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5-31 奧修與土著居民交流

 

  在印度中部有一個地區——巴斯塔(Bastar)。過去在英國的統治下,它是一個獨立王國,巴斯塔的國王是我的朋友。他成為我的朋友是一個奇特的巧合……。

  我們在同一個車廂堮行,我們看起來很相像。他的鬍子和我那時留的鬍子完全一樣,他穿的是同一種類型的長袍,裹著一條倫吉(lunghi)。我們坐在同一個車廂堙A相互打量,我想:「這真是奇怪。」他也在打量我、觀察我,他也在想:「這是怎麼回事?」

  最後,他對我說:「我們看起來太像了。你從哪裡來?」我告訴了他。他說:「真是奇怪……那你要去哪裡呢?」

  我們去的地方是一樣的——都是瓜里爾。而且我們都是瓜里爾女王馬哈拉尼(maharani)的客人。我們都是去參加一個年度大會,她稱之為全體宗教的世界大會。

  他是去代表土著居民發言。他們沒有宗教信仰,他們沒有任何有組織的宗教或者教義;他們沒有任何經典,他們沒有任何教士。因為他受過教育,所以他代表了無宗教信仰者。

  我被邀請是因為某種誤解。馬哈拉尼一定看過我幾本書,她以為我是個宗教人士。在會議的第一天,她非常擔心,因為王宮埵雂皉5萬個人……。

  那是個美麗的王宮,它的場地很大,每年可以容納5萬人。不過我一講話,她就崩潰了。她失眠了。半夜12點她敲響了我的門。我在會議結束後10點鐘和她分手。我想不出誰會來敲我的門,於是我打開門,正是女王本人。

  她說:「我睡不著覺。你粉碎了我所有的觀念。現在,我不能讓你明天再發言了。」這個大會要持續7天,我只發了一次言。她說:「我的兒子想見你,但我阻止了他。」她說:「我覺得你說的都是真的,不過它違反我們所有的信仰,和我們所有的宗教情感相抵觸。」

  我說:「你想要真理,還是想要謊言和安慰?」

  她說:「我明白,但我的小兒子太年輕了,他要繼承王位,他會立刻受到你的影響。」她請求我:「看在我的份上——即使他來了,也不要讓他進來。」

  於是我說:「如果我不發言,我就沒有必要留在這堣F。你要我講七場,現在才講了一場,你就不幹了。讓我自己來吧。那5萬人會叫我講的。」

  她說:「我知道,因為你似乎是他們唯一感興趣的人,那堣@點聲音都沒有。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安靜的一群人。那些牧師一直在講,誰在乎呢?他們老是重複同樣的東西,年復一年都是同樣的教條。這是第一次」,女王對我說:「我明白了什麼叫掉下一根針都聽得見。所以他們會要求,但這有困難,因為所有其他的參與者都完全反對你。」

  她說:「你會惹麻煩的,我不想有麻煩。」

  我說:「你不明白,如果你想留下這些人。你才會有麻煩。」

  這時候,巴斯塔的馬哈拉亞(maharajah中譯:大君)也進來了。他住在我隔壁的客房。他對我說:「你幹了一件漂亮的工作,如果你必須要走,那我和你一起走。」

  我們就這樣成了朋友。他邀請我去他的地區。所以我從瓜里爾直接去了巴斯塔。那娷鬙囧蝶葦僈楚C他把我介紹給巴斯達人。他們都是土著人,他們過著幾乎全裸的生活。當他們要去首都傑格德爾布爾 (Jagdalpur),他們就圍上一小塊布。不然,在深山老林堙A他們就赤身裸體……

  這些土著的小孩子根本不做夢。

  弗洛依德無法想像還有完全不做夢的人,因為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宗教都非常壓抑。

  在那種文化下長大的人無法想像,在世界上還有土著人,他們隱藏在密林堙A過著絕對自然的生活。那些人從來沒有聽說過任何壓抑。

  你可以問一個女人,甚至摸她的乳房:「這是什麼?」——她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她不會覺得被冒犯。她會說:「這是給我的孩子餵奶的」,她沒有觀念說「你摸我的乳房,你是在非禮我。」她不會尖叫,她也不會去任何警局;事實上,那堥S有警局。

