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3-09其他的村民

 

  納倫德拉(Narendra)就住在我家附近。他父親得了一種怪病:在六個月的時間堨L是個瘋子,另六個月他神智清明——能同時享受兩個世界的的平衡,這真了不起。當他神智清楚的時候,他總是在生病,總是脾氣惡劣。他的體重會減輕,總是被各種傳染病感染,他的免疫力也喪失了。但是當他發瘋的那六個月,他會成為你所見過的最健康的人——沒有疾病,不會被疾病傳染——而且他總是心情愉快。

  這給家堻y成很大的麻煩。只要他一變得高興家庭就處於麻煩之中,因為他一開心就意味著他又發瘋了。如果他不再去醫院,如果他從健康中享受快樂——他就是瘋了。

  當他發瘋的時候,他會在早上很早起床,4點鐘,他吵醒所有的鄰居,說:「你們在幹什麼啊?快起來,在早上散散步,去河邊,享受游泳的快樂。你在床上賴著有什麼意思?」

  所有的鄰居都被打擾了……但是他喜歡這麼做。他會買水果和糖,說:「你可以到我店堥荇釵^你們的錢。」自然——納倫德拉非常小,他的其他兄弟更小——甚至最小的孩子也在監視他,讓他不能去偷錢。但是不管他們是否監視他,他會把糖和水果分發給眾人:「慶祝吧!你們為何那麼悲傷地坐著?」當然,他家不得不把錢還給各種各樣的人。

  這是非常奇怪的情況。孩子偷錢,父親,祖父阻止他們。在納倫德拉家堙A情況正好相反:父親總是偷錢,小孩子們對母親說:「他又偷錢了!」

  這個時候母親雖然在,他已經走了——去市場買糖和水果,或其他任何東西,成批地買!他不關心只買一點點——只關心成批地買成批地分發。每個人都喜歡他這麼做,但每個人同時也被折磨著。

  有一次當他神智不清的時候他逃跑了。他去了車站,火車在那兒停著,所以他就上了車。一件事情總是導致另一件事情……他就這樣來到了阿格拉(Agra)。

  在印度有一種糖,糖的名字足以造成麻煩,這名字確實也給他造成了麻煩。他感到餓了,所以他進了商店問這是什麼,店員回答說:「Khaja」。Khaja在印度表示兩種意思:一種是糖的名字,另一種是:「吃掉它」........所以他就把糖給吃了。

  店員覺得難以置信。他說:「你在幹什麼?」

  他說:「你說什麼。」

  他被拖到了法院,因為:「這個人看上去很奇怪。開始他問糖的名字,當我說「Khaja」之後,他就開始吃它!」

  甚至連地方官都笑了。他說:「這個詞有兩種意思。但這個人看上去是個瘋子——因為他看上去那麼快樂,那麼健康。」在法庭上他甚至也在對任何事物發生興趣——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於是他被送到了瘋人院,在那呆上六個月,他開心地問:「只呆六個月嗎?」

  他被送到了拉哈爾(巴基斯坦的城市)——在那時候拉哈爾是印度的一部份——只是一個巧合……那兒有乾淨的洗浴室原料,在四個月呆在拉哈爾的瘋人院後,他喝了很多清潔原料,這使他嘔吐和運動。有十五天他無法吃任何東西……但這清潔了他的整個系統——於是他又變得清醒過來!

  於是一段漫長的痛苦時期開始了。他到負責人那說:「因為喝了那玩意兒,十五天我不能吃任何東西,我的整個系統都乾淨了。我清醒了。」

  負責人說:「不要打擾我,每個瘋子都認為他們是清醒的。」

  他告訴我,那兩個月真是非常難受。開始的四個月真的很美:「一些人拉我的腿,一些人剪我的頭髮——這些都很好。誰在乎這些?——一些人坐在我胸口上……這算啥?

