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1993|回復: 214

試試看 討論大家的靜心疑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2-11 18:29: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家在靜心的時候

應該多少都有碰上難題

說不定可以集思廣益

互相討論看看

有人想發問嗎

(又用大字體 避免有人螢幕太小 看不清楚)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12-1 10:25:22
R

一個被情緒束縛的人靜心,他僅會發現原來有個自己被情緒束縛了,如何掙脫不關靜心的事

靜心不需要特殊條件,僅需要當事人的意願

靜心不是修行,不是改善計畫,一個小偷靜心後可能還是會偷東西。

靜心的最大功用就是讓人感覺它一點用也沒有,似乎什麼也無法改變,似乎可有可無。

如果你覺得靜心非常有用,要小心,那也許不是靜心

要是你在生活中落實靜心,它就好像旅人在旅途中的任何時刻都開著探照燈,但也僅是如此

探照燈打開,要做什麼就做,要不做什麼就不做,要想些什麼就想,靜心不管你這些

如果你有重大問題需要解決,別期待靜心,因為靜心只有打開探照燈的功能

靜心不是某種具有療效與成效,充滿個人色彩與諸多奇異幻想,龐大多變矛盾複雜玄妙的東西。

靜心=探照燈

超出這之外的都是在夢遊說夢話。

(完)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12-1 23:57:32
R

A:如何解決頭腦混亂並且讓心維持在平靜的狀態?

B:你僅能選擇打開探照燈與否。

無論頭腦和心處在何種狀態,無論當下如何萬千變化,你都能打開探照燈,練習打開探照燈。

A:如何從依賴的愛轉變為給予的愛?

B:你僅能持續打開探照燈照著你的現況,至於現況會不會改變,與靜心無關。

A:我要怎麼透過靜心克服一個壞習慣?

B:靜心不克服任何東西,不改變任何東西,它僅有探照功能。

你能打開電源照著你所謂的壞習慣,但若你期待這樣改變會發生,那麼你是太過樂觀了。

或是直接一點,用一般的方式戒除。

A:靜心不是消除自我的嗎?

B:【靈性免責說明】已提到靜心無法消滅自我,但是你能打開探照燈照著它。

換個方式說,在靜心下,沒有任何事需要改變,沒有任何事需要達成,沒有任何事需要反對

沒有任何知識需要獲得,沒有任何問題需要解答,沒有任何規範需要遵守

自我存不存在不是問題,你的情緒狀態也無關緊要,你健康生病富有貧窮也是枝節細末

沒有使用條件限制(例如得先滿足什麼)

關鍵僅在於你是否要打開探照燈的意願,以及,打開它!

靜心=探照燈

就是這麼簡單、純粹、無雜質,不含咖啡因,不傷胃。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9-29 11:38:50
R