  人們非常天真,很少出現殺人的事情。在馬哈拉亞的一生中,這也許發生過兩次。然後那個殺人的人自己去了首都,因為只有首都才有警局和法院。他去警局,告訴他們:「我殺了個人,我要受到懲罰。」否則的話,沒有人會知道他殺了人。沒有人去那些密林。他們住在山洞堶情F沒有人去那堙C他們有非常美麗的山洞。

  他們是很美的人。你不會發現有任何胖子,你也不會發現有任何瘦子——他們看起來都差不多。他們都很長壽,他們過得很自然。他們對於性也是很自然的,也許他們是印度留下的唯一自然的人。

  如果你們希望人們不要變態,那麼全世界都應該完全照他們那樣去做。在各種心理疾病後面的就是性變態。在巴斯塔,我第一次發現人們完全是自然的。

  在女孩和男孩到了年紀以後——就是在13歲和14歲……在他們村子堙A就在村子的中央,他們搭了一個和他們茅屋一樣的竹樓。當女孩開始來月經,她就必須呆在村子中央的竹樓堙C當男孩到了14歲,可以勃起了,他就必須生活在……當所有的男孩和女孩變成性成熟,他們就開始住在一起,睡在一起,但有一個條件——那是一個美麗的條件——就是男孩和一個女孩一起睡不要超過3天。所以你必須熟悉村子堛漕C一個女孩,而每一個女孩也就熟悉了村子堛漕C一個男孩。

  在你決定和某個人結婚之前。你必須和所有的同齡女人一起生活,在你和所有的女人都試過之後,你才做出選擇。其中完全沒有嫉妒,因為從一開始,每個男人都和每個女人一起生活。每個男孩都有機會瞭解村子堛漫狾酗k孩,每個女孩都有機會熟悉村子堛漕C個男孩。

  所以不存在嫉妒的問題,也完全沒有競爭的情緒。這只是一個實驗、一個機會,讓每個孩子都瞭解和不同的人交往,找出誰適合你,你和誰在一起覺得最快樂,你和誰一起同居最和諧,誰讓你心動。也許這是找到靈魂伴侶唯一科學的方式。

  不過這些人被稱為未開化的,而傳教士正在做開化他們的偉大工作:開設學校、醫院。他們不需要醫院。他們是非常健康的人,是這些傳教士給他們帶來了各種疾病。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淋病,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各種性病。是這些傳教士帶來了疾病,然後開設了醫院。

  傳教士給他們帶去了貧窮的觀念。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點——他們都是平等的,都一樣窮。沒有比較的問題,所以他們生活得自在、健康,每天只吃一餐。他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健康。

  最近科學家在老鼠身上進行實驗,他們感到疑惑。他們用同樣類型的兩種不同老鼠。對一種老鼠,他們儘量給它餵食——這是美國老鼠。而對另一種老鼠——巴斯塔老鼠,他們只給它吃一次。他們感到驚訝。那些他們儘量餵食的老鼠只有吃一次的老鼠一半的壽命。它們的比美國的傢伙要多活一倍!

  所以巴斯塔的人更加長壽,不過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活了多久,因為他們不會數數。他們要活到100歲很容易,要活到120歲也很容易。如果你深入叢林堨h尋找,你也許會找到150歲的人。他們並不知道——你必須得搞清楚。而且他們看上去也沒有那麼老。

  連最年長的人都在繼續勞動。生活是艱苦的,不是也是美麗的。每個夜晚——特別是在滿月的夜晚——他們盡情地跳舞。一整天他們都在辛勤地勞動,所以他們在晚上跳舞。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沒有你必須和你妻子跳舞的問題。人們不斷交換舞伴。這是一種社交行為,並不存在佔有的問題——你要和自己的妻子跳舞。如果她和別人一起跳舞,你就表現出嫉妒,你就看上去想殺人。

