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8409|回復: 10

關於自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2 12:02: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不久以前我有一個朋友自殺,這件事使我百感交集,他是一個門徒,我覺得你沒有保護他。

奧修:
      有幾件事必須被瞭解,首先,你並不接受死亡,那就是問題之所在,你過份執著於生命。

      你認為我必須保護人們使他們不死嗎?我必須幫助他們很全然地去活,也很全然地去死,那就是我的工作。對我而言,死亡跟生命一樣美。你有一個觀念,認為我必須保護人們,使他們不死,這樣的話,我就是在反對他們。死亡是很美的,它並沒有什麼不對。事實上,有時候生命或許是錯誤的,但死亡永遠不是錯的,因為死亡是一種放鬆,死亡是一種臣服。

      你因為害怕而製造出那個難題,它跟你的朋友無關。他的死亡打擾了你,因為它將一個事實帶進你的意識堙X—你也必須一死,而那是你所無法接受的。現在你想要從我這堭o到一些安慰,我不想給任何人任何安慰,我只給出真理,而死亡跟生命一樣真實,但是人們帶著這麼一個觀念在生活,認為死亡是有害的,它必須被避開,只要死亡被避開,那就是好的,不管怎麼說,一個人就是必須活下去,一個人必須繼續拖著生命走,即使生命已經沒有意義了,一個人還是必須繼續活下去。一個人或許是在受苦,一個人或許是已經癱瘓了,一個人或許是已經發瘋了,一個人或許已經對任何人來講都沒有用,一個人或許對自己來講是一個負擔,每一個片刻或許都是很醜陋的受苦,但一個人還是必須繼續活下去,就好像生命具有某種固有的價值。這是人們攜帶在他們頭腦堛瘋[念:死亡是一項禁忌。但是對我來講,它不是。對我來講,生命和死亡兩者都很美,它們是同一個能量的兩個面。

      所以,我必須幫助你去生活,也幫助你去死,那就是我幫助你的方式,讓這件事變得完全清楚,否則你將會一直都很混亂。某人生病了,某一個門徒生病了,然後他就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可以信任我,因為他生病了。我在此並不是要保護你,使你不生病的,我在此是要幫助你瞭解疾病,幫助你在寧靜當中去經歷它、去觀照它、去看它,而不受它的打擾。疾病是生命的一部份。如果有人認為我必須保護他,使他不生病,那麼他將永遠無法瞭解我,他在此是基於錯誤的理由。如果他即將過世,我會幫助他好好地死。

      死亡可以是一個偉大的榮耀,它可以是一個偉大的高峰。死亡一直都會打擾人們,因為他們拒絕它。你有一個拒絕,你反對死亡,你不想死,你想要永遠活下去,但那是不可能的。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因為它甚至不是一個自然的死亡,它是自殺,而你有一個觀念認為我必須保護門徒。我必須防止自殺,不應該有門徒自殺,為什麼?那是你自由的一部份。如果有門徒決定說那個遊戲已經結束了,而他想要回家,那麼我又是何許人而可以阻止他?我將只會說:「快快樂樂地去,跳著舞去,不要愁眉苦臉地去,使它成為一個快樂的回家旅程。」

      但是那個門徒從來沒有問我,即使他來問我,我也一定會告訴他說:「這是你的自由,我不干涉你的自由。它是你的生命,也是你的死亡,我又是何許人而可以來干涉?一切我所能夠做的就是讓你知道那個可以使每一件事都變得很美的技術。」而自殺也可以是很美的。

      自殺並不是一項罪惡,是你們的法律使它變成一項罪惡。在一個更好的世界堙A在一個自由更受到尊重的世界堙A如果一個人想要死,他可以邀請他的朋友來。有幾天的時間,他可以跟他的朋友住在一起,他可以唱歌、跳舞,並且聽好聽的音樂,讀一些詩,然後向他的鄰居道別。選定一個日子大家聚在一起,然後他死,他們可以給他一個很好的送行!在一個較好的世界堙A自殺將不是一項罪惡。

      你必須改變你的態度,你對我必須瞭解得非常清楚,我不是那個在安慰別人的普通老師,我承諾要走向真理,而不是走向安慰,不管那個真理是多麼地令人不舒服,我的承諾就是走向真理。這對我來講是一個神聖的現象——自由。

      如果他決定要自殺,那完全沒有問題,你必須能夠給他那種自由。你在抗拒它,他已經自殺了,但是你卻不允許他去經歷它,那是你的問題,而不是他的問題。他並沒有創造出那個問題,他只是引發出那個一直存在你堶悸滌暋D,現在讓他走吧!說聲再見,放鬆下來,並且去瞭解它。