佛陀為何逃離了王宮?

~~~~~

當佛陀看見在母體裡被隱藏起來的部份時,他感到無比震驚!

如果人終歸一死,那生命有何意義?繼續待在王宮又如何?

只是重覆再重覆。

所以他逃離了王宮,只為找尋真相,找到那不生不死的真相

他踏上了靈修的道路,努力做了所有師博要求他做的事

甚至做得比師博還好,因為他還有一個希望,找到真相的希望。

但是沒用,或許有一些神秘的體驗,可他覺得那也不是

數年過去了,他仍在原地踏步。

就在某天,當初他逃離王宮的那股震憾回來了

這次的震憾更大

因為當初,他還有一個希望,靈修的希望

一塊在大海中的靈修浮木,可以帶他前往真相

可他發現,無論「前進」了多遠,仍然是在海上

並不會比當初待在王宮來得更好

母體內的一切都是不真實的,

一個透過修行而能飛起來的人,不會比被車子撞到而飛起來的人來得更高超

一個精通某種宗教知識的人,也不會比只讀過一本哆啦a夢的人來得更偉大

因為它們同樣不真實,同樣沒前進半分,同樣在母體裡,同樣沒有醒來。

「那這一切還有何意義!?」

現在,他發現生命還是像當初一樣無意義,可死亡卻更靠近了

原來,他從逃離王宮開始,就不斷在掙扎,

而那個讓他不沉下去的靈修浮木,並未能帶領他到達真相

他看見還有很多人抱著那塊浮木,只是上面寫的名字不一樣

有些是愛,有些是宗教,有些是神通,有些是知識,但無論何者

根本沒有差別

最後,他放開浮木,沉下去,他寧可沉下去,也不願再繼續。

佛陀為何逃離王宮?

那不只是佛陀的故事,也是每一個人的故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6-5 10:42:12
R

那斯魯丁周遊世界,拜訪各個靈性導師,學習不同靈修技巧

上次遇到他時,他說他計劃將所有靈修知識和技巧做一統合,並教授於人

那必須花上數十年的歲月,可那斯魯丁相當興奮。

我不禁感到納悶,因為他說的就好像………

就好像他永遠不會死一樣

籠罩在一種,歡樂的泡泡中

底層的,是狂熱和對龐大思想體系的認同

這是最奇怪的現象

他做的是要醒來的努力,可他追求的卻是更好的美夢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5 09:31:20
存在給你什麼.......
永遠是你需要的
而不是你想要的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1 19:18:36
R

大約昏沈和散亂二病,只要靜功日日無間,自有大改善。

靜坐時欲睡去便是昏沈,了卻昏沈只在於調息。

平靜沉默地耕耘,不受任何得成正果或不得其果的紛念打擾。

-----呂洞賓
 樓主| 發表於 2013-2-12 08: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路人說的真好

順便祝福路人新年愉快~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2 10:52:00
R

是呂祖說得好

新年快樂囉
發表於 2013-2-12 17:45:16 | 顯示全部樓層
祝大家新年快乐!
發表於 2013-2-12 17:59:50 | 顯示全部樓層
一滴墨水滴入清水中,清水无法还原成原来清澈的状态,这被称之为:"扩散的不可逆".
当一个信息或经历在你的头脑中形成印记,或称为锚定,你现在的行为必然受它的影响.
我的问题:
如何不受锚定的影响,而活在当下?
或者说,已经混浊的水如何还原呢?
 樓主| 發表於 2013-2-13 08:32:00 | 顯示全部樓層
奧修曾經說個故事

{
佛陀要阿難去某池塘拿水喝

剛剛有人車通過水池 這水池已經渾濁

阿難回去告訴佛陀這件事情

佛陀卻堅持要去拿這池塘的水

阿難只好坐在池塘邊等待塵埃落定

等到塵埃落定 阿難拿到池水

忽然領悟

這是要人觀照胡思亂想的頭腦

讓胡思亂想沉澱下來
}

觀照吧 只是旁觀各種念頭

這一團混亂 自然沉澱
發表於 2013-2-13 13:03:01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一句自然沉澱.

其實幸福快樂很簡單, 只不過是保持那個觀照的意識.  
但並不容易.

心急時等一下. 心亂時停一下. 停不了就去做動態靜心,先發洩出來,之後觀照就會容易得多.


多謝奧修, 多謝穹蒼群星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3 16:52:24
(黑猩猩害羞.. )

抱歉喔~ 只是如同鸚鵡學人說話 像個錄音機而已

感謝奧修就好~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6 23:31:33
靜心的疑惑
大概就是法門太多吧
自己沒有偏愛的宗教
雖然覺得奧修說得最貼切
但又覺得他言詞中的虛無主義
會給我逃避現實的藉口
翻來覆去
還是沉迷於電腦的虛擬世界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6 23:42:25
那就繼續沉迷吧. 沒有什麼大不了. 如果虛擬世界感到靜心. 也真的不錯.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7 07:59:25
(群星)

給10#

1 大概就是法門太多吧

奧修其實已經把各種前人走過的路整理乾淨了
每個人適合哪一種口味 這不一定
能夠知道的方法 就是親自品味
以往群星一天玩一種奧修靜心 一天玩一種祈禱
(基督教裡面祈禱也很多種)
找到適合的 就深入品味

2 言詞中的虛無主義 會給我逃避現實的藉口

注意看
電玩怎麼吸引人
來自生活沉悶 不愉快
