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364|回復: 0

我對愛的慾望是什麼?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1-26 13:03: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問題:
「我對愛的慾望是什麼?」


奧修:
       對愛的慾望可以有三種意義,它依你而定。最終的意義當然就只有一個,那個意義就是你跟你自己在一起覺得不快樂,你認為你跟別人在一起會比較快樂,這是愚蠢的,這是不可能的。你甚至連跟你自己在一起都覺得不快樂,你跟別人在一起怎麼可能快樂?你只能安排一個他跟他自己在一起也覺得不快樂的人來跟你生活在一起,否則他或她為什麼要來跟你在一起?

       你能夠安排或說服別人來跟你生活在一起,那只是因為他或她也同樣地陷住在慾望裡,如此一來就有兩個不快樂的人會合在一起,兩個跟自己在一起不快樂的人會合在一起,這樣做你是在要求奇蹟,但是奇蹟不會發生。

       兩個不快樂的人會合在一起無法互相使對方快樂,他們的不快樂將會加倍,就這樣而已,它是一個簡單的算術,他們將會變得非常非常不快樂。不僅加倍,事實上,他們的不快樂將會乘以好幾倍,因為他們的不快樂將會互相衝撞,他們會對對方生氣,他們會互相報復,他們會認為對方是騙子,因為「對方答應我會給我一個玫瑰花園,但是似乎不可能兌現。」

       所有的承諾都被證明是假的,因為你怎麼可能從不快樂來承諾?你怎麼可能從不快樂來給予? 一開始你並沒有擁有它,你怎麼可能分享?你只能分享那個你所擁有的。如果你是快樂的,那麼你可以分享快樂:如果你是不快樂的,那麼你就會分享不快樂;如果你是悲傷的,你會分享悲傷。

       所以你問我說:「我對愛的慾望是什麼?」它將依你而定。

       首先,它可能只是對性的慾望,那是很簡單的,沒有很複雜——很粗鄙的。事實上,稱之為愛是不對的,但是每一件事我們都稱之為愛,有人說:「我愛冰淇淋。」有人說:「我愛我的房子,我愛我的狗,我愛我太太,我愛高爾夫球!」所以要怎麼辦呢?

       愛是最被誤用的一個字,我們在一千零一件事上面都使用它。所以當人們需要性,他們也稱之為愛。性是非常初級的愛的形式,非常原始,就只是一年級的愛,它不可能進入很深,不可能非常令人滿足。

       或者你也可能真的是意味著愛,那麼它就意味著你是一個快樂的人,而且你想要分享你的快樂,你累積了很多快樂。當你的愛是意味著性,你只是累積了很多性能量,你想要釋放它,它就會是一個釋放,你想要別人來幫助你釋放它。性愛是非常身體的。如果當你說愛的時候,你真的是意味著愛,那麼你的生活必須是快樂的、滿足的、欣喜的。那麼你的心需要慶祝,所以你能夠分享,這是一種心的分享,性是身體的分享,愛是心的分享。

       還有另外一個可能性我稱之為祈禱,當你甚至超越了心,你的整個存在深深地需要開花,需要分享,那麼它就是祈禱。

       性存在於兩個身體之間,它甚至可以存在於死的身體,當你去找妓女的時候,那個情況就是這樣。那個妓女並不在那裡,就只是身體在那裡。那個妓女將身體提供給你,但是她逃離身體,因為她從來就沒有愛你,她怎麼可能在那裡?她會變成不在,那就是成為一個妓女的整個藝術。面對著你,她變成不在,她完全把你忘掉,她也許會開始想她的男朋友,她也許會創造出一個關於她男朋友的夢,她會完全把你忘掉,留下身體讓你擺佈,它是一個死的身體,你可以使用它,但它只是一個工具,它是醜陋的,它非常醜陋,跟一個死的身體作愛。

       但我並不是說它只發生在跟妓女之間,它也可能發生在你跟你太太之間。你的太太也許不在那裡。如果愛不存在,那麼她怎麼可能在那裡?當你在跟你太太作愛的時候,她可能不在,或者你先生可能不在,他也許只是在履行一項任務,那麼它也是一種娼妓的行為。也許婚姻是一種比較永久的娼妓行為,比較有制度,比較方便,也比較安全,但那個品質是沒有什麼差別的——數量也許有差別,但是品質並沒有差別。

       每當你愛一個人,而那個人不在,你愛一個人,而你不在,那麼就只有身體在,它是一件機械式的事情。當你愛一個人,你面對那個人的時候必須是在的,你必須在,對方也必須在,兩個「在」會合、重疊、融合,那麼就會有無與淪比的喜悅,那麼就會有和平和寧靜。

       所以有很多宗教人士反對性,因為他們還不了解愛是什麼,他們所了解的愛只是最粗鄙的東西——性,所以他們繼續講一些反對它的話。他們不了解愛的美,他們只知道醜陋的性。如果你發現一個聖人仍然在談論性,而且反對它,那麼你就可以確定,他從來不知道愛。一個從來不知道愛的人無法知道祈禱,不論他是如何地假裝——因為性在愛當中會變得精緻,愛在祈禱當中會變得精緻,它是一個階級層次,它是一個金字塔,那個基端是性,頂端是祈禱,在這兩者之間是一片廣大的愛。

