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61 奧修評論鐘斯鎮慘案

 

  在1978年12月,奧修談到最近的鐘斯鎮慘案。美國基督徒,吉姆.鐘斯牧師和他在圭亞那鐘斯鎮的信徒們自殺或是被屠殺了*。

  *注釋:後來一本書暗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所為,因為鐘斯的團體處在從美國叛變到蘇聯的過程中。

  鐘斯牧師有可能殺死900人,天真的人們,有一個簡單的理由:他在訓練他們去死。你將驚奇地瞭解到在鐘斯鎮這個教派的成員是不允許做愛的。強迫獨身。有非常嚴格的規定:人們不允許走到社區外面去,不允許和外界聯繫。他們與世隔絕地活著,他們都是禁欲者。

  正是因為這個禁欲,他們準備好了自殺。現在人們在尋找原因。有人認為他催眠了人們,有人認為別的什麼--有一千零一個理由在被發現中。最簡單的理由是,他轉移了他們的性愛--那就是全部。性愛很容易被轉移……。

  我反對禁欲主義,因為它們是病態的、不健康的、不完整的。我完全贊成性,我完全贊成生命--因為生命是上帝的殿堂,唯一的殿堂。性是上帝表達在這個世界的唯一方式。

  如果你完全地進入性,進入生命的愛,進入生命主義,進入欣喜,你會發現,深藏在生命中的是上帝自己。生命是他的表現;他是它隱藏的源泉。不要逃離生命--逃離生命就是逃離上帝。所以我的桑雅生不是要棄俗,而是要歡喜。

 

  現在人們問我幾個問題:「這堨i能發生和鐘斯牧師社區相同的情況嗎?」

  這將是世界上最後一個它能夠發生的地方,因為我教你去愛,我教你生命。我的整個努力是使你的能量完全的經歷過生命--什麼也不剩下。如果你完全地經歷過生命,死亡就消失了。即使當你死的時候,你也不會看到死亡發生在你身上--你將只是看到你在換個房子,你在換件衣服。你在永恆的朝聖中。

  我教你生命,我教你豐富的生命。那個不可能發生在這堙苤虴琱ㄛO在教你自殺。它能發生在任何禁欲的社會,任何禁欲的社區。但是我的社區是完全不禁欲的。那就是為什麼基督教徒反對它,印度教徒反對它,耆那教徒反對它,回教徒反對它,每個人都反對它--因為他們都是死亡導向的。我的愛是無條件地支持生命。

  我教你去愛去生活。在這埵漱`是不可能的--何況自殺?即使死亡在這堻ㄛO不可能的。如果你按我在教你的方式死亡,如果你按我在教你的方式生活,你將從來不知道死亡。即使正在死去,你也知道火焰在永遠的燃燒。unio202

 

  就在幾天前,我收到一封來自加拿大的信說加拿大政府正變得關心,非常的關心我的桑雅生以及從加拿大來找我的人。他們在嚴肅地詢問這整個現象,因為他們害怕我的社區也許會變成另一個鐘斯鎮。現在,我感到高興,因為當政府變得關心,那意味著正在發生著什麼。當一個遙遠的國家變得如此關心,以至於他們考慮派一個小組來調查整個現象,那意味著有事情正在來臨,我變成了他們的某種干擾。我應該是在打攪他們的夢。

  基於什麼他們變得如此害怕?因為一個美國桑雅生自殺了,另一個美國桑雅生發瘋了。這兩個實例足夠了……。現在,美國人都發瘋了!你見過一個從沒考慮過自殺可能性的美國人嗎?心理學家們說每個美國人,在他的生命中至少四次考慮過自殺。最高的自殺率是在美國。

  10萬個桑雅生中有一個自殺了--那就足夠了!也是一個美國桑雅生。你對於一個美國桑雅生還期待別的什麼?另外一個美國人發瘋了……這絕對是正常的!但是負面的東西立即抓住了我們的注意力。有多少美國人變得健全,沒人操心。有多少美國人被阻止了自殺,沒有人統計。他們將永遠不被統計。dh0102

