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4.你把自行車留在了哪裡?

 

  在靜心過程中,我的頭腦仍以每小時五百英哩的速度持續運轉。我從未體驗過寧靜,而且每次觀照都是極其短暫的,如同閃電轉瞬即逝。我是否是在浪費時間呢?

  你的頭腦運轉得極為緩慢。每小時才五百英哩?!你認為這很快嗎?其實你是極慢的。頭腦快得已無法以速度來衡量。它比光還要快。光速每秒走十八萬六千英哩;頭腦要比它快得多。但沒有什麼可擔心的——那便是頭腦的美麗之處,那是一種極其絕妙的特質!要與頭腦成為朋友,不要與它作對,不要與它爭鬥。

  你說:「在靜心過程中,我的頭腦仍以每小時五百英哩的速度持續運轉。」——隨它去!讓它走得更快。你做一名觀照者。觀照頭腦以如此快的速度飛速運轉。去享受它!享受頭腦的這種遊戲。

  在梵文中這有一個專門的詞語;我們稱它為歇德維拉斯(Chidvilas)——意識的遊戲。享受它!——頭腦的這種遊戲衝向星際,快速地來回穿梭,在整個存在之間跳躍。這當中有什麼不對呢?就讓它成為一種美麗的舞蹈,接納它。

  我的感覺是,你所在做的一切都是要設法阻止它——你不能那麼做。沒有人可以阻止你的頭腦!是的,頭腦終有一天會停止,但沒有人能夠阻止它。頭腦會停止,但那並不是因你的努力。頭腦的停止是出自你的悟性。

  你只需去觀照,並設法弄清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頭腦會如此飛速運轉。’它之所以會如此飛速運轉絕不會沒有緣由的。設法去搞清楚為什麼頭腦會如此急促,它奔向何方——你一定會有所企圖。如果頭腦想的是金錢,那麼就試著去理解它。頭腦本時不是問題所在。你可以去夢想金錢,夢想你中了頭彩或諸如此類的事,然後你甚至會開始計畫如何去花費這些錢,要買什麼或不買什麼。或者,頭腦也可以把你想像成一位總統、一位首相,然後你可以開始去思考現在該做什麼,如何去治理這個國家或者這個世界。只需去觀照你的頭腦!——頭腦的去向。

  在你的深處一定有一個根源。除非那個根源消失,否則你將無法讓你的頭腦停止運轉。頭腦只是遵從你這內在根源的指令。如果有人想到性,那麼就會有性壓抑。觀照頭腦的去向。深入瞭解你自己,去找出你的根源所在。

  我曾聽說:有個牧師非常焦慮。「聽著,」他對他的司事說,「有人偷了我的自行車。」

  「你騎著它到哪裡去了,牧師?」那傢伙問道。

  「我只是在牧區附近拜訪。」

  司事建議牧師最好在星期天佈道時講講十誡。「當你說到‘你不該偷盜’時,我和你一起注意人們的面部表情——我們很快就會有所發現的。」

  星期天到了,牧師開始極其流暢地傳佈十誡,到後來他撇開了他的主線,他改變了他的語題,說得越來越離題。

  「先生,」司事說,「我想你該講講……」

  「我知道,傑爾斯,我知道。但你看,當我講到‘你不該通姦’時,我突然記起我把自行車擱在哪兒了。」

  所要知道的就是你把自行車放在哪裡了。頭腦總是在某種緣由的驅動下才會飛速運轉的。

  頭腦需要領悟覺知。不要竭力去阻止它。如果你設法阻止它,第一步你無法成功;第二步如果你成功了——一個人經過持續幾年的努力會成功——即使你成功了,你會變得非常呆滯。不會有任何三多歷發生。

  第一步你無法成功;幸好你沒能成功。如果你能成功,如果你設法成功了,那將是非常不幸的——你會變得呆滯,你會失去聰明才智,有了高速運轉才會有聰明才智,有了高速運轉才能不斷地敏銳你的思維、邏輯和智力。不要竭力去阻止它。我不支持蠢人,我來這堥瓣ㄛO要使任何人變得愚笨。