      這個悲傷的片刻可以變成一種偉大的瞭解,因為有某種東西深深地碰觸到了你的心,現在不要再浪費時間了!靜心冥想它,從各個角度來看它,不要只是生氣,也不要只是悲傷,讓它也變成一個偉大的靜心時刻。是的,悲傷存在,憤怒也存有,好像他欺騙了你似的,他是你的朋友,而他要離開甚至都不通知你一聲,他怎麼敢這樣?他欺騙了你!那就是為什麼你在內在會覺得有很大的憤怒,同時你也在對我生氣,我怎麼可以允許它呢?他從來沒有問我,但是如果他問過我,我也一定會同意他,但是他從來沒有問我,事實上也不需要問,如果他想走,他就是想走。

      一切都很好。是的,甚至連自殺都是好的,它需要勇氣來接受它。世界上的第一個禁忌是性,但是性已經漸漸被接受了,現在自殺需要一個像佛洛依德這樣的人來摧毀這第二個禁忌。性和死亡是兩個禁忌,現在需要一個人來使死亡變得可以被接受,高高興興地被接受,需要一個人來摧毀那個神話說它是不對的,只有懦夫才會自殺。這種說法是不對的,事實上情形剛好相反:懦夫繼續執著於生命,但是有時候一個人會來到一個點,到了那個點他看出生命已經不再有意義了,他將那張票退還給神,他說:「你去保有你的世界,我要走了,我已經不想再看這個影片了。」

我聽說過一則關於蕭伯納的逸事。他被邀請去看一齣戲劇,看到一半他突然站起來,那個作者問說:「你要去那堙H」
他說:「我已經看了一半。」
那個作者說:「但是還有一半啊!」
蕭伯納說:「但它是由同一個人寫的,所以我覺得夠了,可以結束了!」一個人已經看過了一半的人生,然後他看到說它是由同一個人寫的,所以再待下去有什麼意義?你可以回家休息了!

      靜心冥想它,它是一個很美的片刻。你在悲傷、生氣,是的,但是靜心冥想它,你將會從中得到好處。那個門徒已經對一些人做了一些很好的服務。不要把你現在的時間浪費在生氣和悲傷,將靜心帶進它堶情A好好地想一想,為什麼你會感覺這樣?使它成為你的問題,不要將責任推到他身上,因為那是沒有意義的。我們會問我們自己說:他為什麼會自殺?那並不是重點。它為什麼會刺傷到你,那才是問題之所在。他為什麼自殺,那個問題由他來決定,為什麼他不對你說些什麼?那也是由他來決定。誰知道為什麼他決定不把事情告訴任何人?誰知道為什麼他決定在那一天做它?

      他似乎很和平地死去,當他過世的時候,社區的一個醫生在場,他很和平地躺在路上,幾乎就好像他是睡在那堙A有一隻手放在他的頭底下,就好像那個騷動已經過去了,暴風雨已經結束了。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為什麼不交待任何事情,那並不是問題。為什麼奧修沒有阻止他去做這件事,為什麼他沒有去照顧他,那也不是你的問題。你的問題是:為什麼你不能夠接受它?它到底傷到你哪裡?你必須去深入它,找到那個創傷,然後進入它,它將能夠顯露給你說:你不接受死亡,你在害怕死亡,甚至連你跟我的關係也不是一種信任的關係,而只是一種為了取得安慰和滿足你的貪婪的關係。你想要使用我來滿足你的某些觀念,你認為我必須保護你,認為我是你的一種保障,我不是!我不保證任何事情,我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人。那些跟我連結的人必須非常清楚,他們是跟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在一起,跟一個不遵循任何道德、沒有原則、也沒有所謂的價值觀、完全混亂、並且絕對信任生命以及它的混亂的人在一起。所以不管生命帶來什麼對我來講都是好的。

     進入這些事情,然後看看你跟我的關係是如何地被他的死所影響,為什麼你的信任會動搖,你在希望什麼,在它的背後一定有一個很深的動機,而那個動機受到了打擾。如果你能夠靜心,你將能夠走出它而變得很新、很新鮮,然後你將會感謝他。不必擔心他,他已經再出生了,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母親。世界上有很多愚蠢的女人,你無法避免不再被生出來!所以不必擔心,很可能在兩、三年之內,他將會以一個小孩再回到這堙A他來的那一天,我將會宣佈:「這就是他!」你等著看!
 樓主| 發表於 2013-8-2 12:05:25 | 顯示全部樓層

生命是一種訓練,你是來這媥Е萿



      我已經不再有慾望去做任何事。對我來講似乎什麼東西都已經不重要了。生命是那麼多的努力:身體需要食物,而且會經常遭受肉體上的不舒服。自我想要被注意,頭腦繼續不停地在轉動。我常常想說死掉該有多好。自殺難道就是在逃避生命嗎?人不應該自殺是基於什麼理由?


