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13.能量上移

 

  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是感覺你的能量。你首先要做的不是問:「怎麼去運用它?」你首先要做的是:怎麼去感覺它,怎麼去深切地、強烈地、完全地感覺它。而所有的美麗便在於一旦你感覺到了你的能量,你便會在這種感覺中頓悟到;怎麼去運用它。

  能量開始指引你,而不是你去指引能量:相反地,能量開始按自己的意志移動,而你只需跟隨它。於是便有了自發的行動,有了自由。

 

生命能量的上移(1)

  濕婆說:「把你的本質看作是光線,沿著你的脊椎由一個中心到另一個中心節節上移,你內在的生命力亦是如此升騰。」

  許多瑜伽的方法都基於此。首先弄清楚它是什麼,然後才能去應用。脊椎,是你身體和頭腦的基本支柱。你的頭腦,你的腦袋,是你脊椎的終端 部份。你整個的身體都植根於這脊椎堶情C如果你的脊椎還年輕,那你就年輕。如果你的脊椎老化了,那你也會老去。如果你能使你的脊椎保持青春的活力,那就不容易變老。一切都取決於你的脊椎。如果你的脊椎充滿活力,你便會有聰明的頭腦。如果你的脊椎呆滯了,死了,那麼你的頭腦也會變得愚鈍。因此,整個 瑜伽便是試圖通過各種不同的方法來給你的脊椎保持活力,保持朝氣,充滿陽光,始終年輕,始終蓬勃。脊椎有兩端。起始端的性中心,末端是薩哈斯拉(Sahasrar)(位於頭頂的第七個中心)。脊椎的起始端與大地相連,性是你體內最世俗化的東西。通過脊椎的起始中心,你與自然相連,與被稱之為帕拉克拉提(Prakati)的大地相連,與物質相連。通過脊椎的末端中心,或稱之為薩哈斯拉(Sahasrar)位於頭頂的第二極,你與神相連。

  這便是你存在的兩極:開始的一端是性,另一端則是薩哈斯拉。在英語中沒有「薩哈斯拉」這個詞。就是這兩極——使你的生活要麼被性所主宰,要麼被薩哈斯拉所主宰。而你的能量不是通過性中心流回大地,便是通過薩哈斯拉釋放到宇宙中。通過薩哈斯拉你流入婆羅門,流入了絕對的存在。而通過性,你則流入相對的存在。這是兩種流向,兩種可能。除非你開始向上流動,否則你的苦難將不會終止。你可能會有瞬間的幸福,但僅僅只是瞬間,——這樣的瞬間轉眼即逝。當能量開始向上移動時,你會擁有越來越多真實的體驗。而一旦能量移到了薩哈斯拉並在那堭o到釋放,你便會獲得絕對的狂喜——那便是涅槃。於是不再有瞥見:你自身便是狂喜。所以 瑜伽和譚崔所做的一切都是怎麼將能量通過脊椎、通過脊柱向上移動,怎麼幫助它擺脫地球引力向上移動。性很容易,因為它是隨從地球引力的。地球將每一樣東西往下拉,往回拉;你的性能量受地球的牽掣。你也許從未聽說過,但 太空人們卻有過這樣的體會——一旦他們擺脫了地球引力,他們很少有性慾。隨著身體的失重,性慾消散了,消失了。

  地球將你的生命的能量向下拉,這很自然,因為生命的能量來自於大地。你吃進食物,於是就在體內產生了生命的能量;它來自於大地,大地就會將它往回拉。一切東西都是走向它的源泉的。如果它一直照這樣走下去,如果你生命的能量一次又一次地回歸,那你便是在一個迴圈中運轉:你將世世代代如此運轉下去。你可以一直這樣不斷地運轉下去,除非你能像 太空人那樣來一次飛躍。你必須像太空人那樣來一次飛躍,越出這迴圈的圈子。那樣就可以突破地球引力的格局。它是可以被突破的!

