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奇跡

第十四章客觀真理與一般語(一)

  每次在對外公開的正式演說結束後,葛吉夫會繼續與我們談話。有幾點是他經常不斷在談話中回到的主題。第一點是記得自己以及為了得它必須不斷工作自己。第二點是語言的不完美以及用它來傳達「客觀知識」的困難。

  我以前曾提過,葛吉夫在運用「客觀」及「主觀」這兩個字眼表達時,有其特別的涵義,是以「客觀」及「主觀」意識狀態的分野為基礎。所有我們知道的以普通的觀察方法及其所得的驗證為基礎的知識,以及所有在主觀意識狀態下我們對事實的觀察的科學理論,他稱之為主觀知識;以古老的觀察方法和原則為基礎的知識,事物本身的知識,伴隨「客觀意識狀態」而來的知識以及萬有的知識,對他來說則是客觀知識。

  以下,我將試著就我所能記得的來傳達葛吉夫所說的話。這其中我利用部份葛吉夫在莫斯科的學生所作的筆記,以及我本人與他在聖彼德堡時談話的片段記錄。

  葛吉夫說:「客觀知識最核心的概念之一就是萬有一統與分歧中的一統。在古時,瞭解這個概念的內涵與意義,同時也在其中看到客觀知識基礎的人,會努力尋找傳達這個概念的方法,用別人能懂的形式來表現。對於擁有這種知識的人,不斷傳達客觀知識的概念一向是他們的工作。在這樣的情況下,萬有一統這個概念,亦即這套知識的基礎和核心,必須優先傳達,並且完整與正確地傳達。為了做到這點,概念必須以某種能確保它正確被人們接受的形式來呈現,並避免在傳達的過程中可能遭受的扭曲與腐化。為了達成此專案的,接收這個概念的人會被要求做適當的準備,而概念本身不是以邏輯的形式表現(例如哲學系統試圖為萬物來源之『基礎原則』下定義),就是以宗教的教學形式出現(它們努力創造信仰,並激發情感的波動,以帶領人進入客觀的意識狀態)。從最古老的時代到今天,這二種嘗試或多或少都貫穿了人類整個歷史。它們以宗教教義或哲學主義的形式出現,而成為在企圖結合人類思想與密意思想的道路上,所遺留下來的里程碑。

  「但是,包含統一觀念在內的客觀知識,是屬於客觀意識。當這種知識的表達形式被主觀意識狀態接收時,會無可避免受到扭曲,不但無法得知真理,反而製造更多的迷惑。在客觀意識狀態下,是有可能感知事物的統一,但是在主觀意識狀態下,世界卻呈現出無數分裂及不相連的現象。試圖以科學或哲學的方法將這些現象關連成某種系統,是不會有結果的。因為人無法從分離的片斷事實重新建構整體的概念,同時,在不知道分裂是基於何種法則的情形下,也不能預知整體中分裂的原則。

  「然而,萬物合一的概念也存在於理智的思考。但是,統一與紛異之間正確的關連無法清楚的以文字或邏輯的形式表達,因為語言文字總是有其無法超越的困難。語言文字是在主觀意識狀態下,透過多樣與紛異的印象表達建構而成。它無法充分、完整並清楚地傳達統一的概念,而這個概念在客觀意識狀態下昭然若揭。

  「由於具有客觀知識的人瞭解到一般語言文字的缺陷與不完美,所以他們嘗試以『神話』、『象徵』,特別是『口傳形式』來表達統一的概念。這些形式一成不變地從一所學校傳到另一所學校,從一個時代傳到另一個時代。

  「已有人指出,高等心理中心會在高等意識狀態下運作,它們分別是『高等情感』與『高等理智』中心。『神話』與『象徵』的用意在於觸及人的高等中心,傳達理智無法接受的概念,並藉由這種形式避免錯誤的詮釋。『神話』是為高等情感中心而設,『象徵』則為高等理智中心所設。因此一切試圖以理智理解和詮釋『神話』及『象徵』,或是提供內容摘要的形式及表達,都註定要失敗。只要能運用正確的中心,要瞭解一切事物並非不可能。