奧修:

      有很多事必須加以瞭解,這個問題非常細緻,首先,如果你已經不再有慾望去做任何事,那麼你怎麼會有慾望去自殺呢?自殺也是一種慾望,你怎麼能夠不追求自殺就自殺呢?事實上它是最終的慾望。


      「對我來講似乎什麼東西都已經不重要了。」


      如果什麼東西都已經不重要,那麼自殺也不能夠有任何意義。你要怎麼選擇呢?你要如何在生和死之間選擇呢?它將會是一種逃避、一種對生命的逃避,而一個逃避生命的人也同時在逃避死亡,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它非常細緻。如果你已經對生命感到膩,如果你真的厭倦生命,如果你已經很無聊,如果你已經不欲求任何東西,那麼你的自殺將會具有一種負面的品質,它將會只是一種無聊、一種膩,它將不是一種真正的自殺,它將會是負向的,它將會是徒然的,而且你將會再來投胎,因為生命是一種訓練,你是來這媥Е萿滿C如果你是狂喜的,如果你一直在慶祝生命,如果你的生命非常滿足,如果你跳著舞進入死亡,那麼它就不再是一種自殺,那麼它就是三摩地,它就是涅盤。佛陀也是同樣進入死亡,但他並不是厭倦生命,他是已經在生命中得到滿足。試著去瞭解那個不同。


      世界上只有一種宗教允許自殺,那就是耆那教,馬哈維亞是一個最鼓吹非暴力的人,他允許他的門徒自殺,但只對那些不是對生命感到膩、不是對生命感到無聊、不是對生命感到厭倦的人才允許,只對那些很完全、很完美、很全然地經歷過生命,而且已經知道了一切生命所能夠給予的,已經經驗過這一切的人才允許。他們在生命中已經得到滿足,他們並不是因為反對生命才毀滅他們自己,而是因為他們已經滿足了,生命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他們回到源頭。


      馬哈維亞真的非常勇敢,其他的宗教導師沒有一個能夠像他那麼有勇氣敢允許門徒自殺。


      但他的允許是有條件的:不可以在任何負面的心情之下自殺?因為這樣的話你就錯過了那個要點,而你將會再度進入輪迴,因此它必須是絕對正向的。另外一個條件就是一個人自殺的時候不可以服用毒藥,不可以從山上跳下來,不可以跳河,也不可以跳海,因為這些方式一下子就會死,所以不可以。一個人必須斷食,直到死亡——它需要花上七十天、八十天、九十天,甚至一百天,有好幾百萬次的可能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讓你去想。


      如果你還有一點點不滿足,你還會再回來。停留在一個決定堣@百天對頭腦來講是很困難的;只有一個沒有頭腦的人能夠在一百天當中持續地停留在一個決定堙A否則在斷食三天、四天、或五天之後的任何片刻,整個身體和頭腦都將會說:你這個傻瓜!趕快開始吃東西!你在幹什麼?生命那麼寶貴,而你還有很多事沒做,你還有很多事沒有經驗,趕快去經驗!誰曉得?你或許不會再回到生命中來。如果你還沒有真正滿足,你將會再回來。


      要停留在一個決定堣@百天,然後高高興興地進入死亡,你需要完全沒有頭腦。


      在一個片刻當中自殺是不行的?因為在一個片刻當中,你可能會被欺騙,你可能處於幻象之中。如果你服用毒藥,它也可能一下子就死掉。我的感覺是,如果那個要自殺的人稍微延遲一下子,他們將永遠不會去做;只要延遲一下子,他們就會改變想法。


      他們在一種瘋狂的狀態下自殺,他們對生命已經感到非常膩,因此他們選擇快速的自殺方法,當他們做下去之後,他們已經沒有機會按照他們自己的決定再退回來,因為已經來不及了,他們已經跳下去了,他們或許會在大海中受苦,他們或許會哭喊著說:


      「救救我!」


      但是已經太晚了。他們的整個人都想要回到生命來,而他們將會很快地回到一個子宮堙A這根本就不是自殺,短暫的自殺並不是自殺,你將會再回到另外一個子宮堙A而且更糟糕的是,那個自殺將會圍繞在你的周圍,它將會變成一個「業」,它將會好像一個黑色的影子,或是一個陰鬱的影子圍繞在你的臉部或你的人周圍,你將會帶著死亡的氣氛進入生命,那是不好的。


      我可以允許你們完全的自殺,這就是我的目的,這就是我在此地正在做的——教導完全的自殺。「完全」意味著不再回來,這唯有透過深層的靜心才可能。有一個片刻會來臨,到時候所有的 慾望都會真正消失。


