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13 奧修的書;正面與反面的輿論

 

  就在幾天前,我的一個從德里來的朋友告訴我:「政府內圈正在進行討論,說你的書應該首先被政府檢查,你的錄音帶應該首先被政府檢查。然後它們才允許和大眾見面。」

  我告訴他:「讓他們決定吧,他們必須和我在最高法庭面對。」

  這個人是誰——我希望看到他的臉——誰要來決定我的書堶惜偵簻O對的什麼是錯的?我瞭解所有的那些部長,我認識大多數的國會議員。他們沒有那個天賦或者聰明才智。他們沒有一個人做過靜心,他們怎麼可能決定我說的是對的還是錯的呢?

  明天他們也許會告訴科學家:「在你們發表論文之前,政府官員將會看一看它們是對的還是錯的。」而政府官員對科學沒有概念,對哲學沒有概念,對詩歌沒有概念,對音樂沒有概念。如果他們一開始對詩歌,科學,文學和哲學有任何概念,他們就不會當官!那是世界上最醜陋的事情。成為政府官員意味著你成為一台醜陋的機器的一部份,你失去了你的靈魂。你不再作為一個獨立的思想者而存在。rebel31

 

  前幾天我收到一封來自澳大利亞的信。就像在其他大陸和大洲一樣,澳大利亞也有羅傑尼西基金會,我們在澳大利亞有幾千個門徒。澳大利亞的神智學會一直在銷售我的書,那些書是他們的暢銷書。這次,當澳大利亞羅傑尼西基金會的代表去神智學會,他們說:「我們接到我們全球總部的命令,說不應該銷售你們的書。」

  那個門徒看到寫來反對我的書正在出售,他就問了一下,那個人說:「我自己是喜愛奧修的,而且他的書是我們的暢銷書。我甚至寫信說這不是正確的,但他們否決了我的信,他們說:『我們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反對奧修的書可以被出售,但奧修的作品或者任何讚美他的作品都是禁止的。』」

  我並不感到吃驚——但這和神智學會自己的哲學非常矛盾。他們假裝他們綜合了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哲學,所有的途徑——就是排除我的觀點在外!他們暴露了自己,因為這封禁止我書的信一定不只發到澳大利亞,它一定也發到日本,它一定也發到美國,它一定也發到歐洲的其他國家。

  他們在恐懼什麼?他們的恐懼就是他們無法讓我的途徑符合其他宗教的途徑。它在自身的雄偉莊嚴中傲然獨立。satyam19

 

  濕婆(Shiva)在每天晚上的達顯(darshan)上經常坐在我邊上。他是個保衛——不是我的貼身保衛,只是其中一個保衛——而他在這堛甄噫d是當有人在達顯中有時候摔倒,如果他們覺得能量漲得很高,以至於他們無法坐下來,他的職責就是把他們帶回坐位上,或者把他們帶到邊上躺下。

  我從來沒有在他堶惇搢鴠籉韞i以被稱之為聰明才智的東西。他沒有寫過一個字,他沒有寫任何關於他在這媗橝蝒漁恁C也許他太麻木了,雖然他處於這麼多正在發生的體驗當中,但他的麻木使他無法覺知到這一點。

  我離開去美國的那天,他跟著我。當然在美國有不同的安排,整個社區是一個有著不同的功能的組織,沒有選擇他當一個保衛……

  濕婆非常受傷,因為他的權力被拿走了,所以他寫了一本書《羅傑尼西,失敗的神》(Rajneesh,the god that failed)。如果他是真實的和真誠的,他應該寫《濕婆,失敗的保衛》。但沒有人看自己,人們總是投射到別人身上。satyam27

 

  濕婆寫了一本反對我的書,全都是謊言。我告訴英國的門徒把他告上法庭,因為他完全是在胡說八道。而且你可以看到其中的狡詐。在普那,每天晚上我都為要當門徒的人進行一次聚會。這是一種開放式的聚會——幾乎有60人,70人,有時有100人在場。有12個或者更多的人會被點化。有10個門徒會作為靈媒跳舞,製造出一種振動的能量。

  而濕婆在他的書媦g道,我每天晚上都需要10個女人,沒有參考任何事實,那就是這10個女人是靈媒,她們在一個公開的地方跳舞,有100個人看著,有12個在場的人被點化。他沒有提到這一點,他只是提到我每天晚上都需要10個女人。