  我觀看過他們跳舞。他們看起來太美了。不存在任何欲望的問題,因為他們都滿足了,他們性是滿足的,他們的身體也是滿足的。

  他們不做夢。我問過許多人。我也問過馬哈拉亞。他說:「他們不做夢,但是我要做夢,因為我受過教育。他們摧殘了我。我出生在這些小山堙A我希望留在這堙A沒有教養、沒有文化,就和這些人一樣。他們的喜悅是有傳染性的,他們的歡笑是有感染力的。但是他們什麼夢也不做。」

  不需要做夢。做夢的需要是被壓抑的道德、壓抑的神、壓抑的牧師創造出來的。這些人就是造夢者。然後另一種牧師出現了——心理分析師。他們剝削你們的夢。一種牧師創造夢,而另一種牧師……兩種都是猶太人。celebr06

 

  我也許告訴過你們:我曾經在印度中部呆過,那埵酗@小塊原始部落的土地——巴斯塔。我經常去那堿搕H類在一萬年前或者一萬兩千年前是什麼樣子,因為他們非常落後。他們赤裸地生活;他們吃生肉。

  我去研究人類是如何生存與發展的。我呆在那堙K…在那個時候,巴斯塔是個國家,巴斯塔的國王是我的朋友。他是個非常英勇的人,他非常愛我,他就是因為我被殺害的。

  印度政府害怕了,因為他是一國之君,而且他受到我很大的影響。他允許我使用巴斯塔的熱帶叢林,使用他在山上所有的旅館,他們以為如果他想要……因為他被土著人當成神來膜拜,就像在過去,每個國家都把君王當成神來膜拜一樣。他們依然生活在過去,他們不是現代人,如果他說任何關於我的話,他們都會不加思索的接受。

  中印度的內閣部長非常反對我。他是個婆羅門,他想禁止我進入巴斯塔。他告訴了國王;國王拒絕了。他說:「他是我的朋友,我喜歡他說的話——而且我不受任何人的管制。」找了個藉口,警方採取了行動,那個國王被殺死了……他中了36槍;他沒有生還的機會。他的名字是賓迪奧(Bhanjdeo)。就是因為他,我在他的國度堥犰陬晶麊漲菪恁C

  我住在他的一家旅館堙A我看到部落中央有一大團篝火——這個部落把他們美麗的小屋圍成一個圓。我去了那堙X—那時一定是晚上九點或者十點——一個基督教傳教士在教導他們,他說真正的宗教、唯一的宗教就是基督教。

  我就和人群站在一起,那個傳教士沒有注意到外面還有一個人。他有一桶水,旁邊有篝火——那是個涼夜。他從包堮野X兩個塑像;一個是印度教的羅摩神,另一個是耶穌基督。

  他說:「你們可以看到這些塑像:一個是羅摩——你們膜拜的印度神——還有一個是耶穌基督;他是我們的神。我會給你們演示對他們的測試。」他把它們兩個都放到水桶堙C羅摩沉下去了,而耶穌漂在水上。

  他說:「你們看到了吧!——這個傢伙連自己都救不了;他怎麼可能救你們呢?再看看耶穌基督:他活著的時候曾經在水上行走;連他的塑像都會漂浮!他可以拯救你們。」

  許多可憐的土著人都點頭同意:「確實是這樣。你們可以看到——沒有問題。」

  我對自己說:「這我倒是從來沒有想過——原來這些土著人是這樣被轉化成基督教徒的。」我站起身,走過去把兩個塑像從桶堮野X來——羅摩和耶穌——我一拿起它們,我馬上就感覺到,羅摩的塑像是用鐵做的,完全漆得跟耶穌的塑像一模一樣;而耶穌的塑像是用很軟和很輕的木頭做的。於是我問那些土著人:「你們聽說過你們經典埵酗籅煽試嗎?」

  他們說:「沒有。」

  「那你們聽說過火的測試嗎?」

  他們說:「是的!」……因為在印度教的經典堙A火的測試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沒有人聽說過水的測試。

  我說:「所以現在你們可以看到……」我把兩個塑像都扔進篝火堶情C耶穌馬上就著火了!那個傳教士想溜。我說:「抓住這個人,不要讓他跑了!讓他看看這出好戲。現在,羅摩在火堣@點事都沒有;而耶穌已經沒有了。」

