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奇跡

第二章:人的四個身體(四)

  「但所有這些道路,苦行僧、僧侶以及瑜珈有個共同點,它們都從最困難的事情開始,要完全改變生活,棄絕一切世俗事物。一個人必須放棄他的家庭,如果他有家的話,棄絕一切娛樂、執著與生活責任,而走進沙漠或寺廟或一所瑜珈學校。從第一天就開始,從他上路的第一步,他就必須對世俗死心;唯有如此,他才能夠希望在其中一條路上達成什麽。 」

  「為了抓住這教學的本質,就必須清楚瞭解,道路是發展人之潛能唯一可能的方式,這也顯示出發展是如何困難與稀少。發展這些可能性並不是個律則,人類的律則在於機械性的影響範圍(『機器人』的狀態)當中。發展潛藏可能性的道路是違反自然以及違反上帝之路。這解釋了各種道路的困難與排斥性,道路小而且窄,但同時也唯有靠它們才有可能達成任何成果。在一般大眾的日常生活中,尤其是當代的生活,道路是個狹小而完全無法察覺的現象,從生活觀點看來,道路根本不需存在。但在這小小現象堙A本身就包含了一切發展人所具有的潛能。道路是和日常生活對立的,是建基於其他的原則與服從其他的律則,並在這其中存有它們自己的力量與意義。在日常生活中,甚至在一個充滿科學、哲學、宗教或社會福利的生活當中,甚至也沒有任何潛藏於道路中的東西能提供發展的可能性。道路使人走向(或應該走向)永生不朽。日常生活,就算是最好的情況,只使人走向死亡而不會有任何其他東西。如果還認為不需要它們的幫助人也有可能進化,那麽,這道路的意義就不可能被瞭解。 」

  「一般而言,人很難信服這個想法;對他而言這似乎是誇大、不公且荒謬,他對『可能性』的瞭解少得可憐,他幻想著,如果他堶戚n是有任何可能性,它們就一定會被發展,而且,在他周遭的環境中也一定有發展它們的方法。不管是全盤否定或承認他自己內在有任何可能性,一般人都傾向相信這些可能性無可避免會自行發展。對於他的可能性或許會全部停留在未發展而消失的這個想法很難讓他接受。從另一方面來看,他也很難接受發展需要他付出極大的努力與忍耐。事實上,如果我們拿那些既不是苦行僧、僧侶也不是瑜珈修行者,以及那些我們可以確信永遠不可能成為苦行僧、僧侶或瑜珈修行者的人,我們也可以確切不疑地說,他們的可能性不可能也不會被發展,為了能掌握接下去所要談的,這點必須清楚瞭解。 」

  「在一般文化生活中人的處境,即使是個知識份子,想要尋找知識都是無望的,因為在他四周的環境中,並沒有類似的苦行僧或瑜珈學校,而西方的宗教已退化到有很長一段時間已無任何生機。各式各樣的神秘主義(occult)與神秘學會(mystical societies)以及以精神主義為名的無知實驗等等,根本不會產生什麽結果。 」

  「要是第四道的可能性不存在的話,人的處境可就真的毫無指望了。」

  「第四道並不需要退隱到沙漠中去,並不需要人放棄與拒絕他先前生活的一切。第四道比瑜珈之道開始得更遠,這意味著人必須為第四道先行作好準備,而且這準備必須在日常生活中求得,同時又必須是非常嚴肅,必須同時顧及許多不同的方面。不只如此,一個人還必須生活在適合工作第四道的條件中,或者至少要在一種不會使工作成為不可能的環境中。必須要瞭解,一個人的內在與外在的生活都有可能產生第四道不可能超越的障礙。還有,第四道沒有一定的形式,像苦行僧、僧侶與瑜珈之道那樣。首先,它必須被找到,這是第一個考驗,它不像其他三道那麽有名,有很多人根本沒聽說過第四道,還有很多人否定第四道的存在或它的可能性。 」