       當你在,對方也在,在那個「在」當中覺得很滿足,在那個「在」當中覺得很快樂,那麼就有一種分享。愛也許可以變成性的,愛也許也會有性的層面,但是這樣的話,那個性已經被提升了 ,那麼性就不再是粗鄙的,那麼性已經來到一個更高的地方,那麼它就具有一種不同的品質。

       當你愛一個人,然後性自然地發生,只是作為一種分享,在它裡面沒有任何貪婪,並不是你在欲求它,並不是你在計劃它,並不是它存在於你的頭腦,它根本不在那裡——你們只是在分享你們的「在」,在那個分享當中,你們的身體開始互相會合、互相融合,那麼那個性是不同的。

       在愛當中,或者性會消失,或者它被蛻變了 。首先它會被蛻變,然後漸漸地,它會消失,然後會產生另外一種品質更高的愛,那就是祈禱,在祈禱當中已經沒有性。愛介於祈禱和性之間。

       在愛當中,兩種可能性都存在:愛可以散佈到很根部,到性,愛有時候也可以提升到祈禱的頂峰。愛一個人,有時候你可能會以一種性的方式來愛,有時候你可能會以一種祈禱的方式來愛,愛會散佈到那兩岸。愛是一條河流,它會碰觸到兩岸。有時候甚至是身體,有時候那個人會被變形,你會看到一個神或是一個女神。

       除非你的愛開始感覺到對方的在是神聖的,否則你的愛尚未達到祈禱。

       當你走到了祈禱,那麼性就完全消失了 。從祈禱不會掉到性,那是不可能的。祈禱是另外一岸。從性無法碰觸到祈禱——性是另外一岸,它們離得很遠,它們在愛當中會合,所以愛是人的經驗裡面最複雜的事情,因為在愛當中有兩岸的會合。

       在愛當中,物質和心靈會合,身體和靈魂會合,創造者和那個被創造的會合。永遠不要錯過任何可以成長到愛的機會。

       但是它依那個情形而定,你問我說:「所有的慾望都一樣嗎?我對愛的慾望是什麼?」

       我們將必須來看,現在我無法給你答案,你必須觀察,要對你自己的感情非常清楚,如果它是性的,那沒有什麼好隱藏的,那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它是自然的,它必須從那個自然的狀態提升,你必須從那裡開始,不要隱藏它,不要將它作合理化的解釋,讓它成為它本然的狀態,不論它是怎麼樣。如果它是性,那麼它就是性,試著去了解它。幫助它走向更多的愛,越來越走向那個人,越來越不走向身體。

       如果你覺得它是愛,那麼就幫助它走向祈禱,那麼就愛那個人,但是記住神,那麼就擁抱那個人,但是記住神,那麼就拉著你愛人的手,但是記住那隻手屬於神,讓這個記住越來越深入。

       我無法給你一個答案,你必須去找到它。即使我給你一個答案,你也會以你自己的方式來解釋,我也許會談論祈禱,但是如果你的能量仍然停留在性,你將會以性的方式來解釋它。

       我一直說了好幾年,宗教是從性到超意識的一個橋樑,各種人都聽到了它。那些執著於性的人會認為:「非常好,所以超意識也是性。」他們將三摩地貶為性。那些真正流進三摩地的人會覺得很高與,他們會說:「很好,所以現在已經不需要再譴責任何事,即使性也有三摩地的元素在裡面,我們可以接受它,吸收它,我們可以進入很深的和平,因為當沒有衝突,就會有和平。」

       我對很多人演講,但是他們一直都以他們自己的方式來了解。在你們進入睡覺之前讓我講一個小故事紿你們聽:

       木拉那斯魯丁去看他的醫生,他已經老了 ,非常老,他看起來非常虛弱,醫生說:「那斯魯丁 ,告訴我關於你的愛情生活,因為似乎你浪費了太多的能量。」
       他說:「我的愛情生活非常單純:我每個星期跟我太太作愛四次,每個星期跟我的秘書作愛四次,每個星期跟我的打字員作愛四次。」
       那個醫生嚇死了 ,他說:「那斯魯丁 ,你會殺了你自己!你必須好好地『掌握』你自己。」
       那斯魯丁說:「那個我也是每個星期做四次。」

       你的了解就是你的了解,即使我談論祈禱,你也會了解到任何你所能夠了解的。你最好仔細觀察,你最好深入你自己的頭腦去了解它的運作。

       只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訴你:不要譴責,永遠都不要譴責。一個譴責的頭腦永遠無法了解生命,永遠不要判斷,永遠不要衡量,只要成為一個單純的觀察者,因為一旦你下了 一個判斷,你就不允許你的頭腦對你完全敞開,你的判斷會變成一個障礙。如果你已經相信性就是罪惡,那麼你怎麼能夠面對你自己的性?你將會曲解它,你將會欺騙你自己,你將會合理化地解釋它,你將會找到一些方法、方式、話語、和哲學來隱藏它。

