的,它是假的,它只是一種假裝。那麼那個人是在假裝,他們對他們自己不真實,不僅對別人不真實,對他們自己也不真實。

      如果一個男人對美有興趣,他怎麼可能避開而不去看漂亮的女人,他怎麼可能避開而不對她們有興趣?唯一的方法就是完全扼殺了他對美的興趣,但是這樣的話,他將甚至不再對他自己的太太有興趣。那就是目前正在發生的:因為有了這個愚蠢的觀念,認為愛必須是一對一的,所以愛已經從這個地球上消失。唯一可能的做法就是先生不應該愛他的太太,他必須扼殺愛的本能,他必須壓抑美的慨念,他必須忘掉說有美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但是這樣的話,記往,他也無法愛他自己的太太。然後他將會假裝,他將會繼續演戲——空洞的姿勢而沒有實質。如果一個女人被告知:「你只能愛你的先生,甚至不能夠感覺對別人有興趣。」那麼她一定會喪失對她先生的興趣。

      那就是為什麼先生和太太都互相對對方失去興趣,他們經常在吵架,他們一直在找藉口吵架。真正的現象是:他們之所以吵架是因為他們愛的能量不被允許開花,但是他們已經忘了它,因為那個制約非常古老。他們的父母也是以同樣的方式被制約,他們父母的父母也是,它來自亞當和夏娃那個時候,它已經變成了我們的一部分,幾乎是我們血液、骨頭、和骨髓的一部分,而我們甚至沒有覺知到它,它已經深入到無意識裡面。

      所以先生和太太經常都在生氣對方——有時候多一點,有時候少一點,一直都在找藉口生氣。他們看起來是悲傷的,他們一定是悲傷的,他們一定是生氣的,就是為了這個簡單的理由,其他所有的藉口都是假的。我並不是說他們刻意將它弄得虛假,而是他們並沒有覺知到這整個現象。

      簡單的真理是:一個對美有興趣的男人將會保持對很多女人有興趣:一個對美有興趣的女人將會保持對很多男人有興趣。也許她對某一個男人特別有興趣,那是可能的,也許她對某一個男人特別有興趣,所以她願意跟他住在一起,但是那並不意味著她對其他人的興趣就消失了,它仍然會存在。但是如果你跟你先生或你太太去作晨間散步,而你先生告訴你說:「你看那個女人,她是多麼地美!」那麼立刻就會有問題,他不能說它!這並沒有什麼不對,事實上你應該感到高興,你先生仍然是活生生的、健全的,他的輪胎還沒有扁下來!你應該感到高興,他是活的、年輕的,他的眼睛仍然可以看到美,他仍然對美的東西是敏感的,不需要感到嫉妒。

      但是先生不能夠說它,事實上他會假裝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別的女人。他看了,他有在看,他也許戴太陽眼鏡就是為了那個目的!他會找藉口去看那個女人,他也許會開始談論漂亮的樹,他所關心的並不是那棵樹,而是坐在樹下的那個女人!太太知道得很清楚為什麼他會突然對樹木產生興趣,在其他情況下,他從來不曾對樹木有興趣。

      太太也不能對先生說:「這個人看起來很漂亮!」先生將會覺得被冒犯,他的自我會受傷,每一個人都攜帶著這樣的觀念,認為「沒有人比我更漯亮」。每一個人都知道這是全然地荒謬。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是真實的,每一個人都具有一些東西是別人所沒有的。也許這個人有比你更漂亮的眼睛:你也許有一個漂亮的鼻子,而他的鼻子很醜,但是眼睛呢?你也許有一張漂亮的臉,但是他整個勻稱的身體呢?