  你們可以看到嗎——一個人還能更醜陋嗎?他過去對我非常信任,以至於他說他可以給出他的生命——而這就是他給出來的!還有成百上千件事情,絕對是錯誤的,是捏造的,虛構的,都來自於他自己的頭腦。mystic25

 

  那些瞭解我的人,那些和我一起在深深的內在中會合的人,那些體驗到我的人,都保持沉默。

  這並不新鮮。這是人類奇特的心理的一部份。積極的人是謙遜的,連說一點東西他就覺得不好意思,因為他知道不管他要說什麼,那都比不上他的體驗。那很快就會失落,所以才會不好意思。

  但消極的人沒有恐懼,沒有不好意思。他沒有體驗到任何東西。而否定或者說謊,或者編造出一篇小說是有轟動效應的。那些一直寫東西反對我的人——所有的出版商都急切地想出版他們的書——不瞭解他們寫的什麼東西,那些全都是垃圾。

  有一些從一開始就和我在一起的門徒也寫書,用真人真事,用有力的論證回答那些謊言和有待證實的話。

  出版商不願意出版它們。他們說這堶惆S有轟動的地方。謊言有轟動效應,真理沒有轟動效應。而大眾對轟動的東西感興趣,他們對瞭解真理不感興趣。真理是簡單而明瞭的。

  不過這種情況必須被顛覆,一切都有一個界限。積極的人必須站到光明底下,說出並強調他們自己的體驗,他們對我的瞭解,以及我和我的人的關係。除非他們站出來這樣做,不然他們就是在以一種間接的方式幫助消極的人。因為如果那些消極的人沒有被反駁,那就會成為幫助他們的一個論據——為什麼他們沒有被反駁呢?dawn14

 

  瑪尼夏(Maneesha)寫了一本關於她和我在一起的體驗的書。就在前幾天,我聽說她的母親從澳大利亞的墨爾本寫了一封非常憤怒的信:「首先你讓我被墨爾本這堛滌繴教社會所譴責,現在我聽說你試圖寫一本書。那意味著你要向整個世界揭示,特別是在墨爾本,我必須遭受痛苦。」

  這並不出人意料。德瓦吉特(Devageet)收到他母親的信說:「停止寫這本書」,因為他也寫了一本書。現在這些可憐的母親們非常緊張。這些人將會怎樣描寫她們?——其中一定有深深的恐懼。其次,他們將會揭露出基督教已經不再重要了,需要某種新的東西,需要某種從根本上和過去決裂的東西。而那就是桑雅生的意思。所以他們一定害怕大眾,害怕教會,害怕集體,害怕牧師。他們會說:「『看看你的兒子做了什麼』或者『看看你的女兒做了什麼。』你沒有把他們教育好,他們已經誤入歧途了。」

  每個人都在關心別的每個人不要誤入歧途。而他們說的誤入歧途是什麼意思?你不應該去和他們走的不一樣的方向。而你知道他們的整個一生都是痛苦,你知道他們的整個頭腦充滿了緊張與焦慮。你從來都沒有看到他們快樂過。你從來都沒有感覺和你自己的父母有一種深深的和諧。而他們用盡了一切方式——在你無助的情況下,因為每個小孩都是無助的——強迫你進入他們認為正確的道路。

  但他們的整個一生都證明他們並不是正確的。如果他們的生活是一種喜悅的,歌唱和慶祝的生活,那小孩子就會跟隨,不需要任何懲罰,不需要任何困擾,不需要任何折磨。而且現在瑪尼夏和德瓦吉特都不是小孩子了,他們有他們的生活,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想要把它和整個世界分享。為什麼他們的母親要這麼操心?在恐懼什麼呢?invita12

 

  前幾天我收到一個門徒的來信,他參加了一個耆那教的集會,其中有一天晚上也邀請了這個國家著名的詩人。印度當代最偉大的詩人之一,尼拉賈(Neeraj)也在那堙X—他來過這堙A所以你們都認識他——他被轟了下來,他被迫離開了講臺,原因就是他提到了我的名字。在朗誦前,他介紹自己說:「我所有的詩都屬於奧修。他是我靈感的源泉。」

  有成千上萬的其他的作家和詩人一直重複我說的東西,但卻沒有勇氣清楚地告訴人們他們的靈感來自於哪裡。多麼恐懼的一群人啊!但尼拉賈是一個擁有一頭雄獅所有品質的人。他說:「你們大喊大叫也沒有什麼關係。這種流氓行為,這種暴徒作風(goonda-ism)不會造成任何不同。」他離開舞臺的時候說:「奧修萬歲!」isan04