靜心技巧也是玩具的一種
同樣都是玩
玩一次靜心也不會怎樣
加油唷~ 共勉~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8 12:25:09
有什麼靜心方法是可以上班時間偷偷做的嗎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8 14:32:23
遊客 113.196.54.x 發表於 2013-2-18 12:25
有什麼靜心方法是可以上班時間偷偷做的嗎

停!

  開始做一種非常簡單的方法,每天至少做六次,每次只要花半分鐘,所以一天總共三分鐘,它是世界上最短的靜心!但是你必須突然做它,那就是整個要點之所在。

  在街上走路,突然間你記起來,停!完全停止你自己半分鐘,不要動,保持停格半分鐘,只要「在」就好。不論情況如何,完全停止,不管正在發生什麼,你只要「在」就好。半分鐘之後再移動,每天、六次,你可以做更多次,但是不能少做,它將會使你敞開。它必須突然做。

  如果你「突然間」變得「在」,整個能量都會改變,那麼正在頭腦堶捷i行的連續就會停止。它是那麼地突然,以致於頭腦無法立刻產生一個新的思想,它需要時間,頭腦是很笨的。

  不論你在什麼地方,只要你一想起來,就給你的整個存在一個急拉和停止,這樣做你不僅可以變覺知,很快地,你也將會感覺到別人有覺知到你的能量,別人有覺知到說某種事發生了,某種來自「未知」的東西進入了你。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2-19 11:50:02
謝謝
這比平常我叫自己冷靜有FU多了
 樓主| 發表於 2013-3-2 17:02:26 | 顯示全部樓層
以前聽過個美國笑話

就是人們寧願談論性問題

也不願談論財務問題

希望在這個討論串可以放開來彼此討論
發表於 2013-3-3 14:35: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訪客 於 2013-3-3 15:23 編輯

關於靜心,很少人知道自己的疑惑,知道疑惑願意說出口的更少!
曾經參加一個座談會,主持人問說:[蛇麼是靜心?]
現場氣氛熱烈,幾乎有靜心經驗的人都有一套自以為是的說法.=.

好玩的是,只要你靜心過,不管說甚麼都離靜心很遠!
只要你沒靜心過,看再多的書,聽再多的答案,都無法了解靜心!

要解決心中疑惑,或許先回答[你以為的靜心是甚麼?]
是個不錯的開始呢? 這是財務問題!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3 16:35:59
靜心是什麼

找回原本的幸福吧~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4 12:56:24
靜心的障礙有時候是文字使用上的差異導致的
很多時候別人看起來是好意
卻有種對方高高在上的姿態在指導自己
明明大家都是求道者
心裡還是有高下之分
難怪很多禪師都講玄話或者直接給一棒
省得妄念又出來了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5 01:32:46
靜心的疑惑就是:
我愛的 我求的 永遠不會出現
我不知道的 我沒想過的卻一再發生
 樓主| 發表於 2013-3-5 08:32:26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怎樣回答20樓耶

有人知道嗎~..
發表於 2013-3-5 10:23:3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现在练习奥修动态静心都烦了,不想去练习,没兴趣了,但不去练习又挺自责,怎么办?谢谢!
發表於 2013-3-5 10:25:25 | 顯示全部樓層
现在世界上哪里还有奥修社区?哪里能找到开悟的师傅?
發表於 2013-3-5 10:27:51 | 顯示全部樓層
现在自己在家练习动态静心和觉知,气场不强,肯定效果不好,有什么好办法吗?谢谢!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5 18:42:06
求道者 發表於 2013-3-5 10:25
现在世界上哪里还有奥修社区?哪里能找到开悟的师傅?

找真正的師父在台灣南投白陽大道,可先上網了解,老師年齡很老了,真有心的話,要快,道顯象生活中。
 樓主| 發表於 2013-3-6 04:26:18 | 顯示全部樓層
26樓朋友可以說清楚嗎
整條街這樣長
要去幾號住宅找人阿
找誰呢
可以說清楚嗎
謝謝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6 11:12:48
上網找白陽大道就知了,想回家就歸根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6 11:15:20
你有被點化過嗎?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6 16:50:32
謝謝26樓回覆
以後研究這位先生看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6 21:21:02
真正的明師難遇,慧根好,才能了解。
發表於 2013-3-10 18:58:25 | 顯示全部樓層
遊客 112.105.129.x 發表於 2013-3-5 01:32
靜心的疑惑就是:
我愛的 我求的 永遠不會出現
我不知道的 我沒想過的卻一再發生

借用莱斯特的话,意思是,你欲求的,潜意识表示你没有.所发生的早已存在你的潜意识中,只是你没意识到而已.
