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十二、舊人類:害怕生命

 

  奧修師父,我比較害怕什麼:生命或死亡?

  幾個世紀以來,舊人類所存在的方式是害怕生命,而不是害怕死亡。死亡,他崇拜,生命,他拋棄。

  所有在世界上流行的宗教都是否定生命的,他們一直將一個思想灌輸到你的頭腦堙A認為去愛生命是錯的,罪人才會愛生命。聖人應該恨生命。他們所有的規範都是這樣在操作和計畫:他們摧毀了你的生命,摧毀了你生命中的喜悅,摧毀了你對越來越多生命的渴望。沒有幫助你去生活得更美、更藝術、更喜樂,他們反而以很多方式來譴責生命,使得你對生命的整個渴望都被毒化了

  他們以一種非常間接的方式教導你去崇拜死亡。如果不是崇拜死亡,那麼拋棄生命是什麼?他們害怕生命,因為生命似乎違反了他們的宗教。一個愛生命的人將不會去管那些廟宇、寺院、或教會,生命本身就足夠了。一個知道生命的深度和高度的人將不會去管說神是否存在,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某種更真實的東西、某種比任何神都來得更確定的東西。所有的神都是假設性的,只有生命才是真實的神。

  很自然地,教士們會擔心.你不應該過份涉入生命的奧秘,因為如果你過份涉入生命的奧秘,誰要成為基督徒、印度教教徒、回教徒、或佛教徒?誰要去崇拜死的神或死的聖人?誰要去聽教士的話?一個有聽到生命本身的歌唱的人,一個有盡情去體驗生命本身的音樂的人,一個有去跳生命本身的舞的人,將不會去顧慮 「相信系統」,他沒有這個需要。

  世界上最醜陋的職業只有兩種:

  一種是妓女,另外一種是教士。

  當然,教士的職業更差,因為妓女只出賣她們的身體,她們不出賣她們的靈魂,她們也不會去干涉別人的自由,她們也不會去摧毀你的喜悅,相反地,她們反而會以某種方式來增加你的喜悅,使它變得更強烈、更燃燒。而教士在販賣神、在奴役人們、在干涉每一個人的生命——他的自由、和他的個體性。他無法忍受看到任何人快樂,因為快樂的人將不會成為他的顧客,他的生意要依靠你的痛苦。你越痛苦,你就越會去尋求教士的忠告,你就越會去崇拜雕像,你就越會在生命之外去尋求某種慰籍。

  這個人生充滿著受苦,你必須去相信這個人生之外的另一個人生,為的是要能夠去忍受這一生、忍耐這一生,否則這一生對一個聰明的人來講真的是片刻難捱。教士們只留下一件事,那就是自殺。他們已經摧毀了生命所能夠的每一件事,他們已經那麼深地毒化了你的頭腦,即使你想要去享受一些什麼……你想要跳舞,但是你發覺某種看不見的鎖鏈綁住了你的腳,你想要唱歌,但是你發覺有某只看不見的手哽住了你的聲音,你想要愛,但是你突然聽到某種聲音來自你的頭腦說你將會犯一個罪,它違反了神,違反了所有神聖的經典。

  沒有人害怕死亡,它似乎難以相信,但是我要重複地說,沒有人害怕死亡,因為你無法害怕某種你所不知道的東西,你無法害怕某種你不認識的東西。關於死亡你知道什麼?你怎麼能夠去害怕那個未知的?是那個已知的在產生恐懼,是那個你今日所過的痛苦生活,你害怕說明天你還要再過同樣的生活。你知道它,你一年又一年都在過這樣的生活,你希望說有某種奇跡會發生,當明天太陽升起,每一件事就會改變。但是太陽每天都在升起,它已經升起了千千萬萬次,但是卻什麼事都沒有改變,相反地,生活繼續變得更複雜、更悲慘、更充滿痛苦、更充滿恐懼。

  是的,你害怕老年,你害怕疾病,但是你並不害怕死亡。關於死亡你什麼都不知道,你崇拜死亡。

  有兩個男人在一間酒吧堣騆他們太太的性行為。

  「嘿!」其中一個說:「當你跟你太太作愛的時候,你太太是否閉起眼睛?」

  「當然,」另外一個回答說:「她無法忍受看到我很享受的樣子。」

  教士們就好象這些太太,她們無法忍受看到任何人很享受的樣子。你們所有的宗教只不過是在譴責每一樣能夠給你歡樂和喜悅的東西,他們非常支持每一樣自我折磨的東西。

  當有自由的時候,你為什麼要選擇奴役?當門是敞開的,而整個天空是你的,你為什麼要選擇籠子?那個答案並不難找到,籠子有安全,它能夠保護你,使你免于雨水、免於太陽、免於強風、和免於你的敵人。它能夠保護你,使你免于寬廣,因為在那個寬廣堶情A一個人可能會迷失。它給你一個庇護所,它是你溫暖而舒適的家。你沒有任何責任要去擔心你的食物,要去擔心雨季,要去擔心你明天是否能夠找到滋養的東西。

  自由帶來很大的責任。

  奴隸制度是一種交換:你給出你的自由,然後由別人來負責你的生活、負責保護你、負責給你食物、給你庇護所、給你每一樣你所需要的東西。

  一切你所失去的就是你的自由,一切你所失去的就是你的翅膀,一切你所失去的就是滿布星星的天空,但那就是你的靈魂。

  在籠子堶情A你很安全,有保障,但你是死的,你選擇了一個沒有冒險、沒有危險的生活,那就是為什麼你繼續回到你的籠子堙A雖然你最深的靈魂在奴隸制度之下覺得不安,它會想要去冒一切險,然後很自由地去到天空的盡頭。它渴望飛過太陽到遠方的星星,但是你最後決定要成為一個虛假的偽君子,那幾乎是世界上每一個人的決定。

  你開始在你的籠子堸菾_自由之歌,雖然門是開的,天空任你邀遊,你還是固定在一個虛假的生活堙C你擁有一切籠子堛熊徆A、保險、和保障,你在你的歌堙B你的詩堙B你的繪畫堙B以及你的音樂媥皉酗@切自由的喜悅,那就是為什麼你繼續高喊著: 「自由,自由!」你只是在欺騙你自己。

  新人類將不是一個虛假的偽君子。舊人類基本上是被教導去成為一個虛假的偽君子,他越虛假,就越被榮耀、越被獎賞、越被尊敬,因為他已經跟社會達成協定:你尊敬我,而我將成為一個奴隸。我將任你擺佈,你只要繼續給我諾貝爾獎。

  但是你們不要成為那個舊有的、偽君子的世界的一部份,我要你們走出所有的安全、所有的舒適、和所有的庇護,讓整個天空成為你的家,成為一個漂泊的人,成為一個朝聖的旅客,去知道所有的奧秘和所有人生的秘密。

  讓你的生命不要成為一個嚴肅而痛苦的現象,讓它成為一個喜悅的歡笑,成為一個遊戲。對我而言,真實的宗教性意味著一種孩子般的天真和遊戲的心情,以及一種全心的笑的能力。

  那麼每一個片刻都會變得很寶貴,使得你不會去唱自由之歌,你會去體驗它。你將不會去談論真理,你會去知道它,你不會去崇拜神,你會在任何生命所在的地方找到她……在存在的每一個角落找到她。

摘自《金色的未來》三十四

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八日下午(摘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