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3783|回復: 1

你不能把責任扔給別人,你必須擔當自己的責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3-25 11:13: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親愛的奧修,
       「你就是世界。」這是克里虛那穆提令人困惑的論斷之一。我們不認為地球上還有別的人能夠幫助我們來理解它,所以請你談論一下。

奧修回答:
       昨天有一個問題被留到明天;但我剛才意識到明天永遠不會來臨。除非明天有來臨的時候,否則那個問題就不得不等著。

       克里虛那穆提的論斷——「你就是世界」根本沒有困惑之處。它非常簡單,要理解它只是需要一點聰明才智。

       我們可以從幾個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論斷。

       世界只是一個稱謂,個人才是真實的。你可以踏遍世界去尋找世界,但你不會找到它;你總是會找到個人。諸如「世界」,「社會」,「宗教」,「國家」之類的辭彙只是沒有實質的辭彙而已——它是空洞的容器。

       除了你之外,沒有世界。

       這是理解這個論斷的一種方式:只有個人才是真實的。世界只不過是個人的集合體,所以不管它是什麼,它都是所有個人的貢獻。如果它是醜陋的,你就為它貢獻了醜陋;如果它充滿了憎恨、嫉妒、憤怒、貪婪、野心,你就為我們生活的這整個地獄作出了貢獻。你不能把責任扔給別人,你必須擔當自己的責任。

       還有另一種方式理解這個論斷——「你就是世界。」

       我們一直在轉嫁責任。如果發生了戰爭,如果出現了阿道夫·希特勒,出現了羅奈爾得·雷根,我們就盯著這些人,要他們負責。但他們是誰創造的呢?希特勒是我們的貢獻。沒有我們,他誰也不是。羅奈爾得·雷根只不是過我們的民意。他是我們選舉的,我們支持他。所以你一旦譴責別人,記住:你就是在譴責自己。不管你的貢獻多麼的間接,反正你作出了貢獻。

       你可以像耆那教的僧侶,佛教的和尚或天主教的修士一樣生活在僧院、寺廟和修道院堙A完全與世隔絕。

       西藏有許多寺廟……那埵b中國共產主義革命之前有大量的寺廟。

       在歐洲有一些歷史悠久的奇特的修道院。歐洲阿陀斯山(Athos)的修道院有1000年的歷史。在1000年堙A進入修道院的人都沒有活著出來。你只能進去:一日為修士,終生為修士。這所修道院不允許它的居民與外界接觸;他們只有死了屍體才會被抬出去。

       你們認為他們對希特勒沒有責任嗎?他們對於世界大戰沒有責任嗎?表面上確實沒有……你怎麼能讓這些人負責呢?——他們已經離開塵世,永不回頭,與世隔絕。但我仍然要對你們說,他們有責任。他們的責任在於逃避——他們逃避了他們的責任。這沒有什麼不同。

       佛教的和尚,耆那教的僧侶,印度教的僧侶不參與世俗活動。但你的貢獻方式可以是積極的也可以是消極的。你可以放火燒掉這座房子——那是積極的、主動的方式。你也可以站在邊上袖手旁觀——那是消極的方式。但兩種人都有責任。消極的人似乎沒有責任,但他的責任一點也少不了——因為生命埵酗@種均衡。

       你也許反對戰爭,你也許是個和平主義者,你也許是個長期抗議者——總是在搖旗呐喊反對戰爭,反對暴力。你當然可以說:「我怎麼可能有責任呢?」但生命是一個複雜的現象。

       你的抗議,你的和平行動,你對戰爭販子的鬥爭依然是戰爭的一部分,你並不是一個和平的人。你們可以看到人們示威的時候——他們的憤怒,他們的暴力是顯而易見的,一個人會奇怪為什麼這些人要進行示威反對戰爭。他們應該加入戰爭的某個陣營——他們充滿了憤怒與憎恨。他們只是選擇了第三方陣營,它隱藏在「和平」的美麗名義之後。一個美好的面具,但內心是同樣的憤怒,同樣的仇恨,同樣的暴力,同樣的「你不贊同我,我就消滅你」。

       他們和其他人一樣,為整個氛圍貢獻了同樣多的暴力。他們也許談論的是愛,但他們也說你必須為愛而戰鬥。

       穆罕默德在他劍上刻下的文字的意思是「和平是我的訊息。」他只能找到一把劍來刻下「和平是我的訊息」!他將他創立的宗教稱為伊斯蘭教。「伊斯蘭」的意思是和平,而伊斯蘭教犯下的暴行比世界上其他宗教都多。以和平的名義,以刀劍相威脅,伊斯蘭教一直在殺戮並轉化無數人的信仰。

       你可以選擇美麗的辭彙,但你無法隱瞞你的真實面目。

       克里虛那穆提的論斷「你就是世界」只是在強調這個事實,每一個個人,不管他在哪裡,不管他從事什麼,他都要承擔起創造了我們身邊這個世界的責任。

       如果它是瘋狂的,你就是以自己的方式給它貢獻了瘋狂。如果它是病態的,你也是讓它生病的同謀。這個強調是重要的——因為除非你明白「我也要為這個悲慘與瘋狂的世界負責」,否則改變是不可能的。誰要去改變呢?每個人都認為是別人的責任。