推荐<终极自由之路>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17 00:02:31
1.動態靜心在氣場差的環境,效果更好!
2.你可以免強自己做一個靜心頂多21天,1年太多了!
3.觀照與覺知是正確靜心后必然會發生的,不需要刻意練習,那些
  嘴吧嚷著要觀照覺知的,通常能量滯礙不通?
4."工作靜心"要點在工作中全然與遊戲,而非另找一個靜心!
5.呂祖說的有些狗屁不通,想睡就睡幹嘛座著撐?不欲得果撐甚麼!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4 15:46:30
R


 現在我會回答與今天有關的問題,我將把它們分為三個要點。

  第一點就是關於一個人應該如何從肚臍中心開始生活、如何歸於自己的中心、如何歸於他本質的中心。在我進入這一點之前,我想要討論另外三種有意義的方式,透過這些方式蟄伏在肚臍的能量會醒來。一旦它醒來了,它就變成了一扇門,透過這扇門人類能夠體驗到一種與身體完全不同的意識。

  我會告訴你們這三點,然後我會討論它們。第一點就是正確的運動。第二點就是正確的飲食。而第三點就是正確的睡眠。一個無法得到正確的運動、飲食、睡眠的人,就無法歸於肚臍中心。人類已經喪失了與這三件事的接觸。

對於正確的飲食,第一件事就是要記住食物不應該創造出興奮、不應該使人沉醉、不應該是沉重的。在正確的吃東西之後,你不應該感到沉重或昏沉。但是我們在用完餐之後也許都會感到沉重與昏沉——那麼我們就應該了解我們吃得不正確。

  有一位偉大的醫生、肯尼士沃克,他在自傳中說根據他這一生的經驗,他可以說不論人們吃了什麼,有一半進了他們的肚子,而另一半則進了醫生的肚子。如果他們只吃一半,那麼他們將不會生病,也將不再需要醫生了。

  有人會因為沒有得到足夠的食物而生病,有人會因為吃了太多食物而生病。有人會死於飢餓,而有人會死於飲食過量。而因飲食過量而死的人數總是比飢餓而死的人數更多。很少人會死於飢餓。即使一個人想要保持飢餓,至少在三個月以內他也不可能死。任何人都能夠沒有食物而活上三個月。但是如果他三個月都一直暴飲暴食,那麼他就不可能活下來。

 我們對食物的錯誤態度變成了對自身的危害。我們將會為這些態度付出代價。這些態度使我們好像只是活著而已。我們的食物似乎不是為我們創造出健康,而是創造疾病。食物會使人生病這件事是令人感到驚訝的。那就像太陽昇起卻創造出黑暗一樣。這兩件事都同樣令人感到驚訝與奇怪。但是世界上所有的醫生都有同樣的看法,那就是人類的疾病都是由錯誤飲食而來的。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飲食非常警覺。我這句話是特別對靜心者說的。靜心者有必要對他吃什麼、他吃多少、食物會對他的身體產生什麼效果保持警覺。如果一個人覺知的實驗幾個月,他一定會找到適合他的食物,他一定會找到帶給他安詳、平靜、健康的食物。其中並沒有什麼困難,但是因為我們從不關心食物,所以我們永遠無法發現正確的食物。

  關於食物的第二件事是:我們吃東西時頭腦的狀態比我們吃什麼還重要。如果你嫉妒的、快樂的吃,或者你在充滿悲傷與憂慮的時候吃,食物將會對你造成不同的影響。如果你在憂慮的狀態下吃東西,那麼甚至最好的食物都會是有毒的。而如果你喜悅的吃,那麼說不定連毒藥都無法對你造成太大的影響。這種事是很有可能的。所以你吃東西時處於何種頭腦狀態是很重要的。

一個人越能夠快樂的、喜悅的、放鬆的、沒有憂慮的用餐,他的食物就越會變成正確的食物。

  暴力的飲食不只意謂著一個人吃非素食的食物。當一個人帶著憤怒而吃,那也是一種暴力的食物。這兩件事都是暴力的。在憤怒中、痛苦中、憂慮中吃東西也是一種暴力的飲食。就像吃肉一樣,當一個人由於憤怒與憂慮而燃燒自己的血肉時,暴力也是存在的。那麼他所吃的食物也不可能是非暴力的。

  正確的食物的另一面是你應該在非常平靜的、喜悅的狀態下吃東西。如果你不是處在這種狀態下,那麼最好還是等一下比較好。當頭腦準好了,一個人才應該用餐。如果你夠警覺而能夠等待的話,那麼身體頂多只會餓一天而已——但是我們從來不願意去傾聽身體的話。我們已將吃東西變成一種機械性的過程了。我們必須將食物放進身體裡面,然後趕快離開餐桌。那不再是一種心理的過程了——那是很危險的。

  在身體的層面上,正確的食物應該是健康的、非刺激性的、非暴力的;在心理的層面上,頭腦應該在喜樂的、優雅的、喜悅的狀態下;而在靈魂的層面上,應該要有感激的、感謝的感覺。這三件事構成了正確的食物。

我們應該要感覺到:「因為我今天能夠得到食物,所以我是感激的。我又多活了一天——我非常的感激。今天早上我又活著醒來,太陽今天又照在我的身上,今天我也許會在墳墓中——但是我又再次得到了生命。我沒有去爭取它,我已經免費的得到了它。」至少為了這一點,一個人的心中應該要有感謝的、感激的感覺。我們吃著食物、我們喝著水、我們正在呼吸——我們應該對這所有的一切有感激的感覺。對於這整個生命、對整個世界、對整個宇宙、對整個大自然、對神性都應該要有一種感激的感覺——「我已經多活了一天。我已經得到了更多的食物。我又多看到了一天的太陽、多看到了一天的花開。我今天又活過來了。」

  在泰戈爾死前的兩天,他說:「主啊,我是多麼的感激啊!哦,神啊,我要如何表達我的感激呢?你在我不配得到的時候給了我這個生命。你在我沒有權利呼吸的時候讓我呼吸。你給了我美與喜樂的經驗,而那是我不曾去爭取過的。我很感激。我被你的恩惠折服。而如果我在這個你給予的生命中得到了痛苦、憂慮,那一定是我的錯;因為你給我的這個生命是非常喜樂的。那一定是我的錯。所以我不會要求你讓我從生命中解脫。如果你覺得我值得的話,那就將我一次又一次的送入生命中吧!你給我的這個生命是非常喜樂的,我完全為此感到感激。」

  這種感覺、這種感激的感覺,應該存在生命的各方面之中——特別是在飲食之中。

唯有如此飲食才會變成正確的飲食。