      你說:我已經不再有慾望去做任何事。那是騙人的,如果有人提供你美國總統的職位——你不需要作任何努力、不需要參加選舉、不需要奮鬥,只是單純的提供——你將會接受它。你並沒有對生命感到膩,你是對奮鬥感到膩。你並不是處於無欲的狀態下,你是處於挫折的狀態下,你有追求,但是你無法達成,因此現在你感到挫折。


      如果有一個從神那堥茠漱悃洏X現,告訴你說:「現在我已經準備好,只要將你的慾望告訴我,你的任何慾望都能夠被滿足。」那麼將有一千零一個 慾望會衝進你的頭腦,而如果他說你只能選擇其中的三個慾望,你將會不知道要選擇哪一個,留下哪一個,你將會發瘋。


      挫折並不是無慾!永遠都要記住,任何負面的東西都是危險的,每一個人都會感到挫折,幾乎你所碰到的每一個人在某些情況下都曾經想過自殺,生命是如此的一個奮鬥。愛是一個奮鬥、生命是一個奮鬥、每件事都是一種奮鬥:在很多情況下,一個人會想到自殺,它能夠讓你暫時喘一口氣。


      心理學家說每一個人!每一個具有聰明才智的人,我不是說白癡!每一個具有一般聰明才智的人在他的一生當中至少有十次會想到自殺……很真誠、很嚴肅地去思考,至少會去沉思這個問題十次,這算是最少的,為什麼呢?因為生命是如此的一個奮鬥,有很多次你會想要脫離它,將車票歸還,回到家堨h。但這只是一個暫時的階段,它能夠有所幫助。只要想想你能夠自殺,只要想想,如果所有其他的道路都關閉了,至少還有一條路是敞開的,這樣想將能夠有所幫助。它能夠使頭腦放鬆下來,你就能夠安眠,然後在隔天早上,當你再度去到店堙A你就已經將那一切忘掉了。只要去感覺說如果每一樣東西都失敗,至少還有一件事可以做,至少你還可以自殺,只要這樣感覺就是一種暫時的放鬆。如果每一件事都變成枷鎖,至少還有一個希望,你可以自殺,那是你的自由。


      人有自殺的自由,除了人以外沒有其他動物能夠自殺,其他動物沒有像人那麼自由。你要不要生下來沒有自由,但是你有自由去死。


      印度有一個較高的階段——「迪瓦士」(DevaS)的階段,「迪瓦士」跟基督教堶悸漱悃洠瓣ㄛO平行的,因為天使屬於神仙故事。迪瓦士是處於一個較高的意識階段。動物完全處於枷鎖之中,它們無法自殺,人比較自由一點,他沒有自由選擇要不要被生下來,他要不要進入生命沒有自由,但是他可以自由離開生命;迪瓦士兩頭都有自由,他可以自由被生下來,也可以自由去死。動物的存在是兩端都關閉起來,人的存在只有一端敞開,而迪瓦士處於較高的意識狀態,他的兩端都是敞開的,他們能夠進入生命,也能夠脫離生命——進口出口兩端都是敞開的。他們具有更多的自由,他們具有多一點的自由。


       如果你想要自殺,那麼你就想一想,看看你的想要自殺是不是因為無欲,如果它是因為無欲,那麼那個想要自殺的 慾望又是來自哪裡呢?如果它是因為無慾,那麼你一定不會問我,你一定會直接去做。如果你有真正去生活,那麼你已經滿足了,你還需要這麼麻煩跑來這堸搷痗隉H這又是為什麼呢?或許你是遭到挫折,而你想要有什麼東西或什麼人來慰藉你;或許你就是害怕自殺這個概念,所以你想要我說:「不,不要自殺。」好讓你能夠將責任推到我身上,而不是放在你自己身上。但我不是那種類型的人,我說:如果你真的想要自殺,那麼你就去做——但你又為什麼要來這堸搷琠O?


      有一個年輕人跑來問我說他是否應該結婚或是保特單身,這個問題跟自殺一樣,是同樣的問題。一個人應該自殺或是應該繼續活下去?保持單身是一種自殺,因為有一半的生命被切斷了,你已經決定要保持一半。結婚是一個完整的生活。所以我問那個年輕人:你為什麼要問我?如果你對女人沒有慾望,那麼這個問題又是來自哪裡呢?你根本不必去管這個問題!沒有問題,不需要結婚。但是如果那個慾望升起,那麼你就去結婚。


      然後他問說:那麼你為什麼不結婚?我告訴他:因為這是我的決定。但是我從來沒有去問任何人,我從來沒有問過任何人任何事,一個人必須自己負責,我從來沒有問過任何人關於生命的問題,有什麼需要呢?如果我能夠看清楚,我就按照我的看法來做,而即使我犯錯,那也表示我的生命就是應該如此——透過錯誤或透過失誤來進行。但是我從來不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如果你想要自殺,那麼你就去自殺,但事實並非如此,你並不想要自殺,你只是想要我告訴你說:這是非常不好的,這是一項很大的罪惡,不要自殺。如此一來,你就可以依靠我。


