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9-01 賽普勒斯一夜

 

  1985年11月14日,在他的審判之後,奧修立刻從波特蘭機場乘私人飛機到德里。他不得不在賽普勒斯呆一個通宵,他住在一家海濱旅館。

  三大宗教——共產主義,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幾乎覆蓋了整個地球。你不能進入蘇聯,你不能進入中國,你不能進入其他的共產主義國家;你不能進入回教徒的國家……

  當我返回印度時候,我不得不在賽普勒斯呆一個通宵,因為沙烏地阿拉伯不允許我飛越他們的國家,因為那一個宗教的節日。我說:「我從天空中飛過和你們的宗教節日沒有關係。你們可以慶祝,你們可以……你們一定不是在天上慶祝,你們一定是在地上慶祝。」但是不行,沒有人可以經過他們的國家。

  之後我才知道,特別是因為我是包租的飛機……如果別的人經過,他們也許會同意。我一定已經飛上了幾千尺的高空,但我不得不在賽普勒斯等上12小時,至到他們的宗教節日結束,他們才讓我起飛。

  這個世界充滿了粗魯的、愚蠢的、愚昧的意識形態。要轉動真理之輪並不容易。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這是第一次世界上的年輕人不再對過去感興趣。它已經失去了它在過去的根。它對過去不再尊敬,因為它可以清楚地看到過去是醜陋的、野蠻的。而人與人之間的所做所為是無法忍受的。

  明天這些新的思想,這些新一代將會到處發展壯大。這一代人打開了未來,新一代完全有可能毫無困難地理解我說的話。

  所以不需要擔心老一代。它幾乎已經一隻腳踏進了墳墓堙X—我只要再在賽普勒斯呆12小時,整個老一代都會躺到墳墓堨h。

  但真理之輪將會轉動。light33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