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143|回復: 0

你所有的悲傷或喜悅,都只不過是你的投射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1-19 10:09: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曾經跟一個教授住在一起,當有一天我談到投射,他不相信每一件事都是投射。他有一個弟弟,我一直在注意觀察他的弟弟,因為他跟我們住在同一個屋子幾乎有三個月。他弟弟變得非常執著於我,我對他也很有與趣,因為我可以看出他有很強的能力可以被催眠。

  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很能夠被催眠,它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百分比——百分之三十三,因為也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是聰明的,而且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對任何內在的找尋有與趣。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是敞開的,可被用的,可以被催眠的。在所有這些事之間一定有某種內在的關係,也許那個能夠被催眠的品質就是一個人能夠向內走的可能。因為在傕眠當中,一個人是藉著別人的幫助向內走,而在靜心當中,一個人是靠自己向內走,但那個路是一樣的。

  所以,為了要向這個人證明——他是一個邏輯的教授,從來不相信任何事,除非你能夠拿出證據——我催眠了他的弟弟。我感到非常驚訝,甚至在第一次的靜坐,他就能夠進入很深而不需要更多的靜坐。我本來想,可能至少要有九次的靜坐,然後才能夠開始實驗,但是他在第一次靜坐就進入很深,所以我告訴他:「明天剛好十二點的時候——明天是星期日,所以我會在家,你也要在家,不要出去。剛好在十二點的時候,你必須去吻你現在躺著的那個枕頭,我會在上面畫一個叉,然後你必須去吻那個叉。」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當我確定它已經烙印在他無意識的頭腦裡,在叫醒他之前,我在他枕頭的角落用紅筆畫了一個叉。

  它幾乎花了半小時的時間才將他帶回來,他進入得非常深。在叫醒他之後,他變正常了,除了一件事之外;他一再一再地看著那個枕頭,尤其是看著那個打叉的地方,然後他會為他所做的事感到尷尬,因為沒有理由要去看著那個枕頭和那個打叉的地方。他有意識的頭腦根本就沒有覺知到,但是他無意識的頭腦在投射某種他沒有覺知到的事。

  隔天,在大約十一點半的時候,他變得非常不安,某種來自無意識的事在進行箸,告訴他要去做某一件事,當然,他認為那件事是瘋狂的……去吻。當時有我在場,他哥哥也在場,我已經告訴他哥哥,他只要坐在那裡看會發生什麼事。

  在十一點的時候,我帶著枕頭來,放在我的手提箱裡面鎖起來。你可以看到那個年輕男孩變成怎麼樣——眼淚從他的眼睛流下來,我問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為什麼哭?」

  他說:「我不知道,但是不要將我的枕頭放在你的手提箱裡,我求你。」

  我說:「但是那有什麼不對?晚上你要睡覺的時候我會將它還給你。」

  他說:「不,我現在就需要它。」

  「有什麼需要?」

  「我不知道有什麼需要,所以我才哭,因為我無法解釋,但是我立即需要那個枕頭。」

  所以我就把鑰匙拿給他,他很匆忙——因為已經快接近十二點了——他將那個手提箱打開,把枕頭拿出來,開始瘋狂地吻那個打叉的地方,就好像任何情人在很多年之後找到了他的愛人。

  我問他,他的哥哥也問他:「你在幹什麼?」

  他說:「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內在的壓力解除了,如此的一個重擔從我的心放下了,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是誰畫了這個叉,為什麼我變得那麼迫切,如果我沒有去吻那個叉叉,我可能會死掉。我必須剛好在十二點的時候做它。那個訊息來自我的內在,我對它一無所知。」

  他哥哥說:「我接受這個證據。」

  當你被一個女人迷昏頭,你認為你的女人只是枕頭上的一個打叉嗎?它是一種生物學上的迷惑,來自非常根深蒂固的無意識的投射——這不是任何人所造成的,這是自然本身所造成的。

  你的賀爾蒙、你的化學、你的生物學,它們都共謀運作來反對你的覺知。

  它們使你變得不安,它們使你不可抗拒地被某人所吸引,你的力量不足以阻止你自己不要被吸引、不要被迷惑,你會像傀儡一樣被拉著走。

  所有的語言都說,人們「墜入情網」,它不是一種巧合。人們的確是掉進愛裡面——掉進無意識裡面,掉進生物學的催眠裡面,掉進本能的天性裡。他們已經不再是有意識的人。所以這種迷惑和愛情事件很快就會結束。一旦你得到了那個女人,一旦你吻了枕頭……就結束了!一個很大的重擔,一個很大的舒解,但它原來是一個枕頭。

  所以它是一個簡單的現象,但是你所吻的那個女人……沒有一些前置的引導,你無法吻,它需要一些介紹——看電影、跳迪斯可,各種活勳都是必要的前置作業。答應各種承諾,送一些花和冰淇淋——這些是前置作業。在所有這些前置作業之後,當你吻一個女人,她並非只是一個枕頭,現在她會黏著你,如此一來你就逃不掉了。現在你想要逃掉,但是你自己的前置作業已經創造出那個監獄,如此一來,你無法達反你先前所說的。

  所有人類意識的追尋者都絕對同意一個觀點:你所有的痛苦或快樂,你所有的悲傷或喜悅,都只不過是你的投射。它來自你無意識頭腦的深處,別人只是像一個銀幕一樣在運作。

  一旦它被滿足了,你就結束了。突然間,那個你原來準備為她死的同一個女人……你現在準備要殺死她。

  很奇怪……這麼大的一個轉變。愛很容易就變成恨,但你還是沒有覺知到愛和恨兩者都是你的投射。當其中一個結束,另外一個就出現。

  的確,一旦你能夠免於痛苦,你就真的自由了。

摘自「普提達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0-2-26 02:42 , Processed in 0.07815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