  但為了接收客觀知識的概念,事先的準備必須從理智上著手,因為唯有經過適當準備的理智,才能將這些概念傳達到高等中心,而不致引來異樣的成分。

  「用來傳達客觀知識概念的象徵包括宇宙基本律則的一些圖表,它們不僅傳達知識本身,同時也指出通往的道路。物件徵之形成與意義的研究,是準備接收客觀知識很重要的一部份,其本身也是一項考驗。因為如果只在字面上或形式上瞭解象徵,就根本不可能接收任何更進一步的知識。

  「象徵分成基本與從屬二類。第一類包含知識中各別領域的原則,第二類表達現象與統一關係中的主要性質。

  「在這些摘要許多象徵內容的術語中,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就是『在下如在上』(出自Emerald Tablets of Hermes Trisme葛吉夫istus),這句術語說明了所有宇宙的法則可以在原子中發現,或在任何其他依據某種法則而完整存在的現象中發現。同樣的意義也隱含在人與宇宙間的類比,即人為小宇宙,萬有為大宇宙。

  「三力一組與八度音階這二種基本法則,遍及每件事物,是需要同時在宇宙和人身上來研究的。但是對人本身來說,他自己比起身外的現象界是更為可及的知識研究物件。所以當人在致力瞭解宇宙知識之前,必須先研究自己,並瞭解自身之中的基本律則。

  「以這樣的觀點看來,另外一句話——認識自己——就特別具有深意,它也是導向真實知識的象徵之一。研究宇宙及研究自己二者相得益彰;當人研究宇宙及其法則,就是在研究自己;而在研究他自己時,也研究了宇宙。因此每個象徵都在教導我們有關自身的事物。

  「對於象徵的瞭解可以用以下的方法:在研究宇宙的現象時,人首先會看出一切事物都是二種法則的展現,這二者互為對立,以結合或對立的方式產生種種結果,也就是反映出創造它們的法則的主要特性。

  「這二種偉大法則,二元對立與三位一體的呈現,同時可以見於宇宙和人自身。但是相對於宇宙來說,人只是一個旁觀者,再者,他只能看到宇宙現象的一面,而宇宙現象若向四面八方移動,在人看來卻只是向一方移動而已。而相對於自身來說,他對二元對立與三位一體的瞭解,可以一種實際的形式來表現,也就是當他對於這些律則有所瞭解之後,可將二元與三一律則的展現,規範在追求自我知識的道路之中。以這種方式他就把意志之線引進時間之圈,之後再進入永恆之圓環,當這一完成就會為他創造出一個偉大的象徵,也就是所謂的所羅門的印璽(Seal of Solomon)。

  「如果一個人物件徵尚未瞭解,向他傳達其意義是不可能的。這聽起來很矛盾,但是象徵的意義及其本質,只能揭示給那些已經知道象徵涵意的人。之後這象徵就變成他所有知識的綜合體,並成為他表達及傳遞知識的工具,就像它為建構它的人服務一樣。

  「較為簡單的象徵如:

   (圖43)

  「或用來表達這些象徵的數字2,3,4,5,6,與人的內在發展之間具有明確的意義;它們顯示出人在追求自我完美及素質成長的道路上不同的階段。

  「人在一般自然的狀態下都是一個二元,全然由許多二元或『相反的一組』所組成。所有人的感官、印象、情感、思考,都分成正面/負面,有用/有害,必要/不必要,好/壞,高興/不高興;各中心的工作也在這種區分下進行;思考相對於情感,運動的衝動相對於本能的欲靜。人一生中的覺知及反應,都是透過二元性運作。任何觀察自己的人,即使觀察得再少,也都能看出自身的這種二元性。

  「但是,這種二元性似乎會輪流替換。今天勝利的,明天可能會失敗;今天為首的,明天可能變成次要的。每件事都是同樣機械,不受意志掌握,都同樣漫無目標。對自身二元性的瞭解必須始於對機械性以及機械性與意識之間的不同有所瞭解。這種瞭解的先決條件必須是自欺的瓦解;人活在自欺中,甚至會將自己最機械化的行為看成是有意志和有意識的,認為自己是單一的整體。