  突破的技巧在於——怎麼使你的能量垂直移動,使它在你體內上升,到達新的中心;怎麼使你的能量得以在你體內表現出來,使你在每一次運轉中成為一個新人。一旦你的能量經由與性相對的極端薩哈斯拉釋放出來,你便不再是人了。於是你不再屬於這個星球;你成了神。每當我們說克利希納是神,或者佛陀是神明,就是這個意思。他們的身體和你是一樣的。他們的身體也會生病,他們也會死去。他們的身體所遭受到的一切和你一樣。只有一件事只會發生在你身上,而不會發生在他的身上——能量突破了地球引力的格局。

  那你是看不到的;你的眼睛看不見這一點。但有時當你坐在一個佛陀的身邊時你卻可以感覺到。突然之間你能感覺到體內某種能量的升騰,你的能量開始向上移動。只有在那一刻你才會發覺某些事情發生了。僅僅通過與一個佛陀的接觸,你的能量便開始向薩哈斯拉上移。佛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與之相比,地球也略遜一籌,它無法再將你的能量往下拉。所以那些在耶穌、佛陀或克利希納周圍感覺到這種能量的人稱他們為神明。他們的能量源泉與眾不同,他們的能量大於地球的能量。

  這樣的格局如何才能突破呢?這埵酗@種對突破這個格局非常有效的技巧。首先,要去領悟一些基本東西。其中之一便是,如果你進行全面觀察,你一定注意到你的性能量是隨著想像移動的。你的性中心就是通過想像才開始發揮作用的。確實,如果沒有想像,它就無法運作。這就是為什麼在戀愛時,性中心會特別發達的緣故:因為有了愛,便有了想像。如果你沒有在愛,那就相當困難了。性中心就不會發揮作用了。

  由於性中心是通過想像起作用的,所以即使夢中你也可能會勃起或射精——這樣的事是真的可以發生的;夢只是一種想像。據觀察,每個男人,只要身體健康,一個晚上至少會有十次勃起。頭腦的每一次活動,只要想到一點點與性有關的東西,便會發生勃起。你頭腦埵陶\多能量,許多官能,其中之一便是意志。但你的意志不能左右性。在性方面,意志是軟弱無能的。如果你試圖去愛一個人,那你會感到你的無能。所以不要刻意地去做一件事。意志是左右 不了性的;只有想像才可以發揮作用。你想像,然後中心便會開始起作用。為什麼我一直強調這一事實呢?——因為,如果想像能幫助能量運動,那麼你只要通過想像可以使能量上升或下沉。你無法通過想像來移動你的血液;你無法通過想像使你體內有任何其他的變化。但性能量卻可以通過想像來轉移,你可以改變它的方向。

  這條經文說:「把你的本質看作是光線……」再想想你自己,想想你的生命,就如這光線「……沿著你的脊椎由一個中心到另一個中心」節節上移,「你內在的生命亦是如此升騰」。

  瑜伽將你的脊椎分成七個中心。第一個是性中心,最末一個是薩哈斯拉,而在這兩個中心之間另有五個中心。有些系統把它分成九個 部份,有的分成三部份,有的分成四部份:劃分並不十分重要。你可以有你自己劃分的標準。只需分成五個中心就足以來說明問題了:第一是性中心,第二個就在肚臍後面,第三個則在心臟後面,第四個在你的前額正中,雙眉之間的部位,第五個便是薩哈斯拉,就在你的頭頂上。有這五個中心就可以了。

  這條經文說的是「想想你自己」,即意味著想像你自己——閉上雙眼,想像你自己就好比是光線。這不只是想像。開始的時候它是想像,但由於一切都是由光線組成的,所以它也是一種實在。現代科學說一切事物都是由光構成的;還說一切事物都是由電構成的。 譚崔總強調一切事物都是由光粒子構成的——你也一樣。所以《可蘭經》中說神就是光,你亦是光!