      你遭到了挫折,每一個人都遭到了挫折,但是如果你因為挫折而逃離生命,你將會再度被丟回來。如果你真的想要逃離,那麼你就必須去瞭解生命、去經歷它,經歷到最盡頭,好讓整個幻象都能夠變成已知,然後你就會發現整個生命以及它的希望都只不過是夢,這樣的話,你就能夠走出那個夢,那麼自殺就不再是自殺,它將會是三摩地。那麼你就不只是殺死你的身體,你同時也是殺死你的頭腦,因此你就變成沒有頭腦的,那麼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再回來。


      我已經不再有慾望去做任何事。對我來講似乎什麼東西都已經不重要了。生命是那麼多的努力。


      它的確如此,但這樣是好的,因為透過努力你才會成長,你才會成熟。如果生命不知道任何努力,你怎麼會成熟,你怎麼會成長?你將會只是一塊死氣沉沉的泥土。生命給你形狀、給你音調;生命給你敏銳。事實上,每一樣東西都按照它應然的方式存在,為了要使你變得更活生生,奮鬥是需要的。如果沒有奮鬥存在,那麼你在還沒有死之前就先死了,那就是為什麼你總是看到那些在生命當中不缺任何東西的人,他們的臉總是很蒼白、死氣沉沉、一副悲傷的樣子、不聰明的樣子,因為他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奮鬥。富人的兒子幾乎總是像白癡一樣,富有的人無法對世界貢獻出他們的天才,他們不可能如此,因為天才需要奮鬥,奮鬥才能夠給你敏銳。如果你很富有,你父親什麼都有,你沒有什麼煩惱,那麼你只需要像植物一般地過生活就可以了,這樣你怎麼成長,你怎麼變成熟?生命是那麼多的努力。不要這樣說,生命必須努力。


      身體需要食物,而且會經常遭受肉體上的不舒服。那有什麼不對?你難道喜歡一個不需要任何食物的身體嗎?是的,科學遲早將會做出它——塑膠的身體。但是你能夠想像那個惡夢嗎!一個所有零件都能夠替換的塑膠身體?如果你的身體有什麼不對勁,你只要去到加油站,他們就會幫你更換,有清潔器可以幫你清洗,有人幫你加壓,將一些汽油放進你身體堶情A或是更換某些東西,或者告訴你說整部機器都已經不管用了,你必須更換整個身體,所以你必須到修車廠去。


      當然塑膠做的身體將不需要食物,也根本不會有不舒服。如果你的手被切斷了,你也不會感覺到任何疼痛,但是當你擁抱你的愛人,你也不會感覺到任何快樂,這一點必須記住。那是一個塑膠的身體碰觸到另外一個塑膠的身體,它將會比較像碰撞,而比較不像擁抱。那是一個交通事故。


      不舒服可能會消失,但是隨著它的消失,所有的舒服也都會消失。痛苦也會消失,現在這種事幾乎已經快辦得到了,而且我認為科學家將會把這種東西做出來,因為頭腦有一種傾向或是一種執著想要去完成某件事。現在這種事幾乎已經快辦得到了,人們可以完全免於痛苦、不舒服、生病、疾病、甚至死亡,因為塑膠的身體永遠不會死。當你能夠繼續更換它,就不可能有死亡。


      只要沉思一下,只要想想說你有一個塑膠的身體,你將如何以一個塑膠的身體來成佛?你將會保持是一個白癡,因為相反之物將會消失,而相反之物是給你機會讓你成長的東西。痛苦和快樂;舒服和不舒服;挫折和滿足——它們給你成長的機會,不要逃避 。


      身體需要食物,而且會經常遭受肉體上的不舒服。自我想要被注意,頭腦繼續不停地在轉動。那麼就讓自我死掉,為什麼要由你去死呢?你執著於自我——你準備摧毀身體,但是你並沒有準備摧毀自我。如果自我是難題之所在,那麼就放棄自我。身體並沒有對你做什麼事,身體是一件很美的東西,身體就好像一座廟,它是存在堶掖怜隊j的奇跡之一,享受它、慶祝它,因為透過它,所有的慶祝才可能,如果沒有它,你將會成為存在於機器堛滌香謘C


      我常常想說死掉該有多好。你說:該有多好!那表示你的慾望仍然存在。事實上,你是想要有一個美好的生活,「美好」意味著植物般的生活,什麼事都不做就能夠得到每一樣東西,不作任何努力就能夠得到每一樣東西。你是多麼地不懂得感激。你已經得到很多,而你並沒有為它做什麼,但是你從來不感激,相反地,你卻升起了自殺的念頭。自殺是對神最大的抱怨,你是否曾經那樣想過?自殺意味著:你給我們的生命不值得要,把它拿回去;自殺意味著:你所給我的是一個多麼爛的生命!我不想要。