  在宗教的名義下,很多人變蠢了,他們幾乎成了白癡——只是一味地要阻止自己的頭腦,卻不明白它為什麼要如此快速地運轉……為什麼會處在第一步的位置?頭腦不會無緣無故地運轉。不深入到緣由中去,不深入到深層的無意識中去,它們只是試圖制止它。它們可以停下來,但他們得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將會以他們的聰明才智的喪失來換取。

  你可以去印度各地走走,你可以發現成千上萬個聖賢、聖雄。凝視他們的眼睛——是的,他們是些善良的人,很好的人,但很蠢。如果你深深地注視他們的眼睛,你將看不到任何智慧,任何閃光。他們是些沒有創造力的人;他們沒有創造過任何東西。他們只是坐在那堙C他們過著呆板單調的生活,他們不是有生命的人。他們從未在任何方面幫助過這個世界。他們甚至沒有創作過一幅畫、一首詩或一首歌,因為即使是創作一首詩,你也需要聰明才智,你也需要頭腦的某些特質。

  我不會建議你去阻止你的頭腦,相反,我建議你領悟它。有了悟性奇跡便會發生。有了悟性,你會逐漸領悟那些緣由,看透那些緣由,而如果看透了那些緣由,緣由就會消失,頭腦就會慢下來。但智慧卻不會因此而喪失,因為頭腦並未遭到逼迫。這便是奇跡。

  如果你不是通過領悟來消除那些緣由,你會幹什麼呢?比如你在開車,你不斷地踩在加速器上,而同時你又想去踩剎車。這樣你會毀了汽車的整個機械裝置。你隨時都可能出車禍。這是不能同時進行的,如果你在踩剎車,那麼就不要碰加速器;不要再去踩它。如果你在踩加速器,那麼就不要踩剎車。不要兩件事情一起做。否則你會毀了整個機械裝置;你在做兩件截然相反的事。

  你有雄心——而你卻要設法去阻止你的頭腦?雄心會產生速度,因此你是在加速——但你卻又在你的頭腦安置了一個剎車。你會毀了你的頭腦整個精細的構造,頭腦是一種極為纖細的東西,是整個存在中最為纖細的一種,所以不要對它幹傻事。

  沒有必要去阻止它。

  你說:「我從未體驗過寧靜,而且每次觀照都是極其短暫的,如同閃電轉瞬即逝。」要感到高興!這甚至也是一種極為有價值的東西。那些閃電,它們不是普通的閃電。不要想當然!有千百萬人甚至連那些隱約的微光都未曾有過。他們從活著一直到死亡,他們從來就不知道觀照是什麼——一刻也不曾知道。你是幸福,你是幸運的。

  但你並沒有心存感激。如果你不心存感激,那些閃電就會消失;只有心存感激,它們才會不斷成長。有了感激之心,一切都會成長。要為你是個幸福的人而感到高興——它們會成長。有了這份確信,事物會成長。

  「而且每次觀照都是極其短暫的。」

  就讓它短暫!即使只有短短的一瞬,那它也是在發生;你也可以有所體驗。而有了這種體驗,你漸漸地會創造出更多這樣的情境。在這樣的情境中,會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事發生。

  「我是否是在浪費時間呢?」

  你不會浪費時間,因為你並不擁有時間。你只能浪費你所擁有的東西。你不擁有時間。無論你靜心與否,時間總會被浪費——時間會被浪費掉。時間匆匆而過。無論你做什麼,無論你是做還是不做,時間一樣會流逝。你無法節省時間,那你又怎麼會浪費時間呢?只有你能夠節省的東西你才可以去浪費。你不擁有時間。那就忘了它!你對時間最好的利用就是獲取那些隱約的微光——因為到最後你會明白,只有那些觀照的時刻保留了下來,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流入了陰溝。你賺的錢,你獲得的威望,你受到的尊敬都流入了陰溝。只有那些你曾有過觀照之電光的時刻,只有那些時刻保存了下來。只有那些時刻會在你離開人世的時候繼續跟隨你——只有那些時刻會跟你走,因為那些時刻屬於永恆,它們不屬於時間。

  它在發生,你應該為此而感到高興。它總是慢慢地,慢慢地發生。一滴接一滴,最終彙成廣瀚的海洋。它是點點滴滴發生的,滴水成洋。你只需心存感激地去接受它,慶祝它,感謝它。

  不要設法阻止你的頭腦。讓頭腦按它自己的速度運行——你只要觀照。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