 

  今天我剛好收到一封來自於我在荷蘭的一個老門徒的信,他叫阿姆瑞多(Amrito)。他是一個著名的荷蘭語作家,他擁有所有的資格證,學位,榮譽證書。他寫了很多書,其中至少有8本關於我的書。今天我收到信說他正在寫另一本關於我的書,幾天內他將來這堭筐我的祝福。這本書的名字是《十年準備》(Ten Years of  Preparation)。10年前他成了門徒,而他仍然稱這10年是一個準備。

  這種耐心是需要的。匆匆忙忙的,你只能得到四季花卉(seasonal flowers)。它們來了又去。你的耐心越深,你的成長就會越大。chit04

 

  阿姆瑞多希望這是他的整個朝聖,是他的探索和探尋,他希望結尾是找到了我。他已經寫了8本關於我的書,他認為這本書內容將會非常廣泛——它回答了一切,摧毀了政府,政客,記者,人們身邊的各種兇手所散佈的所有謊言。mani14

 

  前幾天,我看到了這個世紀出版的最重要的一本書之一,《諸世紀》(Millennium)。它是對諾查丹瑪斯及其預言的深入探索。發行了8萬冊——那是很少見的——它們在兩周內就賣光了。現在是第二版,第二輯正在美國發行,另一版在英國發行,這本書被翻譯成許多其他語言——荷蘭語,德語……

  諾查丹瑪斯是一個偉大的神秘家,他有對未來的洞見。你們將會驚訝地知道,在他的預言堙A我也被包括在內。描述20世紀後期的導師,他給出了8個指標。克里虛那穆提符合5個,瑪哈禮希•瑪赫西•優濟(Maharishi Mahesh Yogi)符合3個,唐望符合4個——我吃驚的是我符合所有的8個。

  在《諸世紀》這本書堙A他們作了一個諾查丹瑪斯預言的這個導師的圖表——那就是他的人會穿紅色的衣服,他會來自於東方,他會被逮捕,他的社區會被摧毀,飛翔的鳥兒會是他的象徵,他名字的意思是月亮……那個人在300年前看到的東西完全符合我——我名字的意思就是「月亮」。在他們的圖表堙A他們宣稱我是20世紀後半葉的導師。golden17

 

  幾天前我收到一個資訊,那就是我的一本書,《最終的領悟》(The Supreme Understanding)是日本一家出版社最暢銷的書。6萬冊……它還是供不應求,需要更多版次。它已經再版過12次。

  有人寄了一個書籍列表:我的書排在頂端,我下面的是尼采,第三是某個日本人。雖然我沒有去過日本,我幾乎有12本書被翻譯為日文,都在巨大的愛與理解中被接受。幾乎日本每所大學都用我的書來教導禪。那是他們的傳統,他們已經發展了,但我的解釋比他們自己的評論和解釋更有感染力。dawn33

 

  我在歐洲的人一直想弄一本書再配上一盒磁帶。這本書會給予所有靜心的基礎,而這盒磁帶會給出所有的說明,所以你就哪裡也不需要去了。只要坐在你的房間堙A有一台答錄機,你就有一個師父了!佛陀不再需要了……pilgr13

 

  美國最重要的小說家之一(湯姆·魯賓斯)問了我一個問題:「奧修,你怎麼看待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在中東的衝突?解決的辦法是什麼,這對未來有什麼影響呢?」

  所以我給了湯姆·魯賓斯我的回答,因為他要寫一本書,他想要我的看法。我知道他一定感到吃驚,因為沒有人這樣說過,那就是以色列是基督教的政客消滅猶太人的策略——不是直接的,而是通過創造出一種形勢,這樣回教徒就可以做這個工作,而基督教徒可以繼續偽裝,因為他們非常樂於助人,甚至是對於敵人。他們遵循耶穌的哲學:愛你的敵人。他們一直在投入錢,以過時的武器的形式進行幫助——都是沒有用的軍備,必須要被扔掉,要麼扔到海堙A要麼扔到以色列。

  而同時美國的猶太人繼續幫助美國政客,因為他們在幫助以色列。所以美國的政客剝削他們的錢,他們利用他們的支持。

  湊巧的是,當我昨天把我的信獻給湯姆·魯賓斯的時候,我收到了訊息:美國最高法庭特別強調,美國政府限制(奧勒崗)社區土地和其他財產的使用是絕對非法的。所以現在它又回到我們手中。