~~~~~

第二點是:正確的勞動。那也不再是我們生命中最精華的部份了。

肉體勞動已經變成了一種丟臉的行為。

 我們失去了生命的所有力量與活力,因為人類的身體與本質是由一定的勞動量所創造出來的——而現在人類已經由所有的工作中空閒下來了。正確的勞動也是喚醒人類的意識與能量最基礎的一部份。

林肯有一天早上正在擦鞋子。他的朋友正好來拜訪他,他說:「林肯!你在幹什麼?你竟然擦你自己的鞋子?」

  林肯說:「你嚇著我了!你難道會擦別人的鞋子嗎?我正在擦我的鞋子——你會擦別人的鞋子嗎?」

  這個朋友說:「不、不,我的鞋子都是別人幫我擦的!」

  林肯說:「那樣的話比你幫別人擦鞋子還糟。」

  這是什麼意思?它的意思是說我們正在失去與生命的直接接觸。我們與生命的直接接觸來自於勞動。

  在孔子的時代——那大約是三千年前——孔子有一次到一個村落。在一座花園裡,他看到老園丁與他的兒子將水從井裡拉上來。即使有兒子的幫助,這個老人要從井裡打水上來仍然是很困難的。而且這個老人已經很老了。

  孔子很好奇這個老人是否知道可以用牛或馬來將水打出井裡。他正在自己打水。他正在用如此古老的方法!

