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六、社區主義:富人之家

 

  奧修師父,我聽說你頌揚「社區主義」,認為它是經濟系統堶掖怜牧漣峖﹛A認為它是具有愛心的人類家庭堛滌]富和富足的平均分享,然而,我聽過你說窮人必須被提升到富人的水準,而不是富人被往下拉到貧窮的水準,就好象目前所有共產社會所發生的情形一樣。但是富人要怎麼樣才能夠分享財富,才能夠生活在 「社區主義」之下,而不要被往下拉到平庸的經濟狀態?

  第一件事就是:富有的人必須開始生活在社區堙A讓那些社區成為富人的社區,這樣他們就不會從他們的生活水準、他們的舒適、和他們的奢華被往下拉。對我而言,財富是一種創造力,如果五千個白手起家的富人生活在一起,他們可以創造出一百萬倍的財富。

  他們的標準將不會被降低,他們的標準甚至可以被提高,或者他們可以開始分享,他們可以開始邀請一些不是很有錢,但是在其他方面具有創造力的人來,他們或許沒有錢,但是他們能夠豐富他們社區的人生。

  五千個富有的人在一起,帶著他們創造財富的天才,他們將能夠創造出很多財富,而可以請來成千上萬的其他人,他們就財富來講或許並不富有,但是就繪畫、作詩、舞蹈、和歌唱而言,他們可能是很富有的。

  只有財富你要做什麼呢?你無法用錢來奏音樂,你不能夠因為你有很多現金在銀行就可以跳舞。這些富有的社區可以開始變得更大,吸收更多更多具有創造力的人,這些富有的社區將需要各種東西。

  談到富有的社區,我想起一個耆那教的社區。從前在印度,在耆那教的歷史上……因為耆那教是一個小的社區,是一個有錢人的社區。在印度,你找不到一個耆那教的乞丐,或是一個耆那教的孤兒。

  在古時候,他們有一個基本規則,如果有一個耆那教教徒很窮,所有其他的耆那教教徒都必須捐贈一些。比方說,如果他需要一個房子,整個社區就會提供給他。有人會提供木材,有人會提供磚塊,有人會提供磁磚,然後整個社區會提供一些錢讓他去開始。

  就這樣,他們將一個窮人變成一個富有的人,沒有人被強迫一定要這樣做,它只是出自慷慨,當有另外的新人來到這個社區,那個人也會以同樣的方式來對待他。

  你在問我說現在有錢人應該怎麼做。只要他們能夠的話,他們可以拋棄他們的私人財產,而創造出一個富有的社區——他們到處都可以做這樣的安排。他們可以在世界各地做出很漂亮的地方,而且他們可以慢慢吸收更多的人。

  比方說,不管你是多麼地富有,你還是需要修水管的工人,你也需要做機械的人,你同時需要一些技工和鞋匠。邀請這些人來,但他們不是以僕人的身份來,而是以社區的成員來。他們將能夠使社區變得更豐富,他們可以做他們最拿手的事,而使這些人過著同樣標準的生活是社區的責任。

  慢慢、慢慢地,我們就可以改變整個世界,不需要任何流血,也不需要任何獨裁。

  來自愛、來自智慧、和來自慷慨的共產主義將會是真實的,而透過武力而來的共產主義將會是不真實的。不管一個人是多麼窮,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貢獻的。

  我想起林肯,我很喜歡這個逸事。在他當上總統之後,第一次到參議院演講,他是一個窮人的兒子,他的父親是一個鞋匠,如果在印度的話,他就是一個最低階級的人。即使在美國,人們也覺得很惱火、很生氣,一個鞋匠的兒子居然可以當上總統。那些貴族、那些有錢人、以及那些超級大富翁!他們很自然地會覺得很生氣,當他第一天上台演講的時候,場面很緊張。

  當他站起來,有一個貴族也站起來說: 「總統先生,在你開始演講之前,我想要你記住,你父親曾經為我的家人做鞋子。目前我所穿的鞋子也是你父親所做的,所以請你不要忘記,只是變成總統並不意味著什麼,不要忘記你是一個鞋匠的兒子。」

  當場一片寧靜,鴉雀無聲,每一個人都覺得林肯一定會覺得很尷尬,但是他並沒有覺得尷尬,他反而使整個參議院覺得尷尬。

  他說:「很好,我非常感謝你使我想起我的父親,眼淚從他的眼睛流下來,他說: 「我怎麼可能忘記他?我知道他是一個完美的鞋匠,我永遠無法成為一個象他那麼完美的總統,我無法打敗他老人家。」

   「你仍然穿著他所做的鞋,你們之中有很多人一定還穿著他所做的鞋。如果那些鞋不適合你,如果它們會磨腳,如果你們覺得穿起來不舒服,不必擔心,雖然我父親已經過世了,但是我有學到他的技術,我所學到的技術還夠幫你們修鞋。我無法代表他,他是一個完美的師父,而我只是一個業餘的,但是我可以修你們的鞋,而且我將永遠記得儘量做好總統,就好象他把鞋匠做得那麼好一樣。我不能夠希望比他更好,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知道他。」

  世界上最貧窮的人也有某些東西可以貢獻。

  創造出富有的社區,突然間你會發覺你需要很多人,不只是富有的人。他們或許能夠創造財富,但財富並不是一切,生命比財富來得更多,它需要很多東西,所以很自然地,你必須請來很多人。世界各地富有的社區都需要人,慢慢、慢慢地,你的社區將會變得越來越大。

  富有的人將不會變得更窮,但是窮人將會變得更富有、令人尊敬,而且平等,他們不會比其他任何人來得更低劣,因為他們跟其他任何人以同樣的方式在運作,而任何他們所做的跟別人的專長同樣地需要。

  我想像這個就好象一朵花開,變得更大,所有的花瓣都打開。一個社區,完全開花,很完整,什麼都不缺,只有富有的人。很多窮人將會被變成富有,他們將會貢獻,他們將不會成為一個重擔?他們將不會成為乞丐,他們會有他們的驕傲,你不能夠沒有他們而存在。

  我們可以將整個地球變成一個富有的社會,但是它應該以我告訴你們的方式開始,不是用無產階段的獨裁,而是由富有的社區來運作。

  摘自《烏拉圭演講》

  一九八六年四月十五日下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