  「當自欺被摧毀,人開始在自己身上看到機械性和意識的不同,並開始在生命中掙扎著去實現意識,並使機械性從屬於意識之下。為了這個目的,人開始努力設定源自於的明確決定,以對抗二元律則下進行的機械化過程。對人來說,創造一個永恆的第三原則,就是轉化二元對立成三位一體。

  「當人強化這個決定並持續無誤將它帶進所有事件之中,在過去在事件中做為中和力,並產生偶發結果的偶發衝擊,現在會在時間中得到永遠不變的結果,也就是轉化三次元進入到四次元。下一個階段則是轉化四次元進入五次元。五角星形(PENTAGRAM)蘊含許多不同的意義,甚至關於人,也具有多重意義。在這些知識中,首先最無疑問的就是諸中心的工作。

  「人這部機器的發展和素質的提升,是始於機器嶄新而不習慣的功能運作。我們知道人有五個中心:理智、情感、運動、本能和性中心。任何一個中心如果不顧其他中心而強勢發展,就會形成單向過度發展的人,而無法更進一步的進化。但是如果一個人能將他五個中心的運作帶到一個和諧的境地,那麽就能「鎖定他內在的五角星形」,成為一個肉體上無缺點的完人。五個中心完整正確的運作使得它們能與高等中心合而為一,而高等中心能引入原本缺席的法則,使人與客觀意識狀態及客觀知識產生直接而永久的連結。

  「然後,人變成六角星形,也就是藉由鎖在一個獨立完整的生命圈中,能隔絕外來的影響或意外衝擊,而具體表現其內在的所羅門的印璽。

  「到目前為止所講的這些象徵2,3,4,5,6,都被詮釋為一個過程,但即使這樣的詮釋仍然不完整,因為象徵不可能被完整地詮釋,它只能靠體驗,就像自我知識的概念也必須透過體驗。

  「關於人的和諧發展過程,也可以用八度音階的律則來審視,八度音階律提供另一個象徵系統。在這層意義上,每件完整的過程都是從一個do經過連續的音符過渡到下一個音階的do。八度音階的七個基本音符表達了七律,再附加下一個八度音階的do,也就冠上第八音。這七個基本音符加上二個「斷層」和「額外衝擊」,形成九個步驟。藉著合併下一個音階的do,形成十個步驟。最後第十個步驟是前面音階的結束以及下一個迴圈的開始。以這樣的方式八度音階的法則及其所表達的發展過程,包含了1到10的數位。從這一點我們看到所謂數字的象徵主義。沒有八度音階律則或缺乏對八度音階如何在十進位中運作的瞭解,就無法瞭解數字的象徵主義,反之亦然。

  「在西方的神秘主義系統中,有一種稱作「通神加算」的方法,也就是把二位元數以上的個別數字加起來,所形成的數字各有特別的定義。對於那些不瞭解數字象徵主義的人來說,這種綜合數字的方法似乎是完全武斷而且毫無意義。但是對於一個瞭解萬有一統、知其奧秘的人來說,通神加算方法有其深意,因為它將形形色色的存在歸根到統攝一切的基礎法則,並以數字1到10來表達。

  「早些時候我曾提過,在象徵學中,數字與特定的幾何圖形之間有所關連並且互補。在卡巴拉(Cabala)中,也運用字母的象徵並與文字的象徵結合。四種象徵方法——數位、幾何圖形、字母及文字的融合形成一個較複雜,但也更完整的方法。

