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師同在

譯者序

獻給

  被奧修大師吸引的人

  想瞭解奧修大師的日常生活、與門徒之間的互動關係、和他的遭遇的人本書是「奧修心靈系列」的第四十本,也是內容比較不一樣的一本書。

  本書的作者欣友(Shunyo:原來叫作雀塔那),是奧修身邊的人,追隨並照顧奧修多年。這本書是奧修叫她寫的。

  此書的原名是「跟奧修在一起那鑽石般的日子」(Diamond Days withOsho),又名「新金剛經」。原來的「金剛經」是佛陀對他的弟子所講的話,本書則是現代的佛陀--奧修跟他身邊的人的互動記錄。

  要瞭解奧修可以從他的話語入門,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由他身邊的人來描述他,也是另外一種寶貴的瞭解。

  我很佩服欣友〔雀塔那〕的描述能力,有時候她會讓你覺得她好像是一部照相機,能夠將發生在奧修身邊的事巨細靡遺地描述出來。

  身為奧修大師的門徒,閱讀此書當然感受良多。當我在請此書的版權時,那位跟我連絡的門徒還說這本書她看了兩、三遍。但是我在想,如果這本書是由一個非門徒來閱讀,那個感受又會是如何有些人比較容易透過道理來瞭解事情,有些人則喜歡從經驗和小說式的描述來瞭解事情,本書可以同時滿足這兩種人的需要,尤其是後者。

  本書是奧修寶山堛漸t一塊寶石,它的價值依你如何鑒賞它而定。我花了五個月的時間,一點一滴地琢磨它,將它由英文轉變成中文,賦予這塊寶石一些光,讓你可以看得更清楚。

謙達那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
於臺北
原 序

  由我來為欣友〔Shunyo〕寫序感覺上是蠻合適的,因為就如她本人所說的,在十七年前,是我帶她進入這個充滿冒險的人生,而且當她要搭機前往印度的時候,也是我在機場替她送行的。那個時候她是要去當印度師父巴關.斯堙D羅傑尼希親近的門徒。巴關.斯堙D羅傑尼希在他一九九0年過世之前不久改名字為奧修〔Osho〕,他是一位禪師。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是一個西方人走在奉獻之路上的故事去追尋,去認定,並且去跟隨一個真實的導師,這是一條走向成道的路。他或許並不是你我的師父,但是欣友卻能夠以一種古老的說法很清楚地道出那個真理:所有的心之路都會引導到同一個山峰,當它們越靠近那個頂峰,它們之間就越相像。

  在欣友的情況,她的師父在大眾媒體的眼光堿O一個聲名狼藉的「性宗師」,對既存的價值嗤之以鼻,擁有數十輛勞斯萊斯的車子,以及千千萬萬個穿著紅袍的無限喜悅的門徒。他的師父被很不客氣地驅逐出境,並且遭到媒體的誹謗。他的奧勒崗社區瓦解了,然後帶著生病的身體,跟幾個親近的門徒到處流浪,輾轉停留在幾個國家,一路上一直遭到美國政府的迫害。大約一年之後回到印度,不久就過世了,死因不詳。

  有十五年的時間,欣友都一直跟隨著奧修在修行,同時幫他洗衣服,並照顧他的基本需要。她一直都靜靜地服侍在他的身旁,就好像長久以來為人所知的耶穌門徒抹大拉的馬利亞一樣。

  欣友是一個克爾特族的美女,住在英國西南端的康瓦爾郡,年輕的時候就一直在追求愛和生命的意義,有時候還會跟倫敦那些追求愛、美、及和平的嬉痞混在一起。西元一九七五年,她放棄了一切之後跑到印度的普那,想要去探究奧修本人是否跟他書上所寫的一樣。他的確如此。他重新為她命名為雀塔那(Chetana)。很久之後,在他過世之前,他重新為她命名為欣友(Shunyo),根據她自己的解釋,這個名字的意思是「空」。

  這本書是她內在和外在冒險旅程的日記,那個旅程就好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它威脅到了她的生命和理智,但是卻獲得很多報償。

  在普那待了六年之後,欣友隨著奧修去到美國。停留在奧勒崗那幾年爆炸性的歲月堙A奧修漸漸引起國際間的注意,當然有一些是醜聞,然而欣友一直都是默默地在一旁替奧修洗衣服。

  在奧勒崗社區出事,奧修被抓進北卡羅來納州監獄的時候,欣友雖然沒有被起訴,但是地也自願被銬進監獄跟奧修在一起。到了最後,奧修在沒有充分理由的情況下被美國驅逐出境。因抱病而身體虛弱的奧修帶著幾個親近的門徒,從一個國家被追趕到另一個國家,在經常遭到威脅和打擾的情況下找尋他們的庇護所。這一群飽嘗痛苦但卻是很特別的人在世界各地都遭到拒絕和恨意,後來他們很勇敢地回到了印度的家,在那堙A奧修終於得到正常的法律保護。在孟買機場,他們受到一大群人熱烈的歡迎,那些人幾乎要將他們壓扁。

  在隨後的幾年堙A欣友都一直跟隨在奧修的身旁,但奧修的身體卻是每況愈下,雖然精神仍然保持著。奧修所罹患的是一種致命的、消耗性的疾病。在多位醫師的診斷之下,它被一致認為是重金屬鉈的中毒,這些毒是奧修停留在美國監獄的期間被加害的。在奧修過世之前的幾個月,他認為欣友是真正在多年來一直遵循著她自己的途徑的人。現在,就好像她的散文和她的心一樣,比以前的任何時候都來得更清楚。