自殺是你對存在和神最大的抱怨。


      不,不是那樣,那將不會有所幫助。如果你是在尋求一個美好的現象,自殺將不會有所幫助,因為它是最痛苦、最醜陋的現象之一,它並不美好。你認為它將會在一分鐘之內結束,所以你想:即使它是地獄,它也將會在一秒鐘之內結束,然而你根本就不知道任何關於時間的事。在一秒鐘之內,你可能會因此而遭受永恆的痛苦,因為在一秒鐘之內,你也能夠有永恆的享受。


      時間是相對的,我不是在說時鐘上的時間,因為由一個活人變成一個死人在時鐘上的記錄或許只有一秒鐘,但是在一秒鐘之內你並不知道他遭受了什麼痛苦。或許以這樣的方式來說可以有助於你的瞭解:有時候你坐在桌子旁邊,然後睡意來臨,當你醒過來,你手錶上的時間只過了一分鐘,但是你已經作了一個很長的夢,那個夢甚至在一分鐘之內都講不完,你要描述整個夢的細節需要花上一個小時。或許你已經過了一生,從出生到死亡,結婚、生子,然後又看著他們結了婚等等,但是在時鐘上只過了一分鐘。作夢的時間是在一個不同的層面上移動。


      有一件事是真實的,那些被水淹死的人——不管是意外事件或是故意跳水——在一秒鐘之內可以看到他們的整個人生。他們的整個人生,有無數的細節,從最初到最終,到他們溺斃的這個片刻,他們都能夠在一剎那之間看到。


      怎麼可能在一剎那之間?怎麼可能在一個片刻之間?但它是可能的。注意看自然,有一些蒼蠅被生下 來,一小時之內就死了,或許你會在你的頭腦婸{為:這些可憐的蒼蠅。你不知道任何關於時間的事,他們是在一個不同的時間層面上移動。他們在一個小時之內所生活的跟你在七十年之內所生活的一樣:他們被生下來、戀愛、結婚、生子,所有的痛苦、挫折,以及每一件事都發生了——爭鬥、訴訟、選舉,以及其他每一件事——他們在一個小時之內就死了……而你連晚餐都還沒有吃完。


      你開始用晚餐,晚餐還沒有用完,他們的整個一生就結束了,他們所經歷的人生跟你在七十年堶惟珚g歷的一樣,他們所經歷的是一個非常濃縮的生命。事實上,如果你能夠在一個小時之內過完整個七十年的人生,那麼要花上七十年的時間來過完這個人生似乎是一種時間的浪費。是人應該被稱為可憐蟲,而不是蒼蠅。蒼蠅似乎比較聰明,它能夠在一個小時之內就過完整個人生,而同樣的人生你卻需要花上七十年,你並沒有像蒼蠅那麼聰明。


      在自殺一個單一的片刻堙A你就遭受了整個地獄之苦;在三摩地一個單一的片刻堙A你就能夠慶祝整個天堂。時間並不是問題,因為時間有很多層面。


      如果是因為挫折而自殺,那麼它永遠不可能是美好的。如果它是一種開花,如果你是從生命成長出來,如果你已經達到了一個點,在那個點上生命已經沒有其他什麼東西可以提供給你,你已經學會了整個事情,那麼你的學業已經完成了,你的受訓已經結束了,那麼就 馬哈維亞的方式而言,就有一個自殺的可能性。當這種情況發生,他會允許你自殺,但即使是這樣,我也不允許,因為我的感覺是,如果你真的每一件事都學會了,那麼自殺又有什麼意義呢?你為什麼不能等待?你在趕什麼?如果你已經完全滿足了,為什麼要那麼勿勿忙忙去結束你自己?你為什麼不能等待?如果你無法等待,那麼至少有一件事你還沒有學會,那就是耐心。


      所以我並不贊成馬哈維亞,那些試圖想要自殺的人至少是缺乏耐心,他們將必須再被丟回生命,因為那是一個必須學習的重點——耐心、等待。他們缺乏那個品質,否則那麼勿忙幹什麼?如果你在四十歲的時候成道,而你將要在七十歲的時候死,你難道不能等三十年嗎?如果你連這個都不能等,那麼你算是那門子的成道?