  「此外,也有魔術的象徵學,煉金術的象徵學,占星術的象徵學以及把它們統合為一的塔羅象徵系統。

  「這些象徵系統都是用來傳達統一的概念,但是落入無能無知者的手上,無論有再好的用意,同樣的象徵都會變成迷惑的工具。原因是由於象徵不能被看作具有絕對、限定的意思。象徵本身在表達無盡紛異統而為一的法則時,具有無數的面向,傳達象徵的也人須具備同時從不同角度看出象徵的能力。象徵一旦被轉換成一般的語言文字,就會變得僵化呆板,很容易成為「自身的反面」,將其意義局限在狹隘的教條框架中,甚至不給予相對的自由用邏輯來檢視一個物件。這會導致只從字面瞭解象徵,只賦予象徵一個意義,真理又再度罩上一層謊言的外衣,要發現它需要努力否定這一層使象徵本身失去概念的外衣。我們都知道,來自宗教、煉金術,特別是魔術象徵的假像,是在於那些只看象徵表面字意,並只局限單一解釋的人。

  「同時,物件徵有正確的瞭解就不會導致爭論。它使知識更具深度,不再停留於理論層面,這是因為它加強了朝向真實成果的掙扎,朝向知識與素質的結合,也就是朝向偉大的做為。純粹的知識無法被傳達,但是透過象徵,知識好像蓋上一層面紗,不過對那些渴望及知道如何看出象徵的人,這層面紗就會變成透明。

  「在這個層面上來看,就有可能說明演說的象徵學,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理解這種象徵學。要瞭解所說的內在含意,聽者必須達到某種層次的發展並配合相應的努力和狀態。如果有人第一次聽到這些觀點,還沒有下工夫瞭解它們,就開始反駁、爭辯,堅持他認為是對的但卻毫無關連的意見,如此一來就失去獲得新知的機會。為了要瞭解演說?的象徵語言,事先學習並知道如何去聽是很重要的。在這種處理客觀知識與萬有一統及統一概念的演說中,如果只從字面上去瞭解,終將註定要失敗,而且大部份的案例中,都只會導向更多的假像。

  「關於這一點有必要作一番思考,因為當代理智主義的教育鼓勵人培養尋求邏輯定義,及對所聽到的事物作邏輯辯論的傾向和習慣,人一旦不注意,就會毫無意識地被自己的欲望所捆綁,就好像向那些明確定義意謂著意義不精密的領域中尋求精確。

  「所以,由於我們理智上的傾向,在一個人尚未瞭解一件事物的主要本質之前,向他傳達詳細的明確知識,常常使他難以瞭解這個主要本質。這並非表示明確的定義不存在於真理的道路上,恰好相反,它們只存在那堙A但與我們平常所認為的大不相同。如果有人認為可以藉由明確詳細知識的引導,朝向自我知識的道路前進;認為他不用費力去消化所得來與自身工作有關的建議就可以得到這種知識,那麽首先他應該明白,除非他做了必要的努力,否則無法得到他所尋求的。沒有人能給予他以前沒有的知識,也沒有人能為他做他該自己做的工作。別人所能做的只是給他工作的動力,而在這層意義上,象徵如果正確被接收,就扮演著尋求這種知識的動力。

  「早先我們談過八度音階的律則,事實上,每個過程無論發生在什麽尺度,完全取決於七音程結構法則的漸進發展。關於這一點,已經有人指出每個音符、每個音調,從另一個尺度來看,都是另一個完整的八度音階。介於Mi-Fa與Si-Do之間的斷層,無法被過程中的能量強度所填補,需要外來的「衝擊」或外來的幫助,因此把一個過程和其他過程連結起來。從這一點可以推知,八度音階律則連結宇宙所有的進程,對於一個知道樂節的音階以及八度音階構造法則的人,就有可能明確認知每件事物及每個現象的本質,以及它們與相關現象間的相互關係。

  「有一個特定的象徵可以把所有與八度音階構造法則有關連的知識結合成一整體,它是一個分成九部份的圓圈,線條以特定的秩序把圓周邊的九個點連結起來。

  「在進一步研究它之前,有必要瞭解利用這種象徵的教學,以及這種教學與其他也利用象徵方法傳達知識的系統的關係。

  「為了瞭解這些教學之間的相互關係,有一點必須記住,它們用來導向統一認知的方法,就如同圓的半徑射線向中心移動;這些射線分別愈向中心移動,彼此也就愈接近。

  「形成某一條射線基礎的理論,有時候也可以從另一條射線的觀點來解釋,反之亦然。基於這個理由,有時候在二條射線間形成另一條居間的射線是可能的。但是沒有完備的知識和對基礎射線的瞭解,這樣的仲介射線很容易導致射線間的混淆和錯誤。