  所以孔子對老人說:「朋友!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已經有新發明了嗎?人們都用馬或牛來幫忙打水。你為什麼要自己來做呢?」

  這個老人說:「小聲一點!對我來說,我並不在乎你講的話,但是我怕我兒子會聽到你的話。」

  孔子說:「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老人回答:「我知道這些發明,但是這些發明會使人們遠離勞動。我不想要我兒子變成這樣,因為當他離開了勞動,他將會與生命失去連結。」

  生命與勞動是同義詞。生命與勞動有相同的意義。但是我們漸漸的會開始說那些不必做肉體工作的人是幸運的、而那些必須做肉體工作的人是不幸的。

 在某方面來說事情已經變得是如此了,因為有許多人已經放棄了勞動,所以某些人就必須做許多的勞動。太多、太少的勞動都會害死人。因此我說:「正確的勞動、肉體勞動的適當分配。」每個人都應該做一些肉體的勞動。一個人越強烈、越喜樂、越感激的進入生命中勞動的部份,他就會越發現生命能量已經開始由大腦往肚臍接近了。因為勞動既不需要大腦也不需要心。勞動的能量直接源自己肚臍。它正是能量的源頭。

正確的飲食必須伴隨著正確的勞動。那並不是說正確的勞動應該是為了他人利益而做的事——也就是說如果你服務窮人,那會使窮人獲益;如果你到村落裡種田,那會使農夫獲益;如果你勞動,你就是在做偉大的社會服務。這些都是假的。那是為了你自己,而不是為了任何人而做的事。那與使他人獲益無關。別人也許會因此而獲益,但是那最初是為了你自己。

一點點的勞動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都沒有注意這件事。甚至連印度傳統的門徒都不曾注重勞動——他們逃避勞動。他們要不要做並沒有什麼問題。他們只是往另一個方向走。富人不勞動,因為他們有錢可以請人來做,門徒也不勞動,因為他們與世界無關。他們既不必創造任何東西,也不必去賺錢,所以他們幹嘛要勞動呢?結果就是在社會上受人尊敬的這兩種階級人物都遠離了勞動。所以那些仍然在勞動的人,漸漸的就不受人尊重了。

  對一個尋道者而言,勞動有很大的意義與用處——不是因為你會由勞動生產某種東西,而是因為你越投入勞動,你的意識就越會歸於中心。它會開始從大腦往下走。這種勞動並不一定是有生產力的。它也可以是無生產力的,它可以是一種簡單的運動。但是某種程度的勞動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使身體靈活、使頭腦變得警覺、並且完全的喚醒一人個的本質。這是第二部份。

在這一部份會有一種錯誤。就像人們會在飲食犯的錯一樣——不是吃太多就是吃太少——所以在此也會發生一種錯誤。一個人不是完全不勞動,就是做太多的勞動。

 一個生病的人無法對存在充滿感激。他對存在無法感謝。只有憤怒而已。這種人無法接受那個他充滿憤怒的東西。他只會拒絕它。如果一個人沒有透過正確的勞動與運動而達成某種平衡,那麼一個人自然的會對生命有負面的看法、抗拒與憤怒。