      人們必須變得更聰明,他們必須懂得欣賞,他們必須互相幫助對方來欣霣,他們必須跟對方說:「你是對的,那個女人看起來很美,或者那個男人看起來很美。」那並沒有什麼不對,它將不會摧毀你的愛,事實上它反而會促進它、加強它。互相真誠地溝通一直都是愛的滋養。每當你開始假裝,每當你被強迫去假裝,每當你被強迫說出你不想說的話,每當你不被允許說出你想說的話,那麼愛就開始消失,距離就被創造出來。

      尼哈里卡,請你幫助你先生再度成為活的,幫助他再度成為健全的,幫助他再度成為敏感的。你對於他的遲鈍和無趣一定有很多貢獻,這是不好的,這是不建康的,這是一種病態。如果他說他一生當中從來沒有想過其他的女人,那麼你要清楚地記住,你也是一個女人——不折不扣的女人。但只是變成一個太太,你並不會比一個女人來得更多。如果她對任何女人都不再有興趣——這個地球上充滿著漂亮的女人——那麼他跟你也無關了,那麼他跟你之間的關係也完蛋了,或者也許是你強迫他跟你了結的。
那就是為什麼你說:「雖然它是真實的,但是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因為你一定在想別的男人,你怎麼能夠相信它呢?如果你還在想其他的男人,你怎麼可能相信你先生不會想其他的女人?

      事實上每當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尤其是先生和太太,在做愛,那麼在床上從來不只是兩個人,一直都有四個人。他在想著其他的女人,而那個女人也在想著其他的男人。那個女人在想著穆罕默德阿里,他則在想著蘇菲亞羅蘭,那麼事情就可以進行得很好!

      太太和先生不要在白天做愛是好的,即使在夜晚也要將燈光熄掉,這樣你們才能夠自由想像,你們可以想任何你們想要想的人。事實上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基本上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不同的類型,還有其他一些小的差別,但基本上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富你們來到了基本因素,它是一樣的,當你在跟一個女人或是一個男人做愛,你已經來到了基本因素,你已經來到了最底層,現在巳經不能再往前進了。

      自然是很好的,關於基本的,它是非常共產主義的,沒有太多的差別,所有的差別都是表面的。

      有興趣並沒有什麼不對。幫助他,他需要你的幫助,因為我自己對千千萬萬對伴侶的經驗是:一直都是女人摧毀了男人。男人假裝成為主人,但他不是。女人對於她是主人非常有自信,所以她可以讓男人說他是主人,她們不介意。

      她們說:「你們可以說它,那是一個很好的劃分:你們可以談論它,你們可以有那個自由,但我們是真正的主人。」

      有一天,我跑去看木拉那斯魯丁,他待在床底下,我問他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為什麼要待在床底下?」

      他說:「有什麼不可以?我是這個房子的主人,我哪裡都可以待!」

      然後他太太出來,她說:「你這個懦夫!你給我出來,我將會讓你知道誰是主人!」

      他說:「沒有人能夠強迫我出來!我是主人,所以我可以待在任何我喜歡的地方!」

      他太太很胖,沒有辦法去到床底下,所以我問他太太說:「現在你要怎麼辦?」

      她說:「你等著!午餐的時間就炔到了,他一定得出來!在床底下,他可以繼續說他是主人,但是在床上,我知道誰是主人!」

      幫助你那可憐的先生,你一定摧毀了他——在不知不覺當中。女性的策略是非常微妙的。使他恢復活力,將他從他的墳墓中帶出來,唯有如此,他才會對你有興趣,他將會感激你。

      所有的伴侶都必須記住:只是變成一對伴侶,你們並沒有變成對方的主人,你們就只是同伴和朋友。不要將你們的關係視為理所當然,它跟佔有無關。男人或女人並不是要被佔有的東西,他們是人,他們必須受到尊重,他們並不是要被使用的工具。先生使用太太作為工具,太太使用先生作為工具,那就是為什麼整個世界似乎都變得那麽醜、那麼瘋狂,每一個人似乎都過得很痛苦。

      那麼多的痛苦是不需要的,那個痛苦裡面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我們所創造出來的。當然,其中有百分之一會留下來,因為身體有它的限度。身體一定會變老,有時候它會生病,某一天,它必須一死,但是那只有百分之一。如果百分之九十九的痛苦能夠消失,那百分之一是可以被接受的,高高興興地被接受,沒有什麼問題。

摘自了解性、超越性
發表於 2013-12-3 23:32: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達摩大哥對愛情的問題
似乎很有心得喔
 樓主| 發表於 2013-12-4 10:40:56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只是剛好看到這書
節錄一些有感覺的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0-1-18 15:10 , Processed in 0.10553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