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十一、查理斯王子:走在正確的路線上

 

  奧修師父,英國王位的繼承人查理斯王子最近跟波斯特花了一些時間在卡拉哈利沙漠,他在電視上說,他跟他的植物說話來幫助它們成長。

  英國未來的國王似乎對心靈的事情有興趣,你對這件事有沒有什麼評語?

  查理斯王子對靜心有很深的興趣,他同時對探索內在的世界有興趣,但是很不幸地,在西方,這樣的人被認為有一點瘋狂,有一點發瘋。他說他跟植物說話來幫助它們成長這件事在整個英國幾乎造成醜聞。他們不認為他們未來的國王應該談這種荒謬的事,雖然它並不是荒謬的事。

  在東方,國王,尤其是將來要繼承王位的人,都會被送到偉大的先知和神秘家那堨h學習內在生活的方式,因為一個國王如果沒有跟他自己有聯繫,他是沒有什麼價值的。如果他只是一個外向的人,他無法成為他人民的一個祝福。長久以來,在東方,王子常常坐在師父的腳邊學習寧靜、慈悲、和靜心,使自己變得覺知到存在的奧秘。國王不應該只知道世俗的世界,他必須同時根植於神性的境界,這樣他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唯有如此,他才能夠在生活的各方面照顧他的人民。但是在西方,情況完全不同,他被認為有一點瘋狂,英國人在擔心:他將要成為國王,而他已經開始在作威作福,他堅持他自己的生活方式。

  這是一個為人所知的科學事實,你可以跟樹木說話來幫助它們成長快一點,幫助它們開出更大的花,長出更多汁、更好吃的水果,你就是必須跟它們保持友善和愛的關係,它們是很敏感的 「人」,比人更敏感。

  最近關於樹木以及它們敏感度的科學研究證明了一些奇怪的現象。他們發展出一些儀器——類似心電圖的東西,它可以繪出樹木情感的圖。在一個寧靜和美麗的早晨,太陽正在升起,小鳥正在歌唱,那個儀器所繪出來的圖非常和諧。然後突然間有一個砍柴的人進來,帶著砍樹的意圖,他還沒有開始砍,他甚至沒有將他要砍柴的思想表達出來,那個儀器上的圖就開始搖擺,喪失了和諧,顯示出恐懼、焦慮、和緊張。樹木喪失了它喜悅的、狂喜的內在品質。

  樹木似乎有能力讀出人類的頭腦,因為他什麼都沒有說。如果同一個砍柴的人被帶到樹木的旁邊,而他沒有任何意圖要去砍它,所繪出來的圖就會顯得很和諧,沒有什麼改變,表示樹木並不擔心。那個人並不危險,他不會去傷害它,不僅如此,當一個砍柴的人帶著砍樹的意圖而來,他想要砍某一棵樹,其他在他周圍的樹木都會開始顯示出焦慮、恐懼、和痛苦,它們所呈現的繪圖就開始失去了它們的和諧之美。它們並不會被砍掉,但是它們的朋友、它們的鄰居、它們多年來的同伴將要不必要地被殺害。

  東方的馬哈威亞是第一個有這樣的洞見的人,他認為樹木就好象活的人一樣,它們應該跟人一樣地被對待。素食主義就是這種直覺之下的副產物。但它仍然保持只是一個哲學性的假設。

  人不應該認為他是世界上唯一有意識和聰明的動物,他不應該認為他是唯一存在的意識形式。據研究顯示,動物具有不同種的意識,以及一種不同的敏感度。有少數幾種鳥類和特殊的蜜蜂被發現有某種語言,樹木被發現非常敏感。當園丁來澆水滋潤它們,附著在它們上面的心電儀器所繪出來的圖就開始很喜悅地歡舞,它展現出某種狂喜的歡迎,或許不久之後我們可以發現說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語言,是我們所不瞭解的。

  但是查理斯王子在英國跟樹木講話將不會被接受,他被譴責成幾乎有一點瘋狂。根據我的看法,以及根據所有科學研究的看法,他所做的事完全是神智健全的,比一般人來得更是神智健全。