  我很確定,你將會發現這本書真的是由內心所寫出來的,它具備了三種強而有力的因素。首先,你會感覺到作者的天真和善用文字,它描繪出一個二十世紀的求道者內在的心路歷程,對於任何一個曾經試圖向內走的人而言,不管他是遵循那一個途徑,這本書都能夠給他啟示。

  第二,對於那些不曾試圖向內走的人,以及那些不知道「成道」是怎麽一回事的人而言,這本書是三十年以來「意識運動」實踐者的一個記錄,它讓你清楚地看到長久以來無知的黑暗力量面對著其有預知能力的清晰之光。

  第三,因為欣友所跟隨的是.一個具有深遠影響力的當代大師,所以她的故事是令人警醒的,是我們這個時代非常有價值的貢獻。不管怎麽說,當我們回顧,在歷史上有誰會比那些思想影響深遠,並且能夠吸引大批媒體的人來得更有趣.。 

勞倫斯,博萊爾博士
作家、製片、兼演說家
前 言

  從前有一個砍柴的人每天都到森林堨h,有時候他必須挨餓,因為下雨,有時候則是因為天氣大熱或太冷。

  有一個神秘家住在森林堙A他看到那個柴夫變得越來越老、生病、挨餓,而且整天工作非常辛苦。他說:「聽著,你為什麽不再前進一些?」

  那個柴夫說:「你所說的再前進一些是什麽意思?砍更多的柴嗎?不必要地背著那些柴走好幾哩路嗎?」

  那個神秘家說:「不,如果你再前進一些,你就會發現一個銅礦,你可以將那些銅帶到城堨h賣,這樣可以夠你維持七天,你就不需要每天來砍柴。」

  那個人想:「為什麽不試試看?」

  他進入到森林塈馦`的地方,結果真的發現了銅礦,他覺得很高與,他回來向那個神秘家頂禮。

  那個神秘家說:「現在還不要太高興,你必須再更深入森林堙C」

  「但是,」他說:「有什麽意義呢?現在我已經有了十天的食物。」

  那個神秘家說:「你還要更深入…」

  但是那個人說:「如果我再前進,我將會失去銅礦。」

  他說:「你儘管去,當然,你將會失去銅礦,但是那埵酗@個銀礦,你一天所能夠帶回來的銀將夠你維持三個月。」

  「關於銅礦的事,那個神秘家的確說對了。」那個柴夫想:「或許他所說的關於銀礦的事也是對的。」結果他再更深入之後真的發現了銀礦。

  他手舞足蹈地來,他說:「我要怎樣報答你?我對你有無限的感謝。」

  那個神秘家說:「但是再稍微深入一點的地方有一個金礦。」

  那個柴夫覺得有些遲疑,事實上,他本來是一個很窮的人,如今有了一個銀礦……那是他連作夢都從來沒有想到過的。

  但是既然那個神秘家說了,誰曉得?或許他仍然是對的。結果他真的又發現了金礦。現在只要一年來一次就可以了。

  但是那個神秘家說:「你一年才來這堣@次,那個時間真的是人太長了,我已經漸漸變老,我或許不會再待在這堙A我或許會過世。所以我必須告訴你,不要挖到金礦就停止,還要再往前一步…」

  但是那個人說:「為什麽呢?這又是什麽意義?你告訴我一件事,然後我一到手,你就立刻叫我停止,然後繼續前進!現在我已經找到金礦了耶?」

  那個神秘家說:「但是在稍微深入一點的地方就有一個鑽石礦。」

  那個柴夫當天就跑進去,結果真的又發現了,他帶回來一大把的鑽石,他說:「這些已經夠我一生享用了。」

  那個神秘家說:「從此以後我們或許就不再見面了,所以,最後我要給你的訊息是:現在既然你已經有了足夠的財富可以過一生,那麽就向內走!忘掉那個森林、那個銅礦、銀礦、金礦、和鑽石礦。現在我給你一個最終的奧秘,最終的寶物。你外在的需要已經被滿足了,像我一樣坐在這堙C」

  那個可憐的人說:「是的,我也是在懷疑……所有這些事你都知道,為什麽你還坐在這堙H在我的腦海堙A這個問題一再一再地浮現,我本來也想問:「你為什麽不去採集那些鑽石?那些鑽石就只有你知道,為什麽你還一直坐在這棵樹下?」

  那個神秘家說:「在找到了鑽石之後,我師父告訴我說:「現在坐在這棵樹下,向內走!」

  

第一章 「我在這堙v有什麼要說的呢?
第二章 發光的黑暗
第三章 愛的來臨是無形的
第四章 能量達顯
第五章 美國--城堡
第六章 奧勒崗社區
第七章 奧勒崗社區(續)
第八章 美國監獄
第九章 美國式的十字架刑
第十章 庫魯(在喜馬拉雅山)
第十一章 尼泊爾
第十二章 希臘克堹S島
第十三章 靜靜地等待
第十四章 烏拉圭
第十五章 你們無法將我藏起來
第十六章 男女關係
第十七章 普那(二)診斷--鉈中毒
第十八章 我們可以慶祝一萬個佛嗎?
第十九章 接近尾聲
第二十章 性和死亡
第二十一章 奧修!奧修!奧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