  「在這些主要的體系中,有四個多少為人所知,它們分別是:

  1.希伯來體系

  2.古埃及體系

  3.波斯體系

  4.印度體系

  「對於最後一項我們只知道它的哲學,前三者則知道部份的理論。

  「除此之外,在歐洲有二個系統,稱做通神學以及所謂的西洋占星術,這二者皆源於基礎系統的綜合,各具有些許真理的成分。但是二者都不具備完整的知識,因而在試圖將它們帶入實際運用時,只會產生負面的結果。

  「在此所陳述的教學是完全自成一體而獨立於其他體系之外,自今尚不為人所知。它也像其他體系一樣,運用象徵的方法,其中一個主要象徵就是前面提到的分成九個部份的圓形:

  「其圖形如下所示:

  (圖44)

  「圓周分成九等分,周邊六個點連成一個對稱的圖形,而這最高的分割點就是等邊三角形的頂點,這三角形的三個點連結其他分割點,卻不在原來複雜圖形的結構之內。

  「這個象徵是任何書籍或口傳的「占星術」研究所看不到的。那些知道的人如此重視它,以致認為有必要保持這個象徵知識的神秘性。

  「只有一些暗示和部份的描述可以在文獻中看到(注一)。所以有可能看到以下類似的圖形:

  (圖45)

  「或另一種圖形:

  (圖46)

  「這個分成相等九部份,並以直線連結的圓形象徵,表達了七律和三律的結合。

  「這個八度音階包含了七個音符,而第八個音是第一個音符的重覆,再加上二個「額外的衝擊」分別填補Mi-Fa和Si-Do之間的「斷層」,一共是九個元素。(注一)S. Karppe於1901年在巴黎所著的Etude sur les ori葛吉夫ines de lanature du Zohar一書,第200-201頁中,畫有這樣一個分成九等份的圓:

  並附有以下的描述說明:

  『如果以9x9,其乘積會顯示在左邊的數位8以及右邊的數位1;同樣以9x8,乘積會顯示在左邊的數位7和右邊的數位2;9x6也依相同的規律。從9x5起順序開始反轉,也就是代表乘積的個位數字取左邊,代表乘積的十位元數字取右邊。』

  「與完備的八度音階律則相連的象徵,其完整的結構比現在所顯示的圖還要複雜的多。但即使現在這個圖形已經顯示了一個八度音程的內部法則,也指出一個認知某件事物本質的方法。

  「我們所檢視的這個事物或現象,是一個閉鎖的圓,一個永恆回歸、不中斷的流程。這個圓象徵這個過程,圓周邊上的點象徵這個過程的步驟。整個象徵代表Do,亦即一個有規律而完整的存在。它是一個圓-----一個完整的迴圈,也就是十進位法的零,代表一個閉鎖的迴圈。它包含了本身存在必備的一切事物,獨立於周圍事物之外。在過程中階段的連續步驟必須與數位1到9相關連。第九個步驟的出現填補Si-Do的斷層,完成這個圓,也就是鎖閉這個圓,而在這個點上又重新開始新的迴圈。三角形的頂點終結其底邊的二元性,使得最多各式各樣三角形得以出現,就好像三角形的頂點在其底邊線上無限增加。所以每個圓的開始與完成都在三角形的頂點上,在這一點上,始與終同時出現,是圓的閉鎖之處,也是這個永無止境的迴圈堬臚G個八度音階的Do。但是,是第九個步驟結束一個圓,同時又開始一個圓,所以三角形相應於Do的最高頂點以數字9代表,其餘的點以數字1到8排列。

  (圖47)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