  我對湯姆·魯賓斯說,我的建議是如果你希望幫助猶太人,奧勒崗應該給他們,作為一個新的以色列。讓猶太人從以色列遷移出來,把以色列還給回教徒。它屬於他們,佔據他們的土地是醜陋的。

  而作為我和我的人來說,我們提供我們社區的土地,作為一個開始。它至少足以容納10萬人。我們給出我們所有的資源——我們所有的房子,旅館,道路,水壩,土地——我們在羅傑尼西大農場(Rancho Rajneesh)擁有的一切,我們都給他們,作為一種友好的表示,什麼錢都不需要,條件就是羅傑尼西大農場應該成為新以色列的首都。

  讓美國露出它真面目。如果他們希望幫助他們……奧勒崗地區的一半已經屬於聯邦政府,它人口稀少,所以沒有問題。一半的土地已經屬於聯邦政府,把那些土地給猶太人。pilgr15

 

  你們會高興地知道,奧勒崗的大學對我們社區做了一個調查:我們社區的人的智商是多少,以及奧勒崗人的平均智商是多少。他們感到驚訝,被驚呆了。

  他們至到我離開,被美國驅逐出境之後才發佈了調查資料。但是現在發佈的調查資料說奧勒崗人的平均智商是7,而社區成員的平均智商是14——是任何奧勒崗人的兩倍。

  而這個調查是奧勒崗人進行的。你也許認為智商為7的人不可能判斷智商為14的人。他們一定試圖盡可能地抬高他們的智商。我的理解是它不可能超過3或者4,7是虛構的。而社區的人一定是差不多20,他們被降低到14。

  但是,很明顯,智商低的摧毀了智商高的。

  石頭非常反對花朵。

  信仰屬於無知的人,他們不想自己探索真理。但一個真誠的人不相信任何東西——任何神,任何經典,任何宗教。他會探索。turnin08

 

  就在前幾天一個義大利門徒告訴我他想編一個報告——他正在收集我的言論——我對於私生子的看法。我對他說:「沒有私生子,只有私生的父母。」一個孩子怎麼可能是私生的呢?那麼誰是私生的父母呢?——未必是那些沒有結婚的人。任何不是出於愛而出生的小孩,他(她)的父母就是私生的。他們是否結婚是無關緊要的——但孩子肯定從來都不是私生的。tahui33

 

  義大利激進黨發來一封邀請信,說他們希望我成為他們的首腦。我告訴他們:我不可能成為你們政黨的成員,但我可以成為一個朋友——如果你們需要指導,給你們的國家帶來更多的叛逆,我可以有巨大的幫助。我對義大利特別感興趣就是因為教皇這個人:除非梵蒂岡被徹底摧毀,否則人類無法知道自由是什麼。教皇不是上帝的代表,他代表的是如何奴役人們的整個觀念。spirit11

 

  你們將會是我的大使。

  他們可以阻止我進入他們的國家,但他們無法阻止我的大使。所以我很快就會宣佈,在所有的國家,我的大使——正在傳播新人類和新世界的誕生。mani10

 

  事實上,每個門徒都是我的大使。讓某個人負責並不是讓他統治你。那是讓他成為一個助手,一個聯絡中心,因為這場鬥爭將會遍及整個世界。25個國家已經禁止我入境。現在我必須找出我自己入境的方式。我會在每一個國家設立我的大使館。

  這是第一次,一個人會在世界各地擁有大使館。

  而那些大使館將會是你們聚會的地方,因為鬥爭將會變得越來越緊張。因為我無法入境,在每個國家的門徒都必須同他們的政府與愚昧做鬥爭。

  這場鬥爭是非常徹底的,我在每一個點上都不贊同過去。這不是選擇的問題——這是一個徹底打破過去,創造出一種新人類的問題。我可以看到新人類在你們堶控q地平線上升起。隨著這種新人類,將會誕生出一種新的人性,一種新的願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我對創造出一種宗教不感興趣,那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我感興趣的是盡可能多地創造出有宗教性的人——一種宗教性的氛圍,沒有有組織的教會,而是每個個體都有他自己的個體性作為他的宗教。

  人從來沒有被賦予過那種自由。我希望每個個體都有他自己的宗教——換句話說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自己的哲學——然後按照他自己深入的洞見來生活。

  你們必須警覺我託付給你們的巨大的責任。

  你們必須成為先行者,你們必須成為新的黎明,全新的人類,徹底與過去決裂。mani14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