正確的勞動是通往終極神性的梯子上最基本的一階。

~~~~~

第三點是正確的睡眠。飲食已經變得毫無章法、勞動也已變得毫無章法——而睡眠卻是完全被謀殺了!對人類文明傷害最嚴重的就是睡眠。從人類發現了人工光源的那一天起,人類的睡眠就變得非常混亂了。隨著人類有越來越多的小玩意可以把玩,人類就開始覺得睡眠是件不必要的事了,太多時間浪費在睡眠上了。我們睡覺的時間完全是一種浪費。所以睡眠越少越好。睡覺的人不會對生命過程有任何的貢獻。他們認為花在睡眠的時間是一種浪費,所以他們睡得越少越好,他們越快降低睡眠量越好。

 這是其中一群想要降低睡眠量的人,另一群人是僧侶、隱士,他們覺得睡眠、以及以睡眠形式而來的無意識,是自我了解與自我覺醒的相反狀態。所以根據這一點,睡眠是不好的,你覺得越少越好。

所以第一群人反對睡眠,他們覺得睡眠浪費時間,不必睡那麼久。一個人保持清醒的時間越長越好。那些計算著一切、統計著一切的人真的非常奇怪。他們算出一個人要睡八小時。一天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睡覺。如果一個人活了六十年,那麼有二十年都浪費掉了。在六十年的生命期間,只有四十年是可用的。他們還計算得更多。他們計算一個人吃飯、穿衣服、刮鬍子、洗澡等等要多少時間。在計算了每一件事情之後,他們說我們的生命幾乎全浪費掉了。當他們減掉所有的時間之後,他們了解到如果一個人活了六十年——事實上,有二十年在睡覺、有幾年在吃飯、有幾年在洗澡、有幾年在看報紙。每件事都浪費掉了,生命中沒有留下什麼東西。這些人創造了恐慌。他們的建議是如果你想要有一些生活的時間,就要降低這些事情的時間。

  睡眠在人類生命佔的時間最多,所以要降低它。所以,當第一群人勸人們降低睡眠、並且創造出反睡眠的風潮時,第二群人、僧侶與隱士,正在說睡眠是不靈性的,並且告訴人們儘可能要少睡覺。一個人睡得越少就越神聖;如果他完全不睡覺,那麼他就是一個完整的聖人。

  這兩群人與他們的觀念謀殺了人類睡眠的能力,隨著謀殺睡眠而來的是人類所有深沉的中心都被動搖、擾亂了,它們都被連根拔起了。我們甚至還沒注意到,所有人類的疾病與不協調的背後的原因是缺乏睡眠。無法睡得正確的人也無法活得正確。睡眠並不是浪費時間。八小時的睡眠並沒有被浪費,相反的,因為那八小時,你才能夠保持清醒十六小時。否則你無法清醒那麼久。在那八小時之間生命能量被累積了,你的生命重新得到活力,你的大腦與心的中心安靜了下來,你的生命由肚臍中心產生作用。在那八小時的睡眠你又再次與大自然、與存在合而為一——那就是你重新得到活力的原因。

睡眠需要回到人類的生命中。的確,對於人類的心理健康而言,沒有別的替代方式、也沒有別的步驟可以取代睡眠,睡眠應該在下一、二百年由法律來強迫規定。

  對於靜心者來說,睡得適當與足夠是很重要的。我們還需要了解另一件事——正確的睡眠對每個人來說是不同的——根據年齡以及其他的因素來說是不同的。

當小孩出生後,他會睡二十四個小時。他的身體仍然在成長。然後他會睡十八個小時、然後十四個小時……。漸漸的,他的身體會開始成熟,他的睡眠也會變得越來越少。在最後睡眠會停在六到八小時之間。老人的睡眠會變得更少,它會變成五小時、四小時,甚至是三小時——因為老人的身體成長已經停止了。他不需要太多的睡眠,因為他的死期正在接近。如果老人睡得與小孩一樣多,那麼他就不會死,死亡將會是困難的。死亡需要越來越少的睡眠。生命需要深沉的睡眠。那就是老人會睡的越來越少、而小孩卻睡得很多的原因。

  如果老人期望小孩像他們一樣,那就會很危險。

  老人通常會做這種事。老人對待小孩的方式就好像小孩也是老人一樣。老人太早叫小孩起床了——「現在已經三點了,現在已經四點了!起床!」他們沒有發覺是因為他們年老,所以如果他們在早上四對起床是沒問題的。但是小孩無法在四點起床。叫醒他們是錯的。那是在傷害小孩的身體,那對小孩是非常有害的。

  有一個小孩曾經對我說:「我的母親非常奇怪。當我晚上完全不想睡覺時,她強迫我去睡覺,而當我在早上覺得想睡覺時,她又強迫我醒來。我不了解為什麼當我不想睡時要被強迫去睡覺,而當我想睡覺時又要被強迫醒來。你為人們解釋了很多事,你難道不能對我母親解釋這一點嗎?」他想要我幫他的母親了解她做的是非常矛盾的事情。

  我們沒有發覺小孩常常像個老人般的被對待,而當他們變老時,他們也必須開始依據書上的固定規則來生活。

也許你沒發覺最近的研究顯示每個人無法有固定的起床時刻。大家都說在早上五點起床對每個人最好。這是絕對錯誤的,而且是不科學的。那不會對每個人都是好的——那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是好的,但是那也許會傷害到某些人。在二十四小時之中,有大約三小時的時間,每個人的體溫會下降。那三小時是睡眠最深沉的時刻。如果一個人在那三小時間被叫醒,那他這一整天就完了,他全部的能量都會受打擾。

  通常這三小時是介於二點到五點之間。對大部份的人來說這三小時是在早上二點到五點之間,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是如此。對某些人來說他們的體溫直到六點都很低,有些人會到七點。對某些人來說體溫會在早上四點恢復正常。所以如果某人在這低體溫的三小時中醒來,他這一天的二十四小時就毀了,而且還會產生一些有害的效應。唯有在一個人的體溫開始上昇至正常值時,才是他起床的時刻。

  通常,對每個人來說,隨著太陽昇起而起床是對的,因為當太陽昇起時,每個人的體溫也會上昇。但是這不是一種規定,還是會有一些例外。對某些人來說也許需要睡得比日出還晚一點,因為每個人的體溫在不同的時刻、以不同的步調昇起。所以每個人都應該找出自己應該睡多少小時,以及健康的起床時刻,而那就是適合他的規則——而不要去管經書怎麼說、上師怎麼說。完全沒有必要去聽他們的話。

  對於正確的睡眠而言,你能夠睡得越深沉、越長久,就越好。但是我是說你要睡覺,而不是一直躺在床上!躺在床上並不是睡覺!

當你覺得這正是健康的起床時刻,那麼就起床,這應該成為你自己的規則。通常它是跟隨著日出,但是有可能這種事並不發生於你的身上。沒有必要去害怕、擔心,或者認為你是罪人、你會下地獄。有許多早起的人下了地獄,也有許多晚起的人上了天堂。這與靈性或不靈性毫無關係。但是正確的睡眠的確與它有關。

  所以每個人都應該找到對自己最佳的安排。每個人都應該花三個月的時間對自己的工作、睡眠與飲食做實驗,他應該要找到對自己最健康、最平靜、最喜樂的規則。

每個人都應該制定自己的規則。沒有兩個人是相似的,所以也沒有適用於任何人的共同規則。當某人試著去用一條共同規則時,就會造成不良的效果。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可比較的。只有他會像他自己,世界上沒有人會像他一樣。所以直到他找到適合他自己的生命規則之前,沒有一條規則是適合他的。

  書本、經書和上師是危險的,因為它們是現成的公式。它們告訴你應該在特定的時間起床,你應該吃這個、你應該吃那個、你應該像這樣睡覺、你應該以這種方式做事……。這些現成的公式是危險的。了解它們是很好的,但是每個人都必須安排自己的生命。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的靜心之路。每個人都必須自己去走,並且創造自己的靈性旅程。

  沒有現成的高速公路可以讓你走。沒有高速公路之類的東西。靈性旅程就像一條小路——但是甚至連一條小路都不存在!當你走上這條路時你才會創造出這條路,你走多久這條路就會持續多久。你越走這條路,你對前方旅程就越了解。

  所以這三點必須牢記在心:正確的飲食、正確的勞動、正確的睡眠。如果生命在這三點上面正確的進行,那麼就越有可能打開我稱之前肚臍中心的東西——那是通往靈性生活之門。如果它打開了、如果我們接近這扇門,那麼就會發生非常獨特的事——那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曾體驗到的事情。

摘自:內在旅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4 15:56:16
R

打基礎是很重要的

沒有深厚的基礎,就無法向上發展

雖然只是吃飯、勞動(或運動)以及睡眠,這樣日常生活中簡單的事

但要將它們深化、精鍊,化凡俗為神聖,也需要下一番功夫,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個差異一開始雖不明顯,但功夫就像日增一張紙,久了,是會看出它的厚度的

種種改變和感覺,只要細細觀察、體會,就越是珍視這些看視平凡的基礎有多麼重要。