  首先想像你就是光;然後將你的想像移到性中心。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兒,並感覺這光線正從性中心漸漸上移,仿佛性中心成了一個光源,而光線正向上照射——一直上升到肚臍 部份的中心。

  劃分是需要的,因為很難將你的性中心與薩哈斯拉聯繫起來。所以分得越細越有幫助。如果你可以將兩者聯繫起來,那就不需要劃分了。你可以拋開性中心以上所有的 部份,而能量,生命力便會像光一樣向薩哈斯拉上升。但劃分會更有幫助,因為你的頭腦想像小一點的東西會更容易些。

  所以只要去感覺能量,感覺光線正從你的性中心向肚臍升騰,如同一條光的河流。你馬上會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暖流在上升。很快你的肚臍會開始發熱。你可以感覺到這份熱量;甚至別人都能感覺到這份熱量。通過你的想像,性能量開始上升。當你感覺到此刻位於肚臍的第二中心成了光源,光線來到了那堙A並在那婸E集時,能量開始向肚臍部位的中心移動。當光線到達這個中心時,你的心跳會隨著光線的臨近而有所改變,你的呼吸會加深,一股暖流會湧向你的心房,繼續向上。

  當你感覺到那股曖流,你就同時會感覺到一種「存在」,一個新生命正在靠近你,一道內在的光正在昇華。性能量有兩個 部份:一是肉體的,一是精神的。在你體內所有的一切都有兩個部份。就像你的身體和頭腦,你內在的一切都有兩個部份、是物質的,一是精神的。性能量有兩部份。物質部份是精液。這是無法上移的,因為沒有通道。正因為如此,許多西方生理學家認為 譚崔和瑜伽功是無稽之談,他們予以完全的否定。性能量怎麼會上移呢?沒有通道性能量便無法升騰。他們說的確實如此,但仍然有誤。精液,作為物質部份,確實不能上升,但那並不是全部——它只是性能量的實體,它並不是性能量。性能量是精神方面的,精神 部份是可以昇華的,這是通過脊椎通道進行的——脊椎通道及其各個中心。但這些是要去感覺的,而你的感覺已經死了。

  我記得在什麼地方讀到過某個心理治療專家曾記述過一個女病人。他讓她去感覺一些事情,但他發現無論她怎麼做,她都沒有感覺,卻一直在想著感覺,這是不同的兩件事。於是這個心理醫生將手放在這位婦女的手上,並用力壓它,同時讓她閉上雙眼,把她的感覺聯繫起來。她馬上說:「我感覺到你的手。」

  但心理醫生說:「不,這不是你的感覺。這只是你的思想,你的推斷。我把我的手放在你的手心堙F你說你感覺到了我的手。但你並沒有感覺到。這只是推斷。你感覺到了什麼?」於是,她說:「我感覺到你的手指。」

  心理醫生又說:「不,這不是感覺,不要推斷任何事情。你只需閉上雙眼,移到我手所在的地方,然後告訴我你的感覺。」於是她說:「噢!我以前錯過了一切。我感覺到了壓力和 暖意。」當一隻手觸碰你,感覺到的並不是手,你所感覺到的是壓力和暖意。手只是推斷,這是思維,不是感覺。暖意和壓力,那才是感覺。現在她感覺到了。我們已經完全喪失了感覺。你將不得不去開發感覺。只有到那時你才能做這種靜心技巧。否則它們便不會起什麼作用。

  你只會去推理,你只會以為你感覺到了,其實什麼也沒有發生。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會跑來找我,並對我說:「你曾告訴我們說這種技巧有多重要,但卻什麼也沒發生。」他們嘗試了,但他們卻錯過了其中一個方面——即感覺方面。因此首先你得去開發它,這埵釵n幾種方式可供你去嘗試一下。感覺中心必須開始發揮作用;只有那樣這些技巧才會有幫助。否則你會繼續去想能量的上移,而不會有任何感覺。而如果沒有感覺,想像便是虛弱的,無用的。只有有感覺的想像才會帶給你結果。你可以做許多其他的事情而無需花特別的努力。當你睡覺的時候,你只需感覺床、感覺枕頭一感覺冰涼,只需去面對它:與枕頭一起玩。閉上你的雙眼,傾聽空調機發出的噪音,或是街上的喧鬧聲,或是鐘聲,或是任何聲響。只需去傾聽,不要去分辨不要說出來,不要用腦子。只是生活在感覺中。清晨在你醒來的最初時刻,當你感覺到睡意消失的時候,千萬不要開始思考。