  那些土著人非常高興,他們說:「這是真正的測試,這個人在欺騙我們;我們從來沒聽過水的測試。不過我們從來不思考——我們是窮人,我們不思考——我們認可他。如果你不在這堙A他就把我們都轉化成基督教徒了。這就是他的方法;他把叢林堛熙\多部落都轉化成了基督教徒。這是他唯一的把戲。」

  我說:「你們想怎麼辦?——我們要不要讓他也進行火的測試?」

  他們說:「這太棒了,但是這會比較危險,因為他會著火;他無法拯救自己。」他嚇得渾身發抖,這些人……如果我讓他們做,他們肯定會把他扔進火堙I

  他說:「我再也不做這樣的事情了。」

  「但是」,我說:「這完全是醜陋的。你不是在提倡宗教;你是在欺騙可憐的、天真的人——而你稱之為轉換信仰(conversion)。」

  任何高貴的哲學都不信奉轉換信仰。耆那教不信奉這一點。它只是把所有的寶物都展示給你們,如果你們有興趣,你們就可以加入這個行列,不過沒有人想要轉化你們。transm25

 

  有個人一生都在印度開辦用於土著兒童的學校。他是甘地的信徒。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遇到了我,因為我去過那個原始部落。我從各個角度研究那些土著人,因為他們是那個時代活生生的標本,當時人們還沒有背負那麼多各種各樣的道德、宗教、文明、文化、禮儀和禮節。他們單純、天真,仍然是野生的、鮮活的。

  這個人要去城市媊w款、開辦學校和招聘老師。我們在半路上見面。我說:「你在幹嘛?你以為你是在為這些人進行偉大的服務嗎?」

  他說:「當然!」

  他很傲慢地說:「當然!」我說:「你並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城市堛瑣ヴ掑騄o些學校要好:它們對人類有什麼幫助呢?如果那些學校、學院和大學無法給人類提供任何幫助,你以為呢?——你的小學校會幫助這些可憐的土著人嗎?」

  「你所做的一切將會破壞他們的原始性。你所做的一切將會破壞他們原始的野性。他們仍然是自由的:你的學校只會給他們製造麻煩。」

  那個人驚呆了,不過等了幾秒鐘,他說:「也許你是對的,因為偶爾我也會想,全世界到處都有這些學校、學院和大學。我的小學校又能做什麼呢?不過隨後我又想,既然甘地命令我去給土著人開辦學校,我就要遵照我師父的命令。」

  我說:「如果你的師父是個白癡,那並不意味著你必須要一直遵照他的命令。現在,停下來——我命令你!還有我告訴你,你為什麼一直做這些事情——這只是為了逃避你自己的痛苦,逃避你自己的不幸。你是個不幸的人;任何人都可以從你的臉上看出來。你沒有愛過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愛過你。」

  他說:「你是怎麼猜到的?——因為確實如此。我是個孤兒,沒有人愛我,我是在甘地的社區堛齯j的,在那堙A只有在禱告中才談愛;否則愛不是一件被提倡的事情。有嚴格的戒律,有某種嚴格的控制。所以確實沒有人愛過我;你是對的,我也沒有愛過任何人,因為在甘地的社區堙A談戀愛是不可能的。這是最大的罪孽。」

  「我是甘地欣賞的人之一,因為我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連他自己的兒子都辜負了他。他的兒子德瓦達斯(Devadas)愛上了雪利(Rajgopal Chary)的女兒,然後他就被趕出了社區;他們結婚了。甘地的私人秘書帕亞里拉(Pyarelal)愛上了一個女人,他們秘密相愛了7年。當這件事暴露了,這成了一起醜聞,一起相當大的醜聞。」

  我說:「太離譜啦!不過甘地的私人秘書……這就意味著,其他人呢?」這個人受到讚揚,因為他從來不和女人接觸!甘地派他去原始部落,他一直照他師父的話去做。

  但他對我說:「你把我搞亂了。也許確實如此:我只是在逃避自己,逃避我的傷口,逃避我自己的痛苦。」

  首先,所有對拯救人類感興趣的人都是非常自我的。他們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其次,他們非常病態。dark01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