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5-14 奧修談前世記憶

 

  大自然有一個美麗的設計:每一次死亡來臨之後,你都會深深的忘記你的前世。實際上所有關於生命的記憶仍然在那兒,但是脆弱的人類發現哪怕只是對生命有一點點的意識也是很難的,如果如此多世的記憶一下子被記起來的話,你會神經錯亂的,這是一個大自然的保護機制。

  有一次……

  我在賈巴爾普爾的時候,有一個小孩被帶來見我,那時她看起來只有九歲,她能夠完完全全的記起她的前世,實際上不應該說那是她的記憶,而是她的前世和這一世是連續的,這是大自然偶然犯的一個錯誤,在前生和今世之間沒有設置那個記憶的隔離。

  在距賈巴爾普爾八十英哩的地方,有一個叫卡特尼(katni)她就是出生在卡特尼但她記得在賈巴爾普爾有一個家,她記得她的名字,她的丈夫,她的兒子,她的房子,她記得每一件事情。我的一個朋友把她帶來見我。

  我說:「很奇怪,她提到的人就和我的住處有三四個街區的距離。」他們經營著一個加油站,我每天都到那加油,於是我說:「你等一下,請在我的屋子媯奶@下,我去把他們叫來──帕薩克兄弟。我把他們叫過來,驗證一下,這個女孩是不是能記起他們來。」因此他們就和僕人以及幾個鄰居過來了。一共有十二三個人集合在一起,看看她是不是能夠從人群中把他倆認出來,她馬上跳起來說:「兄弟,你認出我了沒有?」她從十三個人中把兩個兄弟都認出來了,她又詢問起了母親,孩子們和她死去的父親,她哭起來。這根本不是記憶,這是前世的延續,現在這個女孩到底應該生活在以前的家媮椄O現在的家堙A成了一個難題。

  當然,賈巴爾普爾的家她已經生活了七十年,這個家對她更有吸引力,而在新家埵o只生活了九年,相對來講對她沒有什麼吸引力,但這才是她真正的家,另外一個家只是一個記憶,對她來說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難題。

  兩個家庭也感到很為難,如果她留在賈巴爾普爾她會開始想念另一個家庭的家人,他們怎麼樣了,他們好嗎?但如果她留在現在這個家她又會想要去賈巴爾普爾。

  最後,我提出了一個唯一的解決的辦法,──發生在這個小女孩身上的事是一種很不正常的情況,她需要幾天的深度催眠治療來建立一個記憶的隔離層,她需通過催眠來忘記她的前世。除非她能夠忘記她的過去否則她的一生將會處於混亂和悲慘之中。

  兩個家庭都能接受這個建議,讓女孩做至少十天的催眠治療來忘記她的過去。通過十天的治療後,那些過去就不會浮現在這一世的記憶中了。

  我後來打聽過她的情況,她生活的非常好,結了婚,有了孩子,已經完全忘記了過去,甚至過去的親人再來看望她時,她已經不再認得他們了,但設置在記憶中的那層人為的隔離層非常脆弱,任何意外的事件都可能打破它,或者任何持續十天的催眠都可以打破它,或者一些巨大的打擊都可能打破它。你沒有必要去記憶起前世,這絕對是有益的。我們必須解放我們的心靈。

  在東方人們已經瞭解了心的所有層面,但在東方強調的重點與西方完全不同,在所有這些層面之後,你是純粹的意識。

  西方心理學仍然很幼稚,它只是在上個世紀末才誕生。甚至都沒有一百年的歷史,它通過欲望來研究夢,以此來探索頭腦深處到底有什麼東西。那堥S有任何東西,你只會發現越來越多的記憶,和越來越多的夢,如果你堅持這樣做,你會傷害這個人,因為這很容易讓他被那些已被遺忘的負擔所困擾。

  人是超越頭腦的,你不屬於你的頭腦。

  當你超越頭腦時你將沒有任何記憶,不要再去研究頭腦,不要再去多此一舉,你正在找不必要的麻煩,那會是一場惡夢,你一定要超越頭腦,你必須超越它。

  所有的努力應該只是一點,就是怎麼做到沒有頭腦,沒有夢,沒有記憶,沒有經驗。這樣你就會深深的處於生命的中心。只有那時你才會體驗到什麼是不朽,只有那時你才會知道智慧是什麼。

  讓我來告訴你一件事,以便讓你更好的理解我對你所講的。大約兩三年前,有一位女教授,因為對靜心很感興趣,她來到了我的身邊,她堅持要做Jati smaran來記憶起她的前世,我幫助她一起做這個試驗,但我也告誡她,最好先把她的靜心發展的更深一些再來做這個試驗會更好,否則最好不要去做,這可能會很危險。

  因為只是這一世的經驗對一個人來說已經很難擔負了,如果過去三四世的記憶打破那個隔離重新浮現在你的頭腦中時你可能會瘋掉,這就是大自然的設計:不停的忘記過去。大自然賦於我們忘記的能力要大於我們記憶的能力,這樣你頭腦的負擔就可以不超出它的極限。只有在你的心變的更寬廣的時候,你的心才能負載更多的記憶。如果你的負載超出了頭腦能夠承擔的極限,你會出問題。但她很固執,一直央求我,直到我同意她做這個試驗。

  當記憶終於衝破頭腦的堅冰重新浮現出來時,她在淩晨兩點鐘跑去找我,她看起來處於混亂之中,痛苦極了,她說:「要怎樣才能讓它停下來?我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但當記憶的洪流一旦被解除束縛之後,要阻止它並沒那麼簡單,一旦它衝破了那道阻礙,你就很難再將那道門關上。持續了十五天之後,記憶的浪潮才漸漸平息下來,發生了什麼呢?

  這個女人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虔誠並且有著良好道德的女人,當她身處她前生的記憶之時,她發現她的前世是一個妓女,那些賣淫時的情景再次浮現在腦海中。她的生命被沉重的震撼了,此生的道德觀念傾刻間崩潰了。

  這些經歷並不屬於另外一個女人的幻象,這是同一個女人。那個認為自己是貞潔的女人看到她的前生是一個妓女。這種事經常發生,一個妓女在她的下一世會變成一個貞女,這是前世苦難的反作用力,對前世的那些痛苦和傷害讓她在此生變為一個貞女。

  它們的興趣和態度是完全的不同和完全的相反,它們被完全改變了,這種事總是會發生,它遵循著某種運作規律。

  因此在這個女教授記憶起了前世之後,她受到了巨大的傷害,之所以感到傷害是因為她的自我被打碎了。她從前世記憶的打擊中學到了什麼?現在她想要忘記它,我警告過她在沒有做好充分準備之前不要喚起前生的記憶。

  就在昨天我還接到了幾個朋友的來信,說他們已經做好準備去喚醒過去的記憶,現在那個招喚已經到來,我也相信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我將陪同他們一起去探索他們的過去,無論多遠。當世界發展進步到今天這個階段非常需要人們擁有這種能力,如果哪怕僅僅是一小部份人掌握了這個知識後,我們也會很快破除黑暗,讓世界更快的發展。

(翻譯者至尊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