       永遠不要有任何偏見,這樣的話,你的經驗對你來講才會變成透明的。不論它是怎麼樣,至少就我而言,每一件事都是好的——不論它是什麼,它都是好的。它是你的頭腦,它是你的身體,它是你的能量。基本的要求就是要很清楚地去看它,從那個看法,事情就會開始流動。

       如果它是性,那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你不是無能的,那很好,要這樣想。它是性,很好,你有能量,現在你可以利用那個能量。你是否曾經聽過有任何性無能的人成道?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相信我,它從來沒有發生過,它不可能發生。性無能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因為成道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即使他努力嘗試,它也不可能發生,因為一開始他就沒有能量可以蛻變。

       讓我再告訴你另外一個事實:每當成道發生,它都發生在一個非常有性慾的人身上——一直都是!因為有更多的能量……你可以乘著那個能量。它從來沒有發生在那些所謂溫溫的人身上……沒有什麼事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會陷住在他們那種溫溫的狀態下,但是它會發生在那些很熱的人身上。

       佛是非常熱的,他曾經經歷適很棒的性生活,從那個經驗,他變得越來越了解。有一天,當他覺知到他是多麼不必要地浪費掉那麼多的能量,然後他開始將那個能量導向不同的方向——導向愛、祈禱、慈悲、和靜心。

       那是同樣旳能量!世界上就只有一種能量,那就是性能量。即使神要創造出一些什麼,祂也必須透過性來創造它。一個小孩誕生,生命誕生,是來自性。一朵花開,它是性能量。布穀鳥繼續瘋狂地歌唱,它也是來自性能量,只要看一下你的周遭!整個世界都是性能量在悸動著,它是唯一存在的能量!宇宙就是由性這個東西所形成的,所以不要譴責它。乘著那個波浪,那個發出隆隆聲的性的波浪,你將會開始感覺到新的層面、新的高度。

       首先你會進入性,然後你會進入祈禱,但是你只能從你所在的地方開始。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完全確定你在哪裡,而只有你能夠確定它。

       注意看……繼續注意,如果你不譴責,如果你不辯護,如果你不說好或壞,如果你不是一個清教徒的道德家,如果你只是一個純粹的觀察者,你將能夠看到,因為它就在你裡面,你的能量就在那裡,一旦你知道它在哪裡,就從那裡開始下功夫。

       如果它停留在性中心,那麼不必擔心,只要記住一件事:永遠不要跟你所不愛的人作愛,那是一種倒錯的現象,因為這樣的話你將會執著於性。跟一個你真正愛的人作愛,否則就等待,因為當你愛一個人,那個愛就會把你的能量往上拉。一旦那個能量開始走向愛,愛是那麼地令人滿足,誰會去管性?性從來沒有使任何人滿足,它會創造出越來越多的不滿足。性從來沒有使任何人滿足,它不曾帶給任何人滿足。

       唯有當你跟一個人有愛的關係才進入性行為,所以愛和性變成連結在一起。愛是一個更大的中心,一個更高的中心。一旦性跟愛接軌,它就會開始往上走。一旦你覺得你是有愛的,那麼永遠不要到廟裡或是到教會去祈禱,那是愚蠢的,那麼要再做跟你一開始所做的一樣:你的第一個祈禱必須發生在跟你的愛人在一起的時候。或者是在你作愛之前,讓你自己帶著祈禱的態度,或者是在你作愛之後,讓你自己帶著祈禱的態度,或者——第三個是最好的——當你在作愛的時候,讓你自己帶著祈禱的態度。

       如果愛跟靜心連結在一起,那麼它可以搭便車,那麼它可以被靜心所提升。愛必須將性能量拉上來,然後靜心必須將愛的能量拉上來。一旦你處於最高點,你頭頂上的薩哈斯拉,也就是東方所說的千瓣蓮花,就會打開,它只開在最高的頂峰。

       這是三個基本的中心:性的中心、心的中心、和薩哈斯拉——千瓣蓬花。心的中心剛好在中間,介於薩哈斯拉和性中心之間。從心的中心,那個路可以通到這兩個中心。沒有人可以直接從性跳到薩哈斯拉,一個人必須經過愛,經過心的中心。

       從心的中心,你可以散佈到兩個方向,它並沒有什麼不對。一旦你到達了薩哈斯拉你內在的蓮花最終的開花,那麼性就會完全消失,那麼就沒有性會留下來。

       在性裡面沒有祈禱,在祈禱裡面沒有性,在愛當中,這兩者會合,混合在一起,那就是為什麼我要再度重複:愛是進入這個世界的門,也是進入彼岸的門,愛是對這兩個方向敞開的門。

       當耶穌說「神就是愛」,他是對的,但是我想要說——而我覺得我的陳述比耶穌的陳述更好——我想要說「愛就是神」。耶穌說「神就是愛」,我說「愛就是神」。

摘自了解性、超越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0-1-17 23:24 , Processed in 0.08114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