  「同時,第四道的開始比苦行僧、僧侶與瑜珈之道要來得容易些。在第四道上有可能隨著這條路工作而同時待在平常的生活條件中;繼續平常的職業,保留原有的人際關係而不棄絕任何東西。相反的,一個人在工作自己的起點時所置身的環境,也就是說,第四道找到他時的生活條件,是他工作的最好可能性,這無論如何都是他工作的起點。這些條件對他來說是自然的,這些條件就是他自己,因為一個人的生活與生活條件和他這個人很有關係。任何與生活造成的條件有所不同,對一個人來說就是刻意造作的,而在這造作的條件下,第四道的工作就不可能同時觸及他素質的每一面。 」

  「幸虧如此,第四道同時影響人的素質每一面,同時工作三個房間,苦行僧工作第一個房間,僧侶工作第二間,瑜珈修行者工作第三間。在到達第四個房間的路上,苦行僧、僧侶與瑜珈修行者在身後留下許多未完成的事情,他們無法運用他們所達成的事物,因為他們不是全部機能的主人。苦行僧是他身體的主人,但不是情感與理智的主人;僧侶是他情感的主人,但不是身體與理智的主人;瑜珈修行者是他理智的主人,但不是身體與情感的主人。 」

  「第四道與其他道之不同在於它對人要求的原則是瞭解。人必須不做任何他不瞭解的事,除非有老師指導與監督下的實驗。一個人對其所為瞭解越多,他努力的結果便越大,這是第四道的一個基本原則,工作的結果與工作的意識狀態成正比。在第四道上不需要『信仰』;相反的,任何信仰都抵觸第四道。在第四道上人必須要能滿足於自己被告知的真相,而且,直到他滿意之前,他都可以不做任何事。 」

  「第四道的方法在於:在工作一個房間時便同時在另兩個房間做些相關的事----也就是說,工作身體時也同時工作理智與情感;工作理智時也同時工作身體與情感;工作情感時也同時工作理智與身體。這之所以能達成,都幸虧在第四道能運用某種苦行僧、僧侶與瑜珈之道難以獲得的知識,這知識使得同時工作三個方向成為可能。一整套身體、理智與情感並行的系列練習都效勞這個目標。另外,在第四道上,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將工作個人化,也就是說,每個人只能做需要做的事,而不做對他無用的事。這是因為事實上第四道省掉一大堆不必要,以及道路留下的傳統事物。 」

  「因此,當一個人在第四道上獲得意志,他便能運用它,因為他已獲得對身體、情感與理智等全部機能的控制,此外,由於平行且同時工作素質的三個方面,他還節省了很多時間。 」

  「第四道有時稱為狡猾之路,『狡猾者』知道一些苦行僧、僧侶與瑜伽修行者所不知道的秘密,至於『狡猾者』如何得知這秘密-----沒有人知道。或許是他在一些老書塈鋮魽A或許是他繼承來的,或許是他買來的,或許是他從某人那兒偷來的,這些都沒什麽差別。『狡猾者』知道這秘密,且由於這秘密的幫助,使他淩駕了苦行僧、僧侶以及瑜珈修行者。 」

  「在這些道路中,苦行僧的作法最不成熟;他知道非常少,瞭解也非常少。讓我們假設,他在歷經一整月激烈的折磨之後,內在發展出某種能量與某種物質,造成某種的改變。他完全盲目地做,閉著雙眼,既不知目標也不知後果,純粹只是模仿別人。 」

  「僧侶比較知道他要什麽;他被宗教情感、宗教傳統、成就以及救世的欲望引導;他信任他的老師,老師會告訴他做些什麽,他相信他的努力與犧牲都是『取悅上帝』。讓我們假設,他透過一星期的齋戒、持續不斷祈禱、苦難等等能達成苦行僧花一個月折磨自己所發展出來的東西。 」

  「瑜珈修行者知道得更多,他知道他要什麽,他知道他為什麽要,他知道如何才能得到,例如他知道,為了達成目標,必需在他堶掩s造某種物質。他知道這物質在一天之內,透過某種頭腦練習或集中意識便能產生,所以他將注意力放在這些練習上,一整天不允許自己有一絲其他的想法,因而得到他所需要的。以這方式瑜珈修行者只花了一天便得到相同的東西,相較之下,苦行僧得花一個月而僧侶得花一星期。 」