       阿克巴是印度最偉大的帝王之一。記載他生平的書AKBAR MAMAZ——《阿克巴傳》埵酗@則軼事。

       有一天他和朋友閒談……他身邊有從全國各地挑選的最優秀、最智慧、最有創意的人。

       他的宮廷弄臣(court jester)就站在他邊上。

       順便說一下,你們要明白:過去所有偉大帝王的宮廷堻ㄕ酗@個弄臣,他的作用就是讓宮廷不要太嚴肅,讓宮廷的氛圍輕鬆愉悅——偶爾哄堂大笑一下。安排一個弄臣是偉大的洞見,他是當時最智慧的人之一——因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波爾布(Birbal)是阿克巴的弄臣。他們交流的時候,阿克巴打了波爾布一耳光——沒有任何原因。
你不可能還皇帝一耳光,但這一耳光必須有個去處——於是他給了旁邊的人一耳光。

       每個人都在想:「這太怪異了!」一開始就莫明其妙。阿克巴好像突然著魔了,他打了可憐的波爾布一耳光。那個人也很奇怪。他沒有問:「你為什麼打我耳光?」,他直接給了站在他旁邊的人一耳光!

       那個人以為這是宮廷的規矩,他扇了另一個人一耳光。以一種連鎖反應,這一耳光傳遍了整個宮廷。你們會感到吃驚:那天晚上,阿克巴的妻子給了他一耳光!他問:「你為什麼要打我?」

       她說:「這不是問題,遊戲就是遊戲。」

       他說「誰告訴你這是個遊戲?」

       她說:「我們一整天都聽說宮廷媔}始了一個遊戲。唯一的規則就是你不能還手,你必須去打另一個人。有人打了我耳光——所以你的耳光回到了你身上,遊戲結束了!」

       在這個巨大的世界堙A有無數瘋狂的遊戲正在進行,你們都是參與者——當然是在很小的範圍,依據你的能力。但要記住,你打的耳光遲早會回到你身上。它還能去哪 裡呢?

       記住,你得到的一切都是你做的。

       也許你已經忘記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個世界很大,它需要時間。但一切都回到它的源頭——這是生命是基本法則之一,而不是一個遊戲規則。所以如果你在受罪,如果你是痛苦的,如果你是緊張的、充滿了焦慮與煩惱,不要安慰自己說這是因為世界是醜陋的,其他人是醜陋的,你只是個受害者。

       克里虛那穆提是在說你不是一個受害者,你是這個瘋狂的世界的創造者;所以你理應承擔你所貢獻出來的一切後果。你參與了播種,所以你必須參與收穫;你不能逃避。

       要讓個人覺察,不再把責任扔給別人——相反,他開始往內看他給這整個瘋狂貢獻了什麼——那樣他就有可能停止貢獻。因為他也要承受後果。如果他明白了整個世界不過是他在更大範圍的投射……因為成千上萬的人貢獻了同樣的憤怒,同樣的憎恨,同樣的野心,同樣的暴力,它就變得巨大無比。你無法想像你要為此負責:「我也許貢獻了一小塊……」但海洋不過就是無數的水滴。一滴水無法想像它要為海洋負責——但這滴水是有責任的。沒有水滴,根本就不會有大海。海洋只是一個名稱,水滴才是真相。

       擔當你的責任會改變你,你的改變就是世界改變的起點——因為你就是世界。不管是多麼渺小和微型的世界,但你攜帶了所有的種子。

       如果你身上發生了革命,它就預示了整個世界的革命。

       當克里虛那穆提說:「你就是世界」,他不僅是對你說的;他也是在對所有人說:你就是世界。

       如果你想改變世界,不要從改變世界開始——那是人類一直遵循的錯誤方式:

       改變社會,改變經濟體制。

       改變這個,改變那個。

       但是不要改變個人。

       這就是為什麼所有的革命都失敗了。只有一種革命可以成功,至今為止還沒有被嘗試過——那就是個人的革命。

       改變你自己。

       警覺不要貢獻任何讓這個世界變成地獄的東西。記住為這個世界貢獻某些讓它變成天堂的東西。這就是一個有宗教性的人的全部奧秘。

       如果每個人都開始這樣去做,它將會是一場沒有任何流血犧牲的革命。
阿克巴的人生媮晹野t一則軼事。

       他修建了一個非常美麗的大理石池塘。他從瑪旁雍錯(Mansarovar)、從喜瑪拉雅山找來天鵝。他決定不往池塘堜韙禲C這是皇家池塘——不要放水,而要放牛奶。他通知首都的每個人都要帶一桶牛奶來,不算太多,每家人都必須在第二天清晨日出前到皇宮來。