 

  現在我的桑雅生在全世界都有大麻煩。就在幾天前很多來信說在澳大利亞,學校、學院、大學的權威人士都很被我的橘衣人所打攪,因為很多老師、很多教授變成了桑雅生。問題在由家長們和他們的聯盟製造出來。問題在產生,因為這些橘衣人和他們的存在可能腐蝕人們的孩子,所以家長們反對他們。天主教的牧師穿著他的袍子而來;他是被接受的,他不造成腐蝕。但是我的桑雅生,僅僅因為他們穿著橘紅的袍子而來,就可能是危險的影響。

  任何不像你一樣表現,不像你一樣生活的人就是可恨的。這也是你在普那的經驗。人們其實不會以任何方式被你傷害--我的桑雅生是你在任何地方能找到的最無害的人--但是人們僅僅因為你看起來不同就反對你。bestil10

 

  一個美國女人寫信給慕拉吉德塞(Morarji Desai)說她的女兒被一個印度大師抓住了,催眠了。「救救我的女兒,把她送還給我。」信中沒有說這個人是誰,是誰催眠了她,有可能那是說我。那個女兒應該在這堙C還有別的地方嗎?

  現在父母們在形成聯合、交際圈、團體來阻止他們的小孩參加任何東方之旅。他們害怕靜心勝過害怕毒品。在美國現在存在著一個家長們的組織來綁架他們的小孩,如果他們成為靜心者的話。然後那些小孩必須交給消除催眠者,心理分析家,來消除他們的催眠--一種洗腦。這是病態的。在加利福尼亞一個心理分析家由於消除催眠被投入了監獄,因為他太熱情了。剛開始家長們給他權力去綁架他們的小孩,然後他開始私自去做。即使父母也無權綁架小孩--一旦孩子成年,沒有什麼父母有這種權力。但是也許他們能做到這個。他們在國會有議員。他們能做到這個,因為法官也是一個家長,一個父親,警察、律師--都是家長;他們能做到,他們能強迫它。

  但是那個心理分析家私自變成了傳教士;他開始綁架。他有一個綁架組織,他開始洗腦式的程式催眠--他稱之為「消除催眠」--於是一個人成為了反靜心的,反東方的,跌還為過去的信徒。如果他是天主教徒,那麼他變成了天主教徒,上教堂;如果他是新教徒,那麼他變成了新教徒並讀聖經。

  這些人害怕--不止現在,他們一直是那麼害怕。佛陀出家的故事只是一個合理的的極端情況。父母們害怕他們的孩子可能會棄絕世界,那是其中永恆的真理。sos116

 

  不僅僅印度的政府害怕我。可笑的是別的國家的政府也在害怕。現在這埵釣茼蛩w國政府的德國代理,觀察著正在發生的事情。現在印度政府害怕為什麼德國間諜在這堙I現在印度間諜在跟蹤德國間諜:大概有什麼事情,不然為什麼德國人對我這麼感興趣?很快別的間諜也會到來!

  這是一個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在任何人身上的地方。他們都是傻瓜!德國人、印度人等等,他們都是傻瓜。他們在沒有必要地浪費時間。

  但是我不是說不要派你的間諜。不斷地派出吧。他們中的幾個註定要成為桑雅生!他們中的幾個已經是了。

  就在幾天前我收到了一封來自德國一非常著名的教授的信,只是告訴我德國新教教會派了間諜到這堙C現在他們變得害怕,因為基督教徒在變成桑雅生。那是危險的。

  你將很快看到各種各樣的間諜在這堙C對他們要很慈愛,幫助他們盡可能多的瞭解我。他們中的幾個註定要成為桑雅生,那將非常震撼他們的政府和他們的教會。

  從新德里一個可靠的渠道,我收到消息,作為德國政府間諜的Eva Renzi在這堙C現在,這是印度間諜所發現的?你看到偏執狂了嗎?你問我說:「為什麼政治家們不斷地誤解你?為了理解我,一點點智慧也是必要的。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