  在這片刻的時光中你又可以成為一個孩子——天真,活潑。不要去思考,要去想你將要做什麼,什麼時候開始辦公,要趕哪趟車。不要去想。你有足夠的時間做那些蠢事。你只需等待。花上一些片刻去傾聽各種聲音。你可以聽到小鳥在歡鳴,聽到風兒掠過樹枝發出的聲音,聽到孩子的哭泣,或者聽見送奶員正在走近,弄出了一些聲響或者打翻了牛奶。無論發生了什麼事,只需去感覺它。對它敏感些開放些,允許它發生,這樣你的靈敏度會有所長進。培養靈敏和感覺,這樣你在做這些技巧時便會容易些,這樣你便會感覺到「生命」在你體內誕生。不要讓這股能量放任自己。允許它接近薩哈斯拉。記住:無論何時你做這種嘗試,都不要半途而廢。你必須完成它。注意別讓人打擾你。如果你讓這股能量在某處中止,那將會是有害的。它必須被釋放出去。所以把它帶至你的腦袋,就好像你的腦袋便是一個出口。在印度我們把薩哈斯拉畫成一朵蓮花——一朵千瓣蓮花。「薩哈斯拉」意思是千頁花瓣,盛開的千頁花瓣。想像一下吧,一朵帶有幹頁花瓣的蓮花,盛開著,光能就從每一頁花瓣上轉移到了宇宙空間。這,又是一種愛的行為——不是與自然,而是與終極的結合。這,又是一次性高潮。

  性高潮有兩種:一種是性慾的,一種是靈性的,性慾發自底部中心,而靈性則來自於最頂端的中心。來自頂端中心的高潮帶你進入最高境界,來自底部中心的高潮只能滿足你的最低需要。即使是在實際的性行為中間,亦可以做這種練習:配偶雙方都可以做,將能量上移,於是,性行為便成了 譚崔塞得哈納(Tautrasadhana):它變成了靜心。

  但是,千萬別讓能量留在體內某個中心的某處地方。也許有人會來,也許你有事要做,也許會有電話,而你不得不停下。所以,要在沒有人會打擾你的時候做靜心,不要將能量留在任何一個中心堙C否則,留有能量的中心會受損,而你會染上許多精神疾病。因此要覺知,否則就別做。這種方法需要絕對的清靜,不能有任何打擾,而且必須自始至終完整地去做。能量必須移到頭頂,然後在那堭o到釋放。

  你也許會有各種不同的體驗。當你感覺到能量開始從性中心向上移動的時候,就會有勃起或性中心的快感。有許多人帶著恐懼和害怕到我這堥荂C他們說無論何時開始靜心,只要當他們深入進去,就會勃起。他們很困惑,「這是怎麼啦?」他們害伯,是因為他們認為靜心時不應有性存在。但你不懂得生命的功能。這是個好跡象。它表明能量此刻正在那埵s活著。現在它需要轉移。所以不必害怕,不必以為做錯了什麼事。這是個好的跡象。

  當你開始靜心時,性中心會變得更敏感,更活躍,更興奮,而在開始時這種興奮只是與任何一種性興奮一樣——但那只是在開始的時候。隨著靜心的深入,你會感覺到能量在向上湧動。然後隨著能量的流動,性中心會漸漸平靜下來,不再那麼興奮。

  當能量真正移升到了薩哈斯拉,性中心就不會再有快感。它會完全平定下來,安靜下來。它會完全冷卻下來,而頭部卻會感覺到一股曖意的出現。這是切切實實可以感覺到的。當性中心興奮的時候,它會發熱。你可以感覺到這份熱量:這是切切實實可以感覺到的。當能量移動的時候,性中心會變得越來越冷靜,越來越冷靜,熱量會轉移到頭上。你會感覺到頭暈目眩。