       波爾布告訴阿克巴:「你根本不瞭解人的頭腦。你的池塘媟|裝滿水。」

       他說:「胡說……?這是我的命令!」

       波爾布:「你的命令或者誰的命令都一樣——我瞭解人的頭腦。」

       阿克巴說:「我們等著瞧吧;明天早上就知道誰對誰錯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一起去了花園,池塘婺侉﹞F水。

       阿克巴說:「太奇怪了。怎麼會這樣?去街上隨便抓幾個人問問原因。」那些人被威脅:如果他們敢說謊,他們就沒命了;如果他們說真話,就把他們放了。

       他們說:「事實就是,我們以為整個首都的人都會帶去一桶牛奶。一桶水可以完全忽略不計,沒有人會知道。但我現在看到池塘婺侉﹞F水,似乎大家都這麼想——整個首都的人!沒有一個人例外。」

       人類頭腦的運作方式完全一模一樣。

       所以如果這個世界是個悲劇,它是我們人類的頭腦創造出來的;我們貢獻了我們的一桶悲慘。

       除非人類的頭腦被人類所理解,否則沒有革命能夠成功,然後他們就開始以不同的方式行動——不再期望「我的一桶水根本不會被注意。」如果每個人都明白這一點,每個人的頭腦堻ˇ藆艉F這種觀念:「至少我要帶一桶牛奶。我不應該表現得像全人類一樣無意識……」

       讓池塘裝滿牛奶是有可能的。

       「你就是世界」只是意味著: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讓自己擺脫責任。

       我們的僧侶和聖人就是在努力做到這一點。如果你深入他們的心理,不管他們試圖做什麼都是在說:「我們不再為這個世界上發生的這些混亂和荒唐負責。」但是他們依賴同樣的世界。他們的食物要依靠同樣的人;他們的衣服要依靠同樣的人。他們完全沒有脫離這個世界;他們只是停止在世界上活躍。他們安靜地配合所有正在發生的瘋狂。

       他們更應該受到譴責,因為他們更有聰明才智,更有智慧。他們還是無法看到這一點,保持超然是不夠的,你必須做點什麼來反對人類平庸的頭腦。

逃       到喜瑪拉雅山不會有幫助,因為在喜瑪拉雅山你的頭腦還是一樣,只不過你沒有機會知道這一點。相比之下,還是知道敵人會比較好,因為知道帶來了改變的可能性。

       不知道是非常危險的。

       當一種疾病被診斷出來,它就痊癒了一半。當疾病沒有被診斷出來,那才是真正的問題。治療並不是問題,診斷才是問題。

       一個人在喜瑪拉雅山生活了30年。他的問題是憤怒,他想要擺脫它。在喜瑪拉雅山的30年堙A他一刻也沒有憤怒過——沒有發火的緣由。那堥S有他的妻子,沒有他的父母,沒有社會存在——沒有刺激。他漸漸出名了,人們開始來朝拜他。現在更難覺察到憤怒還是存在。當人們開始膜拜你,憤怒肯定不存在了。

       然後他去了阿拉哈巴德(Allahabad)的大壺節(Kumbha Mela)。人們說:「你是一個超凡的聖人。沒有你,大壺節——地球上人口最多的聚集地將會錯失某些東西。你必須去。」

       現在他已經確信自己是一個偉大的聖人。人們跋山涉水,歷盡千辛苦來向他致敬。

       他去了大壺節,那埵釵谷妐U的人,但沒有人認識他。有人踩了他的腳,他立刻打了那人一耳光,按住那個人的脖子說:「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突然他想起來自己是個聖人。他說:「我的天,我在做什麼?這30年的修煉怎麼了?憤怒來得如此快速和猛烈,我連想都沒有想一下。」他想殺死那個人。

       那就是他去喜瑪拉雅山的原因——因為他擔心他會謀殺別人,然後他就會被釘死或者在監獄堳袡L餘生。

       連他的家人都說:「你還是去喜瑪拉雅山比較好,因為你會殺人的,那意味著你會殺死自己。這樣就挽救了兩條生命。你去吧。」

       但是30年……結果又怎麼呢?

       這是個簡單的事實:逃離這個世界的人也要為這個世界負責。通過逃避,他們並沒有改變這個世界。通過逃避,他們沒有作出任何貢獻讓它更加美好、更加人道、更有聰明才智和靜心品質。他們既沒有改變世界,也沒有經歷自身內在的轉變。

       呆在這個世界堙A不管有多麼艱難——因為只有處於這個世界堙A你每走一步才會得到提醒說你的內在攜帶著什麼思想。

       那種思想被投射到外在,然後它就變得巨大,因為有許多頭腦都在以相同的方式進行投射。

       「你就是世界」不是一個數學性的陳述。

       「你就是世界」是一個心理上的洞見。

       它可以成為關鍵因素,啟動唯一能夠成功的革命。

OSHO : Sermons in Stones, Chapter 2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4-3-25 16:04:56
謝謝分享
也祝賀週末靜心營順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1-6-19 05:41 , Processed in 0.23136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