      這是一個緊張的狀態,你似乎非常受到焦慮的折磨,你似乎並沒有真正快樂和開花。一個具有成道意識的人會接受生命,同時接受死亡。當死亡來臨的時候,他不會要求它再多等一分鐘;當它還沒有來,他也不會去邀她提早一分鐘來。有什麼需要呢?死亡今天或明天出現,對他來講都是一樣的。


      這個耐心就是最終的開花。我認為馬哈維亞的態度或許是勇敢的,但那是錯的。勇氣並非永遠都是對的,只有勇氣本身是不對的,有很多隱含在它堶悸漕ぁ眸極[以瞭解。


      自殺難道就是在逃避生命嗎?是的。人不應該自殺是基於什麼理由?沒有理由,但是,同樣的,也沒有理由說為什麼一個人應該自殺。生命是非理性的,沒有理由去生,也沒有理由去死,生命並不是一個因果關係的現象,它是一個奧秘,沒有理由繼續活下去,但是也沒有足夠的理由去死,沒有理由去自殺。


      所以要怎麼辦呢?只要漂浮。就哪一個方向而言都沒有理由,所以不要選擇,保持無選擇的。如果你選擇,你將會一再一再地被丟回這整個生和死的輪迴;如果你保持無選擇的,你就會從這個輪迴消失而進入宇宙,這才是真正的自殺,這才是真正的現象,那麼你就不會再被強迫回到這個物質世界來,你就不會再被強迫進入身體,那麼你就可以活在一個無體的狀態下,莫克夏(moksha)——完全的自由——就是意味著如此。


 樓主| 發表於 2013-8-2 15:02:43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愛的門徒Dhyan Usha選擇了令人意外的退回門票........
以這篇奧修的回答弔祭永遠可愛的Dhyan Usha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發表於 2013-8-2 17:05:28 | 顯示全部樓層


以前在自殺防治中心幫忙的時候

其實大多數的人選則離開

出自六大問題
金錢工作 40% (包含升學考試 法律糾紛)
家庭失和 21%
憤怒沮喪 21%
孤獨無依 10%
久病纏身  5%
戀情失敗  2%
找不到生命意義 1%

期待路人也能放下關於朋友事情的困擾

如果有困難 可以一起來討論~
發表於 2013-8-2 19:47:43 | 顯示全部樓層

             那些跟我連結的人必須非常清楚,他們是跟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在一起,跟一個不遵循任何道德、沒有原則、也沒有所謂的價值觀、完全混亂、並且絕對信任生命以及它的混亂的人在一起。所以不管生命帶來什麼對我來講都是好的。


Osho the Irreplacable

        不可以在任何負面的心情之下自殺?因為這樣的話你就錯過了那個要點,而你將會再度進入輪迴,因此它必須是絕對正向的。另外一個條件就是一個人自殺的時候不可以服用毒藥,不可以從山上跳下來,不可以跳河,也不可以跳海,因為這些方式一下子就會死,所以不可以。一個人必須斷食,直到死亡——它需要花上七十天、八十天、九十天,甚至一百天,有好幾百萬次的可能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讓你去想。

      
哈哈哈哈   耗煞你哉

    如果你還有一點點不滿足,你還會再回來。停留在一個決定堣@百天對頭腦來講是很困難的;只有一個沒有頭腦的人能夠在一百天當中持續地停留在一個決定堙A否則在斷食三天、四天、或五天之後的任何片刻,整個身體和頭腦都將會說:你這個傻瓜!趕快開始吃東西!你在幹什麼?生命那麼寶貴,而你還有很多事沒做,你還有很多事沒有經驗,趕快去經驗!誰曉得?你或許不會再回到生命中來。如果你還沒有真正滿足,你將會再回來。

    要停留在一個決定堣@百天,然後高高興興地進入死亡,你需要完全沒有頭腦。

   
    。。。。。。。但是已經太晚了。他們的整個人都想要回到生命來,而他們將會很快地回到一個子宮堙A這根本就不是自殺,短暫的自殺並不是自殺,你將會再回到另外一個子宮堙A而且更糟糕的是,那個自殺將會圍繞在你的周圍,它將會變成一個「業」,它將會好像一個黑色的影子,或是一個陰鬱的影子圍繞在你的臉部或你的人周圍,你將會帶著死亡的氣氛進入生命,那是不好的


    抽刀断水
   “断”乃巨流
    举杯消愁
    无愁甚酒
    千仞绝壁
    径路无复
    临此一境
    可学云游



    所以要怎麼辦呢?只要漂浮。就哪一個方向而言都沒有理由,所以不要選擇,保持無選擇的。如果你選擇,你將會一再一再地被丟回這整個生和死的輪迴;如果你保持無選擇的,你就會從這個輪迴消失而進入宇宙,這才是真正的自殺,這才是真正的現象,那麼你就不會再被強迫回到這個物質世界來,你就不會再被強迫進入身體,那麼你就可以活在一個無體的狀態下,莫克夏(moksha)——完全的自由——就是意味著如此。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8-3 08:36:43
R