  「但是在第四道上,知識要來得更為精確與完善。一個走上第四道的人完全清楚知道他需要什麽物質來達成目標,也知道這些物質能夠從體內產生,經由一個月的身體痛苦,一星期的情感折騰,或一天的頭腦練習-----而且,如果知道怎麽做的話,這些物質還能從體外引進。因此,他不用像瑜珈修行者那樣花一整天在練習上,像僧侶花一星期祈禱,或像苦行僧折磨自己一個月。他只是準備一小粒藥丸吞下,其中含有一切他想要的物質,以這方式,他不用耗費時間就達成所要的結果。 」

  「還必須做進一步說明,」葛吉夫說,「除了這些適當且正統的方法之外,還有其他人工的方式可產生暫時性的結果,而且錯誤的方法甚至也能產生永久性的結果,只不過是不良的結果。在這些其他的方法上,人也在尋找第四個房間的鑰匙,有時也會找到,但他在第四個房間堜珛o現的是什麽,還沒有人知道。 」

  「有時也會發生第四房間的門被人為的萬能鑰匙打開,在這情況下,房間堳雈i能證明是空的。」

  葛吉夫說到這打住。

  在接著的其中一次談話中,我們又觸及道路。

  「對一位西方的文化人來說,」我說,「當然很難相信一個無知的苦行僧,一個天真的僧侶,或一個從生活中隱退的瑜珈修行者可以走在發展的路上。而一個受過教育的歐洲人,握有『精確的知識』與一切最新的方法和調查,卻沒有任何機會,只是在毫無出路的迴圈當中打轉。」

  「沒錯,那是因為人們相信進步與文化,」葛吉夫說,「根本就沒有進步這檔事,一切都一樣,正如數千年、數萬年之前,外在形式改變了,本質沒變,人還是一樣。『文明人』與『文化人』和最無知的野蠻人有著完全一樣的興趣,現代文明建基於暴力與奴役以及美麗的詞藻,但所有這些關於『進步』與『文明』的美麗詞藻,都只是詞藻而已。」

  這些當然對我們產生特別深刻的印象,因為那是在1916年,當代『文明』最新的表現正以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形式,不斷增長與發展,牽引著越來越多,數以百萬計的人到它的軌道上。

  我想起在這次談話之前幾天,我在Liteiny看見兩輛超大的卡車上,裝滿了一層樓高的、新的、尚未噴漆的木制杖。為了某些原因,我深受這些卡車所震驚,在這些堆得像山一樣高、為那些尚未被截斷的腿所製造的杖。我不由得想像這些卡車肯定也跑在柏林、巴黎、倫敦、維也納、羅馬以及康士坦丁堡等等。所有這些城市我幾乎都了若指掌也深深喜愛,因為它們都是那麽不同,彼此互補又相反。現在卻彼此成了仇家,也對我極不友善。它們為仇恨與罪惡的牆所阻隔。

  我將這些卡車裝載的杖以及我對它們的想法,在聚會忠告之我的夥伴。

  「你還能期待什麽?」葛吉夫說,「人是機器,機器必然是盲目無意識的,他們不可能會是其他的,他們所有的行動都必須依據他們的天性,一切都是發生的,沒有人做任何事。『進步』與『文明』在真正的字意上,只能是有意識努力的結果,它們不能是無意識機械行為的結果,而且,機器堥綵媮棶|有什麽有意識的努力?如果一部機器無意識,那麽,一百部機器也不會有意識,因此,一千、十萬或百萬部機器也一樣。百萬部機器的無意識行動必然產生的結果是破壞與毀滅。這正是一切邪惡所在、無意識不由自主的表現。你們還不瞭解,也還無法想像所有這些邪惡的後果,但這只是遲早的事,時間到了你們就會瞭解。」

  到此,就我所記得的,結束了這話題。

《探索奇跡---無名教學的片段記錄》作者:P.D.鄔斯賓斯基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