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8.調節到不確定

 

  我對自己觀照得越多,我所經歷的自我的假像就越多。我開始感覺到自己就像一個陌生人,再也分不清什麼是虛假的。這給了我一種惶恐不安的感覺,我找不到以前我曾有過的生活準則。

  這發生了;這註定會發生。記住,一個人應為它的發生而高興;這是一個好兆頭。當一個人開始他內在的旅程時,一切似乎都是很明朗、很穩固的,因為自我控制一切,自我具有一切的準則。自我統籌一切,自我是主人。

  當你在旅途上走了一段以後,自我會開始消失,它似乎會變得越來越虛假,越來越像是一種假像,一種幻覺。當一個人開始從夢中醒來時,他的準則就會喪失。現在過去的主人不再是主人,而新的主人還沒有出現。於是就會有騷亂,有混沌。這是一個好兆頭。

  走完了一半的路程之後,就會有一種誠惶誠恐,心神不安的感覺,因為你感到失落,感到自己如同一個陌生人。在此之前,你很清楚自己是誰:你的姓名、你的體型、你的地址、你的銀行餘額——一切都是確定的,這就是你。你有一個與眾不同的自我。現在自我消失了,舊的房屋倒塌了,而你不知道你是誰,你在哪裡。

  一切都是朦朧的,模糊的,過去確信的一切都消逝了。

  這是好事,因為過去的確定只是一種虛假的確定。事實上那不是確定,在它後面深藏著的是不確定。所以,當自我消失時,你會感到不確定。現在你靈魂的深層展現在你的面前——你感覺到自己是個陌生人。你一直是個陌生人,只是你的自我一直在欺騙你,使你感覺到你很瞭解你自己。夢得太多,便會顯得極為逼真。

  早晨當你從夢中醒來時,你會突然之間搞不清自己是誰,自己又是在哪裡,你在清晨是否有過這樣的感覺呢?——你突然從夢中醒來,有那麼一小片刻你竟不知道你是在哪裡,你是誰,發生了什麼事?當一個人從自我的夢幻中覺醒過來時這也同樣會發生。你會感到惶恐,感到不安,感到不踏實,但你應該為此而高興。如果你為此感到痛苦,你就會跌回到原來的狀態中,在那堣@切都是確定的,一切都是統籌好的,計畫好的,在那塈A很清楚,在那媟ヱh很明瞭。

  拋開你的不安。即使它存在著,你也不要過於受它的影響。就讓它存在著,去觀照它,那樣它也會消失。不安很快就會消失。它存在著只是出於確定的一種習慣。你不知道如何在一個不確定的領域中生存。你不知道如何在一個沒有保障的世界中生存。之所以不安只是因為過去的保障,只是出於一種舊習慣的沿襲。它會消失。只是你必須去等待,去觀照,去放鬆,並且為發生的一切而高興。我要告訴你,這是一個好兆頭。

  很多人到了這一步便折了回去,只是因為想找回自在、踏實、安適的感覺。他們錯過了。他們快要接近前面的目標了,但他們卻折了回去,不要那樣做;要繼續向前,不確定是件好事,它並沒有什麼錯。你只需把自己調節好,那便成了。

  你一直被調節得與自我確定的世界、與自我安定的世界相和諧。無論表面有多虛假,一切看來似乎都是合情合理的。你需要稍加調節才能去適應不確定的存在。

  存在是不確定的,不安定的,是危險的。它是一種流體——一種不斷運動變化的事物。這是一個陌生的世界;你要去認識它。要鼓足勇氣,不要回頭張望,要向前看;要不了多久不確定本身會變成一種美麗,不安定本身會變成一種美麗。

  事實上,只有不安定才是美麗的,因為不安定才稱得上是生命。安定是醜陋的,它是死亡的一部份——所以它才是安定的。無準則地生活是唯一的生活途徑。當你帶著準則生活時,你是在過一種虛假的生活。理想,準則,戒規——你把一些東西強加於你的生活,你在塑造自己的生活,你不讓它自然發展,你要設法從中培養出些什麼。準則是粗暴的,而所有的理想是醜陋的。有了它們你將錯過你自己。你將永遠抵達不到你的存在。

  成為(Becoming)不是本性。所有的成為,以及為成為某種事物而花費的一切努力,都會把一些東西強加於你。這是一種粗暴的行為。你也許可以成為一個聖人,但你的聖潔中會摻合著醜陋。我要告訴你並要強調這一點:無準則地生活是對聖潔的唯一可能。即使那時你成了一個罪人;但在你成為一個罪人過程中,依然含有一絲神聖,一絲聖潔

  生命是神聖的;你無需將任何東西強加於它,你無需去塑造它,你無需硬給它一種模式,一種戒律和一種秩序。生命有它自己的秩序,有它自己的戒律。你只是隨它運轉,隨它漂流,你不要設法去推波助流,河水在自然流淌——你要與它成為一體,河流便會帶你彙入海洋。這就是門徒的生活:一種自然發展的生活,而不是人為的生活。然而,漸漸地你的存在到達了雲層,超越了雲層和衝突。突然之間你自由了。在雜亂無章的生命中你找到了一種新秩序。但秩序的性質已全然不同。它不再是你強加而成的東西,它更接近於生命本身。

  樹木也有秩序,河流和山脈也有,但那些秩序不是說教者、清教徒或者牧師神父強加的。它們不會找某個人去尋求準則。秩序是內在固有的;它存在於生命本身中。一旦自我不再操縱一切,不再拉來推去——「做這做那」——一旦你完全擺脫了自我,戒律,一種內在的戒律就會步入你的生命。它是沒有目的的。它並不是在尋求什麼,它只是發生了:就如你在呼吸,就如你餓的時候會找食物吃,就如你睏的時候會上床睡覺。這是一種內在的秩序,一種固有的秩序。當你變得與不安定相調和時,當你變得與你的陌生感相調和時,當你變得與你未知的生命相調和時,它就會出現。

  在禪堶情A有一種最美麗的說法之一:當一個人活在塵世的時候,山脈是山脈,河流是河流。當一個人進入靜心時,山脈便不再是山脈,河流便不再是河流,一切都是一場大騷亂,大混沌。但當一個人達到了開悟,達到了三摩地,河流又會是河流,山脈又會是山脈。

  這有三個階段:在第一階段,你有確定的自我,在第三階段,你有絕對確定的無我,而處於這兩個階段之間的是混亂;那時確定的自我已經消失,而確定的生命尚未到來。這是一個極具潛力、極富創造力的時刻。如果你變得害怕了,返身折了回去,你將錯過一切可能的東西。

  前面就是真正確定的東西。那種真正確定並不是要去排斥不確定。前面是真正安定的東西,那種真正的安定並不是要去排斥不安定。這種安定大得可以將不安定包容於其中,它大得可以不再害怕不安定。它吸收不安定於其中,它包容所有的矛盾。因此有的人會將它稱之為不安定,而有的人則把它叫作安定。事實上,它既都不是又全都是。如果你感覺到自己是個陌生人,那就慶祝它,要心存感激。

  這樣的時候是極罕見的;要享受它。你越是享受它,你就越能感覺到確定的東西正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地向你靠攏。如果你能慶祝你的陌生感,你的漂浮感,你的流浪感,突然之間你就到家了——第三個階段開始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