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832|回復: 0

父後七日——詩人之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12-14 17:38: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父後七日——詩人之死

夜。
阿義對小莊說:
「道士不是我的正職,
你知道我的正職是甚麼?」
小莊:
「臥底神探?
超人?」
阿義從唐裝衫的口袋中掏出一本小筆記薄:
「我是個詩人。」
夜忽然肅然起敬,
四周額外寧靜。
其實,
在生命媕Y,
誰不是個詩人。
大志一直為亡父的喪禮忙個不停,
出殯前的一晚他蹲在天井裡收集多日來冥強的灰燼,
小莊拿着攝影機:
「舅舅,
請講一下喪父後的心情。」
悲,
就從中來了。
像阿梅喪禮後從彰化回到工作,
在出差的候機途中,
聽到飛機降落的廣播,
竟覺得是亡父的鼙音,
就蹲在候機室的角落哭了半小時。
誰個不是詩人?
以為將甚麼都轉化為文為字,
所有感情就可以瞞天過海。
阿義出發去台北將一個車禍喪生的人帶回鄉,
在月台上,
看見一個壞了的鐘,
以防萬一,
立刻變身成詩人:
「在一個月台壞了的鐘中,
一班誤時的列車中,
生命等到了終點.......」
都說,
誰不是一個詩人?
做個詩人,
生命中的鎖事也可向上提昇,
而不用在現實中肉帛相見!!
一場法事,
幾時要哭幾時不要哭都有提場,
反而覺得事不關己。
大志和阿梅兩兄妹一起睡在靈堂守夜,
阿梅突然說:
「哥,
這幾天以來讓我體會了一句成語。」
大志問:「甚麼成語?」
阿梅:「常常聽人說累得快哭爸了,
原來哭爸真的很累很累。」
兩人互看了一眼,
跟著就笑得人仰馬翻。
這樣,
顧左右而言他嬉笑怒罵,
我們總是認為在傷心處耍點小聰明,
就可以把傷痛請水公水婆,
連同灰燼隨水流送到老遠。
像父後七日喪事裡的緊密流程,
讓每個人都像若無其事。
直到生活回復正常,
憶念才趁你無儀式護體,
在夜市父親留下的檔口前,
在香港博物館的琉璃摩尼轉前,
在你來不及變身成為一個詩人前,
將你殺人滅口,
一刀封喉!!
泣,
不成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19-11-19 00:26 , Processed in 0.0734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