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十七,給戈巴契夫的一個特殊訊息

  

   奧修師父,看到過去這兩年堶情A由於戈巴契夫的領導,蘇聯有一個簡直令人難以相信的改變,你是否有一個特殊的訊息要給他?如果他有勇氣歡迎你和你的人去蘇聯?你會考慮要去嗎?你認為有一天蘇聯可能會成為未來人類的國家嗎?

  在過去兩年堶情A蘇聯所發生的改變似乎難以相信,但是就我而言,我以前就在等待那些改變,所以它們並不會難以相信。六十年的鎮壓、剝削、和大規模的屠殺已經將那個基礎準備好。沒有一個黑夜是沒有黎明的,六十年的時間已經太夠了,完全確定地,它一定會結束。

  戈巴契夫是第一道陽光,預報早晨的來臨,在未來將會有更多的改變發生,它們的速度將會加速,因為有六十年的時間,人們都沒有嘗到自由,沒有嘗到信任和愛,他們只知道法西斯政權隨時都準備為了小小的藉口而殺人,他們生活在死亡的陰影之下。

  我歡迎黎明,小鳥已經開始歌唱,花朵並沒有忘記——即使過了六十年——當太陽升起,它們必須開花,並將它們的芬芳釋放出來。

  你在問我說:我有沒有特別的訊息要給這個偉人——戈巴契夫,他將第二次革命帶進蘇聯?是的,我有一個訊息要給他。我的訊息並不特別,它跟我要給每一個人的一樣,不管那個人住在哪里。但是他們的情況的確很特別,你必須回到稍早一點的歷史……

  共產主義是反對基督教的一種反應。基督教傷害至深,所以知識份子,尤其象馬克斯這種天才型的人,變得對基督教非常失望,使得他去創造出另外一個選擇:一個沒有神、沒有靈魂、沒有意識的物質主義哲學。那是可以瞭解的,但是是不可原諒的,因為馬克斯對佛陀不熟悉,對在東方所開出來的禪、道、和瑜伽等花朵也不熟悉。由於對真實的宗教一無所知,他認為基督教就等於宗教,所以他創造出一個沒有宗教的社會,這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我的瞭解一直都是:在基督教所犯下的罪行堙A共產主義也是其中之一——不是直接地,而是間接地。因為基督教的緣故——它愚蠢的迷信,它對人們的剝削,它對有錢人的保護、以及它對窮人的安慰——使得馬克斯必須說出宗教只不過是人們的鴉片。

  這對組織化的宗教來講完全正確,但是它物件查拉圖斯特、菩提達摩、或芭蕉禪師這樣的人來講是不對的,他們是意識的頂峰。

  戈巴契夫最大的貢獻將會是介紹給蘇聯人民各種不同的宗教體驗,而不是保持局限在基督教。基督教並沒有宗教成份在堶情C西方並沒有產生出任何宗教,它的整個意識是外向的。

  我要給戈巴契夫的訊息是:在學校、專校、和大學堣雯釔R心,打開禪、道、和哈希德派的門,讓人們了解說真正的宗教並不是一個枷鎖,而是最終的自由,其他的自由都是比較小的自由——政治的自由、經濟的自由、和社會的自由。唯一無法被任何人所摧毀,也無法被任何人所帶走的就是心靈的自由。他試著要引進政治的自由,言論和表達的自由!這些都很好,但是不夠,它們都很膚淺。

  蘇聯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國家,有六十年的時間,他們都不可以……有一個很深的對真理、對自由、和對愛的渴望,它幾乎就象一塊被棄置六十年的土地,正在等待它的春天,正在等待有人來播種。它已經累積了很多潛力和力量,如果你播下種子,這塊土地將會產生出最美的花朵——最豐富的作物。

  戈巴契夫本身必須被介紹靜心的藝術,他必須將所有層面的門和窗子都打開,它們已經被關閉了六十年,好讓人們能夠選擇找到他們自己的方法。心靈方面的瞭解必須讓蘇聯人民知道,那將會是戈巴契夫所能夠做的最大的貢獻。

  你們在問說:「如果他有足夠的勇氣來歡迎你和你的人,你會考慮去那媔隉H」當然,無條件地!我會很喜歡去那堙A去帶領我的人。如果他有足夠的勇氣,我會想要在蘇聯創造一個社區,展現給美國人看說:你摧毀了在那堛漯幫洠漱@天,你就自己自殺了。

  事實上,「社區」的整個哲學是最高的哲學,同時是在共產主義哲學堶掖怑垠n的。共產主義(communism)這個字就是來自社區(commune)這個字。我們的社區可以成為整個蘇聯的一個模範。如果戈巴契夫有足夠的勇氣,我將會盡一切力量在蘇聯建立一個社區,那將是蘇聯的日出和美國的日落。

摘自《金色的未來》二十一

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