那天晚上六點多我休息完後打開電腦上臉書

開啟首頁的第一則訊息就是有關她的離開

我認為這不是巧合

但是它的發生給我的感覺是……

你不是完全知道,再不然就是完全不知道,一知半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關於自殺,就我所知有三種

第一種是你覺得生活很困難、束縛很大

你的家庭、經濟、工作、人際關係……等等,有著很負面的情況

你覺得難以承受,所以你選擇離開,因為你找不到還要再活下去的理由。

甚至你希望你的離開能夠改變生前的那些情況。

第二種是你已經活出生命的全部,你已經完成所有你想完成的事

接下來的日子你不曉得要去做什麼,而你也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再做些什麼了

所以你選擇離開,但你是帶著滿足和感激離開。

第三種是自我的消融


死亡也許不是件沉重的事,它之所以沉重是由於我們太認同自己是這具身體了

否則,僅僅是身體的消失(無論是何種形式),我看不出那有什麼問題。

唯一的問題只在於心理上我們渴望依賴和佔據,這是使死亡變得沉重的原因。


如果是第二種和第三種情況下的自殺,我的感覺是那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第一種情況就比較值得去了解,我不能說在第一種情況下離開不對

因為活著的我們都能感受到其中的苦痛,所以才會接觸靜心

靜心並不是在改變周圍的情況,它比較像是在告訴你

「無論那些情況有多麼糟、多麼負面。你都可以直接繞過它們

糾纏在其中是沒有意義的。你或許要想控制、改變這些,但這不是你要做的

你要做的只是發現真相,你不是你的身份、你也不是你的身體、更不是你的情緒。

當你踏入靜心那一刻開始,你就得要做好步入單獨的覺悟,那是所有心理上的關係的終結。」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或許有的人會比較容易做到,有的人則是感到非常困難

如果這場遊戲沒有過關,就只能再重頭來一次,只是這樣。


我知道奧修曾數次討論過有關自殺的議題,但那都是分散開來的

它不像「性」「男人」「女人」「孩童」「婚姻」「男人開悟途徑」「女人開悟途徑」「死亡」…等等

這些有獨立出來的書籍讓你能比較深入了解

至少就我過去看到現在有關奧修的書,還不曾有一本是專門集合他討論自殺的書籍

我想它之所以沒有出版,或許是由於它比性還要更容易引起爭議。

像這樣奧修談自殺的這些文章都是分散開來的,有的人這裡看了一點,有的人那裡看了一點

事實上,他可能沒有全盤了解有關自殺的事,

而是接收到

「如果你覺得活著沒有意義,那麼不如就自殺吧,自殺並不是一件壞事。

動物不能自殺,但是人卻可以,這是存在所給予人類的一項極大的權力」

之類的訊息。

它不完整的原因在於,靜心要優於自殺之前

自殺是在你連靜心都失敗以後,可以再來考慮的事。

但是像這樣拆散開來的文章,很難看得到全貌。


我覺得這件事的發生不是巧合

而是一種訊息,當我知道她發生的事後

這是這個事件所帶給我的感覺

對於往後,對奧修有興趣的人

或許是一個提醒。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8-3 11:53:50
R

不過我不建議出版有關奧修談論自殺的書

因為它或許會帶來自殺的解放

比起花長時間來逐漸減弱自我至消失,自殺是一種立即的方式

對於生活已成地獄的人來說,自殺會對他們比較有吸引力,而不是靜心

並不是每個人都對靜心感興趣的和想要靜心,但所有人都曾起過自殺的念頭,並想要自殺

就某方面來說,「自殺是不好的」「自殺會落入地獄」「自殺的人死後會重覆自殺的經過」

這些觀念,確實是緩衝了想要自殺的人去自殺,但不是根本的良方

與其去宣傳這些負向性的,倒不如引人步入靜心,開始發現靜心的好,要來得好。

要說的應該是「還有比自殺更好的選擇」。
發表於 2013-8-4 07:28:51 | 顯示全部樓層
之前去幫忙的時候
大多數的朋友們都是心情痛苦的

奧修曾經說
[
不少人曾經認為快樂只是自己的想像
根本就是虛偽的笑容
他們卻沒有想過
憂鬱 痛苦也只是自己的想像
那些都是思想而已
]

旁觀頭腦才是真正的離開!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8-5 09:42:28
R

這個時做動態靜心應該會很有效,能夠快速將毒排出體外。
發表於 2013-8-5 14:54: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發表於 2013-11-10 22:2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我必須丟棄我的頭腦(自我),否則我會誤以為看見奧修談論自殺相關的主題,是一種解放自殺的說法,因為用頭腦看跟用心看,有很大的差距。這句話真棒!「  如果什麼東西都已經不重要,那麼自殺也不能夠有任何意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20-1-18 14:40 , Processed in 0.1139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