可是說是在為靜心打基礎,基礎打穩,靜心會不可思議的容易,就好像和呼吸一樣地容易

這和生活不協調而去靜心的情況下相比,有著天壤之別。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4 16:49:55
黑猩猩說~

謝謝路人分享

最近俺在研究 不看腹部呼吸 只看腹部內在

等研究完畢可以分享~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4 16:56:25
R

嗯~
發表於 2013-3-24 21:25:39 | 顯示全部樓層
遊客 1.172.89.x 發表於 2013-3-24 15:56
R

打基礎是很重要的

路人说得极是.

俺现在正在朝这三个方面努力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7 00:16:12
R

祝你享受這旅程~^ ^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7 14:55:59
聽說奧修印度社區中心有限制什麼人不能進入!如有愛為何會做如此限制呢!請說明之.謝謝.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7 15:46:23
路人
請教一下,我白天靜坐,晚上睡覺時約凌晨三四點就半醒了,因為後頸到小腦這一帶感覺電流亂竄,麻麻的,如果用力或翻個身,馬上感覺不到,但全身放鬆後,不論什麼姿勢又來了
晚上反而睡不好,請問這樣有出了什麼差錯嗎?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7 21:49:06
R

我記得奧修以前也曾提過類似的事,他說有些人可能半夜或凌晨就突然醒來,然後怎麼睡也睡不著

對此,他是怎麼說的呢?他說如果你睡不著,那就躺下來或出門走走,保持靜心觀照

不須要否定任何經驗,它來自它來,它去自它去,別打擾它

半夜起來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而是你反對它,認為它不對,它不應該發生

因此事情會反而變得很糟。

你可以實驗看看,停止一兩天靜坐,或是換時段靜坐,看看效果會否不一樣

若仍覺得身體不適,不一定是靈性的經驗,也有可能是身體生病的,那麼就要去看醫生。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8 11:54:38
路人
感謝回復,我斷斷續續做靜心也好幾年了
几乎都在昏沈中徘徊,前幾天總算識得來自眼前的金色之光
能量自眼而入,那了卻昏沈果在於調息。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3-28 17:56:34
R

如果你對這方面有興趣的話,阿姜查所著的書可以參考看看^ ^

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37084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4-2 14:35:56
遊客 1.172.227.x 發表於 2013-3-28 17:56
R

如果你對這方面有興趣的話,阿姜查所著的書可以參考看看^ ^

謝謝!
再請教一個問題
昨夜我要入睡時順手拿了奧修的"金色花秘密"
看祂的書其實也是我靜心的方式一種,那段文字描述須菩提坐下來,沒有任何做為只是存在,而天人散花讚美,那時放下書本,想說不然也來躺著淨心,觀四方音,這一入頭腦越來清晰,兩小時就過了,我沒做過整夜靜心,開始擔心明日無法正常上班,隨即翻身招請睡意上身,請問路人對於整夜靜心有何看法供分享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4-2 19:03:18
R

我也沒做過整夜靜心

是曾有想過,但欲速則不達,這樣靜心反而容易卡住。

我以前在假日時有計畫從早上開始一直靜心到晚上睡覺,可是失敗了

太急了,那種目標導向的靜心,越是做,就越感到壓力,會覺得很挫敗。

倒是平常那樣,沒有特別想要靜心時靜心,想靜心時就來一點,不想時,那就不要

隨意就好。

記得奧修曾說過一個故事,是有關於「靜心時可以抽煙?」和「抽煙時可以靜心嗎?」

那成了我能持續靜心下去的一句話

是啊,生活時、工作時可以靜心嗎?當然OK囉。

至於睡覺,那就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明天早起有精神

做任何事也可靜心了。

但是如果把靜心擺在前面,靜心就會變成具有排它性了

「我現在在靜心,不行,我不能去運動。」「我必須要靜心,不行,我得把所有的行程給取消。」

「我是一個修道人士,我不能想著金錢。」

將它反轉一下,就變成

「我現在要做運動,做的時候,觀照。」「我現在要開始今日的行程,做的時候,觀照。」

「我使用金錢,使用的時候,觀照。」

沒有反對、沒有壓抑、沒有排斥

如果你覺得整夜靜心會影響明天的作息,不如就好好睡上一覺囉~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4-2 22:09:19
晚上睡觉休息,白天工作娱乐.与二者比静心是另一种状态.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4-3 08:09:01
R

最初也許會作區分,但這些會慢慢融合,分界會消失。

一開始會有「這個不是」、「那個不對」,靜心從生活中被區隔開來

好像只能在特地的場所、特定的姿勢下,才算得上是靜心,結果靜心變得反生活

如果對靜心有強烈的執念,便會開始反對除了靜心以外的一切,認為那些都是障礙、浪費時間……等等

反對一般的狀態,渴望另一種狀態,超意識什麼的……結果反而停滯不前

一般狀態就一般狀態,不是靜心就不是靜心,生活中要做什麼就好好做什麼

那句話依然在我心中迴響著:「全然地在行動中就是免於那個行動。」

靜心不反對自我,亦不反對慾望

但我的感覺是,很多時候我們會誤以為靜心是反對自我的

所以對一些求道者來說,只要看見有自我,他們便馬上起反應

就像有性壓抑的人,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拿著一本花花公子,馬上就會大力譴責

「這是不應該的,這是自我,你要去除它。」

「這是一種負面能量,這是印痕,這是……」

反正你就是「不應該」有這些東西,要去靜心。

就好像你不應該看男人或女人的裸體,要去關緊閉。

表面上的改變,可實質內容依舊一樣。

那根本不是靜心,因為靜心不是反自我的,但是自我會在靜心中自行消失。

所以,如果將生活區分為一般時段和靜心時段,那勢必會產生分裂、勉強、罪惡感、焦慮、神經質

並且,會在心理上對靜心產生一種依賴,想要獲得救贖什麼的,想要免於什麼的、得到什麼的

若能不作區分,那麼生活會更加寬闊。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4-3 08:16:23
那個女人全然貫注,所以她看起來非常發光發亮,她看起來很美。

她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但是那個美不屬於這個地球,那個美是因為全然貫注而產生出來的,

那個美是因為她不是一個走極端的人而產生出來的,那個美的產生是因為她處於中間,很平衡,

由那個平衡產生出優雅。

薩拉哈首度碰到一個女人,她並非只是身體很美,就心靈上而言,她也很美。

很自然地,他臣服了,臣服發生了。


全然貫注,貫注在任何她正在做的事……他首度了解到:靜心就是這樣。

並不是說你在某一個特別的時段坐下來,重複頌念一個咒語,並不是說你要去教堂,或是去寺廟,或是去回教寺院,

而是在生活當中-----繼續做一些瑣碎的事,但是非常貫注,使得在每一個行動中都能夠顯示出那個深度。

他首度了解到靜心是什麼。

他一直在靜心,他一直在努力奮鬥,但是首度地,靜心就在那裡,活生生的。


摘自:譚崔經驗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4-3 08:19:44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19-11-13 15:22 , Processed in 0.09804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