  「但是當我變得正常,同樣的事情持續著——現在我無法忍受了,如果一個人坐在我胸口上,一些人剪我的頭髮,一些人刮掉我一半的鬍子……」

  他們全都是瘋子。在這些瘋子中間他是唯一清醒的人。沒有一個瘋子承認自己是瘋子。當他開始承認自己瘋的時候,清醒才會開始。

 

  但是迷信……

  當你早晨散步的時候你遇到一個獨眼人——完了,你一天都完了。現在沒有一件事情能幹好。奇怪……這個可憐的傢伙能對你一整天做什麼呢?但是一種迷信,已經有幾個世紀那麼古老了……

  有一個獨眼的小男孩是我的鄰居。無論我想捉弄誰……早上我會帶著那個男孩,給他一些巧克力,讓他做準備,我在遠處看著。「你只要站在那個門口。讓那個傻子打開門……。」當他打開門會看見那個獨眼男孩,他會說:「天啊!又來了?你早上來這幹什麼?」

  有一天他變得如此生氣,他打算揍孩子。我從躲藏的地方出來,對他說:「你不許打他。這是公共街道,他有權利每天早上都站在這堙C我們只是偶爾來,現在我們要每天都來。你開不開你的門是你自己的事情。」

  他說:「但是如果我不開門,我怎麼上我店堨h?」

  我說;「這是你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但是這個男孩還會站在這兒。」

  他說:「這真奇怪。但是為何這個男孩……?你能把他帶到其他人那去嗎?只是……我鄰居是我商業的競爭對手,我會因為這個孩子一直站在這而被擊敗的。」

  我說:「這是你的事情。小費!——如果你給這孩子一盧比,他會站到另一門口去。」

  他說:「一盧比?」在那時候一盧比非常值錢,但是他說:「我打算給。」

  我說:「記住,如果另外那個人給兩盧比,那麼這個男孩還會站在這堙C這純粹是一個商業問題。」

  他說:「我打算叫警察。我可以……。」

  我說:「你可以去叫警察。甚至警察局的檢查官也怕這個男孩。你可以讓他寫報告,但是他不會喊這個孩子去他的辦公室。每個人都害怕——甚至老師也害怕。這個孩子那麼珍貴……所以無論誰在城婸s造麻煩,我帶著這個孩子。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他只不過是站在門前面。」

  問題環繞著你。所以即使你完成了一件事情,另一件事情又升起來。你無法阻止問題的產生。問題不斷地產生,直到你深入地通過親眼目擊而瞭解,問題才會停止。這就是金鑰匙,東方幾千年內在探尋的發現:沒有必要解決任何問題。你只要觀察它,只要觀察就足夠了,問題自動蒸發了。

 

  我們的村子埵酗@個人,名叫桑德拉(Sunderlal)。我曾經感到驚奇……sunder是美麗的意思,sunderlal意思是美麗的寶石;但他除了美麗什麼都是。他甚至也不具備普通意義上的美。我好多次對把那樣的名字給了一個總是與之相反的人而感到驚奇……。

  這個叫桑德拉真的很醜。跟他說話,你不得不看看其他地方,看著他會讓人感到有一點不舒服——會感到胃抽搐。他前面的兩個牙齒突出來,他有一雙鬥雞眼,只看著他一會兒就感到頭痛——他竟然叫美麗的寶石!他是一個富翁的孩子,他的性格有一點癡狂。

  我經常稱呼他為桑德拉博士,儘管他從未通過大學入學考試。他考試老是不及格,以致於學校負責人要求他父親把他帶走,因為他每年都拉低整個平均分——他從不打算考試過關。

  他們是怎樣讓他進大學的呢,這是個奇跡。但是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要通過本地的大學入學考試,所有的試題是地方性的,所以你可以賄賂老師。通過大學入學考試是困難的,因為它不是地方性的,而是全國性的。所以非常難知道是誰出考題,誰判卷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碰巧是教育部長,或是教育部長的親戚,不然非常難知道這些情況。

  但是我開始叫他桑德拉博士。他說:「博士?但是我不是個博士。」

  我說:「沒有一個普通的博士像這些專家一樣:你是一個榮譽博士。」

  但是他說:「但是沒有人曾經授予我榮譽博士的頭銜啊。」

  我說:「我給你一個榮譽博士頭銜。誰給你並不重要——你得到了榮譽博士頭銜,這才是要點。」

  他說:「這倒是真的。」漸漸地我使他相信他是一個榮譽博士。他開始向其他人介紹自己,說自己是桑德拉博士。當我聽到這,他介紹自己為桑德拉博士……他是我們一個桑雅生的親戚,納倫德拉的親戚。