  我認識一個年老的園丁,他每年都在大城市贏得比賽,因為他可以培養出很大一朵的玫瑰花,大到人們簡直無法相信。他是一個窮人,他的秘密就是,他並不以樹木來看待樹木,而是以他自己的小孩來看待它,他會跟它們談話,他會事先通知它們說: 「我將要去參加比賽,不要讓我失望,你必須長出盡可能最大的花朵。」幾乎有二十年的時間,他都跟我有聯繫,他每年都贏得比賽,但他的秘密並不是更好的園藝技術,他的秘密是對植物一種很深的尊敬,賦予它們尊嚴,跟它們交流,把他們看成好象也是人一樣。有一些有錢人提供他很多其他的工作,因為他們想要贏得比賽,但是他擔心其他沒有人能夠象他一樣地照顧我的花園。

  查理斯王子所做的事完全正確,他應該得到支持,但是他卻在英國各地被譴責。我們對存在是多麼地盲目,所以這件事並不足為奇。

  你是否曾經對一棵樹說「哈羅」?你自己將會認為你瘋了。你是否曾經用愛來碰觸一棵樹?跟你對你愛人同樣的方式來碰觸一棵樹?你是否曾經去擁抱一棵樹?你錯過了圍繞在你周圍的、存在的整個敏感性的世界。

  慢慢、慢慢地,你將會開始感覺到,當你跟樹木打招呼……當然,它無法用語言來回應,但是它會以某種方式來回應。它或許會開始搖擺,即使沒有風吹過來。當你很有愛心地去碰觸它,只需要去熟悉一下,你就會感覺到在另外一方的並不是不敏感的東西,而是遠比人來得更敏感的東西。樹木會將它的能量和它的溫暖送到你的手中。如果你去擁抱一棵樹,世界將會認為你瘋了,但是所有的樹木都會知道對人還有希望,還有一些敏感的人。

  擁抱一顆樹,你將會發現它甚至比你擁抱你的朋友或愛人可以感覺到更多的敏感和愛,因為你的朋友或你的愛人充滿了緊張、焦慮、和痛苦,而樹木是完全天真的,它們的意識跟純淨無雲的天空同樣地純粹。

  我們並不是生活在一個死的世界堙C雖然它尚未被科學所發現,但是可以預測的,即使在石頭堶情A你也可以發現一個處於很深的睡眠之中的意識。任何地方都沒有什麼東西是死的。它是完整的、活的、敏感的,我們不必要地將我們自己局限在人類上面,我們應該伸展我們的手到所有的方向——動物、樹木、小鳥、石頭、和海洋,借著使你的經驗擴張,你自己的意識將會越來越進化。這個宇宙並不是一塊墓地,它充滿了歡欣,只是你的耳朵聾了,它充滿了美,但是你的眼睛瞎了。所有的小鳥都生活在一個不同的意識層面,你可以跟它們有溝通。

  人類未來的進化就是要將他的意識擴張到所有的層面,好讓他能夠找到那個使整個宇宙繼續下去的海洋般的生命和敏感度。對我而言,這個使整個存在繼續下去的敏感度和意識就是唯一的神——不是要被崇拜,而是要被愛的。

  創造出更多的朋友,當你的友誼更深入不同的層面,你將會發現你自己變得越來越豐富,你自己的高度將會開始接近埃弗勒斯峰,你自己的深度將會開始到達太平洋。

  我一直在夢想的新人類將會拒絕神,而接受世界,但是這個世界將會充滿神性。舊人類一直在崇拜廟宇堶惟M寺院堶惘漯滲哄A新人類將會在樹木堶情B在小鳥堶情B在河流堶情B在海洋堶情B在山嶽堶情B以及在星星堶惕鋮鴐〞滲哄A他將會使整個宇宙蛻變成他的廟宇。

  查理斯王子走在完全正確的路線上,他需要來自各個角落的鼓勵,因為英國將不會支持他,它是世界上最愚鈍的國家之一——最嚴肅的、拉長著臉的、靈魂死掉的。他必須在沙漠堙B在很深的樹林堙B或是在山媊~續靜心,讓整個世界說他是發瘋的,但是新人類將會接受他作為一個先驅。

摘自《金色的未來》三十五

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