  當能量移到了頭上,你會覺得頭暈目眩。有時你甚至會感到靜心,因為能量第一次移到頭上,而你的頭腦還不認識它。還需要對它進行調節。所以,不要害伯。有時候你會立刻變得沒有覺知,但不要害怕。這確實會發生。如果這麼多能量突然一下子湧入頭腦,你就會變得沒有知覺。但這種無意識的狀態最多也維持不了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內能量便會自動倒流或釋放。我說一小時,可確切些說只是四十八分鐘,不會比這更長了。從不曾有連續幾千年那麼長的實例,所以不必害怕。如果你真變得沒有知覺了,那沒有關係。無知狀態過後,你會感覺十分清新,就好像你第一次沉睡,第一次進入最深的睡眠。

  這在瑜伽中有一個特別的名詞:叫「瑜伽譚崔」——瑜伽睡眠。這種睡眠很沉:你移到了你最深處的中心。但不要害怕。如果你頭腦變熱了,這是個好的跡象。釋放這些能量,感覺你的頭仿佛是一朵盛開的蓮花,仿佛能量正在宇宙中釋放,由於能量釋放出去了,你會感到你變冷靜了。你從未感覺過這種熱量過後的冷靜。但要完整地做這些技巧,絕不要中途而廢。

 

生命能量的上移(2)

  濕婆說:「或者居於其間,去感受如同閃電般的感覺。」

  這是個既非常相似又有點不同的方法;「或者居於其間,去感受如同閃電般的感覺。」居於一個中心與另一個中心之間,隨著能量的到來,你會有一種閃電般的感覺——只是一閃而過。對有些人來說這第二種方法較為合適,而對另一些人來說卻更適宜第一種。因此稍微要有些變動。有些人無法漸進地去想像,而有些人則無法跳躍式想像。若你能夠漸進地思考與想像,那第一種方法較為合適。但若你按第一種方法試著去做了,卻又突然感覺到能量從一個中心直接躍入了第二個中心,那就不要採用第一種方法。第二種方法對你會更好些。「去感受如同閃電般的感覺」——如同一顆閃耀的光點,從一個中心躍入下一個中心。這第二種方法更真實些,因為光確實是跳躍的。沒有一步步逐漸發展的過程。光是跳動的。

  對女人來說第一種方法會更容易些,而對男人來說則是第二種。女性思維較易想像一些漸進的東西,而男性思維則更容易跳躍。男性思維是「跳躍性的」的:它會從一件事一下子跳到另一件事。男性思維中有一絲不安定的成份,而女性思維則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它不是跳躍性的。這就是為什麼女性和男性的邏輯會有如此大的差異。男人始終是跳躍的,從一件事躍到另一件事,這對女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她們需要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但你得選擇,什麼都嘗試一下,然後選擇任何一種適合你的方法。

  關於這一技巧,另有兩、三點要說明一下。閃電感應也許會令你感覺到熱得受不了。如果你有這樣的感覺,那就不要再勉強做下去了。閃電感應會帶來許多熱量。如果你感覺到了,並覺得受不了,那就別再做這種方法。那麼,待你平靜下來以後,採用第一種方法,你就會感覺好些。否則一若有不適一就別做。有時候釋放的能量大得會讓你感到害怕,而一旦你害怕了,你就不會再去做它。於是恐懼開始侵入。

  所以你要隨時保持覺知,不要害怕任何事情。如果你有那樣的感覺,恐懼便會出現,而且會是很大的恐懼,那就不要再做了。那麼運用光能的第一種方法便是最好的。如果你感覺到即使運用光能亦會對你產生太大的熱量的話,因為這是因人而異的,那麼就把這些能量想像成是冷的,把它們當作是冷的。這樣你就會感覺到所有的東西都是冷的而不是熱的。這同樣會奏效的。所以,你可以自己決定:嘗試一下,然後再決定。記住,無論你採用這種技巧還是別的技巧,如果你感覺到有任何的不適或難受,就千萬別再做。還有其他的方法,而這一個也許並不適合你。內在的不必要的干擾會讓你老問題尚未解決,又產生了更多的新問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