  一天我看一個信封上印著「桑德拉榮譽博士,D.Litt,」用金色的字母印著,凸出信封表面。我說:「真棒!」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完全忘記了:他現在被當成桑德拉榮譽博士。沒有人對此懷疑,沒有人問過是誰給他的博士頭銜,頭銜從那所學校獲得的?但是整個鎮子都認識他。因為他是一個榮譽博士,他在學校堙A在學院奡N任公職——現在鎮子埵酗F一所學院——他是其中最有學問的一個。

  我母親不久前說,桑德拉成了一個議員。新的政府……在英蒂拉(Indira)遇刺之後,拉吉夫.甘地選擇了他。他非常富有,當然在鎮子堣]倍受尊敬,因為他是鎮子堸艉@的博士——而且還是榮譽博士!人們得到……也許他相信它。現在你再不能對他說他不是真的博士。他會把你拖到法院去。

  現在,他已經當了三十年的博士了,這夠充分了。沒有人曾經反對,沒有人曾經有過疑問。在他的競選活動中,他的稱謂是桑德拉榮譽博士——「請投桑德拉榮譽博士的票」也許——他是有一點呆狂的——他相信他是真的。我知道甚至我也不能勸他說「這個頭銜是我給你的。」他會嘲笑,並且會說:「你說什麼?我已經當了三十年博士了。當我成為一個博士的時候,你還是個小毛頭。」

  他不會允許輕易地放棄這個頭銜。但是就算你從一所大學堭o到了博士頭銜,這又算得了什麼呢?這並沒有多大的不同。

 

  一個在他那個時代是最富有的人之一的人……那時我還是個孩子,我父親病了,我陪我父親呆在醫院堙C那個富翁,Seth Hukumchand先生,在印多爾(Indore)創建了一所相當大的醫院。他經常去醫院,偶然的機會我們成了朋友。他是一位老人,但他經常每天都上醫院來,我經常在門口等他。我問他:「你有那麼多財產……」幾乎印多爾四分之三的房產都屬於他。而印多爾是僅次於孟買最漂亮和富裕的地方。

  他說:「你在問一個奇怪的問題。沒有人曾經這麼問過我。」

  我是這麼問他的:「為何你還要建新的產業,建新的住所?你已經老了。這些對死亡有什麼幫助呢?」

  他說:「我知道,當我走了,每樣東西都會留下。但是只是一個成為最成功人的渴望,我們國家堛漕漕ЖI翁們驅使著我。沒有其他原因,只是因為每件事情我都要成為最好的。」

  他擁有世界上唯一一部用黃金製造的勞斯萊斯。車從來沒有開過,只是用來展示,在他漂亮的住所前放著。他有你想像所能及的世界上最好的馬。我從來沒有看見過那麼漂亮的馬。他有一整個宮殿的奇異珍玩。理由是他想要成為某些東西的唯一擁有者。他絕對的信條是:無論什麼時候他購買一件物品,那件東西不許再生產,這樣他就成了唯一的擁有者。為此再多的錢他也願意支付。

  他唯一的渴望是——因為印多爾在那時候是一個邦——購買邦堜狾釭漫赲ㄐA甚至國王的宮殿也不例外。他幾乎成功了——印多爾百分之七十五的房產都屬於他。甚至國王都向他借錢,他很慷慨地給了很多錢,因為他要徹底地在整個印多爾實現他的想法……「他雖然是個國王,但財產是我的。」

  我問他:「這對你有什麼用嗎?它會帶來什麼樣的平和?你總是在焦慮,緊張,到醫院來,向醫生諮詢關於你的困繞。這些房子無法解決你的困繞,這些錢對你的麻煩無能為力。」

  最後,一個時刻來臨了,他攝取了印度所有的黃金,他成了印度的黃金之王。只要一有可能他就收購所有的黃金。一旦你在手媥皉酗F所有的黃金,整個國家也掌握在你手堣F。如果你開始出售它,物價會跌下去。他使整個市場都依賴他,因為他掌握了黃金。

  我問他:「你做這一切有什麼快樂嗎?」

  他說:「我不知道,我只有一個成為最富有的人的巨大願望,我想成為最有力量的。」

  當你理解外在的東西無法給予你真正的滿足,內在的旅行才會開始。

 

  我曾經有過一個朋友,他被整個城市所譴責——他是個小偷,你也可以說他是一個慣竊。一年之中他有六個月在監獄堙A六個月在外面。城市堥S有人願意和他說話。

  一從監獄堨X來,他通常是直接到我家堙C他是一個很可愛的男人。當然無論什麼時候他從監獄堨X來,到我的房子堙A家堶惟狾釭漱H都會感到不舒服。我父親一再向我強調這份友誼不好。我說:「為何你相信他而不相信我呢?我是你的兒子,還是他是你的兒子。」

  他說:「你在和我爭論什麼?」

  我說:「我很清楚地說了正確的事情。你不相信我,你相信他。你害怕我會被他影響——你甚至沒有一個念頭想到我可以影響他。為何你把我想的那麼軟弱?」

  他說:「我從沒有從這個角度想過——也許你是對的。」

  漸漸地,這個人被我家庭所接受了。這花了一些時間,他們有太多的理由拒絕他。第一個理由是他是一個伊斯蘭教徒;第二,他是個賊。

  我不得不坐在飯廳之外,因為他們不允許他進飯廳。在一個耆那教的家庭,沒有一個伊斯蘭教徒被允許進入飯廳。甚至對客人或者顧客也一樣,另外的碟子,杯子,盤子,茶杯——每樣東西都保留著,但是是分開來放的;這是專門為他們準備的。我堅持說當我邀請他吃飯,我要和他在一起吃——我不能侮辱他。他雖然是個小偷,他雖然是個伊斯蘭教徒,這沒有什麼,我尊敬他的人性。所以唯一的方式是我和他一起坐在客廳外面。我的朋友常說:「為何你不停地,毫無必要地和你的家庭戰鬥呢?」

  慢慢地,我對他的尊敬改變了他。他對我很生氣,他說:「你的尊敬阻止我再成為一個小偷,而我什麼也不會。我沒有受過教育。」

  他是一個孤兒,對他來說,除了乞討或者偷竊,沒有其他方法,當然偷竊比乞討要好。乞討使你嚴重墮落,偷竊,至少你在運用你的智力,你的勇氣。

  他很生氣,說:「現在我的生活真的成了一個問題,你是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我不能繼續偷東西,因為我不能背叛你的信任,你的愛和尊敬。但是沒有人會雇用我。」

  於是我把他帶到我父親那,對他說:「現在我的朋友想要找個工作。你反對他偷東西,現在給他個工作,否則你要為他偷東西負責。窮人願意做任何工作,但是整個城市沒有人打算給他工作,因為他是個小偷。人們對他說:「帶你原來從事工作的證書來。誰曾經雇用過你?」但是他沒有證書。」

  我對我父親說:「聽我說,某個人必須給他第一次工作,否則,他怎麼能夠得到證書?你給他工作,那麼你可以給他一份證書。我保證他將不再偷東西,他也不會做任何壞事。」

  憑著我的保證我父親雇用了他。我父親的所有朋友都說:「你在做什麼啊,把工作給一個小偷?他會欺騙你的。」但我父親說:「我兒子向我保證過了,我打算給那個人一次機會,因為我兒子是對的:如果沒有人給他一個機會,那每個人都是在把他推進監獄。整個社會要對把他推進監獄負責。他想要工作,但是如果沒有人給他工作……你想要怎麼樣——要他去自殺還是幹別的什麼呢?」

  一旦一個人進了監獄,那麼這就成了他唯一的地方,他的家。一些天之後他又回來了,因為外面沒有人給他一點保護,一點尊嚴,一點尊敬,一點愛。還是呆在監獄塈韟n。

  他證實了自己是非常值得信任的,最後我父親接受了他。他對我說:「你是對的。我曾想我是在進行一個毫無意義的冒險。我沒有想到你的理由會起作用。他是一個高明的扒手——他的整個生活都是從監獄媔i進出出。但是你是對的。」

  我父親是非常誠實和充滿信任的人,他總是打算承認自己的錯誤,甚至在他兒子面前。他說:「你是對的,我的確更相信他——我想他會帶壞你。我不相信你會改變他的生活。」

(翻譯者風行水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